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首頁刊物靈異奇譚

咒城 沙漠颶風 7
updated:2006-04-21 10:01:00 MYT

這是一匹高大的白馬。

我緊緊地摟著馬脖子,馬在飛奔,後面有一群人在追趕我,我聽到馬蹄踏在地上那種震耳的聲音。

「快!快!千萬不能讓他們追上我。」我把臉帖在白馬美麗的鬃毛上,它的皮膚溫熱,給我一些安全感。

我身著紅色的長裙,裙裾上有很多的褶,並隨著馬的奔跑在飛揚。

馬以極快速度的奔馳,穿過草地,踏在沼澤處,不管前面是什麼地方,總是以那種極快的速度在飛奔。過河時,河裡的水飛濺在我的身上,穿越樹林時,樹枝掛著我衣服……

可是追趕的人始終在後面不遠處。

我沒法分辯方向了,只是把自己的生命交給了這匹座下的白馬。

「放心吧,阿里朵,我會把你帶到安全的地方的。」我彷彿聽見白馬對我說。

「嗯。」我應著,我緊帖著白馬,在這奔逃的過程中,我已經和它形成了一種無比親密的關係,我相信它是要把我帶到安全的地方。

忽然,前面不遠處出現了一個斷崖!

白馬收不住腳步直衝過去!它的前蹄已經踏空!

就在這時,白馬忽然人立起來!它站在斷崖前嘶叫起來!

前面是斷崖,崖下是一望無邊的大海,後面是追趕我的人,他們的馬蹄聲,喊叫聲,離我越來越近……

我從極度的恐懼中驚醒來,那一刻我彷彿覺得追我的人就在我身後。

我喘了幾口氣,看見水穎睡的還香,就爬起來,輕輕越過門口的庫拉達,掀開帳篷低垂的門簾,走了出去。外面真冷,我打了個寒顫。

一件衣服披在了我身上,我回頭看見庫拉達站在我身後。

「是做噩夢了嗎?」

「嗯。」我輕聲回了他一句。

外面的月光真好,感覺自己彷彿還身在夢中。

「我也常常做噩夢,時常會夢見自己被埋在沙子下面,喘不過氣來。」庫拉達笑了笑,他笑起來其實真的很帥,不過我是不會這樣對他說的,「我想可能是我潛意識裡怕有一天死在沙漠中,被埋在這裡,再也回不了家了吧。」

「我也常常做窒息的噩夢。」

我看著遠處,忽然發現在不遠的地方有幾個黑點,彷彿是一排騎著馬的人。

「你看那是什麼?」我輕輕靠近庫拉達,指著遠處問他。

「好像是騎馬的人,等等。」說著庫拉達鑽進帳篷,拿出一個望遠鏡來,他對著那幾個黑點看了一下,就把望遠鏡給了我,「真是奇怪,那些人我在沙漠上從來沒有看見過,他們穿的衣服也不是當地的服飾。」

我接過望遠鏡,只見那是一排五個人,身上穿著黑色的長袍,幾乎把馬身都蓋住了。那些人頭上戴的帽子是金屬的,圓頂,左右飛起兩個像牛角一樣的帽翅。這讓我想到我第一天到旅館時看到窗外的那個怪人,他們的帽子幾乎是一樣的形狀,只是這五個人的帽子沒有那個怪人的帽子那麼高,也沒有那麼多的寶石鑲著。

「他們好像是在偷看著我們。」我對庫拉達說。

「是的。」庫拉達說,「你別亂跑,我去看看放哨的人,讓他們多加小心一點。」

「我和你一起去,好嗎。」我有點害怕地拉住了庫拉達的胳膊。

庫拉達低頭看了我一下:「知不知道,你這時比較像一個女人。」說著他咧開嘴無聲地笑了,我的臉「刷」地紅了起來。

我和庫拉達轉了一圈回來的時候,沙漠上那五個黑衣人已經不見了。

「好好睡覺吧,明天還要趕路呢。」庫拉達把我拉進帳篷,我躺下後悄悄轉過身看著他,發現他也在黑暗中看著我,我慌忙閉上眼睛,彷彿又看見庫拉達咧開嘴無聲地笑了。這個傢伙就這麼愛笑嗎?第二天,庫拉達帶著他手下的那些強盜和我們一起出發了。

「現在該往哪個方向走?」庫拉達騎在馬上問我。

「往西!」我很肯定地對庫拉達說。

我和水穎騎在駱駝上,除了必要的一些日常用品和挖掘工具,我和水穎帶來的大部分東西都留在了庫拉達的營地。

庫拉達揮了揮手,一隊人開始向西進發。

這時我再次感到了頸上戴的那個水晶盒裡的甲蟲的躁動。

我正是在一步一步走向危險嗎?

