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09.20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月照滿條街 


  • 老書桌
  • 月照滿條街
  • 文字咒語
  • 鼠賦
  • 城市時間
  • 告別Ex-公寓
  • 平地,或者懸索上的行走

  • 小灰鯉
  • 鮮泥上的籠──給PK
  • 縊死者之屋
  • 家變
  • 零的睡眠
  • 那一夜,我成了族群中的英雄
  • 歷史考試前夕
  • 如是擺渡了一座學城
  • 新詩組評審感言


  • 一天中的一生時光
  • 尋聲
  • 河事
  • 我與鏡子之間
  • 江水
  • 曇花吟
  • 四個星期三
  • 小說總評

  • 文字咒語
    updated:2001-02-27 12:53:24 MYT

    你問我,在极殘缺的語言與貧瘠的文字中,
    為什麼還要選擇書寫?


    (后來,我才知道學習放棄是一件很悲哀的事。)

    你問我,在極殘缺的語言與貧瘠的文字中,為什麼還要選擇書寫?我試著小心翼翼地正經起來,企圖追思一切過時了的記憶,仿佛認為自己這些年來所受過的高等教育可以為自己辯護,為一個圓滿的理由而自圓其說。我知道的,盡管我給予的答案讓你再也無懈可擊,然而在你心底墊執的,又何止是我一貫的思考模式?我突然之間為自己幼稚無聊的舉動竊笑起來。

    到底在這幾個月以來,是什麼樣的魔鬼下的咒語,讓我在一夜之間喪失了言語與書寫的能力?我到底也還是和你一樣,生活在同樣的一塊土地應該有著同樣的發言權力,然而埋伏在我字里行間又呼之欲出的生命情感為什麼在瞬間顯得欲振無力?是夜,我在本已沉睡的夢中驚醒,然后顫抖地臥身坐起,翻開我的腹稿與試筆,極其用力地以學步的姿態一字一句地書寫。我手上握著你送來的鉛筆與十二本稿紙,想將我對這座城市的無奈掙扎一一書寫,然而卻在這個時候,我那麼清楚地意識到我的文字痙攣殘缺地躺在白紙上竟然是一具具開始腐朽發臭的屍體,偶爾一個錯覺,這些粒狀豆大的字體象極了微微張口的嘴巴,不停蠕動,口吐唾沬....

    我神經質的恐慌起來。我確認一定是我那些不識好歹的文字無法壓抑情欲的引誘,焚心似火,然后無心出走了。我無意一瞥,發現這些無法成文的文字仿佛裂開干渴的嘴唇,以不屑的神情一步步向它的主人狂笑而來。一時間,我因為無法招架這些我往日鐘愛并與我一起生活于這座城市二十多年的文字而莫名地啜泣起來。

    陡然間,我看見一列群蟻在我的字里行間爬行而過。我死勁地狠狠地用食指捏死在紙上,深怕群蟻們會與我的文字竊竊私語,然后出賣自己的主人。就這樣,我與我的文字制造了一種假象的敵意,一股前所未有的頹喪、愧疚潛游在我的意識里,需要我學習從此放棄,寫下與文字的賦別曲。

    其實,我只想著實的記錄關于這座城市里一只孤身的影子以及許許多多張逐漸模糊了的臉孔。在我一路走來的生命路程一直都是漫無章法的程序表,常常在僅存的生存空間里,我不歇地臆測與追尋自己的影子,卻又在更多的時候措手不及讓自己的影子絆倒。這時候幾乎所有文字的記憶都隨之消褪,任憑一生的勇氣再也難以拼湊文字的原貌。

    (城市魔鬼:所有文字的預言已經耐不住大荒世紀的囚鎖而逐漸應驗)

    我無法忘記那天你以鎮定從容的方式向我述說年少時無從逃避又一再侵擾你的夢魘。每一次難得闔眼,你總是發覺自己安睡在棺木里,當棺蓋轟然蓋下,你突然無法開口吶喊,象極了一尾失聲的美人魚,負傷游入海底。這樣的夢境在你心底擱淺多年,讓你無來由的陷入匪夷所思的深淵里。我一直臆斷這個夢魘是前世背離了的諾言,而今世你必以虔誠的信仰來奉還。真的,如果每一個人的生命歷程都有一本索引,我一定努力替你檢閱關于你的生活經驗,因為我無法甘心這日以繼夜征服你心靈的夢魘。

    我呆住良久,也費盡了千多個日子在日月交替間思考,終于,我決定努力調適另一種生活方式,賞試用另外一種語言去裝飾這一座城市。當有一晚我拖著疲倦無力的身子回家時,我顯然是累得蹲踞街角,以殘存的語言執意把這個決定告訴我居住的這座城市,她竟也噗嗤一笑,我在霎那間蘇醒....呵,我活過了二十多年的城市竟然在魔鬼來訪的一夜之間讓我失去了言語的能力,而又在一瞬間讓我以真實的文字重新書寫。

    我就此決定明天就去買一張這城市的地圖,然后確認這個城市的地理位置,并用以往那支鈍拙的鉛筆圈出所有的心臟地帶,再把地圖兩角對折起來放進褲袋里。我之所以這樣做,是想告訴你盡管我以生澀的語言記實,我依然無法放棄我對這座城市的搜索工作,這當然還有我那經過一場浩劫而幸存的文字。這些文字狼狽地穿越了落魄的場景,僅僅再加以文明城市的哀悼,一則文字的寓言也就如此在這座狂傲的城市誕生了。

    我合掌膜拜,誠心感激我竟然也能夠失而复得的語言與書寫能力。我意識到我體內的書寫因子又再次活動起來,象極了多只注射了興奮劑的菌子,乘我不經意間在我體內集體繁衍....我頓時想起了大一時上散文課時你用紙條傳遞過來的一句話:我們選擇書寫不是因為已經喪失了人類騰空飛翔的本能,而是我們又重新飛往沒有人到過的遠方....

    再過一些時候,你就拎起簡單的行李從北國回來,到時請你不要驚訝,更不要鄙夷我選擇了的敘述語言。今夜,我俯首案頭再次與文字打交道,桌上的沙漏已被我翻轉數百次,而這時的我企圖以一個女子再也簡單不過的心事以及曾經被我居住的那城市顛覆了的野心,去傾聽一顆隕石從上空掉落于城市的聲音。我再也無懼于那怪異變形的文字,持著曾經以為再也尋不回的驕矜,一字一句在城市經緯間橫跨書寫,解破城市魔鬼千年來的咒語。

    ※ 散文組參獎:伍燕翎(女)
    一九七四年出生,馬來西亞大學文學系畢業。

    (星洲互動/月照滿條街‧作者:陳燕棣(馬大)‧2001/02/27)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