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05月26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人在馬大 




第一輯
  • 初綻的生命笑靨
  • 心中有座花園
  • 告別‧無悔
  • 不能不想你
  • 與風雨交戰
  • 回憶行凶記
  • 戒指
  • 平凡
  • 盟約
  • 白毛


  • 第二輯
  • 心中的那一棵大樹
  • 曾經誓死不做的工作
  • 我的姐姐
  • 雨過天晴

  • 總是說不清的一種心情
  • 信封裡的愛情

  • 沉默
  • 平凡父親的不平凡

  • 我的姐姐
    updated:2001-03-05 16:39:09 MYT

    有時睡午覺她會作弄我,不讓我睡,
    當我發出怨言時,她就
    會偷偷的笑。


    我家有位人人尊敬的傻大姐,從小大家都非常照顧她,疼愛她。聽媽說那是因為小時候發高燒所以變成這樣,但當我升上中四後,從物理科裡知道了這種病情,被稱為“蒙古病症”(SINDOM DOWN)。媽說大姐小時候非常難顧,行動不便,到五歲才能走路,當時要到那兒都需要抱著大姐,另一邊手牽著二姐。然而大姐也因為這病而怕了醫生、護士,他們每天為大姐打針,使她的屁股上佈滿了針洞。

    當我懂事了之後,也就肩負上照顧大姐的一份子。記得從前老家後面有一棵橎石榴樹,兄弟姐妹一有空便會爬上樹採果吃,大大的果實非常甜美。有一次,媽媽叫我採果子給大姐吃,當時我正忙著與鄰家小孩玩“媽媽剎”(MAMASAK)就怒氣沖沖的地跑到屋後。當時看到大姐靜靜地站在樹下等待,我拿了竹杆一邊忙著找果子,一邊破口大罵、怒言四出。當採到果子時,卻不見了大姐,東張西望,原來大姐躲在沖涼房裡偷偷地哭泣。我才恍然大悟大姐原來也有自尊心、有感受,我的動作太傷她的心,非常內疚。走了進去,摸摸大姐的頭,跟她笑笑,遞上了果子,姐姐也笑著拿了果子,然後慢步走回屋裡。當時我開始發誓不可再讓姐姐傷心,對姐姐有了一份憐憫之心……

    接下來的日子我開始注意大姐的一舉一動、內心感受及非常愛護大姐。人總是如此,常把四周的東西當成是一種習慣、自然,但當我們真正用心去體會才會瞭解當中的一切。雖然大姐思想永遠只停留在小孩子的階段,但她會感受到親情的可貴。自己兄弟姐妹的小孩子她特別疼愛,如果小孩向她要咖啡喝,她都會喂他們喝,但如果是別人的孩子,她睬也不睬,而且還會放聲大哭如果她的東西被侵犯。

    我和大姐的感情可說是非常的深厚,有時久未見面還會互相擁抱作為關懷方式,我夜歸她就會在屋外等我回家,晚上等待我盛飯給她吃,不肯別人為她做,有時睡午覺她會作弄我,不讓我睡,當我發出怨言時,她就會偷偷的笑。大姐是我傾訴的對象,雖然她不懂甚麼,不會給我任何意見,但她會靜靜地坐在我的身旁聽我訴說。她那和慈的臉,與世無爭的模樣,常常讓我有更多的時間和空間去深入思想。有時徬徨無助時,很想有大姐的依靠,讓我感覺到歸宿感。

    大姐時常為我們的家人帶來很多歡笑聲,常作鬼臉、古靈精怪的動作,所以全家大小都非常愛護她,但有時也會激怒家人,她也有自己一套固執的性格,不聽話的一面。記得有一次,我向媽媽得了准許,便駕車帶大姐去兜風,順道買了一包大姐最喜歡吃的叻沙(LAKSA),大姐很開心,整晚都笑嘻嘻。怎知接下去的日子她還是一直要求我帶她出去兜風,而且還變本加厲,任何一位家人要出門她都鬧著要跟。這件事令到媽媽好煩,好言相勸她又不會聽,不讓她出去又大哭大鬧,最後媽媽大怒地罵了大姐一頓,再編故事說晚上天色暗,有很多鬼怪,會捉人;過後大姐真的不會再吵著要出街了!其實媽媽最擔心、最愛護的是大姐,怕她被人欺負、冷落,不懂得照顧自己,所以媽媽時常勸我們要好好照顧大姐。

    有時我會自問像大姐這樣無憂無慮的生活,是她所要的呢?還是她也有其他人一般的夢想、理想,想要去達成的呢?這永遠是我想知的……

    ※ 葉金蓮,1977年生,畢業于大山腳日新國民型中學。 (星洲互動/人在馬大‧葉金蓮‧2000/03/05)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