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首頁刊物靈異奇譚

咒城 古城乾屍 9
updated:2006-04-21 10:02:25 MYT

我順著街道慢慢走著。

頭有些暈,隱隱聽到許多的聲音。

眼前的街道上忽然出現一大灘血,還有血滴一直延伸到邊上的一個屋裡。我有些發抖,從那半掩的門裡慢慢地伸頭探望。

忽然一個黑影向我撲來!

我驚叫一聲,條件反射地伸出雙手向黑影推過去。

觸手是一具溫熱的軀體,還有粘稠的帶著甜腥味的液體粘在了我的手上。而那具軀體被我一推之下,向後倒了下去。

「天哪!」我叫了起來,倒在地上的居然是德林!他雙眼睜得大大的看著我,胸口上一個很深的洞,還在向外冒著血。

我發現我的雙手上滿是鮮血,德林的鮮血。

庫拉達呢?剛才他是聽到德林的聲音出來追德林的,現在德林已經死了,那庫拉達怎麼樣了?我有些不敢想像。

「庫拉達!」我衝到街道上大叫著,「庫拉達!庫拉達!你在哪裡?」

「紫……約……」我隱隱聽到庫拉達的聲音,彷彿就在宮殿的方向。

我開始在街道上奔跑,向著宮殿的方向,一邊奔跑一邊喊著庫拉達,可是卻沒有再聽到他的聲音。

宮殿在我的視線中越來越近,也越來越高大,那些是很大很大的石塊砌成的。門是拱形的,兩扇很巨大的石門,石門是整塊的大石做成的,上面雕著一些花紋,每一扇門上有一個巨獸,那是我從來不曾認識的動物,它有著鹿一樣的頭,卻有著牛一般的角,身體是馬的身體,還有一條豹子的尾巴。

其實這些並不是我當時看到的,那是我在夢中時看到的。當時我以極快的速度在向前奔跑,並看不清這些,只是知道宮殿很巨大。

我忽然在奔跑中停了下來,因為宮殿的兩扇門是關著的。

我劇烈地喘著氣,看著兩緊閉著的門。

「紫……約……」我隱隱又聽見庫拉達的聲音,我確定那聲音是從宮殿裡傳來的。

「庫拉達!庫拉達!」我在門口大聲叫著。

「吱嘎」宮殿裡的兩扇門忽然向裡打開了。

在門打開的時候,忽然有很多的聲音向我撲面而來,那是我以前夢裡聽到的那不知幾萬幾十萬或是幾百萬人的聲音,那些聲音裡夾雜著些憤怒不和協的音符,那些聲音讓我頭疼欲裂。

宮殿打開的大門後站著一個黑色短袍頭戴圓頂金屬帽的佝僂老頭,他的臉就像是木乃伊一樣,眼睛深深地凹著,嘴裡沒有牙齒,像個巨大的黑洞,他咧開嘴笑著對我說:「歡迎你回來!阿里朵朵娜!」

這一切和夢中一樣!

可是當時我已經顧不上這些了,魯夫裡死了,德林也死了,庫拉達不見了,這個像殭屍一樣的老頭在這裡出現,他會不會就是兇手呢?在我這樣呆了一呆的時候,門裡的那個老頭已經不見了。

我忙跟在後面衝進宮殿裡。

「你是誰?」我在空洞的宮殿裡大聲問著,可是除了我的回聲,沒有別人的聲音。

「轟」,兩扇巨大的石門在我身後關上了,我急忙轉過身去,大殿裡沒有一個人,是誰關上了門?冷汗從我的額頭上冒出來。

宮殿的正中有個半人多高的巨大石台,台上擺著一把石製的椅子,椅子上坐著一具頭戴王冠的乾屍,他身上還穿著鑲滿了寶石的盔甲,右手握著一柄厚厚的劍,劍身上有細細的血槽。

在石椅的兩邊,還各有兩個手持長矛的衛兵的乾屍,他們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依舊筆直地站著。

我的眼睛在宮殿裡四處搜尋,沒有看見任何活人的跡象。

背上的冷汗浸透了我的衣服。

「你終於回來了,阿里朵朵娜!」就在我四處打量的時候,我忽然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那是夢中那個穿透了所有聲音最清晰地直達我耳中的那個聲音。

我忙轉回頭去尋找那個聲音,卻發現是坐在石椅上,頭戴王冠的那具乾屍!

