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05月26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人在馬大 




第一輯
  • 初綻的生命笑靨
  • 心中有座花園
  • 告別‧無悔
  • 不能不想你
  • 與風雨交戰
  • 回憶行凶記
  • 戒指
  • 平凡
  • 盟約
  • 白毛


  • 第二輯
  • 心中的那一棵大樹
  • 曾經誓死不做的工作
  • 我的姐姐
  • 雨過天晴

  • 總是說不清的一種心情
  • 信封裡的愛情

  • 沉默
  • 平凡父親的不平凡

  • 告別‧無悔
    updated:2001-03-01 16:08:53 MYT

    那份建立起的默契使我們那一班,
    連續數年的班際足球賽中,
    屢戰屢胜,創造了
    不敗之迷。


    大戰終于結束了。

    走出考場的腳步象徵著對那一段洗刷校服的日子告別,會考結束了并無預期中喜悅或考生的歡呼聲,大伙兒反覺得有些許的失落感,彷彿從今之后是花自飄零水自流了。

    先修班轉校生對我感概:縱然在此地求學不過是短暫的二年光陰,離別之際仍不免令人微覺惆悵。嘿,道地學生比她們駐離得更長久,整個中學生涯都在相同校舍的屋檐下度過,臨別依依之情又何僅于此?

    猶記草場邊那一座鐘塔,是剛踏入預備班時趕上校方為慶祝建校一百周年紀念,有幸目睹其破土動工的歷史小工程的落成。如今,其骨架不堪如晦風雨折騰,藍漆漸漸剝脫,爬滿了點點斑斑的刺眼黃鏽,活像潑皮狗身上的爛瘡。

    綠茵場上,眼看一群明年將成后浪的學弟來回奔馳,足球一如花蝴蝶般的穿梭人海中,驀地里被人踢得飛上高空,尖銳地畫出弧形,直衝龍門。這一個球場,有著我與死對頭赤足踢出的情誼,那些蘊藏在彼此心目中的小仇,盡在驕陽的天空下,被肆流的汗水融化為豪情,那份建立起的默契使我們那一班,連續數年的班際足球賽中屢戰屢勝,創造了不敗之謎。

    即將畢業前夕,雖迫近大馬教育文憑考試,我們依然有閑情逸緻蹺起二郎腿,漠視紀律主任的坐在桌面上,促膝長談未來的抱負,有人立志要參政改革現今社會不平,有人發愿要建立自己的商業王國,有人無甚大志,僅渴望替代當今樂壇搖滾巨星的位置。課堂門外,無邊落紅和著落木蕭蕭下,于是大伙兒就從談笑風生中約定:一朝誰飛黃騰達了,我們誰都可別忘卻誰呀!

    成績放榜那一天,眾考生如入冷窖,惊愕得像舌頭被打了結,無法說話。我們從未想過,國文會考不獲優等而成為不能夠取得甲等文憑,抑或升上國中大學先修班的最大塊絆腳石。那一段日子,每人天天疲於奔命,向任何可行的管道挽救。
    縱然家人催促我入“社會大學”,但是我橫眉冷對的不肯屈服,現今街道上的大學生經已摩肩接踵,一個人單單憑中學畢業證書覓職,讓新時代趨勢巨輪淘汰是遲早的事。母校輔導主任體恤我欲升學的意愿和苦境,義務替我申請獎學金進入一家蠻有名氣的學院,攻讀電腦專業課程。此時,身在吉隆坡求學的大哥突然歸來了,他力勸我到獨中繼續中六,以便能夠擠入本地大學門檻。

    當時的確面臨一個重大抉擇:報讀私人學院抑或續修中六。經過一夜輾轉反側,我終在魚與熊掌之間作了取舍。高中畢業的我對人生閱歷低淺,再給自己兩年時間應可以清楚地決定未來的生活方向。即使將來高級教育文憑的成績進不了本地大學,但仍可以中六學術資格選修私人學院課程,兩年的光陰和努力絕不會付諸流水。

    結果,我放棄了垂手可得的私人學院獎學金,折腰向家人做“伸手將軍”,并在大哥陪同下前往報讀中六文科班。

    那一班有近六十名男女轉校生,由背景迥異的各路人馬聚成。班上同學依照各自的源流、個性和思想搞獨立小圈圈,當中各有他們相互認同的溝通方式。若外人貿貿然闖入哪一個陌生領域,極容易踩中“地雷”而遭殃,惟當事人過后成了眾矢之的仍懵懵懂懂。

    對于班上發生的口角,糾紛或冷戰,我通常選擇沉默,保持中立,不只一百次的提醒自己莫偏幫任何一方。公說公理,婆說婆理,世事往往黑白難分,局外人宜袖手旁觀,一如單人的帆船啟航於江流,離是非的漩渦及暗礁遠遠的,好明哲保身。

    有一群朋友與我頗交好,雖在某些人眼中他們是不斯文又瘋野的份子,但他們坦誠率真,比起迂腐自大的一類人士,反而更具真性情。交朋友勿抱著太重得失心,記得亞歷山大.波普有一句話說:

