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09.22  
   
 
女教師張志新悲壯事蹟
updated:2001-08-28 18:32:31 MYT

在《亞洲週刊》(1月22日──28日期)內讀到河南鄭州一位作家鄭競業關於悼念張志新的文章,勾起我的回憶,好像在某些書有看過張志新的事蹟。印象中有些模糊,但鄭的文章卻喚起了我對“文化大革命”某些事件進行了反思。

張志新不是甚麼大人物,她只是一位平凡的教員,難怪人們對她沒有甚麼印象。鄭在文章中說:“20多年來,張志新冤案的不少真相仍被隱瞞,烈士的骨灰盒至今空著,遺骨依然下落不明?”作者感到費解的是,在她死後被譽為“黨的驕傲的優秀兒女”竟然在文革中死得這麼悲慘。在那個荒誕的歲月中,留下血跡斑斑的故事,實在叫人仰天長嘆。”

遺骨下落不明

張志新只不過是千萬冤案中的其中一個,但她的情況又相當特殊,很值得瞭解。因為在她死去4年後,竟然從一個“反革命頑固份子”搖身一變成“黨的偉大兒女”。如果不知事情的來龍去脈,肯定會莫明其妙而啼笑皆非。

我根據手頭的一些不齊全資料,把張志新這個人從歷史帶回來,以作為鄭文的補充。

張志新(1930──1975年)天津人。她的父親年輕時曾跟隨孫中山參加過辛亥革命。一生酷愛音樂,也把音樂細胞遺傳給3個女兒,“張家三姐妹”小樂隊因而在天津聞名。

好不容易盼到1949年的解放。翌年(1950年),20歲的張志新考入河北師範學院教育系,後來被選送往解放軍軍事學院學習。1955年入黨。同年,她和曾真結婚了,並育有兩名孩子,1男1女。1957年,她被調任中共遼寧省宣傳部工作,平日喜愛讀書和寫文章,但也從中培養起她堅強的性格。

1966年,中國掀起文化大革命,她像所有年輕人一樣,投入這場史無前例的大運動的洪流中。不過到了1968年,她開始對“文化大革命”感到迷惑,因為她目睹青少年分幫立派,又文鬥又武鬥的鬧個雞犬不寧。她決定把子女送回天津老家給媽媽照顧,可是接著下來,全國幾乎處處有武鬥,而且有諸多黨元老和領袖被批鬥。她在北京看到難以置信的血淋淋事實。開始懷疑黨內為甚麼忽然有這麼多元老竟成為“黨和國家的敵人”,不滿之情由內心表露出來。

在參加1968年在沈陽的一次批鬥省委書記大會上,張志新這樣質問:“你們說文化大革命是保衛毛主席的革命路線,可是現在毛主席身邊還有幾個人了?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打倒這麼多人,省委領導靠邊站了。難道這些人會是敵人?我想不通呀!我對江青、葉群這些人根本不瞭解,對林彪就不信任。”

由於她的言行近乎對文化大革命的批判,因此在同一年底被下放到盤錦五七幹校“改造和學習”。名義上是學習,實則受到監視,被列為受審查的對象。

張志新之所以被調查和審問,是因為她對中央文革扮演的角色有所不解。她問中央文革到底是集體領導或是江青說了就算?觸怒了江青一伙人。

她又說:“林彪說,主席的話一句話頂一萬句,主席的指示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這樣下去,局面是不堪設想的。”

正因為她的言論是與林彪和江青唱反調,張志新被提到批鬥大會,要她認罪和交代思想問題。她說:“我認為我沒有錯,所以準備走下去。終於她在這一天1969年9月24日正式被捕入獄,罪名是‘反革命’。這一天,也是她丈夫曾真看她到的最後一次,這是她始料未及的。”

伴隨而來是其丈夫也被送到另一處的五七幹校改造,兒女受教育的機會被剝奪,整個家庭陷入破裂。在獄中,張志新又讀書又寫作,也交代問題。不過所交代的是堅持她沒有錯,否認犯上“反革命罪行”,她這樣說:“我之所以至今不能認罪,因為我對路線鬥爭及與之有關的一系列問題的疑問,起之有因,看法和觀點也立之有據,堅持不放有理。”

