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首頁刊物靈異奇譚

咒城 古城重現 8
updated:2006-04-21 10:01:19 MYT

整個一個晚上,我和水穎都沉悶著。

那些強盜在沙漠裡撿一些爛骨頭枯沙棘什麼的,在圓頂石屋的外面燒了一堆火,然後坐在火邊喝酒唱歌。

我和水穎坐得離火堆很遠,背靠著石屋下那些巨大的石柱。

「紫約,你看天上的星星,很明亮。」水穎半天說了一句話。

「是的。」我仰著頭看了看夜空,忽然看見有道紅色的流星劃過,我剛想許願,流星已經消失了,紅色的流星,我真是第一次看見。

「其實,那個庫拉達,人並不壞。」水穎又停了一會,忽然冒出一句沒頭沒腦的話來。

「是吧。」我不確定地說,「我也覺得他不是一個壞人。」說著,我忽然像發現了什麼似的,轉過臉看著水穎笑起來,「老實交待,你是不是對他動了心思?」

「別瞎說,我倒是覺得庫拉達對你,嘿嘿,好像有什麼不良企圖哦。」水穎壞笑著。

「切,他不過是想我帶他找到古城罷了。」我聳了聳鼻子。

「不僅是這樣吧?」水穎收斂了臉上的壞笑,「我的感覺是沒錯的,你不知道下午颶風來那會兒,他發現你不在他牽的駱駝上的時候,他的臉色有多少難看,立即就策馬返回去找你,那時我心裡都在想,完了,你們倆估計都回不來了。後來颶風過了,我們找到你們的時候,你被他緊緊地抱在懷裡,他的身上幾乎全被沙埋住了。」

我的臉紅了,不過幸好是夜晚,水穎看不見,不會笑我,我於是趕快打岔,「那你們是怎麼找到的?」

「先是看見了那匹馬,那時候它還沒死,在沙下掙扎,我們看見沙在動,還有馬尾巴露出來,就去把馬拉了出來,然後在拉馬的時候就看見邊上有衣服,這才找到了你們。」

「好幸運沒被悶死。」我呆了一下,難道我夢中的那種窒息感就是預示著在這沙漠中遇到這場颶風,我被埋在沙下嗎?

「是啊,庫拉達是個很聰明的人,他利用馬和你們身體之間的空隙,然後用衣服把這空隙遮住,使沙不能進去,這就為你們留下了呼吸的空間。我真不知道在那個時候,他怎麼還能想起來這些,要是我,早就嚇傻了。」

「我也嚇傻了。」我笑了笑,「不過也多虧你們及時找到,要不我們可能也被悶死了。中間我在沙下時醒過一次,但是太窒息了,又昏了過去,我想那時候可能是那個空隙裡的空氣用完了吧。」

「啊!」水穎叫起來,「紫約,你的夢中總有窒息感覺,會不會就是夢到這件事啊?」

「不知道啊,希望是,我可不想再來一次窒息感了,那真是難受。」水穎居然和我想到一起了。

水晶盒裡的甲蟲已經完全不動了,很安靜,我不知道這種感覺是好還是是更加不好。

石屋外的火漸漸熄滅了。

我和水穎鑽進睡袋裡,那些強盜也都在石屋裡找個地方,裹著他們帶來的被子,睡了下來。

庫拉達睡在離我和水穎不遠的地方,把我和水穎與那些強盜隔開來。我再次夢見了我騎著白馬在狂奔,最後馬停在了斷崖邊,崖下是一望無際的海,身後是漸追漸近的人。

「不!我不要被抓住!死也不要!」我心裡盟生了死的念頭,於是用力一夾馬腹,馬向著斷崖下跳去。

空中呼呼地風聲從我耳邊越過,我在空中不停地下墜下墜……

我的腿猛地蹬了一下,從噩夢中醒來。四周很黑,我知道我睡在沙漠裡。

我已經醒了,可是,為什麼耳邊還聽到在下墜時耳邊那呼呼地風聲呢?沙漠起風了嗎?我疑惑起來,但很快,我又再次墜入了深深的夢裡。

這次我已經在海水裡,那匹白馬在水裡游著,我還是緊緊地摟著它的脖子。

「你居然會游泳?!」我又驚又喜,用臉輕輕地摩挲著它的頸皮。

身後斷崖上停著幾十匹馬,那些騎馬的人無奈地看著在海中游遠的白馬。忽然,有人帶頭沿著海岸追了起來。

「天哪!」我是被一聲尖叫驚醒的。

白馬和滿眼的海水都退去了,我又回到了現實中一望無際的沙漠裡。

我打開睡袋鑽了出來,看見水穎和庫拉達,還有那些強盜,都站在石屋邊上,彷彿在看什麼。

「怎麼了?」我迷迷糊糊地揉著眼問。

「紫約!你快來看!」水穎向我招著手。

我走到水穎身邊,向外一看,我也呆住了。

石屋的外面出現了一個古城!