不錯,聲音正是從他的嘴裡發出來的!

我呆呆地看著那具乾屍,彷彿被夢魘住一般,一動也不能動。我看見那具干深陷的眼窩中有光在閃動,他那干紫的嘴唇開始慢慢地咧開,有一絲詭異的笑容出現在他的臉上:「我知道你會回來的,我等了你很久了,等了你很久了。」

「啊!」我尖叫著,用雙手摀住頭,拚命地搖晃,我對自己說:「這只是一場夢,快醒來,快醒來!」

「吱嘎」。

又有開門的聲音。我慌忙轉過身去看宮殿的大門,可是,那兩扇門仍然緊緊地閉著。

就在我奇怪剛才的門響聲是從哪裡傳來的時候,眼角的餘光忽然發現右邊有個黑影閃過,我忙向右邊轉過頭去,看見右邊有一扇小門開了,門外的黑影一掠而過,應該是那個穿黑色短袍的佝僂老頭。

我又看了一眼宮殿石椅上坐的那具乾屍,他還是原來的樣子,深陷的眼窩裡沒有光,也沒有咧嘴笑。

我於是又轉身向右邊的那個小門口跑去,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在奔跑,我怕在我還沒有逃到那個小門口的時候,那個小門就關上了,而把我永遠的關在這個空靜的,只有乾屍的大殿裡。

我衝出門口的時候,被什麼拌了一下,向前撲到。

「呀!」我疼的叫了一下,可是卻馬上以極快的速度從地上爬了起來,因為,我撲到的時候,正趴在了一具乾屍上!

我站起來的感覺,並不比我爬在地上的感覺好多少。

因為,我放眼望去,這裡竟然,全是乾屍!

這裡是一個院子,院子裡還有些石製的花盆一樣的東西,想來以前可能是用來栽種花木的。只是,這院子裡的乾屍卻多的讓我難以相信!

這些乾屍或躺或坐,有仰面向上躺著的,也有面向下趴著的,還有些乾屍疊在一起,一具依在另一具上。

這麼多的乾屍!我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但不知道為什麼,看見這裡這麼多乾屍,我的心裡雖然有些發寒,但卻並不覺得很害怕,不像是看見城裡那些房間裡和宮殿裡的乾屍,有種說不出來的恐懼感。

而且奇怪的是,這些乾屍竟然全是女的!

難道,這是宮殿裡的宮女?或者是那個戴王冠的男人的妃子?

可是,奇怪的是,這些乾屍看上去並不像是一起死在這裡的。我仔細地看那些乾屍,她們的服飾早就變成灰了,所以不指望從服飾上看出什麼來。但她們中有一些的手上戴著不同的手飾,有的還戴著耳環,從這些飾品上來看,完全是不同風格的飾品,有的很精細,但有的又很古拙,還有一些帶著很多數量的首飾,就像我國苗族人的首飾一樣,繁重而華麗。

在我一次又一次仔細地觀察了這些乾屍之後,我又有了一個很驚奇的發現。

這些乾屍看上去個頭和體型都差不多,讓我覺得有些像表演隊選出來的一樣。

難道,這些乾屍,曾經是這個宮殿裡的女優嗎?可是,她們怎麼會死在這個院子裡呢?也許,是在災難來的時候,她們正等在門外,準備為大殿裡那個戴王冠的男人獻上她們的舞技歌技吧?