1970年1月3日,張志新又再被提審,她還是堅拒屈服,被判刑15年,同年8月24日,張志新被加上“現行反革命”,被判無期徒刑。更甚者,她被綁上刑場陪著兩名被處決者,以示“殺雞儆猴”,要張志新感到恐懼。沒想到張仍然不為之所懼。

在沈陽監獄內,張志新被列為“死不悔改的反革命者”,當權者眼看一切手段用盡了都無法動搖她的信念,唯有採取更殘酷的手段,在獄中對她百般虐待,不知道從那裡湧出來的勇氣,張志新始終不改變她的立場。

唯一讓她感到心碎的是在獄中竟接到丈夫曾真的離婚判決事,但她不相信這是自願的,而是有某些壓力造成的,她撕掉判決書,寫下這樣的“豪情壯語”:“兩個家庭加起來21個人(指她和她丈夫的親屬成員),就是都拋掉了又有甚麼了不起的?為了追求真理,這一切都可以拋開,生活本來就不是這麼小圈圈。現在好了,一身輕,無牽無掛,鬥爭到底。”

1975年4月3日,張志新被最後“審判”,她依然從容不迫地面對指控,然後給予駁斥,結果被判死刑。

隔天,4月4日,在臨刑前,監獄人員問她有何交代,她說:“我是一個黨員,我的觀點至死不變!”她就義的那一年,剛好45歲。

從1969年被捕到1975年被處死刑的16年內,張志新的頑強鬥志是少有的異數。

更悲壯的是張志新在行刑前,當權者為不讓她有機會在刑場上呼叫(大概對她的聲音感到顫抖),竟十分殘忍地先割斷她的喉管,使她發不出聲音,然後進行槍決,手段之絕,令人齒冷。鄭兢業的文章中揭開這一駭人聽聞的史實,在其他書內也有寫到。

有一本書《歷史在這裡沉思》提到教人讀之不禁為之下淚的文字:“偉大的愛國詩人屈原臨終前曾引吭高歌‘雖體解吾猶未變兮,豈餘心之可懲?’但是,殘暴的奴隸主比起‘四人幫’到底仁慈得多。屈原終於沒有被肢解,清清的泊羅江保存了他的完整軀體,而張志新烈士的遺體卻在肢解之後,不知丟到甚麼地方了。”

平反革命烈士

四年之後,即1979年3月21日,中共遼寧省委召開大會,不但為張志新平反,而且追認她為革命烈士。這是歷史對張志新的嘲弄,也是開中國人的一個血淚的大玩笑。

更好笑的是,在同年6月,沈陽監獄(一個把張志新折騰得死去活來,最終又埋葬她生命的地方),竟讓所有囚犯在張志新被判死刑的操場上集合,為張志新舉行一個歌功頌德的“賽詩會”,甚麼美好的頌詞都抬出來:“你是遼寧大地的驕傲,也是沈陽監獄的驕傲,你是五十六個民族的驕傲。”總而言之,能形容的都形容了。

因為四人幫倒台,張志新搖身一變成“國家的偉大的兒女”。不知道曾參與誣告和侮辱張志新的人又有何感想?

很簡單的,他們可以用一句話:“都是四人幫所害的”來總結這錯誤的判決。但僅僅是四人幫要負起全部的罪,還是那個黑暗動蕩的十年文革要負起全責?而再往上推,往下思,只能得到一個想法:罪惡的年代出了罪惡的人,罪惡的人整死了不屈服的人,歷史又該如何蓋棺論定?

最是諷刺的莫過於張志新1969年被捕時寫下給丈夫的“遺書”,竟在1979年(事隔10年後)才交到丈夫的手裡。“我願為美好的未來添點土,出點力。”

一個知識份子的下場如斯的悲壯,令人想起文革中的某些可怕的冤案,真會不寒而慄。
星洲互動‧提供:飛揚‧2001/08/27)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對白小事件的反思
    2001-08-28 18:08:56 MYT

