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11.20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月照滿條街 


  • 老書桌
  • 月照滿條街
  • 文字咒語
  • 鼠賦
  • 城市時間
  • 告別Ex-公寓
  • 平地,或者懸索上的行走

  • 小灰鯉
  • 鮮泥上的籠──給PK
  • 縊死者之屋
  • 家變
  • 零的睡眠
  • 那一夜,我成了族群中的英雄
  • 歷史考試前夕
  • 如是擺渡了一座學城
  • 新詩組評審感言


  • 一天中的一生時光
  • 尋聲
  • 河事
  • 我與鏡子之間
  • 江水
  • 曇花吟
  • 四個星期三
  • 小說總評

  • 城市時間
    updated:2001-03-15 17:04:57 MYT

    當你鑽入被窩的時刻,相信在你身邊
    另一張床上的我早已和
    周公在捉蝴蝶了。


    你總是習慣在午夜過後才拖著慵懶的身軀攀爬上軟綿綿的床。你說不捨得那麼早就進入夢鄉,不捨得撇下那寧靜美好的夜晚。當你鑽入被窩的時刻,相信在你身邊另一張床上的我早已和周公在捉蝴蝶了。

    我的習慣和你相反。我習慣於十二點之前就賴在床上看書寫字至漸漸睡去。十二點之後的孤寂與安詳是我夢中朦朧的畫面。

    我這種灰姑娘的睡眠時間在這幾天裡起了變化。我開始了享受夜晚的陌生生活。也開始體會到在城市裡偷出一片寧靜空間只有在夜深時刻。由七彩絢爛縱橫交錯的夢境跌入只有風扇嗡嗡作響、汽車偶爾飛馳而過劃破空氣的寂靜黑夜。廳裡的兩盞日光燈把我的睡意射走了,心裡尋求在糜亂繁忙的城市生活中苟且殘存的一片寧靜樂園--夜晚,以便那只握筆的手可以專心地、安靖地寫下內心的情感、生活的體驗、身邊的人事。

    這城裡實在沒有多少時候、多少空間可供我,以及我的一些朋友們專心一致地寫字。往往,夢裡的荒誕情節、生活上的細微變化、對文學藝術上的追尋都被黑黯黯的城市天空間隔了,也被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城市時間碾壓成碎片。

    城市的時間實是比果陀更怪誕、更讓人摸不清它的身份、背景。它是一只神出鬼沒的無形體,無時無刻存在於我的身邊。我從不把它忘記,因為無法忘記。它總是化身在城裡的發展角落、建築片段、房屋幕後,上演一幕又一幕的變化戲劇,把城怖磨練為一位優秀的戲班子。

    在我穿梭於迪士可式的城與舊舞廳般的鎮之間,我更是難逃城市時間公演的劇目。原以為可以從雙目眩迷搖頭擺腦的城逃出之後,回歸慢四步唱綠島小夜曲的鎮,以鎮定及平衡心跳加劇的心;可是,在這兩種氛圍中穿梭而過到對岸時,城市時間依舊不放過我。

    我在上課與下課間過了一個又一個的星期。當我略微減少回家的次數時,我已被時間拋在後頭了。原來只有鐵枝鋼條的房屋地基,早已成長為磚塊砌成的基本輪廓;再那麼幾天後經過相同的地點,建築工人早已把洋灰鋪在牆面,準備髹上各種色彩;到我再一次歸家途經此路,那一座座的店屋已是換上美侖美奐的新裝,玻璃窗面反射著刺人的光芒。我真的被它刺痛了。我總是同學朋友們眼中“回鄉排行榜”的長勝軍,可是,在無形存在的城市時間裡,我的步伐永遠比不上它,在我奮力急追、眼看就要捉到它的尾巴時,它卻化為一縷煙,以飛龍上天的速度甩開了我,再帶著竊笑的臉孔斜睨十萬八千里外的我。

    公路的維修工作總是讓這個紛亂的、黑黯黯的城雪上加霜。我看著那“Kesulitan amat dikesali”的告示牌,嘴角就掛上不屑與不滿,這些紛至沓來的不便之處,更剝奪了我該有及該享用的二十四小時。這二十四小時都被分派在凹凸不平的一路段、二路段、三路段、四路段....剩下的恐怕只有十二小時讓我分給睡眠、上課、吃飯沖涼、做功課、讀書寫稿....再一次,我又敗在城市時間的手裡。

