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05月26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人在馬大 




第一輯
  • 初綻的生命笑靨
  • 心中有座花園
  • 告別‧無悔
  • 不能不想你
  • 與風雨交戰
  • 回憶行凶記
  • 戒指
  • 平凡
  • 盟約
  • 白毛


  • 第二輯
  • 心中的那一棵大樹
  • 曾經誓死不做的工作
  • 我的姐姐
  • 雨過天晴

  • 總是說不清的一種心情
  • 信封裡的愛情

  • 沉默
  • 平凡父親的不平凡

  • 心中的那一棵大樹
    updated:2001-03-01 16:19:05 MYT

    對父親只有心存感激,無限的感激。而心中
    的那股陰霾也因雨後的彩虹,
    展現了我一生中第一次的美景。


    “碰”的一聲,那紅、橙、黃鱗次櫛比的果實應聲倒下,豐碩的果實令父親展開似撥開雲霧見青天的笑靨。串串的汗滴似水龍頭般從他那黝黑健碩的身軀流下來,激蕩起我心中看似平靜其實洶涌澎湃的心湖。

    面對這方圓四公頃的油粽園,心情是既矛盾且無奈的。童年時,父親還未轉行前是以捕魚為生,與浩瀚的海洋搏斗,在蔚藍且深不可測的波濤中尋找生機。每當我與村童嬉戲時,捕魚歌謠總是挂在我們這群天真無邪的嘴邊。

    “白浪滔滔我不怕,撐起舵兒往前划。撒網下水到魚家,捕條大魚笑哈哈。”就是歌詞形容的這般瀟洒,腦里浮現的總是父親滿載而歸的情形,絲毫不知道父親為了家人不知被水母螫了多少次,在狂風的“眷顧”下赤手空拳地把魚網拉上來,像是和命運之神拔河,要是父親輸了,就得像印尼偷渡客般葬身海底。母親早已過慣了這種擔驚受怕的生活,也習慣了辛苦洗滌那沾滿魚鱗的衣褲,總是毫無怨尤地護著這一片天空,絲毫不讓它沾上任何污點。我就在父母的精心調配的溫室裡茁壯成長。一直到一九八九年,這棵溫室裡的小花終於被移植到屋外的泥土,去體驗大自然的生活。那一年,父親轉行了。由於拖網漁船那舍本逐末把魚苗捕盡的行徑,而使到家庭的收入遞減,漸漸地入不敷出。就在這時,伯父買了這四公頃的油粽園,並托付父親管理。他為了節省開銷而訓練我和妹妹成為“雞公車”的舵手,奔走在這全身帶刺的綠色植物林裡。

    毒蛇、蜈蚣和蚊子是這里的位住客,我們一個月兩次的“造訪”就得與這群住客打交道。尤其毒蚊那死纏不放“獵物”的招式,頃刻間柔嫩的肌膚被叮咬得紅點處處,接著生膿、結痂,留下疤痕。而恐懼像一張無形的網佔據了我幼小的心靈,同時埋怨父親的種子也在心靈深處扎根、發芽,絲毫沒有留意他憐惜我們的表情,像守護神般默默承受我們的冷眼、埋怨,而以一貫嚴肅的口吻催促我們在日落西山前把工作做完。此舉加深了我們之間的鴻溝,日益地擴張、擴張……

    時間的長河總是毫不停歇地川流不息,我和妹妹就這樣年復一年的重復這枯燥乏味的生活──讀書、工作、幫忙家務、照顧弟妹,而沒有多餘的閑情去瀏灠四周圍如詩如畫的風景。歲月就如一塊磨刀石,我為一把鈍刀,把我那羸弱的身軀磨練得更強壯,皮膚也在陽光的調色下變為棕褐色。而我與父親之間總是隔著一堵隱形的柏林圍牆,我始終跨越不到他的心坎,只能在牆外徘徊、盤旋。偶爾,望著他坐在樹下深思的背影,我倏地覺得他很孤獨,但倔強的我始終不愿去深思。每當午夜時分,我回望天空,啊!狡黠的星星在嘲笑我,自以為清高的月亮在歧視我呵!可惡的夜不斷向我襲來……

    直到那一次,在新山做假期工時不慎感染了水痘,而又要回鄉辦理遺失身份證的手續,在這屋漏偏逢連夜雨的當兒,真正感受到父親的關懷。猶記得那一幕,父親在我臨上巴士時冒著雨為我送來一盒鴨飯,囑咐我不可亂吃東西……。淚水已在眼眶里滾動,呼之欲出。從巴土窗外望著他漸行漸遠的身影,發覺他蒼老了許多。望著這盒結合了偉大父愛與覺悟淚水的鴨飯,心中的那堵牆圍漸漸地被決堤的淚水給淹沒,對父親只有心存感激,無限的感激。而心中的那股陰霾也因為雨後的彩虹,展現了我一生中第一次的美景。

    驀然回首,才發覺父親似一棵大樹,而我這稚嫩的幼苗就在他的庇蔭下茁壯成長。在時間的急浪一層一層地沖刷下,這一株大樹已是枝葉凋零。但愿我能以欣喜愉快的音符為他編織一套新裝,相信在這首旋律優美的曲子底下,這株大樹會重新展露生機、綻放異彩。我想,這承諾定會實現!

    ※ 陳彩雲,1978年生,畢業于麻坡斯里麻國中,聖特麗莎中學。 (星洲互動/人在馬大‧陳彩雲‧2000/03/01)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