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05月26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人在馬大 




第一輯
  • 初綻的生命笑靨
  • 心中有座花園
  • 告別‧無悔
  • 不能不想你
  • 與風雨交戰
  • 回憶行凶記
  • 戒指
  • 平凡
  • 盟約
  • 白毛


  • 第二輯
  • 心中的那一棵大樹
  • 曾經誓死不做的工作
  • 我的姐姐
  • 雨過天晴

  • 總是說不清的一種心情
  • 信封裡的愛情

  • 沉默
  • 平凡父親的不平凡

  • 雨過天晴
    updated:2001-03-10 15:14:17 MYT

    剎那間飄逸、平靜讓我微笑,自然地向
    眼前人說出了這回個字
    “我喜歡你......。”


    七月十六日。

    夜深人靜的宿舍被稀疏的毛毛細雨將黑夜的悶熱驅走,周圍洋溢著的只是絲絲透體的涼意而已。陣陣的涼風帶著顆顆冷冰冰的雨點散佈在身上,彷彿就像自己與大自然的一部份溶合為一體了。而那細微的風聲和雨點就像風和水的精靈在寧靜地交唱著、附合著。那悅耳的歌聲把緊張的心情撫平下來。一片清靈,有如靜止的池水般。剎那間飄逸、平靜讓我微笑,自然地向眼前人說出了這四個字“我喜歡妳……。”

    七月十九日。

    已身處家鄉檳城,五個小時的車程不值一提只因我的漫不經心。窗外有如神風轟炸機般的豆大雨點重重地拍打在關閉得一絲空間不存在窗戶上,記憶中的撞擊聲彷彿在催促著心跳的速度,一時水像一顆顆的深水炸彈把我心轟到沉底。期待的電話總是還沒響起,電話鈴聲偶爾響起時卻不是找我的,反反復復的希望又失望,她今天不是放假嗎?怎麼不來找我呢?她已忘了我們在過往的半年是如何一起度過的嗎?難道她有了新朋友就不再需要我這老朋友了嗎?不是的!她不是這樣的人!難道我真的是那麼沒有影響力嗎?為甚麼那些所謂的好朋友只會在有需要時才會找我嗎?“轟隆……!”無情的雷聲隨著心情的起伏張牙舞爪著,每響一聲,心彷彿就像被天雷擊中一次。好傷、好傷啊!不想再忍受這種感覺了,心里的疑點就讓它永久藏在心裡吧。

    “鈴……!鈴……!”電話一響起,自己又再次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電話前,拿起電話筒,響起的聲音是多麼的熟悉“少旗是嗎?我是燕芬啊。現在我就過來找你,好嗎?”我不等她講完就高興得連聲答應了“好,我現在就過來。”她說罷便挂斷電話。放下電話,灰暗的心情一掃而空,雨過天晴,她對我的影響力真的是那麼大,我是否真的無怨無悔嗎?那只有天知道了。

    七月二十六日。

    天空依舊的灰暗,烏雲蓋頂的。雨點已開始稀疏的降落在燥熱大地上了。人站在吉隆坡市中心,心卻惦記著檳城的人,思緒已飄到幾百公里外的小島去了。回到宿舍,一切如故,見到的還是一樣的人,一樣的事物。咦?她怎麼把一頭秀髮給剪短了,我有認錯人嗎?放假一個禮拜,她有少許改變了,就包括我們的情誼也改變了。那個四字讓我生活中的一部份改變了,真的是無語問蒼天了。

    八月一日。

    依舊的細雨連綿,濛濛的煙霧為這夜晚的學府添上一種莫名的蒼涼。看著煙雨中一點一點的“傘”影、有紅有綠的。心里不禁在想這副情景,到底誰才是“景”呢?雨或傘?傘下又另有一番景色,互相依偎的情侶,形單隻影的男孩和一個就如我般的閑人,沒事做出來雨中漫步的閑人?保證“防水”的夾克還是一樣的“清涼”,身上的毛孔已感覺潮濕,不快樂極了。一步一步的踏在深淺不一的水洼上,猶如蜻蜓點水般,雖然這隻“蜻蜓”是粗魯了點,笨重了點。看似漫不經心的在游蕩著,心里思考的念頭都已不知轉變了多少次了。但始終還是回到了原點。雨停時也就是回到原點的時候了,太陽出來了,草叢里的花兒都一一的抬起頭來了。四周圍都洋溢著一片欣欣向榮的氣息。溫暖的日光洒下一絲煙雨濛濛的蒼涼,頓時讓人精神一振。在雨水降臨之前是這樣的嗎?那“最初”是那麼明朗的嗎?可笑!原來我失去的是那最初的心,慾望已令我偏離本心了。那偏離的心讓我不經考慮地去喜歡一個人,也讓我的心情隨著另外一個人起伏不定。自己的本意已被抹殺了,忘記了。

    唉!無所謂了。就讓一切回到原點吧,就像我的心般。相信最初的心才是最真的,就讓它去導正我所做的與將要做的一切吧。

    ※ 劉少旗,1973年生,畢業于大山腳學院。 (星洲互動/人在馬大‧劉少旗‧2001/03/10)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