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07.16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月照滿條街 


  • 老書桌
  • 月照滿條街
  • 文字咒語
  • 鼠賦
  • 城市時間
  • 告別Ex-公寓
  • 平地,或者懸索上的行走

  • 小灰鯉
  • 鮮泥上的籠──給PK
  • 縊死者之屋
  • 家變
  • 零的睡眠
  • 那一夜,我成了族群中的英雄
  • 歷史考試前夕
  • 如是擺渡了一座學城
  • 新詩組評審感言


  • 一天中的一生時光
  • 尋聲
  • 河事
  • 我與鏡子之間
  • 江水
  • 曇花吟
  • 四個星期三
  • 小說總評

  • 縊死者之屋
    updated:2001-03-05 17:30:04 MYT

    死去以后
    經常流著淚越過玻璃以及光的組合
    你,和你的白色長袍與
    下擺處的斑駁泥粒拖曳歸來
    用掌心豢養螢虫與日落
    用禿白的指頭駕馭青色鬼火
    精心鋪陳的許多細節,與
    線索,等待被解讀

    為了增加現場感
    懼怕與惊惶吱吱作響梯階,
    朽敗的歲月與屍發織就的蛛網,以及
    尖叫與嚎哭沉淀的塵埃很重要
    並燈光與環場聲效之不可或缺
    空調系統是陣陣陰風,后腦勺兒
    胳臂窩底的颼颼涼意
    非但不得以,張掛一窗
    月黑風高、繡滿蝠鼠的帘布

    許多情節詭異的故事
    因而在門齒間的舌端被重復繁衍
    依據敘說者的喜好
    配合聆聽者的口味
    任意修改增刪、加油添醋
    枝節杜撰著枝節
    架构重建著架构
    版本編纂著版本
    蔥花與蒜泥一鑊熟

    而父性,是可恥的(注)
    這是可笑的,
    “……佚名:作者平生無從考究……”
    “……年代不可稽查……”
    “……原典不得審核……”
    同時這也不是可笑的,並且
    可疑,非常可疑
    局部的誤釋放大
    點與點之間的顛覆,构成
    線與線之間的矛盾,
    介面與介面互相指責
    自殺與謀殺的可能各據一扇窗戶
    從長久以來的對峙
    軟化為下午茶相互交換的話題
    而真相,在縊死者之屋
    等待被揭露

    糕點與咖啡,等待
    被納入腸胃

    光的曲折是時間所編成的
    空間累累迭疊的折痕
    真實性偏低的事實遭重復的膺制
    鏡子是可恥的

    遺落的毛發與黏液,也是
    可恥的
    謊言與真實疲累地
    感官著,激烈地
    交媾著,激烈地
    繁衍著的,是真實或謊言
    是月光的斧頭或日光的牛奶
    是你從來沒有答對的是非題

    月光的牛奶傾盆而泄
    肇禍的繩索遍尋不獲
    日光的斧頭壘壘劈落

    密室之迷等待被解開

    必須坦告必須承認
    除非是塞尚所畫的
    我不曾親眼目睹、見證
    任何一棟縊死者之屋
    但此刻凌駕于囂嚷的懸浮微粒
    我將宣讀這首詩被命名
    “縊死者之屋”的寓意:

    時間不得不縊死自己
    然后才得以縊死生命

    注:
    “鏡子和交媾都是污穢的,因為它們使人口繁殖。”
    “鏡子和父道都是污穢的,因為它們具有增殖、繁衍的功能。”
    出自已故阿根廷作家兼詩人,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小說,“特隆‧烏克巴爾,奧爾比斯‧特蒂烏斯”。


    ※ 詩歌組參獎:房斯倪(女)
    一九七七年生,霹靂人,工大電腦工程系第四年生。
    (星洲互動/月照滿條街‧作者:房斯倪(工大)‧2001/03/05)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