這座古城和我夢裡的古城一模一樣,都是石砌的屋和街道,原來我們昨晚休息的這個石砌的涼亭是這古城裡最高的建築物,它在昨天下午那場颶風中從沙中露出了來。

城不算很大,城周圍的沙比城還要高,但不知道為什麼沙沒有向城中流進來。

我們的馬和駱駝都在城外的沙上,遠遠的我能看見它們,並沒有跑開。

可是,我奇怪的是,昨夜,城裡的沙是怎麼不見了,使古城露出來的呢?

「咒城!」強盜中有人輕輕地說話,「這就是傳說中的咒城,現在它出現了,它的咒語會實現嗎?」

「不知道,傳說看見咒城的人都會死掉,或者失蹤。」

「其實不一定,二十五年前我曾經看見過它出現,那時我才幾歲,父親運送貨物時帶著我,我遠遠地看見過它。只是,我當時記得城的位置並不是在這個地方啊?」

「不管怎麼說,既然它又這麼神秘地出現了,我們總應該下去看看吧。」庫拉達笑了笑,「大家不用擔心,傳說不一定是假的,但也不一定是真的,快點吃點乾糧,我們要下去考察一下。」

「我明白了。」我喃喃自語著,原來這裡就是我夢中古城中個我覺得是教堂的建築物。「啪」「啪」。

街道和夢中的一樣幽長,街道上舖著巨大的石塊,每走一步,腳步聲都顯得特別響,還有著空洞的回聲。

街道上沒有沙,很乾淨,這是城中的主街道,很寬,我知道這條街道是通往那個宮殿似的建築群的。

街道邊的很多房屋,門是半掩著的。

我走向一間看起來比較大的房屋,伸手推開了門。房間裡放著石板搭成的桌子,桌子上還擺著石頭做成的碗和盤,看上去並不顯得粗笨,倒是讓我有種古拙的感覺。

當我看向碗盤中的時候,我被嚇了一跳,碗盤中居然盛著食物,恍惚間那些食物還在冒著熱氣,好像主人做好了熱騰騰的飯菜,在等客人來享用似的。

我渾身有些發冷。

這是個在沙下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古城,城裡一片空寂,但街道上卻是一塵不染,街道邊的房屋裡還有著溫熱的食物,這是一個什麼樣奇怪的地方?

我想退出去,猛然卻發現這個房間的另一邊也有個門,可能是通向裡面的,門口的地上,卻露出半個人頭來。

難道,這裡還有人生活?

我小心翼翼地走過去,探頭向門裡看了一眼。

「啊!」我驚聲尖叫起來,聲音要多刺耳有多刺耳。

「怎麼了?」庫拉達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我的身後,他的雙手扶在我肩上,我顫抖著,把手指向那扇門裡。

「呀!」庫拉達顯然也被嚇了一下。

門裡躺著坐著幾具屍體,有大人,也有小孩,但他們都是一樣的乾屍,屍體在這沙下被蒸干了水份,於是肌肉都脫水後緊帖著骨骼,肚子上的肉就深深地陷了下去,眼睛也一樣陷了下去,頭像個塗了薄薄一層臘的骷髏,嘴咧開,而牙齒卻向外齜著。這些乾屍幾乎都保持著一種姿勢,他們的雙手緊緊地掐在他們自己的脖子上。

這些人,是怎麼死的呢?他們怎麼會在一起死在了這個古城裡呢?

