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05.21  
   
 
中文報定位在哪裡?
(華文報業辛酸淚之三)
updated:2001-09-23 17:00:00 MYT

華文報業一向以來都被當局視為主流媒體之外的輿論。因為政府以國文和英文的報導作為標準,華文報則面向華文讀者,不是政府官員閱讀的主要傳媒,因此在很多時候,華文報的報導或民眾的投訴都不是他們所要關注的。其一是上司不會讀華文報,不會責備下屬工作不力;其二他們本身也看不懂華文報,你投你的苦,他則不當一回事。

還有當官的或從政者,每每舉行記者招待會時,總會客氣問記者來齊了沒有,意思是問西報的記者有在嗎?若尚未到,可以稍等。如果是華文報的記者遲到,對他們是不重要的,儘管華文報的報導可能比較詳細。反正他們之中多數是看不懂中文的。除非是要向華社傳達訊息,不然還是以西報為重。

但當選舉期一到,他們就記得華文報的重要性,目的無非是要向讀中文報的選民爭取選票。這個時候,華文報的身份才顯得較為重要。這是從政者利用傳媒的一個最為明顯的例子。反過來,如果是中文報想借助高官來提昇報章內容,當官的不一定賣賬,因為他也不知道你在寫甚麼。

選舉才記起華文報

我們的社會是一個十分畸型的現象。因為英殖民政府的政策使然,許多華人子弟都接受英文教育而不懂中文,至多曉得他們的中文名字怎樣寫。華人不懂中文比比皆是,造成華文報要在華社中爭取讀者群時,只能向懂得中文的華人下手,以致讀者人數不及西報讀者人數。

大概是時代的轉變,到了80年代後,華文對從政者來說似乎比較重要,好像身為華人不懂講華語有些說不過去,於是拚命學講華語。他們之中,相當多人只會當學方言來講華語(講稿內用羅馬拼音),還是看不懂中文報的內容。直到今天,除了少數當官的華人從政者既懂華語和華文外,大多數還是不懂華文的。

有時候,身為新聞工作者會這樣私下懷疑:這些人真的熱愛中華文化嗎?真的對華文報有感情嗎?或是為了政治目的不得不表示對華文報的“熱愛”?他們愛甚麼呢?他們的孩子多數被送進英校受教育,這又說明他們對“中文教育”的歧視。如果他們這些人“搖身一變”,成為“華文報業的鬥士”,你接受這個事實嗎?

人的虛偽與雙重性格往往因勢利導而有不同的臉孔。如果你再往深一層剖釋,不難發現在“功利主義”的社會,從政者也不例外有自私的一套“人生哲學”。本身在外頭高喊與“華教共存亡”,下一代則是不懂華文的專業人士。由此類推,不單在政界,即使在其他領域,包括文化和教育圈子,也不難發現把下一代送進英校的例子。理由無他,就是不相信中文能造就下一,而且不懂中文同樣可以成才。

華文報在面對這種逆境中,經過幾許的掙扎而得以生存和緩慢的發展,是文化工作者歷盡心血換來的代價。如果沒有這批熱愛中華文化的人獻身和不斷地新陳代謝,恐怕華文報早已自我消失於這個多元種族的社會,即使是華人不懂中文又怎樣?

於是,過往當一些華文報面臨危機時(或被禁或因經濟問題陷入困境,或走向關閉時),我們似乎都患上“事不關己”的麻木症,沒有形成一股力量挽狂瀾於既倒或大聲疾呼或抗議政府的強硬行動。這對從事華文報業的人來說是一種悲哀。這就是為甚麼肩負起傳播中華文化使命的傳媒會被當成一盤生意,一種企業來看待。它們不是經常被譽為“人民喉舌”、“人間正義”的公器嗎?

