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05月21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人在馬大 




第一輯
  • 初綻的生命笑靨
  • 心中有座花園
  • 告別‧無悔
  • 不能不想你
  • 與風雨交戰
  • 回憶行凶記
  • 戒指
  • 平凡
  • 盟約
  • 白毛


  • 第二輯
  • 心中的那一棵大樹
  • 曾經誓死不做的工作
  • 我的姐姐
  • 雨過天晴

  • 總是說不清的一種心情
  • 信封裡的愛情

  • 沉默
  • 平凡父親的不平凡

  • 戒指
    updated:2001-03-15 16:24:54 MYT

    我不曉得阿爸說的可是真的。把戒指賣掉是
    因為它已經不再有美感,
    而不是為了最近加重
    的開銷負擔。


    帶著滿懷的喜悅,哼著最美的春歌,以輕快而有勁的步伐,走在熟悉的小徑上。空氣中還飄蕩著晨土的香味,晶瑩的露珠還在荷葉上溜動著。而我,走在其中。

    轉了個小彎,家就呈於眼前。廚房裡傳來輕微的洗杯聲,從門縫間可窺見到暗淡的燈光下有父親那消瘦的背影,雖然他已披上大姐去年送他的深灰色長袖冷衣。阿爸還是改不掉以往的習慣,總是在所有人都還熟睡時,就躡手躡腳地從那溫暖被窩裡爬出來,然後騎著電單車,在冷冷的晨風中,到巴剎後面的‘mamak’檔吃早飯,再叫杯熱呼呼的咖啡。用完早點,他馬上回家來,倒杯溫開水,吞下兩片橢圓形、有手指甲般大的淺黃色藥丸。記得阿爸說過,那是氣喘藥,用來安撫病情的。有時候我想,阿爸每次都那麼早起身,其實是不是不想讓我們看見他長期服藥而心疼呢?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轉過身去亮了客廳的兩盞燈,不想讓阿爸知道我窺視他,想必他已用過早點,在服用藥片。接著,可聽見急促的腳步聲朝客廳走來,我無意識地回過頭,喊出那壓抑於心底已多時的一個字“爸”,然後用雙手緊握阿爸那粗大的手板。雖然只是個非常含蓄的小動作,但已足於表達對他長期的思念。

    頓時,發覺爸爸的手指與手板間好像缺少了甚麼東西,很肯定的知道是真的缺少了那麼一個小小的東西,因為那中指與手板的交接處還有著那小東西──戒指的“烙印”。戒指不見啦?好可惜!那枚全金、刻著飛龍的戒指可是跟了阿爸15年的寶物。記得十多年前阿爸中“萬字”時買的。從此之後,他再也沒有為自己添過任何金飾品了。所以,這飛龍金戒可說是阿爸唯一僅有的“財產”。

    它,遺失了。阿爸一定很心痛,所以還是別問吧!等以後賺了錢,買兩、三枚金戒指給阿爸不就行了。但,那特重的好奇心還是讓我忍不住,開口問了。

    “阿爸,你的飛龍金戒子……”

    “賣了。”我還沒問完,阿爸便帶著微笑及沒有半點舍不得的眼神回答了。“那戒子都舊了,穿起來也沒有美感,不如把它賣了,換點現金可比較值得哩!”阿爸再解釋。

    我不曉得阿爸說的可是真的。把戒指賣掉是因為它已經不再有美感,而不是為了最近加重的開銷負擔。雖然阿爸已經很久沒開工了,約有一年半了吧。雖然家裡仍有未能自立更生的數位人口,但,我的家總不會落泊到要賣金飾品來維持生計吧!我想著。

    “餓了沒?阿爸載你去吃早飯”阿爸先開口,打破了寧靜的氣氛和我複雜的思緒。

    “好啊!阿爸請客。”

    最近,戶口裡多了一些零用錢,會不會和阿爸的戒指……,唉!別再想了。總之,我會把這件事記錄在日記簿裡。三年吧!三年後我一定會把它完美無缺地還給阿爸您的。

    阿爸就是這個樣子,從來不直接對子女表示自己對他們的關懷與愛護。但,只要細心點,就不難察覺他無意間流露的愛。我已漸漸接受這種冷中帶熱的態度,並開始欣賞他、愛上他。

    我們的電單車緩緩地走在冷冷的晨風中、涼涼的晨霧裡。我用手緊紊著阿爸的熊腰,感覺上十分溫暖,沒有一絲寒冷。我那孤單已久的心,頓時像遠方山邊的朝陽,暖和依舊。

    ※陳寶葉,1977年生,畢業于檳城聖心中學及檳城鍾靈獨中。 (星洲互動/人在馬大‧陳寶葉‧2001/03/15)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