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09.20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月照滿條街 


  • 老書桌
  • 月照滿條街
  • 文字咒語
  • 鼠賦
  • 城市時間
  • 告別Ex-公寓
  • 平地,或者懸索上的行走

  • 小灰鯉
  • 鮮泥上的籠──給PK
  • 縊死者之屋
  • 家變
  • 零的睡眠
  • 那一夜,我成了族群中的英雄
  • 歷史考試前夕
  • 如是擺渡了一座學城
  • 新詩組評審感言


  • 一天中的一生時光
  • 尋聲
  • 河事
  • 我與鏡子之間
  • 江水
  • 曇花吟
  • 四個星期三
  • 小說總評

  • 新詩組評審感言
    updated:2001-03-18 15:55:20 MYT

    ──第一屆中協大專生文學獎

    這一屆的參賽作品共64篇,交到評審手中的有53篇,這意味著有11篇作品在初審中淘汰了。嚴格說來,那53篇作品中至少有20篇應該在初審時即出局的,原因是這些作品還稱不上是詩。本地的大專生一般上都是詩壇的新人(當然也有幾位較早慧的已有好幾年的“詩齡”了),因此在文學、結構、內容、思想層次等方面我都把標準定得低一些,不敢也不該有太高的要求,然而一首詩的詩質是無法量化的,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儘管對詩質的感受程度因人而異,但所應用的“座標”卻不會有太大的差異),那20多篇作品有的文字華麗,有的意象奇特,有的朗朗上口,但僅靠這些東西,還不足以建构出詩質。也許很多年輕的朋友會以為詩很好寫,但詩不容易寫好,這是更值得他們留心的事實。

    8篇優勝作品中,《小灰鯉》能夠脫穎而出,其實連我們3位評審都感到意外,畢竟它在我們3人的名次表裡都沒得到最高的排名。這一首詩的結構完整、文字清新,最難得的是帶著幾分童趣,表面上是寫一個簡單的故事,內裡卻別有一番哲思和寓意。

    《鮮泥上的籠》第一段是敗筆,勉強可解釋成是此詩的“楔子”。第二段開始漸入佳境,把“思念”形象化來寫,令人惊艷。這一首詩有很多繁麗的語言和意象,湊合起來卻顯得過於龐雜,影響了詩的結构。

    《縊死者之屋》代表著現今一部份年輕詩人或准詩人的風格:知性的哲思、科技術語、奇特的情景、晦澀的意象,不時還引用了幾個名家的警句。這是一條阻力大、潛能亦不小的路,值得有興趣兼有能力這麼做的年輕作者去嘗試。我有點介懷的是,像這樣的詩,作者若自覺不足,可能會鑽進詩的死胡同,使得詩成為“絕緣體”,難以讓讀者的思維進入和交流。

    5首佳作裡,《那一夜,我成了族群中的英雄》寫法比較傳統,優點是結构完整,文句平實、成熟。意境上則哀而不傷,道出了原住民的文化遭現代文明淹沒的無奈心境。

    《家變》的前後兩段旁白是蛇足,削弱了詩意。此詩的比喻應用得貼切、傳神,說故事的節奏掌握得好,偶見佳句。

    《歷史考試前夕》寫“我”一邊在閱讀歷史課本,一邊在解剖歷史的“真相”。這首詩相當完整,作者遣詞用字的功力不弱,可惜題材的焦點拿捏得不准確,減弱了詩的張力。此外,這一首詩也寫得相當陳大為,但願作者能夠早日尋得屬於他自己的路。

    《零的睡眠》顯現了作品充沛的才氣,整首詩描述的是一場超現實的夢境,挺有奇特的趣味、洋溢自在,隨意的風格,可惜的是,全詩太過零碎,佳句雖多,卻無法融洽地組合成一首精致、自足的詩。

    《如是擺渡了一座學城》創意和新意都不足,優點是寫出了幾分哲理,雖有贅句,整體而言還算緊湊。

    概括而言,這一屆參賽作品的素質不能讓我滿意,得獎的作品各有所長,也各有所短,作者須改進的地方不少。詩是文學中的貴族,可不容易“侍候”,希望大家不論得獎與否,比賽結束後能拋開勝負的“干擾”,繼續寫更多的詩,把詩寫得更好,──當然,大前提是得用心地閱讀各家各派的作品,以及好好地觀察、體驗生活,“汝真欲學詩,功夫在詩外”。

    稿於30/11/98

    注:這一篇感言只能代表我個人的意見,雖然部分內容是會審時所得的共同看法。

    ※ 詩歌組評審報告/劉育龍

    評審:小曼、楊川、劉育龍
    (星洲互動/月照滿條街‧2001/03/18)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