還有,我們也許沒有注意到,創辦華文報的企業家,他們的第二或第三代可能都是受英文教育的。當他們認為不需要再經營這種文化生意時,他們就會想到轉手。因為他們本身也看不懂自己的生意到底在表達些甚麼,只能從賬目中看到生意的走向。如果認為不是最佳的投資,我們又如何阻止大企業老板轉手嗎?過去已有這樣的例子。

因此,說到華文報,其生命力的關鍵在於編輯部。編輯部的強弱對報業的存亡起著決定性的作用。但可悲的是,華文報的編務人員一向不如西報具有較崇高的地位。他們被歸為附屬行政管理層的一部份,一切都以行政管理權為主。說得切實一點,就是經理部控制了編輯部,不是平行關係,而是主從關係。可惜的是,這種現象一直未被糾正過來,理由是它被當成企業生意來看待。從事報業工作的人,有最深切的感受。

如果編輯部被擺在一個高層次,與行政管理盡有同等的地位,就不必擔心行政權壓倒一切。可是編輯部的“一定權限的自主權”在哪裡呢?

正因為界線從來未被劃清,也正因為行政權高高在上,當一個報館更換老板時,問題跟著出現。

南洋報業的事件就是這樣被浮上檯面,而且成為華社的一個焦點。過去幾年,南洋商報的報份在下跌或未有成長時,大家都不以為然,同樣用企業的眼光看待。即使南洋商報費盡招徠之術爭取讀者支持,華社也未因此形成一個運動來打救商報的報份,使之與敵手平衡。為甚麼呢?因為這是做生意。

馬華插足局面政治化

可是,當馬華公會插足其中,整個局面便政治化了。如果不是馬華公會,可能沒這樣大的爭議。表面上看是為“維護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在當前的法令下,報業到底有多少的自由空間,大家心知肚明),實則是一股對馬華當權派不滿的發洩。

這就涉及政治鬥爭。因為一方以華團和反對黨的反浪潮,認為馬華主導華社不力,問題堆積如山。如果報紙再被控制,擔心反對聲音不見了,會使華人處於不利的地位。另一方以馬華當權派為首則認為情況一分為二處理,絕不會拿大筆錢與華社作對,反對的人似乎太敏感了,先發制人,對買者有欠公允。至於政治嘛,則可以明槍明劍比個高低。因此,當權派不服氣反對者借買賣事件拿馬華來出氣和抹黑,甚至開刀。

挾在兩派鬥爭的報人,他們真的成為夾心餅。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到底他們要聽誰的?我們能不能讓出一些自主權,給報人憑良知搞報紙?

弄垮一間報館不會太難,但要弄好一間報館就很難。如果報館倒了,向誰要回來?報人是打工的,他們沒有能力辦報,因此要有人出資提供地盤才行。出資的人若不培養人才,不請專才發揮,難道是辦“廣告報”或“宣傳報”?

我們千萬不要忘記,在言論自由的背後,還有一個更大的使命,那就是維護和推動中華文化。當中華文化萎縮時,“言論自由”可以搬家,搬到其他媒體登台(比如《今日馬來西亞子報》就是英文媒體的言論自由)。反之,假如華文報業少了,中華文化是否可搬到英文報壇登場?

無論政治鬥爭如何殘酷,我們若能避開拿中華文化作祭旗,將是較好的選擇,也讓報人可安心工作,發揮專業精神。自由不是武器,是人類的理想。文化不是戰場,是人類共有的遺產。
星洲互動‧提供:飛揚‧2001/09/22)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對白小事件的反思
    2001-08-28 18:08:56 MYT

    女教師張志新悲壯事蹟
    2001-08-28 18:32:31 MYT

    法輪功再滋事
    2001-08-29 17:00:00 MYT

    難正其名的大集會
    2001-08-29 17:00:00 MYT

    批判“小團結到大團結”
    2001-08-30 17:00:00 MYT

    批判李孝友的從政心態
    2001-08-30 17:00:00 MYT

    走進“歷史”的勞工黨
    2001-08-31 17:00:00 MYT

    再論勞工黨的鬥爭
    2001-08-31 17:00:00 MYT

    雙林又再短兵相接
    2001-09-01 17:00:00 MYT

    馬華內爭做給巫統看?
    2001-09-01 17:00:00 MYT

    馬來人團結會議暫被擱置
    2001-09-02 17:00:00 MYT

    評人民黨走向公正黨
    2001-09-02 17:00:00 MYT

    沒有意義的爭辯
    2001-09-03 17:00:00 MYT

    韓江校友獨樹一幟
    (重訪棉蘭之一) 

