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11月21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人在馬大 




第一輯
  • 初綻的生命笑靨
  • 心中有座花園
  • 告別‧無悔
  • 不能不想你
  • 與風雨交戰
  • 回憶行凶記
  • 戒指
  • 平凡
  • 盟約
  • 白毛


  • 第二輯
  • 心中的那一棵大樹
  • 曾經誓死不做的工作
  • 我的姐姐
  • 雨過天晴

  • 總是說不清的一種心情
  • 信封裡的愛情

  • 沉默
  • 平凡父親的不平凡

  • 白毛
    updated:2001-03-19 11:57:05 MYT

    望一望藍天,烈日當空,一朵白雲也沒有。汗滴從臉頰上頻頻滑落,揩乾汗,便駕著沒冷氣的車回家,心裡埋怨著這酷熱的天氣,情緒已跌進無底深淵,重重的無力感壓迫過來。

    無精打采,終於到家了。一踏下車,突看到一團白絨絨的毛體呈現在我眼前,我眼前一亮,看著這物體自我地在搔痒,死氣沉沉的我頓時精神起來──好一隻可愛的小狐狸狗!就在這一個無風吹送,藍天無雲朵的一個下午,我和它邂逅了;就在我心情低落,毫無神采的一個下午,我和它結下不解之緣。

    我叫它“白毛”。它那一身厚厚的、長長的、柔軟的、白絨絨的毛,毫無一絲雜色摻在其中,也許在冬天裡下著大雪時,我能看到的就只有它那對烏溜溜,大又圓的眼睛,與我互望。它的身型比起一般普通的狗來得矮小,每每搖起它那蓬鬆鬆的尾巴時,顯得多麼地輕巧可愛,使人忍不住會摸一摸它的頭,以示憐愛關心它。

    白毛是在我和小弟極力爭取下,才獲得母親大人的“恩准”,能夠把它養在家裡。母親極討厭這些在我眼中看來是“可愛”的小動物。她認為把貓狗之類的家畜養在家裡是極不衛生的,最怕的就是小動物的排泄物。但白毛和其他的狗卻是不一樣的,這也是我初初認識它時,對它所感到驚嘆的地方,只因它是不在自家的范圍內排泄的。它懂得忍,直到主人帶它外出散步,它才自行尋找適合的地點排泄。我懷疑,狗兒是否也有智慧。至於為何母親後來不再堅持自己的立場,多少都被白毛的外貌所吸引,而我和小弟也在一旁推波助瀾,慫恿母親答應。

    我不知道白毛的身世,只知它是朋友送給父親的。自從白毛成為了我家成員的一份子後,對我們一家的起居生活起了不小的影響。有空沒空也好,總要陪它出去散步。它一旦知道我要帶它出去走走,會興奮得好像小孩子般,向著我衝來,不停地舔我的腳。它的熱情卻讓我受不了,更害怕被它舔到濕漉漉,每次總是狠心地拒絕它。不過,我喜歡它在迎接我回來的時候,向我深情的呼叫,發出那種狗兒向主人撒嬌的聲音。

    白毛喜歡與人嬉戲,也喜歡跟在人的身旁。無論我們去到何處,它倒像個偵探般跟著主人,除了它不被允許跟進屋裡,它則只好可憐兮兮地伏在地上望著屋裡的人。偶爾前腳會越過界線,但漸漸地就得寸進尺,半個身體在門檻上,到後來會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你身旁,把你嚇一跳。有一次,它更加大膽地跳上沙發,不停地在搔痒,簡直是目中無人。這時,我就往前向它大聲一喊,它嚇得驚慌失措地往門外竄。看,膽子那麼小,卻要來“冒險”。我們一家人也對它太仁慈了,雖偶爾也會拿著鞋子追它來打,卻是無從下手的那種追打法,挺無奈的。

    最頭痛的事情便是要跟白毛洗澡。只要看到我手中拿狗鏈,它就馬上溜得遠遠去,讓我追它追得上氣不接下氣,死去活來。要不然就是鑽到車底下,讓你用它最喜愛的雞骨頭來利誘騙它出來也行不通。幸運把它拴了起來的話,它也不會乖乖就範,讓你替它洗澡,非把我整得滿頭大汗,被它身上的水噴得下半身濕漉漉不可。這還不打緊,它竟然會挑食,只吃骨頭,不吃白米飯,而且還喜歡吃炸薯片,餅乾之類脆脆的零嘴,嚼起來時還嘎嘎作響,一副挺享受的模樣,讓你不禁也要失笑。愛吃零食,這點倒蠻與我相似的。

