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首頁刊物靈異奇譚

咒城 歡迎你回來 4
updated:2006-04-21 10:00:26 MYT

中途轉了兩次車,一路上車子顛到我狂吐。

最後,終於到了一處小鎮。

在小鎮的邊緣,可以看見一望無際的黃沙。我在心裡默默地念著:「我來了。」

小鎮不是很大,但小鎮裡的設施卻也很齊全。

街道兩邊的各種商店擺著琳琅滿目的商品,有些商店裡擺的東西很多很雜,我根本看不出來是賣什麼東西的。

水穎隨便找了個商店門口站著的夥計問了一下泰布拉旅館在哪,小夥計用手向前指著:「路口右轉,再走到一個路口左轉,沒幾步就看到了。」

這時我感覺到有個目光在看我們,我於是轉過頭去,看見一個剛從不知道賣什麼東西的那種雜貨店裡出來的男人,正肆無忌但地在打量著我和水穎。我狠狠給了他一個大白眼,那男人卻裂開嘴笑了,好看的古銅色皮膚襯著一口的白色牙齒。

「走啦,我快累死了。」水穎問完路看我還站在那裡,拉著我的胳膊就走。

我看見那個男人再次裂開嘴笑了,甚至笑出聲來。我臉上紅了一下,好在天快黑了,不太看得出來。找到旅館,我和水穎一頭撞了進去。

一個小小的廳,一個高大的木櫃台後站著一個美麗的少婦。我呻吟了一聲,水穎已經很美了,但和這個少婦比較還是差了一點。對這少婦好奇起來,在這種國家,女人是很少拋頭露面出來工作的,何況還是那麼美的美少婦。

「你們住旅館嗎?」少婦說的居然是很純正的美式英語。

水穎走過去,看著少婦說:「我找你們的老闆。」

「我就是。」少婦笑起來,「我叫愛迪莎,大家都叫我莎莎。」

我又有種想拍額頭再暈倒的衝動。

「哦,你好,布萊德先生讓我來找你的。」水穎說著從包裡摸出一張折得很漂亮的紙,遞給愛迪莎,「這是他叫我帶給你的信。」

愛迪莎的臉飛上了一層紅暈:「難得這麼多年他還記得我。」

愛迪莎沒有馬上看信,她把信放在櫃台下,然後對水穎說:「你們的房間已經準備好了,我讓人帶你們去。布萊德先生讓我幫你們準備的東西我一會叫夥計送去。」說著愛迪莎打了個響指,一個年輕的小夥計跑了過來,拿起我和水穎的大包向後面的樓梯走去。

這裡的房子普遍都比較矮,據水穎在飛機上給我強灌的知識,是因為這兒風沙太大的緣故。泰布拉旅館從外面看是三層的小樓,樓層的間隔都是比較小的,但即使這樣,在這裡這幢小樓也算是高大的建築了。

爬上三樓,那小夥計一直把我們帶到最後一個房間,這才打開門。

房間裡的設施還不錯,一個小小的廳擺著兩張沙發和一個茶几,房間裡是兩張單人床,床上的被單看上去也很乾淨整潔,還有一個不大的衛生間,也是乾乾淨淨的。

等小夥計放下東西離開後,我和水穎就像倒掉水的熱水袋一樣倒在了床上。

還沒躺多久,門鈴響了,水穎跑去開門,一會就提了兩個巨大的袋子進來了。她把袋子扔在地上,打開其中一個,我一看就暈了,裡面居然是槍支!

「不要大驚小怪,布萊德說這裡時常會有強盜,帶著武器比較安全點。」

「布萊德,天哪,他到底是個什麼怪物?」我又對布萊德好奇起來。

「其實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布萊德在十幾年前也曾來過這裡,當時他是聽到關於古城的一些傳聞,好奇之餘就想考察這座古城。可惜他運氣不好,十幾年中來了幾次,都沒有找到那座古城,也沒有找到更多有用的資料。」水穎一邊說著一邊收拾著那兩大包的考古工具和槍支什麼的。

