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首頁刊物靈異奇譚

咒城 和強盜合作 6
updated:2006-04-21 10:00:55 MYT

所謂的營地,原來不過是幾處斷牆,斷牆裡支撐著幾個帳篷,帳篷之間擺著一些簡單的生活用品,有幾個當地的女人正在忙活著做飯。

這些女人是不是都是搶來的呢?我好奇地看著那些女人。

隨著日頭的西斜,沙漠上的氣溫開始驟降,身上已經有了些涼意。

我們的駱駝被強盜牽到另一邊的斷牆內,而我們自己則被庫拉達帶到一個大帳篷裡,帳篷裡很簡陋,一邊是一個在地上舖著草,上面放著被褥的床舖,另一邊放著一塊木板,上面放著一些日常的用品,包括一個搪瓷缸和一個搪瓷碗。

正在打量著,又有人走進帳篷,手裡提著我和水穎的行李。

「你們在這休息一下,一會到外面吃飯。」庫拉達說著和那個送行李進來的人出去了。

我和水穎互相對望了一眼,很快地把我們的行李檢查了一下,發現並沒有少什麼東西,連我們準備的槍支也還原封不動地給我們拎來了。

搞什麼鬼?

我有些想不通,這些傢伙不怕我和水穎拿著槍出去和他們拚命嗎?

「看來,我們的猜想還是正確的。」我看著水穎說。

「是的,如果他們要求我們帶他們去古城,我們該怎麼辦?」水穎不安地看著我。

「嘿嘿。」我有些陰陰地笑了一聲,「也沒啥怎麼辦,那就帶他們去唄!」

「帶他們去?」水穎不解地看著我。

「是的,帶他們去。」我放下嬉笑的表情,很認真地和水穎分析著,「第一,不帶他們去,我們也去不到,沒準惹火了他們,把我們給……第二,帶著他們不怕再遇上別的強盜;第三,不一定能找到,萬一找到,也不一定能在短時間內挖出來;第四,看這樣子,他們只是為了古城裡的值錢的東西,和我們的目的沒有衝突;第五,我看我們實在是難逃出去,不這樣還能怎麼樣呢?」

「唉……」水穎歎了口氣,「說來說去,你最後一條才是正點啊。」

正說著,庫拉達走了起來:「出去看看沙漠日落吧。」

我和水穎跟在庫拉達後面走出了帳篷,這時太陽正快要落到地平線,太陽是金紅色的,四周的雲也是一片金紅,和滿眼的黃沙形成一種對比。

我被這種極致的景色吸引了,雖然以前也看過沙漠日落,但從來沒有今天這種感覺。

忽然,我的視線裡出現了一座城!

城全部是石砌的,遠遠看去,能看到兩幢建築特別高大,一幢應該是個龐大的建築群,一看就是宮殿之類的建築,另一幢是細細高高的圓頂的塔,完全和我夢中的一樣。

「我回來了!西蘭。」我不由自主地喃喃自語著。

「你說什麼?紫約?」水穎輕輕拍了拍我。

「什麼?我說什麼了?」我不解地看著水穎。

「你說你回來了,西蘭。」水穎有些擔心地看著我。

「對,水穎,你看日落的地方,那座古城出現了!」我喃喃著,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對那座古城,我有種難以抗拒的感覺,但同時心裡又恐懼無比。

「哪兒呀?」水穎疑惑地問。

「就在那,日落的地方。」我說著再看時,古城已經變模糊了,漸漸隱在了落日裡。

「什麼也沒有呀!」水穎呆呆地看著落日的地方。

「你剛才看見什麼了?紫約?哦,對不起,我可以這樣叫你嗎?」庫拉達也轉過臉來問我。

「古城西蘭。」我說。

「Sile?你是說你剛才看到Sile了?」庫拉達著急地問。

「是Sila,不是Sile。」我糾正著,忽然我想起一個問題來,我剛才和水穎一直都是用母語交談的,庫拉達怎麼能聽懂?「你懂中國話?」

「會一點點。」庫拉達笑起來,「我小時候的保姆是中國人,她教過我一些中國話。」

我覺得我有些發暈,那我和水穎說的話,他到底聽懂了多少呢?沙漠的夜很寒冷。

我和水穎坐在帳篷中,庫拉達坐在帳篷門口,他雖然沒說,但是我相信看來我和水穎得和他一個帳篷過夜了。因為他讓我和水穎睡在原來帳篷裡已有的那個床舖上,而他自己卻在門口又舖了些乾草,然後就一直坐在那裡。

