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首頁刊物靈異奇譚

咒城 遭遇強盜 5
updated:2006-04-21 10:00:45 MYT

在第二天約定的時間,我們請的嚮導準時牽著幾匹絡駝來到了旅館門口。

莎莎帶著我們去找到那個也在今天出發穿越沙漠的商隊,向商隊領頭——叫默和瑣拉的中年男人介紹了我們。

於是我們和兩個嚮導,加上商隊一行十幾人向著沙漠出發。

我們的兩個嚮導和商隊的嚮導一起走在前面,我和水穎被安排在商隊的中間。

進入沙漠的時候,我忽然感覺到頸上戴著的那個水晶盒裡的甲蟲忽然躁動不安起來,彷彿拚命地想逃出水晶盒似的。

我將水晶盒取下來,打開小盒,在陽光的照耀下,甲蟲的身上發出黃色的光,它的腳爪在拚命地划動著,我呆呆地看著這奇異的景像。

「當你感覺到盒子裡的小蟲不安時,就說明你有危險了。」我想起那晚送我這個頸鏈的黑衣女人說的話。

我進入沙漠難道有危險嗎?會是什麼樣的危險在等著我呢?

沙漠暴烈的日光讓我時時有種口渴和頭暈的感覺,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平時就缺少鍛煉,不過幸好我是騎著駱駝的,要不然,我估計我早就暈倒在沙漠裡了。

身上在出汗,汗水像蟲一樣沿著我的背向下爬,可是汗水很快又被蒸發了。那種感覺癢得難受,但我又不好意思伸手去撓。

在一望無際的沙漠上旅行,對我這種過於活躍的人來說,是一種受罪,一眼望去全是黃色的沙,除了沙的黃色再也沒有第二種顏色。天是夠藍,可是這時候卻讓我覺得刺眼。

水穎也沒有精神,我看她坐在駱駝上快睡著了。

中午商隊停下來休息吃乾糧,我和水穎坐在駱駝的影子裡,好避一下強烈的日光。

「你覺得我們現在和商隊走的路線正確嗎?我是說,你感覺到那個古城就在我們要去的方向上嗎。」水穎問我。

「我已經被曬暈了,什麼也沒感覺到。」

「天哪!」水穎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你沒有感覺,又不知道位置,我們怎麼能找到古城呢?」

「不知道,也許它在適當的時候會召喚我,或者出現在我面前。」我自己也有些茫然起來,「最不濟,我們就跟著商隊穿越沙漠好了,當作一次人生體驗。」

「真是服了你!」水穎翻著白眼,一副我拿你沒辦法的表情。

吃過午飯是我最瞌睡的時間,可是默和瑣拉卻催著大家趕路。

好吧,我只好再坐在駱駝背上,享受這沙漠的日光浴。

駱駝不緊不慢地晃著,這可更具催眠效果,我坐在駱駝背上開始迷糊了起來,身體慢慢地向駝峰上靠去,要不是陽光這麼強烈,這樣也還是挺舒服的。

「歡迎你回來!阿里朵朵娜!歡迎你回來!阿里朵朵娜!」我在半迷糊狀態,忽然又聽到了那不知道幾萬幾十萬還是幾百人發出的聲音。然後我彷彿是睡著了,夢裡再次看見那座古城,古城的街道上站滿了人。每個人的臉都是模糊的,彷彿是舞台的背景,這些人如同那可以忽略的道具一般。但在我的前面走著一個人,卻和街道邊的人完全不同,他是清楚的,清楚的讓我看著他有些害怕。那是一個佝僂著背的人,身上穿著的黑色短袍彷彿是剪了個口套在身上的麻袋一般,頭上戴著的卻是一頂很高的金屬製成的帽子,帽子是圓頂的,兩邊各飛起一個像牛角一樣的帽翅,整頂帽子上裝飾著各種各樣的寶石。那人走著走著,忽然回過頭來衝我咧嘴一笑,我被嚇了一跳,那張臉就像是木乃伊一樣,眼睛深深地凹著,嘴裡沒有牙齒,像個巨大的黑洞,他對我說:「歡迎你回來!阿里朵朵娜!」「砰!」我忽然被一聲槍響從夢中驚醒。

我睜開眼時正看見前面不遠處有十幾個人騎著馬奔跑過來,最前面那人右手拿著槍高舉著。

商隊有些騷動。

我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用手揉著眼睛。水穎從後面趕上來到我身邊,低聲對我說了一句:「完了,我們遇到強盜了。」