收拾好東西,水穎去洗澡換衣服。

我還躺在床上像懶蛇曬太陽一般,四腳八叉成大字形,閉著眼睛想這幾天的事。

「回來吧!阿里朵朵娜!回來吧!阿里朵朵娜!」那個聲音忽然如教堂裡的合誦詩般震撼地響起來。

我從床上跳起來,那聲音來自窗口的方向。

我跑過去打開窗戶,外面已經黑了,那聲音更是猶如潮水般湧向我的耳膜。越過那些低矮的房屋,我看見這個窗戶正是對著沙漠的。

小鎮的街道上已經亮了燈,但昏暗到幾乎看不清走過的人的模樣。

「回來吧!阿里朵朵娜!回來吧!阿里朵朵娜!」忽然一個沙啞的聲音清晰地刺激著我的耳膜,那聲音就來自樓下。

我向街道上望去,對面昏黃的燈光下站著一個背佝僂著的人,身上穿著的彷彿是剪了個口套在身上的麻袋一般的黑色短袍,頭上戴著的卻是一頂很高的金屬製成的帽子,帽子上還有些看不清的飾品,反射著昏黃的燈光。

「歡迎你回來!」那人裂開大嘴笑了。

「紫約,你洗澡嗎?一會莎莎請我們吃飯。」

我回頭看見水穎正在擦著滴水的長髮,「等等。」說著我又轉過頭去,卻發現剛才那個站在昏黃的街燈下的怪人已經不見了。莎莎請水穎和我去鎮上一家有名的餐廳,吃了一頓有當地特色的大餐。理所當然的,這頓大餐拉進了我們和莎莎之間的關係。

原來莎莎雖然是混血兒,她的母親是當地人,父親是美國人,莎莎在當地長大,曾去美國求學,所以她不像當地的一般婦女那樣保守。

莎莎在美國求學期間認識了布萊德,知道他是考古學家,就告訴了當地流傳的關於「咒城」的一些傳聞,布萊德被這傳聞吸引,曾幾次來到這裡尋找那座傳說中的古城。

從莎莎說到布萊德時羞澀的表情看來,她和布萊德之間有些戀情。

吃完飯後,莎莎帶著我們步行回旅館,她說很喜歡這種在暗夜裡步行的感覺。我也有同感,不過對水穎來說這種步行就有些受罪了,她覺得這樣步行還不如早點回去睡覺。

轉上一條有些黑暗的街道,忽然迎面走過來一群人,他們蒙著臉,很有秩序動作很快地向前走,走在最後的那人抬頭很迅速地看了我們三人一眼,然後隨著前面的人轉過街轉角不見了。

我不由地回頭看了一眼。

「那些是強盜,他們在沙漠裡搶來往商人的物品,然後賣到小鎮上那些專收這類黑貨的店裡。」莎莎解釋著,「這個沙漠不大,但卻是國內通商重要的一條道路,要是繞開沙漠就得好遠,增加成本,對那些小商人來說很不划算,所以多數商人願冒點險也要從沙漠走。唉,這個國家比較亂,你們是知道的。」

說著我們又轉過一條街,走不多遠已經到了旅館門口。

正要進去,旅館門忽然開了,走出一個僧人來。這裡還有和尚?我好奇地想,於是盯著那僧人看了看。

僧人年紀大約四十歲左右,膚色黝黑,身上穿著灰色的僧袍。

我正在盯著僧人看,那僧人卻忽然停住了腳步向我打招呼:「女施主。」

我的眼珠子差點從眼睛眶裡掉出來,這並不是因為僧人和我招呼,而是他和我說的話居然是——中國話!

本來僧人說中國話也沒什麼奇怪,可是在這樣一個小國家的一個小鎮上,居然有個說中國話的僧人和我打招呼,這就奇怪了。

「大師。」我遲疑地看著對面的僧人。

「與人為善,自己為善。這個護身符送給施主,最好貼身放置。」僧人說著遞了一張折好的符給我,我接過符,不明所以的看著僧人,僧人不再理我,大步朝街道的一端走去,邊走邊誦著:「光之所源,飛蛾撲火。雖生雖死,循環不止。」

「多謝大師!」我對僧人的背影合十鞠了一躬。爬上三樓,剛拐上走廊,我被迎面跑來的一個男人撞到,差點跌倒在走廊上。

不過,幸好那個男人及時拉住了我。

「冒失鬼。」我不知道怎麼就冒出了當地的語言。

那個男人拉著我的胳膊並沒有馬上放開,我看見他的左手食指上有只奇怪的戒指,戒指是銀的,上面是個骷髏頭,骷髏頭的眼睛裡是兩粒小小的紅寶石。

「對不起。」男人的聲音裡連一點對不起的意思也沒有,居然好像強忍著笑一樣。

我甩開男人的手,白了他一眼,天,這男人居然是我和水穎剛到小鎮上問路的時候那個笑我的男人,難不成他是在跟蹤我嗎?

