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11.20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月照滿條街 


  • 老書桌
  • 月照滿條街
  • 文字咒語
  • 鼠賦
  • 城市時間
  • 告別Ex-公寓
  • 平地,或者懸索上的行走

  • 小灰鯉
  • 鮮泥上的籠──給PK
  • 縊死者之屋
  • 家變
  • 零的睡眠
  • 那一夜,我成了族群中的英雄
  • 歷史考試前夕
  • 如是擺渡了一座學城
  • 新詩組評審感言


  • 一天中的一生時光
  • 尋聲
  • 河事
  • 我與鏡子之間
  • 江水
  • 曇花吟
  • 四個星期三
  • 小說總評

  • 四個星期三
    updated:2001-03-17 19:32:40 MYT

    有些人會在你轉身走入巷子時
    丟下一段記憶給你;我在捷運車廂裡
    認識了一個陌生人,


    在這個繁囂的城市底下生活,每一天都有機會和別人擦肩而過……。有些人會在你轉身走入巷子時丟下一段記憶給你;我在捷運車廂裡認識了一個陌生人,他在我等待的時候,留下了一段感情給我。

    四月的第一個星期三。

    捷運走到中途時突然停了下來。沒有人知道為甚麼捷運會停下來,究竟發生了甚麼事……這時,有個廣播員解釋說是捷運機組發生故障,現正在全力搶修中,請各位搭客耐心等候。我在車廂裡等了十分鐘左右,感覺有點無聊,試圖翻閱手上的雜誌,卻在拿起的當兒,重新放回原來的位置……。我把身體轉向車外,看著腳步匆忙的雙足、看看充滿煙火氣息的鋼骨森林、看看霓虹燈管夾雜在人群與樓房之中……,一只鴿子飛過捷運,在一棟殘舊的公寓頂樓上停泊,隨即展翅高飛……。我的視線也隨著鴿子飛行的方向,停留在他手上的抽像畫。那一幅畫并不是用油彩畫的,而是用了許多不同類型的豆豆砌成的,當然還有好多七彩的顏色。圖畫的中心是一團漿糊與沙西米的混合物,有一點像蛹。而它的四周圍是用了各種不同的顏色,混合著沙西米而成的光線,射向中心處。我在思索著,究竟這幅畫想表達些甚麼……畫的左邊用了比較鮮艷的顏色,而畫的右邊顏色就比較沉。我全神貫注的注視著這幅畫,卻沒有留意到,其實那個畫家也正在注視著我。

    “你懂畫嗎?”

    我不敢作聲,突然有種失態的感覺,有點不好意思,尷尬的氣氛瞬息間凝結了整個車廂……我深感抱歉的笑了笑,隨即挺直身體坐好,把視線轉向另一邊,企圖化解這尷尬的氣氛。

    “你看到了甚麼?”他的聲音是那麼地平靜和沉穩。

    我轉過身去望著他,然後再看一下那幅畫,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我們都保持沉默……。

    “如果……如果中心代表你的思想,那麼外面的這一些顏色就代表著你的壓力。你畫這幅畫時,情緒一定是很低落﹑很苦惱,你被這無形的侵略者轟炸著,你沒辦法解救自己,就讓自己的思緒慢慢的被侵蝕,接近頻臨崩潰的地步……。”他沒有作聲,只是低著頭笑了。他又在畫袋裡拿出了另一幅畫給我看,是一個太陽,是一個白色的太陽。

    “太陽怎麼是白色的……”

    “生命就好像太陽一樣,但我的生命是空白的,一點光彩都沒有。”

    有一幅畫是一扇窗,一扇緊閉著的窗。

    “是一扇關著的窗……。”

    他示意的對我點點頭。

    “我看到了一顆心﹑一扇扣上枷鎖的心門﹑一雙緊合著的眼睛﹑一只閉塞的鼻子﹑一雙充耳不聞的耳朵﹑一張用拉鏈鎖上的嘴巴……。”

    “窗里的人會寂寞嗎?”

    “不會,偶爾一枝香煙……,一瓶啤酒……”

    “還有一些音樂。”

    他低著頭笑了。

    “在城市中生活,要懂得如何保護自己,那麼就不必擔心會有背叛者﹑會有販賣感情的商人﹑還有典當秘密的卑鄙者……。”

    許多時候,我們都注視著對方,但不會作聲,沉默仿佛默認了一切。

    大概一小時後,廣播員說一切故障經以解決,各位搭客可以繼續你們的行程。他在下一個站下車了,沒有說再見,沒有留下名字……

    回到家後,我突然有一種莫明的感覺,突然覺得自己在一天裡做了許多奇怪而瘋狂的事情。記得友人曾說過:享受生活其實是很危險的,在城市中生活,有太多的不可思議,沉默是最好的武器。

    四月的第二個星期三。

    今天有點累,整個人無精打采似的。車門開啟後,一抬頭就看見了他。他殷勤而熱情的和我打招呼,像老朋友一樣。而我除了張大著口不知所措以外,再也想不到還能怎麼樣……。

    “嗨!”

