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首頁刊物靈異奇譚

咒城 再入古城 13
updated:2006-04-21 10:04:13 MYT

雖然時間是推遲了一天,但我們還是再次出發去咒城了。

這次並沒有什麼太多的耽擱,按照我們第一次去的方向,一直往西走,到了下午四點多鐘的時候,我感覺到我們已經到了地方。

這裡是一望無際的沙漠,一點也沒有城的影子。

根據上一次的經驗,我們這次過夜的地方選得稍微遠一些,不至於在夜晚會不知不覺地睡在悄悄出現的古城中。

太陽在地平線上慢慢地落下,我和水穎坐在帳篷外,這次,我們依舊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遠遠的,我看見夕陽落下的地方有兩個黑點,那兩個黑袍人,他們一直在跟蹤我們。

「你看。」水穎碰了碰我。

「看見了,就是那些黑袍人。」我淡然地說。

「他們到底想做什麼呢?」水穎奇怪地問我。

「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感覺他們好像是想保護這座深埋地下的古城。可是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我也想不明白。如果說他們是這個古城人的後代,可是,我們進去時也看見了,古城死於一些突發的災難,應該是沒人來得及跑出來的。」我分析著,可是又覺得自己分析的不是很正確。

「我倒是在想,你究竟和這古城有著什麼樣的關係呢?為什麼這個詛咒會應在你的身上,這個詛咒又是什麼呢?為什麼每個看見過咒城的人都會死呢?」水穎自言自語著,她說這些話並不是和我探討的,她只是在問自己罷了。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感覺很快就會知道了。」我拍了拍水穎的肩。

「你說這些黑袍人今天晚上還會不會來襲擊我們呢?」

「有可能,所以一會還要提醒庫拉達,得要小心。」

「不用提醒啦,我已經派人輪流看夜啦。」庫拉達從後面走上來接過話。

「天哪,你怎麼像個幽靈似的,每次我們說到你,你就從背後出現了。」水穎誇張地叫著。

「所以,你千萬不要說我的壞話。」庫拉達嘿嘿笑著,「你們今天早點休息吧,明天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要打醒精神。」

「我還很想看看,今天晚上的古城是怎麼從沙下面出現的呢。」我想著那情景,覺得簡直是太詭異了。

「哈,一會你就睡得像小豬了,還想看古城出現呢。」水穎嘲笑著我。

「你們看過《幽靈船》嗎?」我沒理水穎的嘲笑,顧自說著,「那艘帶著水草的三桅船慢慢從海中浮上來,船身的木板上全是污漬,長滿了青苔一樣的海底生物,古老而破舊。浪花就是那樣慢慢地翻開,船一點一點地升上來……」

我想我的聲音太沉了一點,水穎和庫拉達都被我的聲音和表情嚇住了,直直地瞪著我。「然後,『嘩啦』一聲,那艘船一下子就出現在海面上了……」我繼續用這種表情和聲音渲染著,然後忽然大叫著跳起來,「太棒了!酷斃了!」

