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首頁刊物靈異奇譚

咒城 踏上異國 3
updated:2006-04-21 10:00:11 MYT

第二天我還在夢中,就被電話鈴聲吵醒了。

我從被子裡鑽出來,越過滿屋的各種書和亂七八糟的複印資料,爬到電腦桌前拿起桌上拼了命叫著的電話。

「喂……」接著電話的時候,我的眼皮還是粘在一起的。

「紫約,我找到了一些有關的資料,已經發到你的信箱裡,你快上網去看,我一會就過來。」

我一下就清醒過來:「等等,你把資料打印一份帶來,我這裡的網絡昨晚壞了,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上網呢。」

「好,你等我。」水穎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我慌忙把榻榻米上的被子收掉,打開電腦上網,謝天謝地,網絡已經修復了。

我打開常用來和水穎聯繫的信箱,裡面果然有封水穎的來信,我打開來信,是一副截了圖的網頁,網頁做的像本破爛了的書,邊邊角角還有些折住的感覺,但這網頁看上去還是比較漂亮。

網頁上就只有幾句話:據傳,某某沙漠(這裡說的沙漠就是那個國家裡,我最後在地圖上指到的那個沙漠,因為是說故事,在此就不說明是哪個沙漠了)裡有座古城,當地的一些鎮上的人把這座古城叫做Sile。因有時候會在大風暴過後古城會出現,只是凡是看到這座古城的人都沒有好下場,有人在沙漠中失蹤了,有人回來不久就會死於各種意處,所以這座古城又被叫做「咒城」。

看完這個網頁,我心裡又驚又喜,驚的是,夢中的城居然是這麼一個被人所恐懼的地方,喜的是我的感覺真的沒有錯,那沙漠裡確實有這樣一座古城。雖然資料上的古城和我感覺到的不是一完全一樣的名字,一個是Sila,一個是Sile,但一個字母之差,有可能是我感覺的不夠準,或是古城的名字在後來誤傳了,所以有些不同。

我正在傻傻地對著電腦,不知道頭腦裡在想些什麼的時候,門鈴響了。

我打開門把水穎讓起來,還沒等她打招呼我就搶先問道:「有關的資料就只找到這麼多?」

水穎白了我一眼:「我查遍了有關古文明的資料,都沒有查到一個叫西蘭或是Sila的,好不容易找到這一張網頁,已經算是不錯的了。你知道世界上可能有多少個古城消失了沒有被發現的嗎?」

我撓了撓頭,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水穎一進我的書房就像個家庭主婦似的叫起來:「你是豬啊,昨晚一定是又抱了被子睡在這裡的,不要以為你把被子收到臥室裡我就不知道了!」

「睡這兒方便啊!」我嘿嘿笑著。

水穎把手裡的東西放下,又是一堆資料,還有一盒點心,那是給我的早餐。看到食盒我立即覺得餓了,正想去掏一塊吃,卻被水穎打了一個巴掌:「去刷牙洗臉!」

「真是被你打敗了!連我沒刷牙洗臉你都知道!」我咕嚕著走向洗手間。

洗刷完自己,我坐在水穎新拿來的資料堆中,一邊吃著點心一邊翻看資料。水穎這次找來的資料都是關於那個國家和那個沙漠附近城鎮的資料。

很快看完資料,我拍了拍手上的點心渣,對水穎說:「我決定明天去定機票。」

水穎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彷彿看到了怪物似的:「你說什麼?明天買機票?飛去那個混亂的沒有生命安全保障的國家?」

「怎麼?我不是早就和你說過了嗎?」現在輪到我像在看怪物似的看她了。

「我以為你只是說說而已。要我幫你找資料,只不過是玩一玩,然後寫個什麼狗屁不通的稿子賺點錢來供你滿足那點小小的虛榮心。」水穎一副「我就早看透你」的表情,氣得我真想把她身上哪塊擰紫了。

「呸!只有你才那麼無聊。」我氣哼哼地說。

水穎看我的表情不像在說著玩,於是小心翼翼地湊近我問:「你真的要去啊?早知道你是玩真的,我就不幫你找資料了。那個網頁你也看了,你說的那個地方真有座古城哦,還是很邪的那種哦。」