我和水穎坐著沒有說話,在我們知道庫拉達聽得懂中文後,就沒有再交談過對這件事的看法。

「今天的月亮很圓啊。」庫拉達坐在門口的乾草上說。

我對庫拉達產生了強烈的好奇,這樣一個國家的一個沙漠裡的強盜,居然懂英語和中文,懂英語如果還不算太奇怪的事,但懂中文就太奇怪了。

「我可以吹口琴嗎?」庫拉達沒有回頭,但他是在徵求我和水穎的意見。

「隨便。」我無所謂地說。

庫拉達吹了一支曲子,那曲子讓我有種無比熟悉的感覺,但我相信我從來沒有聽過,我其實是個樂盲,對音樂,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庫拉達的口琴吹得很好,我不由地走過去坐在他身邊的乾草上。

「這是什麼歌曲?」在庫拉達吹完的時候,我問庫拉達。

「不知道,這是我自己胡亂吹的,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這旋律很熟悉。」庫拉達轉過臉來看著我,「我自己給這曲子取了個名字,叫『愛人回來』。」

「『愛人回來』……」我喃喃著,恍惚又聽見那個聲音在叫我:「歡迎你回來!阿里朵朵娜!」

我呆呆地看著月光下的沙漠,那個聲音已經很明確的讓我感覺到是來自西方的。

「紫約,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庫拉達一直在看著我。

「什麼事?」我心裡「咯登」了一下,一個強盜說要和我商量事兒,這叫什麼事,你說。可是聽他的口氣,又不像是在故意玩我,他要和我商量的是什麼事呢?與古城有關的?

「嗯,是這樣,我聽到消息說你們是要去Sile,哦,不,是Sila,我一直都很想去看看那座古城,我想和你們一起去,可以嗎?」

「哈,你劫持我們的目的就是這個吧?終於說出來了。」水穎在後面用諷刺的語調說。

「這……是我不對,用這種方法把你們請到這兒來,但是我想,我不用這種方法,實在是想不出什麼方法會讓你們答應帶我去找Sila。」

「那你還用得著和紫約商量?用槍逼著我們,我們敢不帶你去嗎?」水穎得理不饒人。

「是莎莎告訴你,我們要去找古城Sila的吧?」我淡然地問他。

「是的,可是,你是怎麼知道的?」

「那天晚上你在旅館三樓的走廊上撞到我,你伸手拉了我一把,當時我看見你的左手食指上有個奇怪的戒指,我於是就留了心。」我說到這的時候,庫拉達把手拿出來看了看他的戒指,然後笑了。「後來我在莎莎的手上也看到同樣的戒指,而且也是戴在左手食指上的,這種戴戒指的方法是比較奇怪一點,但兩人戴同樣的戒指就更奇怪了。開始我以為是一種流行飾物的流行戴法,可是到今天你在沙漠上出現,我就知道我的看法錯了。莎莎戴流行飾物趕時髦還說的過去,可是一個強盜也去趕時髦,也未免太可笑了,所以,我確定這戒指是一種什麼標誌,你和莎莎間必有什麼我們不明瞭的關係。」

「你很聰明,我以為你們不會注意到這種小細節,看來我還是小看了你們。」庫拉達笑起來,「莎莎是我的姐姐,同父異母的姐姐。」

我楞了一下,不由地回頭看了水穎一眼,水穎也是一臉的茫然。

「這件事說起來比較難解釋呢,反正今晚也沒事做,不如我慢慢說給你們聽吧。」庫拉達停頓了一下,彷彿在想著從哪裡說才好。

「我想莎莎應該和你們說過,她父親,也就是我父親,是美國人,她母親是當地人。我父親,雷恩.強森,我現在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來到這個國家,他一直不肯說,他在這個國家裡愛上了一個女子,就是莎莎的母親,莎莎就像她母親一樣漂亮,我猜我父親是喜歡漂亮女人的男人。我父親和莎莎的母親有了莎莎,父親和莎莎的母親在這個國家生活了幾年,但後來被我父親的父親招回了美國,回去後在家族的安排下娶了我母親,於是有了我。在我長到五歲之前,父親都沒有再來過這個國家,也沒有再見過莎莎的母親和莎莎,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一封信,那是莎莎的母親臨死前寄給父親的,要他照顧好莎莎。於是父親不顧我母親的阻攔,來了這個國家,並將莎莎帶了回去。莎莎在美國生活了幾年,受到了美國的教育,但她一直念念不忘她母親的國家。你們大概想不到吧,我母親很不喜歡莎莎,因為莎莎常常提醒她,她的丈夫並不愛她。可是奇怪的是,我和莎莎一直感情很好,莎莎沒事時就向我講述咒城——Sila的傳說。我總是渴望能找到那個咒城,不知道為什麼,我有種感覺,我一定可以看到傳說中的咒城。」