    2001-09-03 17:00:00 MYT

    印尼華人心酸歷程
    (重遊棉蘭之二) 

    2001-09-04 17:00:00 MYT

    柳暗花明又一村
    (重遊棉蘭之三) 

    2001-09-04 17:00:00 MYT

    君子協定不合民主邏輯
    2001-09-05 17:00:00 MYT

    馬華魚頭論藏玄機
    2001-09-05 17:00:00 MYT

    陳廣才觸怒林良實
    2001-09-06 17:00:00 MYT

    人間正道是滄桑
    (一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2001-09-06 17:00:00 MYT

    馬來前鋒報的政治旋渦
    (二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2001-09-07 17:00:00 MYT

    馬來西亞成立的背景
    (三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2001-09-07 17:00:00 MYT

    報人沙末依斯邁的傳奇
    (四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2001-09-08 17:00:00 MYT

    左派運動領袖林清祥
    (五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2001-09-08 17:00:00 MYT

    全權代表與李光耀
    (六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2001-09-09 17:00:00 MYT

    方壯璧千秋功過
    (七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2001-09-09 17:01:00 MYT

    馬幣會不會再貶值?
    2001-09-10 17:00:00 MYT

    關鍵在於消除信心危機
    2001-09-10 17:00:00 MYT

    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
    2001-09-11 17:00:00 MYT

    評馬哈迪的新國陣精神
    2001-09-11 17:00:00 MYT

    不是內幕的內幕
    2001-09-12 17:00:00 MYT

    國陣精神知易行難?
    2001-09-12 17:00:00 MYT

    “借機發揮”的本色
    2001-09-13 17:00:00 MYT

    雙林之爭的反思
    2001-09-13 17:00:00 MYT

    鄉團生命力受挑戰
    2001-09-14 17:00:00 MYT

    人權報告書的“諫言”
    2001-09-14 17:00:00 MYT

    不合邏輯的愛情
    2001-09-15 17:00:00 MYT

    為杜乾煥喝采
    2001-09-15 17:00:00 MYT

    好一個羅興強
    2001-09-15 17:00:00 MYT

    達因請假疑團重重
    2001-09-15 17:00:00 MYT

    “開放於前,保留於後”
    2001-09-16 17:00:00 MYT

    資本主義與全球化
    2001-09-16 17:00:00 MYT

    資金管制已走進尾聲?
    2001-09-17 17:00:00 MYT

    經濟全球化背景
    (知識經濟探討一)

    2001-09-17 17:00:00 MYT

    甚麼是知識經濟?
    (知識經濟探討二)

    2001-09-18 17:00:00 MYT

    知識份子重新定位?
    (知識經濟探討三)

    2001-09-18 17:00:00 MYT

    運用頭腦的年代
    (知識經濟探討四)

    2001-09-19 17:00:00 MYT

    擺設改變傢俱不變
    2001-09-19 17:00:00 MYT

    這是文明的悲哀
    2001-09-20 17:00:00 MYT

    疾呼之後可有對策?
    2001-09-20 17:00:00 MYT

    國民團結知易行難
    2001-09-21 17:00:00 MYT

    馬華黨爭新發展
    2001-09-21 17:00:00 MYT

    檢討內安令是時候了
    2001-09-22 17:00:00 MYT

    報紙是文化抑是生意?
    (華文報業辛酸淚之一)

    2001-09-22 17:00:00 MYT

    報人真的成為“紙人”?
    (華文報業辛酸淚之二)

    2001-09-23 17:00:00 MYT

    中文報定位在哪裡?
    (華文報業辛酸淚之三)

    2001-09-23 17:00:00 MYT

    內閣制模式在轉型?
    2001-09-24 17:00:00 MYT

    萊士耶汀的雙重性格
    2001-09-24 17:00:00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