越往西走,我越感覺到身體裡的某種感覺越強烈,可是我現在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冥冥中,我覺得呼喚的聲音更加清晰。

到了下午的時候,水晶盒裡的甲蟲再次發出了強烈的躁動。我用手握住水晶盒,感覺到它在我手心裡在跳。「寶貝,會有什麼危險呢?」我心裡默默地問它。

「快看!」忽然一個強盜叫起來。

我慢慢轉過臉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北邊的天空佈滿了濃密的烏雲,在地平線上,一道巨大的黃色沙塵帶彷彿像龍一般,正以極快的速度向這邊滾來!這道沙塵形成的筒,就像一台巨大的收割機前面滾動的收割滾筒,東西兩頭看不到邊。烏雲彷彿也隨著沙塵帶的滾動向前擴散,霎那間在頭上形成了一個奇怪的景象,南北的天空,一半是晴朗的,一半是烏雲密佈,彷彿黑暗瞬那來臨。

我嚇呆了,呆呆地看著那道沙塵帶向這邊滾來,看著它即將吞噬掉我們。

「向東邊跑!快!剛才我們經過的那個沙丘,沙丘下地形比較凹,全部的人都去那裡!」庫拉達大聲地命令著。

所有的人掉轉頭向東邊的那個沙丘跑,水穎的駱駝被一個強盜牽起來,那只駱駝跟在馬後面邁蹄奮力跑著。

我還在發呆。

庫拉達跑過來拉起我的駱駝,駱駝跟著庫拉達的馬跑了起來。

「啊!」駱駝的猛然起步,讓正在發呆的我毫無防備,一個搖晃,從駱駝上栽了下來。

我從沙裡爬起來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跑到很遠了,卻沒有人發現我從駱駝上掉了下來。「喂!」我驚恐地向他們的背影大叫著,可是身後越來越近的颶風的呼嘯聲已經掩蓋住了我的呼救聲。

沒人回頭。

「完了!」我回過頭去看那道沙塵,在颶風中翻滾著,向我這邊壓來。我軟軟地跪倒在沙上,水晶盒裡的甲蟲彷彿在撞動水晶盒,我能感覺到一個生物想要逃出生天的慾望。

「不行!我不能這樣等死!」我看著越來越近的風暴,這個念頭跳出來。

我從沙上爬起來,正準備轉身向東跑,忽然有人從後面摟住了我的腰。

「上馬!」是庫拉達!

我也側身抱住庫拉達,藉著他手臂的力量向上躍起,整個上半身扒在了馬背上。馬沒有停,向東方跑去。我趴在馬背上,看見北邊的颶風捲著沙塵,在馬後面追趕。

前面出現了庫拉達所說的那個沙丘,可是像收割機般的沙塵帶也已經攆到了馬的尾巴後面!

「抱緊我。」庫拉達一邊回頭看著向我們撲來的沙塵,一邊大聲說。

風的呼嘯有些刺耳了。

我剛抱住庫拉達,颶風和著沙塵就把我們整個捲了進去,風沙抽打在臉上,如同鞭刑一般,我裸露著的皮膚都像被刀割過。

座下的馬嘶鳴著,已經沒有力氣和這舖天蓋地的沙塵和颶風抗衡,「撲通」倒了下去。

在馬倒下去的時候,我和庫拉達被摔了出去,在落到沙上的時候,我覺得觸到了什麼堅硬的東西,昏了過去。頭痛,眼前一片黑暗,有種窒息感。

我在這種感覺中慢慢醒來。

颶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的,我聽不到任何聲音,只覺得身上很沉重的感覺,想翻個身,卻無法推開壓在身上的重物。

感覺呼吸困難了起來,窒息感又如影隨行地向我襲來。

我奮力地掙扎了一下,然後再次陷入了昏迷中。

「我以神的名義!」一個很洪亮的聲音,「我們以神的名義!」後面是不知幾萬幾十萬幾百萬人的聲音跟在那個聲音的後面。然後那些人開始合唱,唱的是我聽不懂的內容,那支曲子很怪,在我聽來音節完全不符合一般的樂律,所以聲音顯得刺耳而忽兀,直鑽進我的耳膜裡。唱的時間很短,最後那些聲音用與唱歌同樣的語音念出一句話來,那句話如雷聲般震動我的耳膜,使我想立即掩耳。

我用手摀住耳朵,跟著聽到一些遙遠而親切的聲音:「紫約!紫約!」

「剛才她動了。」

「再給她點水。」

我的嘴裡流進來一些水,我覺得眼睛發澀,但還是奮力想睜開眼睛。

「紫約!你醒了!」

「嗯。」陽光照在我臉上,我吃力地扭過頭,然後看見水穎和庫拉達,還有那群庫拉達帶領的強盜。

我勉力對他們笑了一下。

隱隱還是頭疼,四肢像是要散了架似的,又酸又麻。

「你沒事吧?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水穎有些著急地問。

「我沒事,就是渾身酸疼。」我動了動手臂,然後翻身想坐起來。一隻手扶住了我,庫拉達把我扶了起來,我對他報以感激的笑。

「要是不行,我們就在這裡休息過夜吧,剛才的颶風已經將沙漠的地形改變了,我怕下面我們尋找古城會更困難了。」庫拉達看著我說。

「不,繼續向西,我感覺到了,古城已經不遠了。」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水晶盒裡的甲蟲又跳了一下。