「你說什麼?」我驚訝地轉過身問她。

水穎豎起右手食指,向我做了個禁聲的動作。

「天哪,怎麼像拍電影一樣,居然這種事都能讓我遇上。」我小聲嘀咕著。

十幾匹馬很快就形成了半個包圍,把商隊攔住了。我注意到商隊人的右手都垂下來,放在駱駝頸前掛了類似於包的東西上。

「這個商隊的人都有槍,呆會要是打起來,記得要趴倒。」水穎用極低的聲音跟我說,我覺得她這時十足像個女匪,而我除了想暈,沒有別的感覺。

剛才最前面的那人騎著馬跑到商隊前,顯然他是這群強盜的頭。那十幾個包圍著商隊的人手裡都拿著槍對準商隊,但看的出來,大多數的槍口是對著默和瑣拉的。

「有女人。」我聽見強盜群中有人用當地話很興奮地說,我有種不好的感覺。

「留下所有的貨物和女人,其他的人可以離開。」那個強盜頭對默和瑣拉說,然後揮了揮手中的槍。

「等等。」 默和瑣拉很鎮靜地說,「你回頭看看,那邊是什麼?」

強盜頭有些疑惑地回過頭去,我也跟著向默和瑣拉說的方向望去,卻看見遠處一道滾滾的黃沙向這邊捲來。

那道黃沙很快就衝了過來,卻是一群騎著馬的人,遠遠看去,每個人的手中顯然都提著槍。

「這是怎麼回事?」我有些奇怪地問水穎。

「不知道,看領隊的那男人的樣子,難道是來救我們的?商隊還雇了保鏢不成嗎?」水穎疑惑不解地看著默和瑣拉。

「頭兒,怎麼辦?」那十幾個強盜叫了起來。

「媽的,好像是黑駱駝他們。」強盜頭用槍在頸後撓了一下。

「那……我們就這樣讓給他們?」強盜頭邊上的一個強盜問。

「這是我們先發現的,黑駱駝怎麼也得分杯羹給我們吧。」強盜的語氣並不確實,「以前黑駱駝可從來沒和我們搶過貨啊。」

完了,原來是來了一群更厲害的強盜,我和水穎有些驚恐地對望著。

那群人很快衝到了,把第一批強盜和商隊都圍在了中間。這顯然是個更大的強盜團伙,至少有四五十人。

馬蹄揚起的沙把我嗆了一下,我全不顧水穎的眼光,忍不住沒心沒肺地咳嗽起來。

除了我沒心沒肺的咳嗽聲,周圍一片靜默。

「你們可以走了。」第二批到的強盜中有一個人發話了,那是向第一批強盜頭說的。

「這可是我們先發現的。」第一批強盜的那個頭兒顯然是底氣不足。

「哈哈哈哈……」第二批強盜中有人笑起來,跟著第二批所有的強盜都笑起來。「你覺得你有資格談條件嗎?」第二批強盜中又一個人反問道。

「……」第一批的強盜頭語塞,只好咬著牙說了一聲:「好,好!我們走!」

第一批強盜調轉了馬頭,那個強盜頭用眼光狠狠地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然後帶著他的手下離開了。很快,那群強盜就跑不見了。

第二批強盜裡走出一個人來,他騎著馬圍著商隊繞了一圈,然後停在我和水穎面前。看著那個人,我差點叫出聲來!他就是我們在小鎮上問路時嘲笑我的男人,也就是後來在旅館三樓走廊上差點把我撞倒的那個人。

「留下這兩個女的和她們的東西,其餘的人可以離開了。」那個男人揮了揮手。

默和瑣拉右手舉上左肩向那個男人行了個禮,然後下令商隊的人扔下我們繼續趕路。我們請來的兩個嚮導在邊上猶豫了一會,也騎上駱駝向回去的方向狂奔,我真暈,我是第一次知道駱駝可以跑那麼快。

我和水穎對望了一眼,不明白強盜要搶我們兩個女人做什麼,難道他們找不到老婆,要搶兩個老婆回去嗎?