    他從畫袋裡拿出了一幅畫,和上次第一次看的那幅抽像畫差不多,只不過是在那團白色的中心處多了一個用綠豆做的十字架。我把畫捧在手上,瞬息間也想不到自己該說些甚麼……。

    “恭喜你,你被救贖了!”

    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氣,然後點燃了一枝香煙,隨即又把香煙息滅了。

    我從背包裡拿出一份三文治,他注視著我。

    “你偷吃!”

    我失笑了。

    他走的時候,轉身對我說:

    “下次記得買一份給我!”

    車門關上時,我在想:會有第三次嗎?

    如果承諾變成一種負擔,一切也就沒有意義了……。

    那個晚上,我做了一個奇異的夢,如果是夢,又仿佛太過真實了。

    我夢見自己迷路了,在一個像似廣場的迷宮里找不著出路……。後來,我又夢到自己回到日常的辦公室,一樣的臉孔,一樣的工作,一樣的生活……;我孤獨地站在十字路口,看這匆忙的人群在我面前舞動,重複的日常生活片段不斷的在重演,我決定做個正常生活規條的背叛者……!我被關進牢裡接受二十四小時的嚴密監視,我沒辦法離開,救我!!!我沒有了翅膀,在被宣叛的一分鐘後,自由已收拾好行李,不告而別……。我問影子:“你也被關了,還好,有你作伴。”我問靈魂:“你也被關了?”“沒有。”……在被關的十二小時後,我被釋放了,是靈魂悄悄把我帶走,完成了一段不為人知的逃獄……。

    “鈴……”

    “喂……。”

    “你知道嗎,我們從前住那邊噢的阿青嫂,阿青嫂的女兒,泥水叔……患上了癌症,我近來忙著幫他們籌錢啦……”

    一個晚上,我仿佛看見了死亡。生命中究竟還有些甚麼是我可以掌握的,別無所求,安份守己,這就是我一直以來想追求的嗎?

    友人曾說:生命的每一天都是世界末日,你永遠都不曉得明天會不會從晨曦中醒過來,許多時候,抓緊了,就不要放手……一剎那也好,瞬息間的擁有也好,就是不要讓自己遺憾……。

    驟然間我想起了他,我想:我應該把等待化作一種美麗的心情,心中突然有一種渴望勇敢的念頭……。

    四月的第三個星期三。

    我又再一次遇見他。但這一次的感覺是平靜的。仿佛早已約定好在這個時間的車廂裡頭碰面,而他身邊的位置永遠都是空著的,想怕是留給我的吧……

    “給你的三文治。”

    “我帶你去個地方。”

    那個午後我勇敢的和一個陌生人去流浪,完成了生命中一段不為人知的奇妙旅程。


    “小王子看了四十四次落日。”

    “美麗的落日看一次就夠了……”

    “你看太陽是金黃色的!”

    “我將永遠記得這金黃色的太陽……”

    海風徐徐的吹拂著,浪濤一拍一拍的拍著大岩石,我們閉著眼睛看海。

    “告訴我,海是甚麼顏色的?”

    “海是你的顏色。”

    “我是甚麼顏色的?”

    “你是宇宙間獨一無二的顏色……”

    他從口袋裡拿出一把口琴,吹起了陣陣美妙的旋律,在夕陽的柔波裡,我隨著他的琴聲哼起歌來……

    (I am a dreamer on air
    Dreaming on air with you
    空中的夢想家 UFO
    每個人都有一個夢
    才不會孤單的說話
    每個人都有一個家
    才不會在夢裡害怕
    找個人說說話
    不管秋冬春夏
    只要有夢就有天堂)

    空中的夢想家,你和我……

    “我覺得白色的指甲油不是很適合你,黑色比較好。”

    他如往常一樣的下車,沒有再見,也沒有留下名字。

    友人曾說:愛情應該是這樣的--說話的時候在想著他,不說話的時候也在想著他……。我站在陽台上,聞到了雨水的味道,我有預感,會下雨……。

    我把白色的指甲油洗掉,涂上了一層黑色的指甲油。

    “Paint the sky with star”

    我搖了一通電話給阿喵。

    “阿喵,我今天赴了一場情感之約。”

    “你在拍電影嗎?……”