    “我的朋友不夠完美,我也一樣,所以我們配合得天衣無縫。”

    幾經輾轉,終于在考獲七月份國文單科文憑優等后,成功申請返母校念先修班二年紀。和久違了的師長相見不免一番寒喧,叫人感動的是畢業后有些師長仍一往如昔留意自己的生活動向,關于我和朋友歸巢,他們一早就已探悉了。記得昔日那些對師長刁難的記錄,不期然有點愧疚,“老師,您好像對我們太好了”。

    舊地重游,縱雖須去適應新的人際關係,但同班同學古道熱腸,不需開口就有人主動借你筆記复印,怕你追不上而不時關心你是否有難題,并不忘提醒你參加學會團體爭取課外活動積分。大家對新報到的插班生處處照應,沒有誰為了個人權益而勾心斗角。虧我在初期時,因教務主任不予選擇而編排入那班還略有不快,但如今再叫我換班卻也死賴不走了。尤其在他校飽受了種種委屈,母校的一草一木,都倍增親切可貴及有歸屬感,一如居住海外的游子,月是故鄉明。

    先修班第二年的功課十分繁重,上課記得將老師的珠璣全抄下,馬來西亞憲法、國會、馬克斯林、資本主義、世界四大古文明、庫夫王金字塔……老師永遠有教不完的范圍,放學后飆車上補習班,夜晚回到家疲憊得像支被擠干的扁牙膏,坐在台燈下整理滿腦子的混沌。

    須交的作業與日俱增,老師是恨鐵不成鋼的給學生一日比一日高的練習。今天的作業不趁早趕完,明天加起來就成了一座小山。為了趕功課通常不到凌晨一時休想就寢。偶爾做功課做得打起瞌睡,窗外突然傳來狗兒長長的哀吠聲,會把人嚇得撞上天花板。

    除了會考,平常時不時會有測驗、小考、談論會。一個他若對另一個她傾心仰慕,更是打死也不可以做包尾表現,免得在意中人面前丟臉。

    這兩年來,日間的許多人和事都是筆下的好題材,我瞞著家人定期向報社投稿,亦因多項的生活開支要靠每個月的稿酬維持,不得不寫。星洲《年經人》檳吉玻區主持人蔡振裕,一直扮演監督的角色,許多篇懷孕的作品皆在他的催產下誕生。適當時董總辦了個文學新秀獎的創作比賽,參賽的主要條件為參賽者必須附上過去一年發表過的作品,而質量最多、最優秀的將獲選。拜主持人的垂青,我附合了該項資格,得以為母校贏回這一個比賽的獎項。

    同一時間,我開始迷上了跆拳道,把相等過去對足球的熱忱投入其中,初學每逢練習自由搏擊總換來一身傷,漸漸領悟到了它的要決,即使遇上比自己更高更強的對手也勇往直前,敗了再來過,強調跆拳道百屈不折的精神。除此,我亦受委任校內團體學會的要職,終趕得及在中學時代結束之前,落實過去所有夢寐以求的夙愿。

    上課的最后一日極其熱鬧,雖然隔兩天就面對會考,大伙兒依然興緻勃勃的攜帶相機到學校(紀律主任今次只眼開只眼閉),拉心目中最敬愛的師長,一齊在校園走廊倚樓花圃各處,擺出迷人的甫士,企圖把這一段難忘的日子置入相片之中。若他對她眷戀已久卻迄今都說不出口,更是把握機會在攝影時,悄悄向她移近,保留以后能夠對相簿籍以自慰。

    由于英校既不舉行畢業典禮也不出版畢業刊,于是大家翻開校刊全中六班級的個人照那一頁次,四處找人簽名甚至要求留下電話號碼,方便以后有空出來飲茶敘舊。一些公眾人物抵不過來者的熱情,簽得手都軟了,當中一名很有氣質的女同學更不忘對人打趣的笑道:

    “今天終于嘗試到做大明星的滋味了。”

    我聽了頗有同感,并發覺唯有她和自己一樣,沒拿著校刊去充當影迷。

    一些人寧可把握在每頭小憩站度過的時光,及時與同窗共硯的良友一齊分享每刻的“喜、怒、哀、樂”,對他們來說,那要比日后翻閱發黃了的書冊,去追悼那一段錯過的褪色記憶來得好,只有現在的一刻,才是你真正擁有的全部。

    況且,初中和高中兩番面對摯友的別離,往后雙方聯絡數次就斷了音訊,明了“魚沉水闊無人問,漸行漸遠漸無書”,故在替同學寫記念冊時雖留下通訊處,心底卻不敢奢望別人會永遠都記得自己,我僅是抄下名人哲言讓人作為勉勵,“天長地久”,“永恒”諸類的詞一律不提。

    但無可否認,先修班確是我整個中學時代最最最精彩的片段,亦印證了當初我對修中六抉擇的無悔。

    ※ 林永信,1978年生,畢業于檳城美以美男子中學。 (星洲互動/人在馬大‧林永信‧2000/03/01)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