    望著那一片片的各式告示牌,有時候我也不免跌入“今日的不便是為了將來的通暢”的美麗夢想中。可是,當我在城裡住得久了,這夢想已化身為謊言與陷阱。又或許,那些展望未來的畫面已被輕快鐵輾過留下斑駁的痕跡。現在,當我再次看到那張牙舞爪的告示牌,不禁為城市的命運哀悼,也為自己身在的環境悲傷;那追追趕趕的生活,這千蒼百孔的城市,已抹殺了好好寫文字、讀書的空間。這,只是我自身的慵懶的借口嗎?我似乎又瞥見那竊竊的眼光在譏笑我找了那麼多似是而非的證據指證它的過錯。我和城市時間的拉鋸戰不只是身心疲憊,而我很明顯的已是落敗的一方。

    就像此刻的我,孤坐在日光燈下,減少了睡眠時間以彌補閱讀時間的貧脊。這寫字時刻是從日常的煩悶生活中偷出來的。那孤孤單單的日光燈,帶著瘦弱的、纖細的身軀以自身散發的熱能溫暖了同是落寞只影的我。臉上的挫敗神情早已被日光燈照透了。

    上個月的水管爆裂引起的制水之苦與交通之亂的惡夢仍舊縈繞在我心裡;怎麼知前幾天又來一個輕微地陷,把我的詩情文意都拉到地底,讓我和羅哩的輪子有了同樣命運--陷入幽黯的地底。當然,那些極維護公眾利益的人群很快的載來了泥與沙、駕來了一輛拖車,把地陷的情況盡快的扭轉過來,以恢復交通的順暢,以承諾“Kesulitan amat dikesali”的謊言,以確保公路使用者的安全。也許,他們過於關心大眾的便利與安全,急於把路修好,而很不小心地、無意地留下了許多石子,鋪在整條公路上;還有那剛修好卻凹凸有致的路段也許又是他們過於心急而抖了一抖駕駛盤的後果。當摩哆駛在這石子滿布與高低有致的路上,我的心也跟著起伏擺蕩,搖呀晃啊連讀書寫字的思維也蕩走了,剩下心驚膽跳在空虛的心裡哭泣。

    我的確為自己的居住環境而幽幽郁郁的。

    我也為自己及同住城裡的朋友無法在稍微平靜與安全的空間里創作感到悵然。

    城市時間卻為它的手段及計謀得逞而在我面前翩然起舞,從優雅慢拍的華爾茲到輕快八步的恰恰,再擺出一副跳探戈擁有的斜視眼神,一步一步地在炫耀它的成功,一點一滴地在侵蝕我的肌膚。

    它在我眼前跳呀轉啊,晃個不停。它的旋轉真象我身旁的風扇,三片葉翼在電流的沖擊下互相追逐,撕殺,速度快得讓人無法再見它們的真面目,而只看見一面灰白半透明的圓形體在對著我大口大口的呼氣。就是這種漩渦似的時間與生活把我捲入無底幽谷。

    我在幽谷裡如時鐘滴答滴答的行走,桌面上的紙也逐步地怖滿一粒又一粒的字體,而一篇文章的輪廓甚至全面也就漸漸的浮在白紙面上,對我展開笑容。就象此刻獨坐於凌晨四點鐘的我,在偷出來的時間裡完成了這一篇文章。無論和城市時間的拉鋸戰有多麼地絞心力瘁,我在心底的小小勝利--得以寫下一篇又一篇長長短短的文字,還是足以讓我帶著滿足進入睡鄉。

    在我關燈回房睡覺的時候,在暗淡的房間裡依賴月亮的光芒緩緩的走到床鋪。在另一張床上的你,早已融入月光與睡夢中了。

    ※ 散文組佳作獎☆蘇燕婷(女)
    一九七五年出生,吉隆坡人,馬來亞大學中文糸畢業。
    (星洲互動/城月照滿條街‧作者:蘇燕婷(馬大)‧2001/03/15)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