我胡亂猜測著。

這會兒,我只顧在這裡研究這些乾屍,卻是忘了我為什麼來到這個地方了。「紫……約……」

隱約中我又聽到了庫拉達叫我的聲音。我忙站起來,傾耳細聽那個聲音的來源,感覺好像是在離這個院子不遠的地方,但卻像隔了些什麼似的。

我開始搜尋這個院子。

這個院子真是巨大,可是在這巨大的院子裡,到處都是乾屍,女人的乾屍。

我跨過一具一具地乾屍,我小心盡量不要打擾著她們,她們早已長眠於此,我直到現在都無法相像,到底是什麼樣的災難讓這個城裡的人都死在了城裡,全變成了乾屍。

「紫……約……」

那個聲音彷彿是來自院子中的一角。

我眼睛向著那個角落裡望去,那個角落是乾屍最多的地方,整個角都被乾屍疊住了。我從剛才的聲音裡確定庫拉達的聲音是從那個角落傳來的。

我背上又開始冒冷汗了。

我小心翼翼地走到那個角落的附近,向著那些乾屍合掌鞠躬:「我給各位移一移位置,各位莫怪,回去以後我一定會給各位燒香的,請包涵包涵!」

這樣念著的時候,我又想到這裡不是中國,不知道這裡的鬼魂們吃不吃香煙火的。

念完,我開始把這些乾屍一具一具地挪開來。其實這樣做我實在是很害怕,但是想到庫拉達可能有危險,也就顧不上這許多的害怕了。

乾屍很輕,我小心地拿著她們的身體,把這些乾屍舉起,放在一邊的牆側。

一會功夫,乾屍已經被我移了一大半了。

「啊!」我伸手拿向裡面其中一具乾屍時,她的頭忽然掉了下來!滾落在地上。

「天哪!真是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大人有大量,莫怪莫怪啊!」我出了一身的冷汗,嘴裡囉囉嗦嗦地念著一些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的怪話。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我一邊把那具乾屍擺好,把她的頭接在身體上,一邊念著《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這多虧我平時沒事做時喜歡聽聽佛音,在電腦裡拷了一堆這些東東。

在我這些慢慢念著的時候,我的那串紫檀手佛像珠手鏈慢慢地發出了淡色的光,那個綠色翠雕葫蘆也有淡綠色的光發出,上面的經文發出金色的光。

我覺得自己沒那麼害怕了。

乾屍已經清除的差不多了。

「紫……約……」我又聽到庫拉達的聲音,我確定這聲音是來自這個角落的,但是乾屍已經沒有了,這角落裡一目瞭然的空空的什麼也沒有。

庫拉達在哪裡?

難道他在這堵牆的後面嗎?

我再次仔細地搜索著,沒有什麼新的發現。我想起以前看的什麼探險故事之類的,牆上總是有些機關什麼的,我於是靠近牆邊,用手在這石塊砌成的牆上慢慢地摸著,看看有沒有什麼凸凸凹凹的地方。

觸手的石塊極為光滑,邊石塊的石縫我都摸過了,也沒找到什麼機關。

「媽的,書上的東西都是騙人的!」忙活了這半天,我覺得自己都有些累了,於是順著牆邊坐了下去。

「啊!」剛坐到地上,我立即就跳了起來,有什麼東西扎到了我的肉。

這裡除了乾屍好像沒有活人,我也就不顧形象了,用手揉著被扎的屁股,手上有些溫熱,唉,都扎破皮了,流血了,是什麼東西在暗算我!

我轉過頭向著剛才坐的地方看,卻是一個石雕的筍狀東西,在石塊上露了一小截頭,約有兩寸多高,在牆角上,如果不細看看不出來,細看會以為是牆角的石塊沒舖好所以露出了一個角,可是我直覺這是故意安在這裡的。

「害人!」我向那個石筍狠狠踢了一腳,可是我立即又抱起腳來,「媽呀,疼死我了。」

誰讓我腳的大拇趾比別的腳趾長呢,每次踢東西它總是先受傷。

就在我抱著腳亂跳的時候,我發現牆壁上居然出現一個黑洞來!牆壁什麼時候打開的?居然一點聲音也沒有?

我跳著面向牆壁上出現的洞看去。

黑暗的洞裡站著一個人,他像乾屍一樣的臉,嘴咧開笑著:「你終於找到這了。」

這個人居然就是剛才站在宮殿門口的佝僂老頭!

「你這個殺人兇手!」我尖叫著,「你把庫拉達弄哪裡去了?」

「你還是不要管別人了,先顧你自己吧!」老頭笑得更厲害了,他向我伸出了手,五指上長長的指甲彷彿是尖利的刀。

「啊!」老頭怪叫了一聲,縮回了手,那一瞬間,我看見我手上的手鏈光芒大放。

「好,你等著死吧!」老頭咭咭笑了笑,「你抬頭看看天空。」

我不由地抬頭向天空上看去,天哪,舖天蓋地的沙從空中像下雨一般地倒下來!

我最後看了一眼那個洞,洞已經不見了,老頭也不在了。

最後的感覺是,我被從天空中倒下來的沙埋住了。 (星洲互動.2006/04/21)(轉載自新浪網)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