我和水穎沒有說話,聽著庫拉達的述說。

我看著清冷的沙漠,有種感覺,彷彿庫拉達在給我說著一個古老的故事,就像我小時候在夜晚聽外婆給我說那些傳說一樣。

「莎莎在美國時,用咒城的傳說蠱惑了不少人,其中還有父親的學生,水穎認識的那位布萊德先生。他後來和莎莎一起來到這個國家,那時莎莎才剛二十歲,他們來這個沙漠尋找咒城,但都不得而歸。我在幾年前來到這個國家來看莎莎,我也被那個傳說迷惑,於是留下來並發誓要找到咒城。這也是我當強盜的原因,這樣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在沙漠裡東奔西跑。可是幾年的時間我幾乎熟悉了沙漠的每一個地方,但卻始終沒有辦法找到咒城,它就隱藏在沙漠下的某一處,我無緣與它相見。直到不久前,莎莎接到布萊德的消息,說你們要來找咒城,從布萊德的消息裡我們知道了紫約奇怪的夢和她對這個城的感知,所以我就想,無論如何也要和紫約找到這個咒城,我相信,紫約就是咒城裡的生靈,她一定可以找到咒城。」

我相信庫拉達的話,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沒有理由不相信他。

「哼,原來是布萊德出賣了我們,等我回去後要他好看!」水穎不滿地對我說。

「哈,這也不能全怪他,他也想見一見這座傳說中的咒城,他還讓我保護你們在這個國家的安全呢。」

「哼,黃鼠狼給雞拜年啦!」聽水穎這樣說,我又想笑,但還是忍住了。

「對了,還有一件事,那天晚上我們和莎莎出去吃飯,回來後,我們發現我們的行李被人動過了,而你恰恰上過三樓,這不會是個巧合吧?」

「我只是想進去看看有沒有關於古城的資料而已。」庫拉達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哼,不僅是強盜還是小偷呢!」水穎說話毫不留情。

「那你找到什麼了呢?」我調侃地問。

「什麼也沒找到。」這個強盜還是挺老實的。

看他對於那件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好意思,我於是轉過一個話題,反正那天晚上我們也沒損失什麼東西,「庫拉達好像是當地人的名字吧?」

「對,這是我來這裡後莎莎給我起的名字,她說這名字是傳說中的一個英雄,我的美國名字叫克裡斯.強森。」

我不知道再說什麼好,看著有些暴怒的水穎,笑了一下:「受過高等教育的強盜,哈,這趟出來,我什麼事都遇上了。」

「你們不要生氣,如果你們不喜歡我跟著一起去找咒城,那我就不去好了。知道咒城能被找出來,我也已經很開心了。」庫拉達撓了撓頭,這時我感覺他像個犯了錯誤的小孩子。

「呵,你說的倒好聽,你把我們的嚮導趕走了,我們現在想不靠你也不行了,在這沙漠中,就我們兩個女孩子,又不辯方向,想我們死在沙漠裡面啊?」我瞪著庫拉達,我不知道我最後那句話,差點成為一道讖語。

「那,那,那你們說怎麼辦?」

「你要答應我們幾個條件,我們就答應你和我們一起去找咒城。」我看了看水穎,她沒有表示反對。

「好,你說。」庫拉達答應起來倒是很爽快,我是比較喜歡這種男人的。

「第一,你在保證我們的安全,不管咒城找到或是找不到,你要保證我和水穎安全地離開沙漠和這個國家。」我看著庫拉達,慢慢地說。

「這個當然沒問題!」

「第二,在尋找的過程中,要聽我們的,我們說去那個方向,就去哪個方向。」

「那當然!」庫拉達有些興奮地搓著手。

「第三,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們能找到咒城,我希望你能幫我完成我的心願,至於城中那些值錢的東西,我不會和你們爭的。」

「紫約,我抗議,第三條不可以,城裡的東西怎麼能讓強盜們拿走呢!」水穎大聲叫了起來。

「水穎,這是別人的國家,保護古跡古物輪不到我們,你別忘了我們來的目的。」我淡然地對水穎說,「就算是強盜不把東西拿走,那些東西最終也會不知下落了,在這種國家,你指望誰來保護這些古物呢?」

「你說的也對。」水穎有些垂頭喪氣的感覺。

「哈,你們真把我當成妄為的強盜了!好吧,我確實是強盜,但我是不會偷古城裡的東西的,我發誓。」庫拉達很認真地舉起他的右手。

「我相信你!」我微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說出這句話。但確實,我現在開始相信庫拉達了,至少他和莎莎給我的感覺都不像是壞人,雖然壞人的額頭上不會刻字,也不會因為是壞人就長著一副壞相,但我還是相信了自己的感覺。 (星洲互動.2006/04/21)(轉載自新浪網)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