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11.21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月照滿條街 


  • 老書桌
  • 月照滿條街
  • 文字咒語
  • 鼠賦
  • 城市時間
  • 告別Ex-公寓
  • 平地,或者懸索上的行走

  • 小灰鯉
  • 鮮泥上的籠──給PK
  • 縊死者之屋
  • 家變
  • 零的睡眠
  • 那一夜,我成了族群中的英雄
  • 歷史考試前夕
  • 如是擺渡了一座學城
  • 新詩組評審感言


  • 一天中的一生時光
  • 尋聲
  • 河事
  • 我與鏡子之間
  • 江水
  • 曇花吟
  • 四個星期三
  • 小說總評

  • 那一夜,我成了族群中的英雄
    updated:2001-03-15 17:35:35 MYT

    若有人問起英雄事跡
    哽咽地,我的眼睛自失落的年代惊醒
    英雄,已是歲月豢養中那份驕傲
    而我凝視被族人遺棄的土地
    感覺一杯杯酸酸澀澀的米酒(注一)
    是誘起老化漸干癟的軀體
    再有年青磁力

    “那人曾經是獵人頭英雄……”

    妄情歡悅聲響
    我欣然握緊巴冷刀
    盡情讓醇酒瘋狂地在血液湍動
    將不能取代的失落不能轉移的憂傷
    以傳統戰舞和嘶喊
    表露

    那一夜,我成了族群中的英雄……

    宣泄佳節激情後
    我無法在蒼茫暮色中
    解釋文明如何擺飾族人
    讓族人把身體典當給都市
    逼使土地貧瘠
    部落的版圖在愈少炊煙裡
    萎縮

    仿佛,我的鷹眼更饑渴尋覓英雄的形象……

    當風雨展示更陰濕的身姿
    長屋依然在荒林盤根
    我逐步停栖於青苔肆虐的階梯
    回顧冷清冷清的廊上
    終於知道
    孤寂
    是長長廊上
    那籮籮挖空思緒的
    頭顱
    以空洞的眼窩
    眺望著



    的明天

    也許酸酸澀澀的米酒奠定我英雄的地位……

    因為傳統尊嚴舔舐長屋的傷口
    我的宿命,永遠印入游客的眼瞳
    一籮籮熏黑的頭顱
    和緊貼胸臂的
    一朵朵不能綻放的刺青
    伴我在



    的廊上
    渡過

    或許另一次佳節
    族人循回黃澄黃澄歸鄉路
    重組我短暫英雄的幻像

    注一:伊班人自釀酸澀易醉的米酒,伊班語稱為Tuak。

    ※ 詩歌組佳作獎☆王振平/博大(男)
    六字輩,砂勞越人,現攻讀英文為第二語文學士學位。
    (星洲互動/月照滿條街‧作者:王振平(博大)‧2001/03/15)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