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05月26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人在馬大 




第一輯
  • 初綻的生命笑靨
  • 心中有座花園
  • 告別‧無悔
  • 不能不想你
  • 與風雨交戰
  • 回憶行凶記
  • 戒指
  • 平凡
  • 盟約
  • 白毛


  • 第二輯
  • 心中的那一棵大樹
  • 曾經誓死不做的工作
  • 我的姐姐
  • 雨過天晴

  • 總是說不清的一種心情
  • 信封裡的愛情

  • 沉默
  • 平凡父親的不平凡

  • 與風雨交戰
    updated:2001-03-10 15:07:40 MYT

    自己還來不及策劃,一場始無前奏
    的風雨突然到訪。


    這座小鎮里有數之不盡的古舊老房子,都是先祖南下墾荒時留下來的。小時候家鄉老屋也是先祖那時代空手赤拳地經過一場場揮汗瀝血的艱辛才興建起來的家園。祖父母過世后,老屋就由父親來繼承,住在這的還有叔叔一家人。當兩個家庭同住在一個屋檐下,寬闊的老屋也顯得越狹窄。那時候在屋子活動的范圍也被大人們限制了。

    經過多年的風風雨雨,見證了多項歷史事件,那間由木板釘成的屋子早就顯得老態龍鐘、窘境難堪,而帶點傾斜,樑子也快要讓白蟻蝕朽了。每當外面暴風狂飆時,屋頂彷彿就要被風拔除似的,然而卻有幾片脫了釘的鋁片也隨著風的節奏發出抗議的呼號。大人們對屋頂的抗議并非坐視不理,只是擔心朽了的梁子承不住大人的重量,修補過程中如不小心觸動到它脆弱的地方,整間屋子就這樣崩塌下來。

    對老屋的歷史是一片模糊,只知道當我開始懂事時,那屋子已和我的心魔作戰了。稚齡的時候,對暴風驟雨有一種抹不去的恐懼。當一場有如萬馬奔騰似的暴風雨洗劫大地時,所有不安的假想與揣測往往都把我嚇得啼哭不停,猜想大概因為自己膽小怯弱,而再加上擔心那帶有點傾斜的屋子會因此垮倒下去。

    每當天氣不大好,陰空霾霾的,高風飆揚時,我的心里總被這種風雨欲來的形勢搞得七上八下,種種不祥的揣測就開始浮現在小小的腦海里。于是,幼小的心靈就開始策劃這次的逃匿,該逃到何處,是隔壁的姑媽,或是另一位童年玩伴家?大雨中,當家人在濕漉漉的屋子里見不到我的蹤影,也不會去追究我的藏身之處,只要當空氣中微微聞到淡淡的米飯香,我會回到自己的家就可以了。有時候,自己還來不及策劃,一場始無前奏的風雨突然到訪,雨水有如大水缸傾瀉似的打在屋頂,發出劈劈啪啪的呼響,不知所措的我除了以哭來渲泄心里的不安外,也找不到更貼切的方法了。

    有時候遇上了連夜雨,母親總會搬來許許多多的水桶和罐子接過滴漏的雨水,大桶接大洞;小罐接小洞的,搞得屋里屋外都是雨聲。雨水打在鋁片屋頂上和水珠滴在桶罐里發出叮叮咚咚聲響,這就像流瀉著一場大自然的交響樂。當桶罐里的雨水慢慢的漾出來時,母親把水倒掉,緊接下來的又是另一場交響樂的開演。那時候的我并無興致欣賞一場場壯觀的交響樂,反而對那有點歪斜的屋子擔起心來,害怕一片片的朽木、鏽片會因此蓋在我身上。

    在我小時候,父親對我們兄弟姐妹是十分的包容,他就不曾給過我們過重的體罰,除非我們實在的不聽話。然而就有那麼一次,因為自己被那鬼號似的風雨聲嚇得號啕大哭,考驗起父親的耐性來。那一夜雷雨來侵,父親本被各種雜聲吵得輾轉難眼,屢次的安撫與勸告都不見效,父親便狠狠的在我的面頰摑了一巴,那一夜我委屈的蜷縮在床上泣不成聲,只聽見窗外的雨聲越來越滂沱。風雨的畏忌已被拋到九霄雲外,取而代之的卻是父親那熱辣辣的一巴掌。

    老屋經過了幾十年的風風雨雨,曲折滄桑,終在我小四那年重新翻建了。經過翻建后,這間陋舊的房子變成了鎮上美麗的房子之一。一切枷鎖也隨著新房子的落成而解除了。瓦片的屋頂加上了白白色的天花板,坐在大玻璃門后的我對驟雨也視而不聞了。然而,較鮮明的童年回憶也都處于新房子里,老屋雖有許許多多新奇玩意和趣事點綴,但這些記憶卻隨著年歲的增長而逐漸模糊,變得不太清晰,唯有這些膽戰心惊的回憶,深深地、牢牢地烙印在我心中。

    ※ 邱淑瓊,1976年生,畢業于柔佛昔華中學,昔加末高級中學。 (星洲互動/人在馬大‧邱淑瓊‧2001/03/10)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