我看見水穎和庫拉達被我嚇地猛地閉了一下眼,水穎還下意識地伸手想去摀住耳朵。

「哈哈哈!嚇著了吧?」我大笑起來。

「天哪,這人是瘋的。」庫拉達瞪著我說。

「你才知道啊,她一直就是瘋的!要是正常人,你想誰會為了一個夢這麼大老遠地跑來這個地方找一個埋在沙下的古城啊!」水穎聳著鼻子。

「嘿嘿,我要休息了。」說著,我向帳篷裡跑去。夜裡,我聽到了彷彿起風的那種聲音。

我睜開眼,帳篷外面有月光,我悄悄地爬起來,小心地走出去。帳篷外面守夜的那個傢伙已經睡著了,我走過他身邊時只好乾瞪幾眼。

月光下的沙漠能看到很遠,我細細尋找著那種風聲的來源。

很遠的地方,沙漠上有兩個黑點,我估計可能是那些黑袍人,但既然他們沒有來襲擊,我覺得也無謂大驚小怪,我想他們其實是在觀察我們在做什麼。

西邊大約在古城的中心位置,升起了一股旋風。

我有些緊張,旋風是忽然出現的,它會不會刮到這邊來呢?可是看了一會,旋風似乎一點也沒有移動。好吧,那我還是坐下來慢慢看吧。

我坐在沙上,夜裡的沙漠很冷,但這樣可以讓我更清醒。

旋風沒有向這邊移動,可是我驚奇地發現,旋風卻越變越大了。它以一種旋轉著向外不斷擴大的形式擴張,速度極為迅速。

「天啊。」我從地上爬起來,看著那個旋風像個不斷被吹漲的巨大氣球,旋轉著。

「不好了,有旋風!」我大叫起來,向帳篷裡跑,跑過那守夜人的身邊時,狠狠地踢了他一腳,可是他一動也不動,「睡得真死。」我又踢了一腳,他還沒動,我於是直接跑進帳篷裡,這人留著給庫拉達來叫醒他吧。

「快起來,起旋風了!快起來……」我喊了很多聲,可是沒有人理我。我從一個帳篷跑到另一個帳篷,我的喊聲和拳頭臭腳,居然沒有驚醒一個人。

「唉!」我急得直跳腳,好吧,我再出去看看,沒準旋風停了呢。

我掀開最後進去的那個帳篷的門簾,一頭卻撞在了一個人的身上,「啊。」

門口站著的是世空,「太好了,你終於醒了,那邊有旋風來了,可是我怎麼也叫不醒他們,你快去叫他們。」我說話像竹筒倒豆子一樣。

「噓!」世空做了個禁聲的動作,我看著他,有些不明白。

「你看那邊。」我順著世空的手指看過去,那正是旋風的中心,旋風已經擴大到我不可想像了,但在旋風的中心,我看見古城慢慢地露出來,先是宮殿的屋頂,然後是圓塔的屋頂,最後宮殿全部露了出來,其他的房屋也開始慢慢地顯現。

「天!」我摀住嘴小聲地叫著。

「這旋風就是讓古城出來的原因,你叫不醒他們,是因為古城所留的咒語,我猜想,古城的咒語裡一定有某種咒語是專們保護這座古城的,要不,古城早就被人發現了,可能現在已經被破壞了。」世空雙手合十向著古城的中心,我看得出他對這座古老建築的一種虔誠。

「你不受這個咒語的影響?」我奇怪的問世空。

「我不知道,我想這個原因不外乎有兩種,一是我是出家人,對古城無窺探之心,二就是我可能也是與古城有關的。」

「明白了。」我點點頭。

隨著旋風的擴大,古城的面貌越來越清晰。等到整個古城的輪廓都顯現出來的時候,旋風慢慢地小了,然後慢慢地消失。

「你說的真不錯,這旋風就是讓古城出現的原因。我上次來的時候,也在夜裡聽到過這樣的風聲,不過我還以為是在做夢。」

「走吧,過去看看。」世空說著向前走去,「對了,你最近還有做那些夢嗎?」

「沒有了,自從上次回來後,這幾天都沒有再做過那些夢了,怪的是,連別的夢都很少做了。」

「看來,你身上的咒語暫時是解除了,是不是以後都沒事,我們還是得探完這座城,找出咒語來的原因,才能知道。」世空有些擔憂的樣子。

「暫時解除了?那我還會不會有事呢?」我看著世空。

「不知道,很難說,我的心裡隱隱有些不安,我總覺得你現在咒語雖然是暫時解除了,但你的危險還沒有過去。所以,你要把我給你的符放好。」

「好的,我明白了。」

我和世空走到離城的邊緣不遠處,這時,我覺得腳下的沙在蠕動,這是一種奇怪的感覺,我低頭看看沙,卻沒發現有什麼不妥。

不會是流沙吧?我有些緊張地想。我在電視和書上都看到過關於流沙的介紹,人一陷進去就完蛋了,看著人被沙慢慢地拉到沙漠深處去,那真可怕。

「你感覺到腳下的沙在動了嗎?」我小聲地問世空,很怕這是流沙,因為我的聲音過大而加快流動的速度。

「感覺到了,真是奇怪。」世空又習慣性地皺起眉頭,不解地看著腳下。

「會不會是流沙?」

「說不定,但我覺得不像,可能是和古城的出現有關。還是小心為妙。」世空小心地向四周看了看,我卻還在盯著腳下,生怕雙腳會忽然被埋在了沙面下,可是沒有,我的腳還是踩在沙上,沙還是在我的腳下蠕動。

「紫約,快看!」世空叫我的聲音,我抬頭時,發現世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了城邊的沙上。

我於是不再管腳下的沙,走了過去。

越靠近城邊,感覺到腳下的沙越是動的厲害。

走到世空身邊,他指著下面讓我看。

天哪,你能猜到我看到了什麼嗎?