從驚恐中慢慢回復過來,我不由地奇怪著。

忽然,門裡那些乾屍咧開了嘴,向我笑著,我的耳邊再次聽到了那個不知是幾萬幾十還是幾百萬人發出的聲音:「你終於回來了!阿里朵朵娜!」

「啊!」我再次尖叫起來,轉身跑出了那個房屋。

街道上還是一片死寂。

奇怪的是,剛才跟我和庫拉達一起的幾個強盜卻不見了。

從那個圓頂塔樣的建築物上下來,我就一直有種很強烈的不安的感覺。所以我建議把所有的人分成兩撥,一撥和我向城中心方向考察,一撥和水穎向城門方向考察,然後從城門離開,把城外的馬和駱駝牽好,防止它們跑了我們沒法回去。

其實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他們的安全。

庫拉達堅持和我一起向城中心走。

街道上仍舊是一片靜寂,庫拉達跟在我身後跑了出來,現在這條街道上除了我和庫拉達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庫拉達的手下去了哪裡?我開始不安起來。

水晶盒裡的甲蟲再也沒有動過,彷彿死了一般。我把水晶盒取下來,看見裡面黃色髮絲晶的甲蟲已經沒了我第一次見到它時的那種光澤和生氣,只成了一個死物,連晶裡的黃色髮絲也隱隱地有些灰暗之色。

我把水晶盒遞到庫拉達手裡:「這個給你,戴在頸上。萬一有什麼事情發生,你就趕快離開,記住,不要管我!」

「怎麼了?你感覺到有什麼事情會發生嗎?」庫拉達不安地接過水晶盒。

「不,我什麼也感覺不到。」

「咦,他們幾個哪裡去了?」庫拉達到這時才發現異樣,那幾個手下已經不見了。

「不知道,我們找找吧。」繼續往前走。忽然,我看到街道上有一滴血。

街道因為太乾淨了,所以這一小滴血才那麼顯眼。我蹲下身,用手摸了一下,血還沒干,甚至有些溫熱的感覺。街道旁邊的那個半掩的門邊,也有一滴血。

我的心沉了下去。

「他們出事了。」庫拉達臉色也沉了下來。

我和庫拉達小心地走向那個門邊,從半掩的門裡只看見石板桌的一個角,還有一張石凳,別的都看不到。

庫拉達小心地伸手推了一下門。

這裡的門也全是薄石板做成的,那石門在下面的槽裡轉動時發出了「吱嘎」的一聲響,這個聲音在這死寂的城中顯得格外不協調。

「天!」庫拉達叫了一聲,「魯夫裡!」

房間的石桌邊跪著一個男人,那男人背對著我們。他正是強盜魯夫裡,他的身體依著石桌才勉強沒倒下去,但看上去他已經死了。石板的地上淌了一灘血,「叭噠」,還有小血滴滴下,溶進地上的那灘血裡。

石桌的前端坐著一個人,不,正確來說是一具乾屍。

我和庫拉達走進屋裡,想看看魯夫裡是不是還有救。但我們赫然發現,魯夫裡的胸口插著一把刀,而那把刀的刀柄卻正握在乾屍的手中!

這個場面極為詭異。

我只覺得有種想嘔吐的感覺,雙腿軟軟的,連走一步路的力氣也沒有。

庫拉達伸手在魯夫裡的鼻子下試了試,輕歎了一口氣,然後伸手去拔魯夫裡胸口上插著的那把刀。

「不要!」我尖叫起來。

「怎麼了?紫約?」庫拉達縮回手,奇怪地看著我。

「不要惹它!」我直直地指著那具乾屍,我彷彿看見他咧開嘴在笑,我彷彿聽見他用溫柔的聲音在對我說:「你終於回來了,阿里朵朵娜!」

「難道你相信魯夫裡是這具乾屍殺的?」庫拉達看著我,微皺眉頭。

我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可是我看見它們都會笑,還對我說:『你終於回來了,阿里朵朵娜!』」

「不用怕,紫約,相信我,魯夫裡不是這具乾屍殺的,這城裡一定有兇手!」庫拉達說著伸手拔下了插在魯夫裡胸口的刀。

「啊!」我輕叫一聲,用雙手捂上了眼睛。

「啊!」就在我叫出聲的時候,我聽見外面的街道上也有人慘叫了一聲。

「德林!」庫拉達手裡握著還有血跡的刀子跳了起來,然後衝出門去。

「庫拉達!」我慌忙放下摀住眼的手,跟在他身後衝出了門去。可是,等我跑到外面的時候,已經失去了庫拉達的蹤影。

石砌的街道上,一片靜寂。

彷彿整個城裡,只剩下我一個人。

「天哪!」面對著空寂的街道,我慢慢地蹲下身去。 (星洲互動.2006/04/21)(轉載自新浪網)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