    他會是城市中販賣愛情的商人嗎?我嘗試在霓虹光述里尋找答案。生命中有許多事情都是不合乎邏輯的,但我相信這種隨心所欲的感覺才是最真的,完全沒有巧妙地安排和修飾。我坐在鏡子前看看自己,想起他的畫,如果那一些畫代表著他,那麼,那些畫也代表著我……。我從抽屜里拿了一張紙和筆,寫著:
    (你是個浪漫的畫家,也是一只響往藍天的飛鳥,而我--只是一條小魚。)

    四月的第四個星期三。

    我們都保持了沉默,沉默了十分鐘後,他從畫袋裡拿出一枝銀色的筆,在我黑色的指甲上,畫了許多圖案。他在拇指上畫了一粒氣球、在食指上畫了一只鳥、在中指上畫了一條魚、在無名指上畫了一朵雲、在尾指上畫了一朵蒲公英……。

    大部份的時間,我們都是閉上眼睛,在思索,在回想,他、他與我、……轉車時,我趁他不為意,把一張小紙放進他的口袋裡。

    “我要去西藏。”

    這是他說過的最後一句話。捷運經過市集,經過樓宇,然后轉入山野之中……。

    他下車時把一張機票塞在我手上,由始至終都沒有說再見,也沒有留下名字。

    車門緩緩關上時,我輕聲的說了一聲:“再見……”

    看著捷運漸行漸遠,無人認領的繁囂被故意遺落,安靜的風景,不安定的心……。那一個夜裡,我在藍山咖啡館坐了一個晚上,一杯咖啡,一個人,一枝點燃的香煙……

    友人說:把痛苦寫在香煙上,然后一口氣抽完,那是最好的解脫。

    外面的街道出奇的寧靜,偶有一兩對情侶緊偎著傘在雨中漫步。外頭下著雨,我的心也在下著雨……突然一個滿臉胡鬚的男人手拿著酒瓶踉踉蹌蹌的走進咖啡館,橫橫撞撞的跌坐在我的面前,想怕是失戀吧!

    “你試過……等待……一個人……嗎?”

    我沉默地注視著他。然後,我決定起身離去時。他突然扑在我面前放聲痛哭……

    “也許在你決定離開時,其實他也一直在等著你……”

    凌晨三點鐘,我一個人在街上漫無目標的游走。雨已經停了。

    我試圖在人潮中尋找聲音,只是不想看到自己的孤獨與哀愁……

    最後,我在女人街的後巷買了兩條金魚和一個圓圓的魚缸。

    五月的第一個星期三。

    我扭開了電視機,看見好多顏色在一個四方的玻璃鏡子裡晃來晃去,還有許多吵雜的聲音,聽不清楚在說些甚麼,看著新聞報告員的嘴一張一合,好像一條魚,突然發現原來電視機是一個水族箱。

    站在十字路口,突然失去了方向。看著綠燈變成紅燈,紅燈變成綠燈……剎那間渴望有一個與我擦肩而過的人會是你!我企圖在別人的呼吸中尋找你的氣息,可是卻找不到你的感覺……

    “喂,我戀愛了,我終於找到了一個100%的男人!”

    “恭喜你。”

    這是阿喵在我出門前打來的一通電話。

    我突然很想坐一趟捷運,可能是因為它的飛快,可以讓我完成一小段沒有人知道的出走,而且只有我一個人,流浪……回憶是你留給我的最後痕蹟,所以我不擔心會迷路,因為你已成為我流浪的方向。途中靠了站,繼續旅程的人越來越少。看著窗外景物飛奔而過。那種目不暇給,除了眩目,也只能在眼瞳裡透射出瞬間的印象。很多時候,美--只在剎那!生命如此,感情也是一樣……我打開背包,發現那張機票還在,內裡有一行文字:(也許當你決定離開時,其實我一直都在等著你。)

    我笑著步出車廂,太多的捨不得和放不下,只會使人更加沉重。我丟掉了一張機票,卻沒有丟掉那段回憶,因為這段感情真實的發生過,已經成為過去,不容我去否認……

    抬頭望著星光斑爛的夜晚,空中的夢想家,有你,有我……

    有時候我也在懷疑自己究竟有沒有認識過這個人,抑或是,那只不過是一場夢罷了!

    有一次與友人在月台上等捷運,友人在看著一篇梁文福的文章《來世--我愿是一座山》友人突然問我:“來世,你愿是甚麼?”驟然間想起一段埋藏在腦海中模糊而又非常重要的片段,憑著這份肯定的直覺,剎那間為自己的來世做了一個決定,在車門開啟時,我笑著轉身對友人說:“來世,我愿是一片雲!”

    ※ 小說組佳作獎☆王麗芳(女)
    一九七七年生,雪蘭莪人,馬大中文糸第二年生。
    (星洲互動/月照滿條街‧作者:王麗芳(馬大)‧2001/03/17)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