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互動:刊物~靈異奇譚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靈異奇譚

咒城 生生世世的輪迴 14
updated:2006-04-21 10:04:27 MYT

我再次走在這座古城中了。

這是第二次進入古城,但這感覺卻熟悉得很,因為我在夢中無數次來過這裡了。

這一次我們在途中沒有做太多的耽誤,一直走上主街道,然後直奔宮殿而去。世空是第一次來,但彷彿他也很熟悉的樣子,途中經過幾個比較大的房屋處,我們也曾推門進去,那裡一看就是有錢人或是王宮貴冑的住所,裡面的許多乾屍都戴著寶石和金銀的飾物。

世空一路上不停地念著「阿彌陀佛」和「金剛經」。

很快就來到了宮殿,那兩扇石製的大門居然是已經敞開的。

「天哪!」走進宮殿的時候,水穎和庫拉達同時發出了一聲感歎,這巨大的石塊蓋成的宮殿,中間石椅上坐著頭戴王冠的乾屍,他即使死了這麼多年,可他身上的那種王者之氣還是使得他是那樣的綽約不群。

上一次來的時候,由於只有我一個人,當時四處搜尋庫拉達的蹤跡,所以根本沒仔細地看這座宮殿。

整個宮殿是圓形的,那個巨大的石椅在宮殿的正中間的一個半人多高的台上,使得那個已成乾屍的王有種俯視眾人的感覺。

宮殿的兩邊各有一排石椅,可能是平時那個王招見手下的大臣所用的,石椅的中間是一條雕花的通道,直通石台上。我彷彿看見他們從宮殿外魚貫而入,坐下來與王討論各種大事。

宮殿裡有一排石柱,石柱的排列形成了和宮殿的壁一樣的同心圓。石柱很細,有一人來高,石柱的頂端像一個比較大的石盆,盆裡放著一些黑色的東西,現在已經看不出是什麼東西了,不過據估計可能是當時用來照明的東西。四面的牆壁上也有和石柱頂端石盆一模一樣的石盆,顯然也是用來照明的。

恍然間,我又產生了一種幻覺。

宮殿裡的燈都點著了,吐著紅色的火焰,一群身著彩色長裙的女子在殿中間輕舞,裙裾帶起的風把宮殿上的火吹的忽明忽暗。

「紅裙紅冠紅色鞋襪,美麗的女孩今天出嫁,因為她有幸被王子看上,她將嫁入宮裡,像所有女孩夢想的那樣……」

「紫約,紫約,你在唱什麼?」水穎輕輕地拍著我的肩。

「啊?」我從幻覺中醒來,看見水穎和庫拉達都在望著我,而世空正在走向宮殿中的石台。「我剛才看見好多穿綵衣的女孩在跳舞,她們唱『紅裙紅冠紅色鞋襪,美麗的女孩今天出嫁……』」我邊說著邊哼給他們聽。

「你剛才就是唱的這首歌啊。」水穎奇怪的看著我。

「我剛才唱過?」

「是的。」

「快來看。」正在說著,世空在石台上向我們招手,我和水穎對望了一眼,不再說什麼,向石台上走去。

石台上坐著的那具帶王冠的乾屍,右手握著劍,左手上還捧著一張折好的發皺的牛皮。世空讓我們看的正是那張折好的牛皮。

恍惚中,我又看見那個頭戴王冠的乾屍咧開嘴笑起來,但在我眼裡看到已經不再是一具乾屍,而是一個面色紅潤的年輕人,他正微笑著看著我,左手伸出來,手中的不再是那張折起來發皺的牛皮,而是一枚鑲著紅寶石的金戒指,戒指上雕著美麗的花紋。

「這……這……這……」我又被水穎的聲音吵醒回來,幻覺消失了。

世空手裡拿著那張牛皮,已經打開了,他們三個人沒有看著牛皮上有些什麼,卻一起盯著我看,看得我汗毛孔直豎。

「你們怎麼啦,我臉上有什麼雕花嗎?這樣看我。」我說著用手在臉上摸了摸。

「紫約,你看看,看看這個。」水穎的聲音有些顫抖,她用手指了指牛皮,我於是好奇地伸頭去看世空手上的牛皮,一看之下,我大吃一驚,不由地又不相信地用手摸摸自己的臉。

那張牛皮上畫著一個穿著女衣紅裙的女子,雖然牛皮有些皺,但是那畫一看上去,那張臉,根本就和我一樣!

