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05月21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人在馬大 




第一輯
  • 初綻的生命笑靨
  • 心中有座花園
  • 告別‧無悔
  • 不能不想你
  • 與風雨交戰
  • 回憶行凶記
  • 戒指
  • 平凡
  • 盟約
  • 白毛


  • 第二輯
  • 心中的那一棵大樹
  • 曾經誓死不做的工作
  • 我的姐姐
  • 雨過天晴

  • 總是說不清的一種心情
  • 信封裡的愛情

  • 沉默
  • 平凡父親的不平凡

  • 平凡
    updated:2001-03-17 18:33:40 MYT

    平凡不是宿命、不是天生也不是遺傳;
    平凡是一種幸福,
    是一種平安、
    一種對生命的擁護。


    我是個不怎麼樣的人,就像每一天你在街上、巴士、文廣,甚至巴剎里見到,匆匆而過,一分鐘後,可以把他忘得一干二凈的那一類人。

    從小,就知道,自己不是出類拔萃的那一群。我很甘於把自己淹沒在人群中,樂於隨波逐流,不介意人言亦言。我在想,是不是每一個平凡的人,都是如此?是不是在匆匆的數十年的人生,留下一片空白給自己,把色彩都給了別人,再自我安慰說,人生嘛,平凡中度過亦無大礙,也不壞。再說,驚濤駭浪,也不是每個人受得了的。

    平凡的過了小中學,大學不小心踏進了傳說中、不像我那樣平凡的馬大。進來了後,第一眼看到各建築物,心裡一塊大石頓時放下。原來,這裡也不是傳說中,那樣的高不可攀,至少,建築物是如此。

    進來後,別人做甚麼,我也做甚麼;別人看到我做甚麼,他們也做甚麼。開始問自己,是我糊涂,還是大家一樣糊涂;是我平凡,還是大家都一樣的平凡?還是,大家都想在有限的時間裡,去做無限的事情,所以,大家都或心甘情愿或不甘不愿,都得歸於平凡?

    第一年的大學生活,看到大家都在做同一樣的事,都在忙著去念好書、去參與更多在中六時丟在一旁的活動、去尋找自己失去的另一根肋骨。大家都要忙,然後,再也不能分辨忙與‘盲’了。直到了大一的最後一天,才領悟到原來大學裡的平凡,就是閉著雙眼把自己推向利用時間的極限裡。然後再大聲的對自己說,這就是大學生活嘛。

    大一的結束,是告別‘糊里糊涂年代’的開始。自己一直在想,是否也該告別平凡,是否也要去學習別人過一過不太平淡的生活?更重要的是,自己是否能在狂風暴雨中,僥倖生存?埋葬平凡的慾望開始在燃燒、在怒喊,再與我體內的渴望結合在一起,激起一陣陣的漪漣,化成巨浪,撲向在平凡中苦苦掙扎的我,至到咽下了最后一口平凡的氣息。

    大二,開始踏進了自以為不平凡的理想藍圖。理想與現實中,我背棄了後者;前途與錢途之間,我選擇了一條只歸屬自己的道路。究竟是否平凡的道路就是平坦,不平凡就特別多彎曲呢?

    我所選擇的分子生物及遺傳學系的名頭說出來,挺唬人的。至少,他(她)需要五秒後才略明白系名的每一個字。常在這個時候,自我阿Q的說,只是名字就己經‘不平凡’了。追求‘不平凡’到這種地步,大概可判為無藥可救了。

    難道不知所謂的名字就可以叫不平凡嗎?選擇了理想可以稱為出類拔萃乎?大二開始了兩個月的今天,回頭才看見自己的無知、幼稚與令人悲傷的平凡。

    這時才知道,不平凡并非是刻意的,也不是自己用心去雕刻的,更不是苦苦去死撐的。平凡不是宿命、不是天生也不是遺傳;平凡是一種幸福,是一種平安、一種對生命的擁護。平凡對生命本身的祝福,其實就是一個不平凡。

    感謝老天,醒覺得還不太遲,我對自己說。

    ※黃志遠,1978年生,畢業於彭亨立卑克立福中學,文冬蘇來曼中學。 (星洲互動/人在馬大‧黃志遠‧2001/03/17)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