想到這裡,覺得自己有點太那個YY或是自作多情了,於是不再理那個男人,向房間走去。

「下次小心點!」真是被水穎打敗了,她居然連對這種人說話都是那樣溫柔依舊。

打開房間,我踢掉腳上的鞋,聽見水穎在安排著:「明天我們先到鎮上的圖書館查查資料,當然我估計也查不出什麼更多的資料了,這裡的資料一定都被布萊德翻爛了。然後好好休息一下,後天去找嚮導租駱駝,大後天出發,當然,最好能跟著個商隊什麼的。」

「等等!」我對水穎做了個禁聲的動作,然後蹲下來細細看著我的行李包,「水穎,有人偷進過我們的房間。」

「你怎麼知道?」水穎奇怪地問著。

「我走前在包上做了小小的記號,現在記號已經不在了。」說著我忽然想到在走方廊轉角撞上我的那個男人,「該死!」我低聲罵著。

「那我們快查查少了什麼!」水穎說著把大大小小的包拿出來翻著。

「你少了什麼嗎?我沒少東西。」我查完後問水穎。

「我也沒少東西。」

是什麼人動過我的東西卻連一樣也沒偷呢?這一定不是一般的小偷。「回來吧!阿里朵朵娜!回來吧!阿里朵朵娜!」

一夜我都是在那個以誦讚美詩般的聲音中迷迷糊糊地睡著的。

早上被水穎叫醒時,我的眼睛還有些發澀。

吃過早餐,我和水穎去鎮上的圖書館查找資料。這個小鎮的人都比較悠閒,雖然這裡臨近沙漠,但是風景還不錯,鎮上的綠化也不差,雖然那些奇怪的植物我叫不上名字來。

其實如果不是帶著某些目的,我想這趟旅遊對我來說還算是愉快的,畢竟我沒有多少機會會到這樣的國家來,而且是這樣的一個小鎮上。異國的風俗和情調足以打敗我這種內心極度好奇的人。

果然不出水穎所料,我們並沒有查到更多的資料,只是有些記載上寫著什麼時候,有誰在沙漠裡看到了古城,最後這些人又怎麼樣了。甚至這些自稱看到古城的人,他們自己都說不清楚古城的具體位置,有人說在沙漠的中間,有人說在沙漠的南邊或是北邊,還有人說就在離小鎮沒幾里處,反正,天差地別的。

我和水穎又去了鎮郊專租駱駝的地方,找到了兩個年輕的小伙子做嚮導,說好價錢,然後訂下來後天出發的時間。

剩下在小鎮上的一天,我和水穎得好好休息和做好準備了。

呆在旅館裡,水穎很認真地檢查槍支,並教我怎麼使用,當然,臨時我也不可能上打靶場去練習一下,只好求各家各派各路神仙保佑我到時候敢開槍,最好還是一打就准。

下午我和水穎去找莎莎,我們有些東西要寄存在莎莎這裡。

莎莎很高興地和我們說,鎮裡剛好來了一個運貨的商隊,她已經和商隊說帶我們一起進沙漠。

「太好了!」水穎輕拍著莎莎的肩。

「東西你們也不用說什麼寄存不寄存了,就放在那個房間裡吧,房間我一直給你們留著,反正現在生意也不是很好,房總是有得空的。」

「那太麻煩你了。」

「沒事,只是你們要小心,我想你們知道那座古城的傳說,我們這裡又叫它『咒城』。」莎莎說著摟住了我和水穎的肩,「其實我很敬佩你們倆的勇氣,很多男人都沒有這個膽量。」

這時我忽然看到莎莎摟在水穎肩的那隻手,食指上有個銀戒指,那個戒指居然跟在三樓走廊裡撞到我的男人手上戴的戒指一模一樣!

這種戒指在這個小鎮上是很流行的飾物嗎?或者,莎莎和那個男人有什麼關係? (星洲互動.2006/04/21)(轉載自新浪網)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