我再次吃驚地抬頭,呆呆地看著他們三個。

「紫約,你剛才唱的歌是什麼,你再唱一遍。」

「紅裙紅冠紅色鞋襪,美麗的女孩今天出嫁,因為她有幸被王子看上,她將嫁入宮裡,像所有女孩夢想的那樣……」我應聲唱著。

水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副畫,忽然叫起來:「我知道了!紫約,一定是這樣的!在你的不知道前多少世的時候,你一定是這個城裡的王的新娘!你是這個城的王后,所以,你一回來,這個咒城就會出現了!」

我看了水穎一眼,又看了看那具戴著王冠的乾屍,那一瞬間他彷彿又向我笑了笑。

「啊!」我尖叫著跳下石台,向宮殿外逃去。

我在跑到宮殿大門口的時候被人抓住了,卻是庫拉達追上了我。

「放開我,讓我出去!我才不要是那具乾屍的新娘!」我用手在庫拉達的身上亂打著,可是庫拉達就是不放手。

「你不要聽水穎胡說,不一定是這樣的,她只是亂猜而已。」庫拉達安慰著我。

「阿彌陀佛!」世空走了過來,「紫約,人要能面對現實,水穎的猜測是有些道理的,但那已經輪迴了不知道多少世多少劫了,又不是今世的你,你不用害怕的。」

「就是就是,我們回來不是為了探知真相的嗎,我猜測一下而已。」水穎也跑了過來,跟著世空後面說。

我慢慢冷靜下來,我想水穎的猜測有些道理,但我還是想不通,為什麼王后沒有和王死在一起呢?而且,如果真是這樣,他們又招喚我回咒城幹什麼呢?難道把我招回咒城就是要讓我死在咒城裡?難道咒城裡的乾屍都沒有去投胎轉世的?那我又為什麼轉世了呢?如果我的某世是王的王后,那王后的乾屍又在哪裡呢?

我把我的疑問提出來,大家都沉默了,過了一會,世空慢慢地說:「這只是一個猜測,事情遠遠沒有那麼簡單,這個城裡充滿了怨氣。」

我點了點頭,對世空說:「我上次來,一直有聽庫拉達的聲音,當時覺得就在這後面的院子裡,進去後我發現了一個暗道,但打開的時候就看見了一個穿黑衣的佝僂老頭。要不,我們再去那裡看一下。」

「好。」大家一致同意。連接著後院的那扇石門虛掩著。

「吱嘎」,那扇門被庫拉達推開了。

「啊!」水穎還沒走進院子就開始尖叫,其實這也不能怪她,誰看見這一院子裡橫七豎八的乾屍都會汗毛直豎的。

我們幾個人小心翼翼地跨過那些乾屍,站在了院子裡。

「在那邊。」我指著院子最後邊的一個牆角說,「那個暗道的門就在那面牆上。」

我說著帶頭向那面牆走去,一邊走,我一邊輕輕地把一些太礙腳的乾屍拎起放在一邊,我聽見水穎在我身後不停地嘖嘖聲,我知道她是在噁心我會用手拿這些乾屍。

很快我們來到牆角,「就是這裡。」牆角因為我上一次收拾過,所以比較乾淨,沒有乾屍。

「咦,世空大師,你在做什麼?」水穎在我身後叫著。

我轉過頭去,看見世空盤腿坐在院中,不停地掐著手指,不知道他在算什麼,他的禪杖橫放在腿上,隱隱地禪杖上有金色的光發出來。

「阿彌陀佛!」世空唸了一聲佛號站了起來。

世空小心地跨過乾屍走向我們,「剛才一進這院子,就發現這裡有一種極怪的氣。」世空皺著眉頭說。

「什麼氣?」我和水穎異口同聲地問。

「這裡有著極重的怨氣,應該是這咒城中怨氣最重的地方,但同時又有著很重的正氣,我從這院中一路走到這裡,這個牆角裡兩種氣都是最重的,我不能明白所以。但我剛才想了一下,還是想出了一些問題。紫約,你說那天最後感覺被沙埋住是不是這裡?」