「我知道它一定是存在的。」我眼光又虛迷起來,彷彿穿越了時空,一直看到那個古城。

「唉,算了算了,你別嚇我了,別又一會入魔障了,我真是拿你辦法。」水穎擺著手說,「你遲兩天去吧,我準備一些東西。」

「你準備一些常用的吧,你考古的專業工具對我來說沒用,我也不會用。」

「切!有這種好玩的事情我能讓你一個人去嗎?我叫你給我兩天準備一下,然後你記得訂兩張機票,當然,機票的費用是你包的,誰讓你有個比我老頭有錢的繼父。」

「丫頭,你傻啦,那裡可是有名的咒城,很邪的。」我有些被水穎弄呆了。

「得啦,我可是學考古的,這類事情我碰到的機率比你多,不至於我會比你膽小吧!」水穎一副不服氣的表情。

「親愛的,你怎麼總是讓我有種要愛死你的感覺呢?」我用力地擰著水穎的下巴。

「哈哈,我在考慮著,一路上能不能釣到幾個帥哥啊。」兩天沒有看見水穎,打她的電話她也是很快就掛了,只說在忙著做準備,真是,鬼知道她在忙什麼。

兩天後,我還在睡覺,門鈴就被按得響個不停。

打開門,水穎全副武裝地站在門口,把我嚇了一跳,「天哪,你怎麼不打副盔甲把自己裝進去?」

水穎不理我,直接進了門,然後把她那個巨大的背包和一個手拉桿箱放在門口,接著脫下她的皮鞋和身上的多袋的帆布馬甲,最後扔了她的帆布遮陽帽和墨鏡。

「熱死我了!」水穎大叫著。

「你真是瘋了。」

「你懂什麼,這可是專業的裝備,我為你也弄了一套。」

我在水穎的催促下刷牙洗臉吃早餐,然後試穿水穎給我準備的那一套裝備,弄到我滿頭大汗,水穎才滿意地放過我

水穎在榻榻米上舖開地圖,她指著地圖上那塊表示沙漠的邊緣上的一個小黑點對我說:「我們先乘飛機到達這個國家,然後坐車去到這個小鎮,我已經詳細瞭解過了,這個小鎮是離沙漠中心最近的一個小鎮。我們到這個小鎮的泰布拉旅館住下,我已經和老師的一個朋友聯繫過了,他會把我們必要的,但不易攜帶的一些物品寄放在這個旅館,我們到了那裡直接去取就可以了。」

水穎一副把握了一切的模樣,我這個外行只好聽著她說:「這個沙漠不大,一般騎駱駝五六天就可以穿越,我們到了鎮上租駱駝進去。對了,你可以準備足夠Money啊。如果我們這次考察能發現古城的具體位置和有用的資料,老師的朋友就會幫我們聯繫考古隊,進行快速挖掘,你夢中的古城就可以重見天日啦。」

「你所說的快速挖掘要多久?」我急切地問。

「這個,可難說了,快呢,也許三五個月就成,但也許三五年也難說。這中間有很多未知因素的,包括政治方面的。」

「哦,暈!」我拍著腦袋倒在榻榻米上,三五年,天哪,那我可能會被噩夢折磨死了。

「暈什麼,你以為這是小孩做遊戲啊。」水穎以專業的姿態,不屑地看著我。

「好吧好吧,反正我不能什麼也不做天天等噩夢來找我。」我翻過身跪在榻榻米,手在空中合十亂作揖:「各路不管什麼神仙,請幫幫忙啦,一定要讓我順利找到古城,順利讓它重見天日。唉,說不定我一去就能碰上古城重現呢。」我咕嚕著,「那個資料不是說有人看見過古城重現嗎。」

「好啦好啦,你真是入魔障了,這麼神神叨叨的,快去訂機票,還要收拾行李呢。」

我先打電話訂了機票,沒有直達那個國家的飛機,中間還要轉機。然後給我名下那個超市的經理,我繼父派來幫我打理超市的那個得力干將喬治陳打電話,讓他幫我準備好現金,卡裡打上錢,還有,就是24小時開手機,我隨時要用錢時好打電話能找到他。

我想好了一切能想到的措施,以防止我錢不夠用時能及時得到我所需的錢,不要到時候連家都回不來,留在那種國家裡給強盜們做老婆,哦,天!想想我都不能忍受。

我的這個舉動把喬治嚇了一跳,他連連追問我要這麼多錢幹嘛。

我回了他一句:「你真囉嗦,是不是男人啊。」就把電話掛了。

水穎笑到在榻榻米上打滾,她問我:「這個喬治帥不帥啊?看樣子他挺關心你的,是不是對你有意思啊。」

「天!」我瞪大了眼看著水穎,「以我這樣的性格和他那樣的男人在一起會死掉的,他可能連我一天去幾次WC,有幾次開大的都要問!」

「好男人,要是帥的話就留給我。」

「帥,真的很帥,眼睛特別好看,放電能電死人,而且很能幹,還未婚。」我一本正經的說。

「太好了,適合我!」水穎狂叫著,如果你是在外面遇上水穎,跟她不熟,你絕對看不到她的這些表情,只能看到一個高雅的淑女。

唉,自卑,為什麼我就不會裝淑女呢?我剛收拾好行李,門鈴就響了。

我以為是送機票的,也沒從貓眼裡瞄一下就打開了門,誰知道打開門卻發現門口站著的是喬治。他不理我大聲地吼叫,直接衝進了我的書房。

水穎正坐在榻榻米上看資料(這死丫頭,一定是聽到我的狂叫了,還真會裝)。

喬治有些詫異我的書房裡居然會有一個這樣漂亮的女人在。水穎適時地抬頭沖喬治笑了一下,這一笑可是把喬治給打敗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撓著頭:「我是紫約的管家,他爸爸媽媽托我照顧她。」

