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09.20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月照滿條街 


  • 老書桌
  • 月照滿條街
  • 文字咒語
  • 鼠賦
  • 城市時間
  • 告別Ex-公寓
  • 平地,或者懸索上的行走

  • 小灰鯉
  • 鮮泥上的籠──給PK
  • 縊死者之屋
  • 家變
  • 零的睡眠
  • 那一夜,我成了族群中的英雄
  • 歷史考試前夕
  • 如是擺渡了一座學城
  • 新詩組評審感言


  • 一天中的一生時光
  • 尋聲
  • 河事
  • 我與鏡子之間
  • 江水
  • 曇花吟
  • 四個星期三
  • 小說總評

  • 鮮泥上的籠──給PK
    updated:2001-02-25 17:10:43 MYT


    已然無策


    名山竟也瑟縮
    當你娥眉一戚
    霧群靠攏 朦朧
    氳氤的不知
    用手還是口撥開。
    瀑布竟被染色
    色素微香(我們要靠近一點)
    會淡的用口還是心留住?
    那眼瞳,似什麼都沒的
    不懂。
    你來吧,凝住我的茫然抑

    坑深我的膚淺。
    竟不成,那干涸的嘴唇緊閉
    如棄用千年的井
    (你若到井底深思
    必回到記憶的雛形)
    溫暖起皺的泥已存在了千年
    絕妙的風景最凸的一塊石頭,你
    可以坐可以躺
    但不要睡去,你
    會滾落
    略帶沙石的平原
    但無礙,你
    或會找到那口井
    若肯吮吸,你或會
    吮得一滴成精的泉源
    涌成瀑布
    藏在瀑布里面的兩塊
    水蝕的石頭
    靜默的聽著
    水泄的聲音,並,感受著濺進的水
    給予的痛與溫柔
    已經無策。


    你看瀑布似倒流的煙,
    思念的走勢是不是傾瓶的水?


    早晨被啁啾的小鳥叼走了
    晚間輾轉中又失落不少 思念
    卻還盈盈滿滿
    我整夜都沒睡好,
    數了
    一只綿羊
    強自提神
    我踏上講堂的台階
    思念從鞋隙間出走
    我翻開昨天的講義
    思念于字跡間浮現
    我騎上摩托准備離開
    思念從后緊追不舍
    我停下摩托,
    和自后而來的思念怦然相撞
    好久不能清醒。
    而當我抖落一地的思念
    我以為思念死了。
    轟隆聲此際響起
    壓路車以20公里的時速
    學習忍耐
    鐵輪過處
    絕不凸顯任何東西,除了
    一路的思念(長長的從講堂那端)
    以緩慢的速度
    壓抑著走來


    你垂下了頭。
    我在黑暗的隙縫中,
    看見了陽光。


    如果你站立一如樹的姿勢,
    我必設想你防守一如城的穩固。
    風以美麗的弧度掠過城門,我
    冒著風前進
    遽爾
    衣角揚起滿滿期待的窘迫
    不禁寒了寒……
    我重重地踏步,
    我舉手推門。
    門咿呀洞開
    (我聽見它的矜持)
    (我不懂它同時虛掩似風的心)
    我嘗試凝住矜持
    你回報以微香的黑暗
    我輕觸黑暗
    你猛然一震
    旋即無言
    我欣喜若狂
    擁你入懷
    慢慢就擁成一座山的姿勢


    我已經逐漸站立成山的姿勢
    (如果山會老去人要如何知道什麼是堅定的?)


    我告別了綿羊
    偶爾有夢的夜里
    我甜蜜地逃亡
    一旋身即踏著
    一個鞋子的草
    懂得呼吸,
    蔓延成一個草坪
    我站在綠園的小徑喘氣
    還要逃,就被攔截
    于唯一不青的土地
    旋即陷入獨色的快慰中。
    在整個夢里
    你旋轉你青色的裙擺
    所有的人和事即刻朦朧
    在夢與現實里
    只有揚起塵埃的力量


    如此一再地耽溺
    竟不料,變奏的旋律已蓄勢待發


    醞釀良久
    署名22歲的淚
    終于淌熱了臉頰


    我一直以一種不自由的姿勢
    微笑和落索


    在風出走的日子
    我被圍困于不破的城堡
    被迫思考關于樹的悲哀
    並且和綿羊重遇。
    綿羊恆存,
    拒絕老死,常自
    徘徊在我失眠的眼珠與眼皮間
    和月亮一並消失

    后記
    情未能鮮,紅塵有泥
    心亦未靈,糾結成籠


    【你會不會為一盞不亮的街燈而感到憤怒呢?如果你知道轉彎處還有街燈?】
    【如果我不知道呢?】
    【你的車子正在快速前進,你很快就會發覺了。】
    【也許我選擇把車子停下,當我面對一片漆黑的時候。】
    【天終會亮的。】
    【我在黎明之前自我戕害。】
    【尾隨的車輛必定把你照醒。】
    【我睡著了恐怕就醒不來。】

    你的車子會被撞,直到你醒來。你會發覺原來它是無處不在的,所以會惊恐不安。然而慢慢就適應過來了。如果你步行?你一定要這麼想?那更簡單,你只要注視方寸土地就能踏步了。街燈的存在對你是無關重要的。因為你的視覺與身俱來。呼嘯而過的車輛會給你掠來一陣冷風,那你就瑟縮身子吧!風無形無相,但是會過去。好心的人會把車子停下盛你一程。如此你便有選擇的權利了。好吧,你決定暫時還是一個人,你就走到天亮,你知道六點半有第一班巴士(如果你要節省)。那個地方沒有站?唯有靠自己了。你不能截停一輛車子?就算你必須擋在馬路中間。太偏僻了,一輛車子也沒有?非常奇怪的事。你為什麼到那鬼地方呢?你就別進森林了,如果你怕狼。和虎。

    ※ 詩歌組次獎:曾翎龍(男)
    一九七六年出生于雪蘭莪,博大人類發展系畢業。
    (星洲互動/月照滿條街‧作者:曾翎龍(博大)‧2001/02/25)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