「是的,就在這個牆角的時候。」

「啊?」水穎聽我這樣說,慌忙抬頭看天空,可是並沒有沙落下來。

「嗯,我記得你在說這段經歷時,你曾說過,這個牆角是乾屍最多的地方,是不是?」

「是的,這個牆角的乾屍都差不多堆起來了。」我比劃著。

「這就對了。」世空再次雙手合十。

「你想到了什麼?」水穎迫不急待地問。

「阿彌陀佛!如果我猜的不錯,這一個院子裡的乾屍全是一個人,也就是那個宮殿裡的王的王后,也就是你——紫約!」

「這……這……」我呆住了。

「這是什麼意思?大師?這院子裡的乾屍全是一個人?」庫拉達不解起來。

「我知道了。」水穎得意地看著大家,看見我和庫拉達不解地望向她,她越發得意起來,「這裡的乾屍全是紫約每一次轉世後的身體,紫約每一次轉世後,最終都會回到這裡,然後就像上次紫約看見的一樣,她被沙埋在了下面,變成了乾屍。每一次都是這樣。」

「是的,我正是這樣猜想。」世空讚許地點著頭。

「等等。」我忽然想起了什麼,「這個咒城每二十五年出現一次,而那晚那個黑衣的女人說她算不出我命程的全部,我的命程一到25歲就止住了……也就是說,我每隔二十五年就會回到這裡來,每一世都是這樣……」

每一個人都呆呆地看著我,說不出話來。

「到底發生過什麼樣的事情,要讓我每一世不僅在夢裡受到窒息的感覺,還要讓我在這沙下窒息而死,變成乾屍呢?」我流出眼淚來,這麼久,我是第一次流眼淚,那種悲傷的感覺我無法述說。

那個王,是因為不喜歡王后嗎,所以要這樣讓王后的後世一次次回來被埋在沙下?可是我又覺得不像,在幻覺中,他伸手出來給我戒指時,我看見他的笑容是那樣的開心。可到底是為什麼呢?是因為那個王無法轉世,所以要他的王后一次次再轉世回到他身邊來?可是為什麼這些乾屍卻是在院子裡,而不是在大殿中呢?

我實在是想不明白了。

我的淚水滴在石板上,但很快就干了。

「紫約,不要哭了,我想我們現在離真相已經不遠了,只要知道真相就會弄明白這一切,而你也不用再每一世都回到這裡來了。」庫拉達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頭髮,我不由地抱著他哭起來,淚水弄到庫拉達的衣服上。

哭了一會,感覺好一些了,我慢慢地抬起頭,卻發現,大家的眼睛都是紅紅的。

「好吧,那我們進這條暗道看看吧。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這些乾屍會在這個牆角堆積的最多。」我擦乾眼淚。

「嗯,好,我們來試試打開這道暗門吧。」水穎說。

「是這塊突起的小石筍嗎?」庫拉達走到牆角邊,用腳尖點著那個我上次踢過一腳的小石筍。

「是的,就是那個。」

「好,現在看我的。」庫拉達說著對著石筍踢了一腳。

可是牆上並沒有什麼動靜。

我呆了一呆,不明白上一次是因為我踢這個石筍呢,還是那個黑袍的佝僂老頭在裡面打開了牆壁上的暗門。

就在這呆了一呆的時間,我看見牆壁上有一塊地方開始慢慢地凹下去,然後悄無聲息地滑向了一邊,牆壁上出現了一個暗道來。

可是,我又嚇了一跳,暗道中,還是站著那個佝僂的老頭!他正咧開嘴笑著,笑了一下後,轉過身向暗道裡走去。

「那個老頭!」我叫起來。

「你上次看到的就是他嗎?」庫拉達問。

「是的。」

「他跑了!」水穎的聲音裡有著顫抖,我想剛才暗道門開時,她看見那樣一個像乾屍一樣的老頭站在裡面,一定也嚇壞了吧。

「追!」庫拉達叫著就要進去,卻被世空拉住了。

「慢點,小心裡面有什麼機關。」

「嗯。」庫拉達點了點頭,帶頭向暗道裡走去。 (星洲互動.2006/04/21)(轉載自新浪網)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