我恨恨地對那個男人瞪著,可是他還是一臉滿不在乎的笑。

我真想抽出水穎給我準備好的槍照著他臉上開一槍,轟掉他的腦袋,看他還怎麼笑!可是水穎卻一再地用眼神暗示我不要衝動。唉,好吧,看來我多年堅守的貞潔不保啦。

那個男人騎馬到另一人面前,不知道說了句什麼,那人就帶著一部分強盜走了。

剩下的強盜在那個可惡的男人的帶領下,壓著我和水穎向另一個方向走去。強盜們騎著馬把我和水穎圍在中間,我們騎的駱駝的繩被綁在一匹馬後。

「水穎。」我輕聲用我們的母語中文叫著水穎,水穎轉過頭來看著我,「那個男人就是我們剛來那個晚上在旅館的走廊上撞到我的那個男人。」

「你是說那個頭兒?」水穎奇怪地看著我。

「是的。」我點點頭,「我懷疑我們的東西就是被他動過的。」

「可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我們好像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吧?」水穎不解地問我。

「我也沒想通,還有一件事,我一直沒有和你說。」我沉思了一下,決定把我的發現告訴水穎,「你看這個男人,他左手的食指上戴著一個銀戒指,很奇特的銀骷髏式樣。我那天發現,莎莎左手的食指上,也戴了個一模一樣的戒指。」

「真的?」水穎看著我,「我只是記得莎莎手上戴了個戒指,沒注意是什麼式樣,也沒注意那男人手上也有一隻。」

「真的,我不知道那是流行飾物還是什麼標誌。但要說是流行飾物,一個強盜和一個旅館女老闆都戴這個流行飾物,不是顯得太幼稚了一點嗎?」

經我一說,水穎也開始沉思起來。

「兩位小姐在聊什麼,為什麼不入鄉隨俗,用我們的語言聊呢?」那個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我和水穎的駱駝邊,笑著看著我的水穎。

「你管不著。」我這句話是用英語說的。

「哈,你膽子可是夠大的,不知道我們是殺人不眨眼的強盜嗎?居然敢這樣和我說話。」那個男人還是用當地的語言,但他顯然是聽得懂英語的,奇怪,一個強盜居然也懂英語?我心存疑惑,但又找不出理由強盜就決不會學英語這種幾乎是世界通行的語言。

「無聊匪類!」水穎不屑地罵著。

「她說什麼?」那個男人不解地轉過頭來問我。

「她說你是『無聊匪類』。」我笑著用英語解釋給他聽,說完我就不再理他。

「哦!」那個男人做了個誇張的表情。

我和水穎各自轉過頭去,不再理那個強盜頭。

「好吧,好吧,我們不要鬧彆扭,現在既然認識了,那們做做朋友總可以吧。我叫庫拉達,你們呢?」過了一會,那個男人忍不住了,做出一副和好的表情。

「貓和老鼠能做朋友嗎?」水穎不屑地說。

「我叱!他是老貓我們是老鼠啊?」我對著水穎做鄙視狀。

「也是,那這樣說:黃鼠狼和雞能做朋友嗎?」水穎再次說道。

「我叱叱叱!你才是雞呢!」我大叫起來,那個男人用不解地眼神看著我的水穎在鬥嘴。

「那你說,你說怎麼比喻好?」水穎不服氣起來。

「怎麼著也得說狼和小羊能做朋友嗎?他是狼,我們是善良小羊!」我轉了轉眼珠子,終於讓我想到一個好的比喻來。

「得得,他是狼,你是小羊,行了吧?」水穎不屑於和我鬥下去的樣子。

「那你是啥?你不是羊嗎?」我不服氣起來。

「我是牧羊人!」

「啊呸!」我們水穎大笑起來。

那個男人看著我和水穎大笑,也咧著嘴笑起來,那群強盜不解地看著我們,然後忽然一起都大笑起來。這種感覺倒讓我覺得這強盜也有些可愛起來。

太陽開始西斜的時候,從幾個強盜高聲的對話中,我們知道快到強盜的營地了。

這讓我有些緊張,到了強盜們的營地,他們會怎麼樣對我和水穎呢?

「你說,他們會不會是為了古城才綁架我們的?」水穎問我。

「不知道,有可能,如果這個庫拉達和莎莎有關係,他就知道我們來沙漠的目的,再者他們不要貨物,單只搶兩個女人,好像也說不過去。」我和水穎分析著。

「對,你說的有道理,我剛才看了一下,那個強盜頭的手上確實戴著你說的那個戒指。」

「那當然,不要輕視一個寫手的觀察力。」

「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考慮一下,下面怎麼辦呢?」

「先見步行步吧,但願他們不是那麼沒理想的強盜,要綁兩個醜女人回去做老婆。」我用輕鬆的語氣說出我的擔心。

「這……也難說。」 (星洲互動.2006/04/21)(轉載自新浪網)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