我們出發繼續向西。

天空已經完全沒了烏雲,又晴朗起來。對於莫測的沙漠氣候,我實在是不能瞭解。

我和水穎騎在一匹駱駝上,庫拉達騎著我的駱駝,他的馬已經死了。

我還是有些頭痛和耳鳴,而那些很多人的聲音,彷彿已經不僅是在我夢中,隱隱地,我總是能聽到那些聲音,有時候彷彿是呼喚,有時候彷彿是亂七八糟的嘈雜聲,有時候就是那些我完全聽不懂的東西,但那又不像是一種語言。

水晶盒裡的甲蟲一直在躁動,偶爾躁動會強烈一些。

我的心裡別別地跳著,這一切不正常的影像都說明,我選擇的方向是正確的,也許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找到古城了。

「看!」一個強盜忽然指著遠處對我們喊。

「那是什麼?」我們一起向強盜手指的方向望去,遠處的地平線上出現一個比四周的沙漠高出許多的東西,看不出是什麼。庫拉達舉起攜帶的望遠鏡來。

我的心跳的更厲害,在看到那個奇怪的東西的時候。夕陽已經開始落向沙漠的後面,金紅色的光塗滿整個沙漠。那個東西就那樣忽然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中,直覺,那裡應該就是古城所在的位置了,因為我聽到那些聲音,還有那個總是最清晰的聲音,所有的聲音都在說著同一句話:「你終於回來啦!阿里朵朵娜!」

「是一個圓頂的小屋!」庫拉達向我們通報著,「好像是石頭砌的。」說著庫拉達把望遠鏡遞了過來。

水穎接過望遠鏡看了一下,又遞給了我。

我把望遠鏡舉在眼前,水晶盒裡的甲蟲好像在暴烈地跳。那個石頭砌的圓頂的東西,像一個涼亭,但卻比一般的涼亭大很多倍,圓頂下有幾根粗大的石柱支撐著。這個建築就這樣突兀地立在沙漠上。

「你以前有沒有見過這個東西?」我轉頭問庫拉達。

「沒有。」庫拉達很肯定地說。

「我在沙漠上生活了三十多年,眼睜睜地看著沙漠吞噬了許多地方,但也從來沒看見過這個東西。」一個強盜疑惑地說。

「會不會是以前埋在沙下的,經過剛才那場颶風的吹襲,上面的沙被吹走了,所以就出現了。」另一個強盜接過來說。

「嗯。」我沉思了一下,「我感覺到古城應該就在這不遠了,不知道這個建築是不是與古城有關。」

「那正好,我們就到那個石屋下休息過夜吧。」庫拉達下了指令。

所有的強盜歡呼著策馬奔向那小屋,我忽然覺得這群強盜的悲歡是那麼簡單,因為找到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就會開心起來,不知道為什麼我對這群強盜有些改變了看法。

「你以為這些人真是想當強盜嗎?」庫拉達彷彿看穿了我的心事,「他們原來都是安安穩穩的人,靠著自己的雙手來勞動生活,可是沙漠一點一點地侵佔了他們的土地。」庫拉達有些傷感地說。

「那他們可以去別處謀生啊,不一定非要做強盜的!」水穎不服氣地反駁著。

「是,對你來說是。」庫拉達看著遠處策馬奔跑的強盜,「你有高等學歷,去哪都不愁沒工作做,可是他們,連字都不識。你們看到我們的營地了吧,知道那裡原來是什麼地方嗎?」

「那裡原來是什麼地方?」我奇怪地問。

「那裡原來是一個小鎮,它原來是在沙漠的邊緣,小鎮的人都拚命地栽種植物,想擋住沙漠的吞噬,可是,最終這個小鎮還是被沙漠吞噬了。沙漠裡被這樣吞噬的小鎮不知道有多少。沙漠最近一次吞噬的小鎮,據說是二十五年前,這此強盜原來都是生活在那個小鎮上的,他們那時還是孩子。小鎮被沙漠吞噬後,他們的親人死去了,他們卻活了下來,於是在沙漠邊緣的其他小鎮上乞討生活,可是,那些鎮上的人認為他們是招惹了魔鬼的人,不肯讓他們在小鎮上乞討生活。他們只好回到沙漠,有些孩子就這樣又死在了沙漠裡,而剩下的孩子就成了強盜,一直生活到現在。」

我和水穎呆住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星洲互動.2006/04/21)(轉載自新浪網)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