我看見,對,沒錯,我真的看見,沙,正在從底下往上流動!

那種感覺,彷彿是有人想清理城牆邊上的沙似的,把城牆邊上的沙一點一點地清掉,可是,下面並沒有人,而沙像是被輸送帶運送的一般,慢慢地流動到沙漠上。

「我明白了。」世空說,「剛才感覺到腳下的沙在動,是因為下面的沙流了上來,但這些沙並沒有堆積在沙漠的邊上,我想它們是在慢慢地把流上來的沙向沙漠中送,這樣,就不會看出來城邊的這一堆沙特別地突出了。」

「這……」我呆了一下,「真是不可思議。」

「是的,到現在,不可思議的事太多了,已經不是我們所能理解的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古城如我上次來看到它時一樣了,出現在我的眼前。

「咒城。」我喃喃自語著,「這座被世人所不知的西蘭古城被傳言成為見者必死的咒城,其實我想,這世界上更不知有多少這樣的咒城呢。傳說中沉沒在海底的亞物蘭蒂斯,被火山吞沒的米諾斯,還有黃沙掩埋下的精絕古城……雖然有些古城在人類考古學家的尋找之下露出了鳳毛麟角,但其真實的面目始終不曾為後人所認識,是不是這些傳說中的古城,都有著其護城的咒語呢?」

「或許吧,在人類文明發展的長河中,被遺失了的東西太多了。」

「是的,那些不為後人所知的遠古的文明,還有我們總是認為是神話傳說的神話故事,和我們以為是無稽之談的咒語,巫術,蠱等這些另類的不為所知的知識,或許也是科學的一部分,就如同未知的古城,我們始終在窺其一隅的情況下無法理解。」

「是的。」

「世空,我始終不想再進古城去,並不是因為害怕,而是我覺得既然古城及古城中生活過的人,都已經長眠沙下了,我們何不讓他們繼續沉睡下去,何必要打擾它呢?」

「阿彌陀佛!紫約,你的心情我能瞭解。只是,這座咒城每一次再現,都給這附近的人造成了很大的損害,而且,如果傳說的咒語是真的,水穎、庫拉達,還有那些看見過咒城再現的人,都將會死去,你難道忍心看著他們死去嗎?」世空雙手合十,我對他的疑問無話可說。

「如果這次進去能破解咒城之謎,我也會希望它從此長眠在地下,不要再受任何的騷擾,也不要再出現在世人眼中,讓世人受其咒語所惑。」

「好,世空,說話要算數,今晚你和我所看見的這一切,一定不要說出去,不要讓古城再被功利的世人所騷擾。」

「好!」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睡在帳篷外面,身上蓋著一張被子。

我爬起來的時候看見庫拉達在望著我笑,其他的人則站在沙漠上眺望著沙漠下出現的那座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的古城。

「真是不可思議呢!」庫拉達走到我面前悄聲說。

「是啊,我們睡了一夜醒來,古城就從沙下出現了。」我點著頭,為了不讓庫拉達知道我昨晚看見的一切,我故意這樣說,讓他誤以為我也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不,我是說昨天夜裡的旋風呢,把古城上的沙全帶走了。」庫拉達笑擠了擠眼。

「什麼?你也看到了?」我一下子驚呆了。

「看到了一點點,我醒來的時候只看到最後那旋風快要熄掉的樣子呢,你一定是看到了全部的場面吧?」

「是的。」我說,「不過,你千萬不要告訴別人所看到的一切,好嗎?」

「放心吧,我也希望這次之後,古城可以安安靜靜地睡在沙漠之下了,我的心願已經完成了呢,可能以後很快也會離開沙漠了。」

「真的?」我奇怪的問,「為什麼呢?」

「我是為了看見傳說中的咒城才來到這裡的,現在已經看到了,回去後,我就要去另一個地方了,世界上神秘的事情太多了,我不想呆在一個地方呆到老呢。」

「哈!」我笑起來,「一個好奇的男人。」 (星洲互動.2006/04/21)(轉載自新浪網)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