    可是最近,發生了讓我難過得快要心碎的事情後,也讓我重新認識了白毛。那一晚,就是一個佈滿星星的夜晚,涼風習習,冷風吹得我直打噴嚏的夜晚,但白毛卻很不對勁。帶它出去散步,卻沒有平時輕盈奔馳,整個身體捲曲在草叢中,頻頻發出嗚嗚聲,根本不知它發生了甚麼事。我開始荒亂了,後來做了最壞的猜測──它不小心吃了毒藥!情急之下,採了家中的解毒草藥──穿心蓮,搗爛攪出汁,與小弟合力喂它喝了下去。結果草藥汁一灌進去後,它的嘴就流出了白沫,果然是中毒了!更糟的是,它一整晚不停地哀號,不停地跑來跑去,躺也不是,伏也不是,趴也不是,哀叫聲讓我心痛不已,我卻愛莫能助。

    戲劇化地,也不知它如何惹來了一群野狗,它又小又矮,自然是野狗的欺負對象。一陣吵鬧的吠叫聲後,母親放心不下,走出外一看,卻不見它的蹤影,尋遍不獲,往溝渠一看,乖乖不得了,原來它跌進了溝渠!我伸手要抱它上來,它忽然要咬我的手,不讓我抱,還發出兇惡的聲音,我被它嚇了一跳,感到詫異不解,會被它拒絕讓我給予幫忙。眼看它在溝渠裡,全身濕漉漉,我好心痛,也好擔心它就這麼死去。我知道它心情不好,簡直壞極了,那我只好哀求它,哀求它自己起來,最後奇蹟出現了,它終於自個兒跳了起來,走回家去。

    那一晚,我失眠了。白毛哀叫了一整晚,我的心七上八下,難受極了。我很想分擔它的痛楚,卻無從下手。於是它的哀叫聲,聲聲有如刀般割傷了我的心,心,在流血。我不停地祈禱,祈禱,祈盼它不會有事。第二天,它並沒有死去,也許穿心蓮發揮了解毒功能。

    想了很多,發覺白毛很有靈性,靈性中也帶有人性。它愛玩樂,它會怕寂寞(不然怎會整天跟在人的身旁?)也怕沖涼,也極挑食,偶爾還會欺負小狗(發揮了欺善怕惡的精神),它更怕會死去!毒性發作時,白毛的心情很壞,馴良的它竟發起脾氣來,當它作狀要咬我的手時,我的眼淚不聽使喚地流了下來,它為何不要我的幫忙呢?也許,也許它怪它自己饞嘴,吃了不該吃的東西,更甚的是在極痛苦之下,又被野狗群攻,但我覺得這都不是很好的理由,我始終迷惑,為何它拒絕我?是不是一隻遍體鱗傷的狗兒也有自尊的呢?它不需要人們對它施予援手是否因為不要顯出自己的乞憐?這,對我而言,我只能很無奈的搖頭,不知道。

    原來,養一隻狗兒並不簡單,要去瞭解一隻狗兒的脾性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呀!一直以來都單純的以為,與狗相處會來得比人相處更容易。可是,如今我發現了一個問題,人與狗可以相提並論嗎?不過,我還是執著地相信,狗兒對主人是非常忠誠的,就像我的白毛,它絕對不會對陌生人做出見到主人便會搖尾跳躍的動作,它強烈的熱情與忠誠是保留給主人的,尤其當它扑向我的時候,我感覺到它是在向我表示親近、喜悅和友好。至少這是在虛偽的人類身上所找不到的,因為人們有時候就是被那似真似偽的感情所誤啊!

    我,我還是堅信,堅信那一小小段的插曲不會影響我和白毛之間融洽的感情,也由於這個過程中,才讓我認真地去思考及重新看待我的狗兒。 (星洲互動/人在馬大‧趙凡慧‧2001/03/19)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