    女教師張志新悲壯事蹟
    2001-08-28 18:32:31 MYT

    法輪功再滋事
    2001-08-29 17:00:00 MYT

    難正其名的大集會
    2001-08-29 17:00:00 MYT

    批判“小團結到大團結”
    2001-08-30 17:00:00 MYT

    批判李孝友的從政心態
    2001-08-30 17:00:00 MYT

    走進“歷史”的勞工黨
    2001-08-31 17:00:00 MYT

    再論勞工黨的鬥爭
    2001-08-31 17:00:00 MYT

    雙林又再短兵相接
    2001-09-01 17:00:00 MYT

    馬華內爭做給巫統看?
    2001-09-01 17:00:00 MYT

    馬來人團結會議暫被擱置
    2001-09-02 17:00:00 MYT

    評人民黨走向公正黨
    2001-09-02 17:00:00 MYT

    沒有意義的爭辯
    2001-09-03 17:00:00 MYT

    韓江校友獨樹一幟
    (重訪棉蘭之一) 

    2001-09-03 17:00:00 MYT

    印尼華人心酸歷程
    (重遊棉蘭之二) 

    2001-09-04 17:00:00 MYT

    柳暗花明又一村
    (重遊棉蘭之三) 

    2001-09-04 17:00:00 MYT

    君子協定不合民主邏輯
    2001-09-05 17:00:00 MYT

    馬華魚頭論藏玄機
    2001-09-05 17:00:00 MYT

    陳廣才觸怒林良實
    2001-09-06 17:00:00 MYT

    人間正道是滄桑
    (一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2001-09-06 17:00:00 MYT

    馬來前鋒報的政治旋渦
    (二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2001-09-07 17:00:00 MYT

    馬來西亞成立的背景
    (三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2001-09-07 17:00:00 MYT

    報人沙末依斯邁的傳奇
    (四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2001-09-08 17:00:00 MYT

    左派運動領袖林清祥
    (五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2001-09-08 17:00:00 MYT

    全權代表與李光耀
    (六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2001-09-09 17:00:00 MYT

    方壯璧千秋功過
    (七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2001-09-09 17:01:00 MYT

    馬幣會不會再貶值?
    2001-09-10 17:00:00 MYT

    關鍵在於消除信心危機
    2001-09-10 17:00:00 MYT

    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
    2001-09-11 17:00:00 MYT

    評馬哈迪的新國陣精神
    2001-09-11 17:00:00 MYT

    不是內幕的內幕
    2001-09-12 17:00:00 MYT

    國陣精神知易行難?
    2001-09-12 17:00:00 MYT

    “借機發揮”的本色
    2001-09-13 17:00:00 MYT

    雙林之爭的反思
    2001-09-13 17:00:00 MYT

    鄉團生命力受挑戰
    2001-09-14 17:00:00 MYT

    人權報告書的“諫言”
    2001-09-14 17:00:00 MYT

    不合邏輯的愛情
    2001-09-15 17:00:00 MYT

    為杜乾煥喝采
    2001-09-15 17:00:00 MYT

    好一個羅興強
    2001-09-15 17:00:00 MYT

    達因請假疑團重重
    2001-09-15 17:00:00 MYT

    “開放於前,保留於後”
    2001-09-16 17:00:00 MYT

    資本主義與全球化
    2001-09-16 17:00:00 MYT

    資金管制已走進尾聲?
    2001-09-17 17:00:00 MYT

    經濟全球化背景
    (知識經濟探討一)

    2001-09-17 17:00:00 MYT

    甚麼是知識經濟?
    (知識經濟探討二)

    2001-09-18 17:00:00 MYT

    知識份子重新定位?
    (知識經濟探討三)

    2001-09-18 17:00:00 MYT

    運用頭腦的年代
    (知識經濟探討四)

    2001-09-19 17:00:00 MYT

    擺設改變傢俱不變
    2001-09-19 17:00:00 MYT

    這是文明的悲哀
    2001-09-20 17:00:00 MYT

    疾呼之後可有對策?
    2001-09-20 17:00:00 MYT

    國民團結知易行難
    2001-09-21 17:00:00 MYT

    馬華黨爭新發展
    2001-09-21 17:00:00 MYT

    檢討內安令是時候了
    2001-09-22 17:00:00 MYT

    報紙是文化抑是生意?
    (華文報業辛酸淚之一)

    2001-09-22 17:00:00 MYT

    報人真的成為“紙人”?
    (華文報業辛酸淚之二)

    2001-09-23 17:00:00 MYT

    中文報定位在哪裡?
    (華文報業辛酸淚之三)

    2001-09-23 17:00:00 MYT

    內閣制模式在轉型?
    2001-09-24 17:00:00 MYT

    萊士耶汀的雙重性格
    2001-09-24 17:00:00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