「你是喬治吧?」水穎的聲音膩到我想吐,「我早就聽紫約談起過你了,說你很能幹呢。」

「唔……唔……」喬治的嘴裡像塞了個大包子似的不知道說什麼,「你們打算去哪兒呀,弄了這麼一大堆行李。」喬治到底不愧為商場上的高手,馬上把話題轉到他想要知道的問題上去了。

「我們打算出國旅遊呢!」我真被水穎給氣死,她就這麼就把我給賣了。

「出國旅遊?」喬治皺著眉頭看了看我。

「是啊。」水穎柔聲接過話,「對了,喬治,你一定去過很多地方,能不能給點建議,歐洲有什麼國家比較好玩,又不太累的,適合女孩子的那種。」

我差點笑出來,死丫頭,連我也給騙了,轉話轉的這麼快,好像她真是要去歐洲似的。

「得啦得啦,你別問他了,他像塊木頭似的,知道哪有什麼好玩的。喬治,你可以走了,一個大男人在小女人的房間呆久了可不好。」我說著拉起喬治的胳膊就往外托,同時用手指掐著他的肉小聲說,「你也知道你想要的答案了,還不快走。」

「哦,對了,我超市裡還有好多的事要做,我先走了。」喬治說著就隨我往外走,一邊走一邊低聲說,「我剛幫你又收購了一家超市,改個名,就是連鎖店了。」

「得,這些事你自己定吧,甭和我說,我不懂。」喬治被我踢了出去。

剛關上門,心裡鬆了口氣,門鈴又響了。

這個豬頭喬治,還有什麼賊心不死的!我猛地拉開門衝著外面叫起來:「大哥,你煩不煩呀!」

罵完我才暈了,門口是個陌生的小伙子,很有禮貌地衝我笑著:「你是紫約小姐嗎?」

我看見喬治在小伙子身後裂著嘴笑,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忽然想到來的是送機票的,這個機票到達的地點可不能讓喬治知道,要不我老媽一定會得到線報,然後飛回來阻止我的一切行動。

「是的,我是紫約,進來說吧。」我忙把小伙子讓進屋裡,最後再狠狠瞪了喬治一眼,把他關在了門外。一切都準備好了。

臨走時,我還特意找出來老媽出國前為我求的一串開光手鏈。手鏈是用紫檀木珠串成的,木珠雕成坐佛的模樣,手鏈上還有顆翠雕的葫蘆,比那些紫檀木珠的坐佛大一些,上面刻滿了經文。

我感覺到這趟旅行有些邪,一定不會那麼順利,不得不防一手。

我和水穎全副武裝的打的去機場,害得的士司機總是從後座鏡裡望我們,估計他怕我和水穎是白日做案專劫的士的女匪。

飛機上,水穎給我惡補那些專業知識,什麼地理氣候考古……一大堆在平時不是寫稿要用我絕不查看,看完也會忘到腦後的東東。

最後我終於不知道水穎在說什麼,香噴噴地睡著了。

終於到了,一出機場,看著異國的風光,我有些恍惚是身在夢中的感覺。

「回來吧!阿里朵朵娜!回來吧!阿里朵朵娜!」那個聲音更清晰地在我耳邊響起,聲音裡有著急切。

我明知道這個聲音並不是來自於我身邊的地方,但還是忍不住轉頭四處張望。

我們問了機場的服務小姐去小鎮到哪坐車,就在小姐的帶領下坐上了機場的巴士,服務小姐向司機說了幾句話,說的本國的語言,我從來沒有學過這個國家的語言,我居然能聽懂!我真是被嚇呆了。

那個服務小姐對巴士司機說了個地名,讓巴士司機到了那提醒我們下車。

在發呆之餘,我忘了向服務小姐道謝。

「水穎,很奇怪,我居然能聽懂他們本國的語言。」我小聲用普通話對水穎說。

「那有什麼奇怪,我也能聽懂一些。」水穎學考古,沒事時對不同國家的常用語都學習了一些,以備不時之需。

「不是的,我在這之前,從來沒學過這個國家的語言,但我現在居然覺得這門語言和我平時說普通話一樣的熟悉。」

「你……」小穎看了看我,「不是發燒吧?」

「你才發燒呢,居然不信我。」我立即小聲用那個國家的語言在她耳邊說道,我看見水穎一副快要昏過去的表情,不過我自己也快要昏過去了。 (星洲互動.2006/04/21)(轉載自新浪網)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