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首頁刊物靈異奇譚

咒城 通道,密室 15
updated:2006-04-21 10:04:43 MYT

暗道裡很黑,不過我們已經做足了準備,大家都帶著手電筒。

這條暗道的寬度只能通過一個人,所以我們排著隊走進去,庫拉達在最前面,我和水穎在中間,世空走在最後。

暗道很長,完全不知道要通到什麼地方,中間不停地盤旋著,有時向下,有時向上。

走沒多遠,庫拉達忽然停了一下。

「怎麼了?」我們在後面問。

「向後退一點。」我們往後退了退,只見庫拉達蹲了下去,用手電筒指著地上一塊微微凸起的石塊,說實話,要不是庫拉達特意讓我們看,我根本不會注意到這種細小的凸起。

庫拉達慢慢把腳伸出去,自己的身體後仰,然後快速在那個小石塊上踩了一下後就向後跳開。

「叭叭叭」,幾聲響後,地上掉了幾隻石箭,箭頭和箭身全是石做的,箭頭比較粗,箭身細細的,箭很短,有的落到地上已經折成了兩段。

「這些東西好像是後來才裝的。」庫拉達看了一會說,「大家小心腳下,凡是有凸起的,或是凹下去的石頭,就繞開來走。」

我們像松鼠一樣一路跳著前進。

在轉過一個彎後,通道忽然就寬闊了起來。

「看!」我指著前面對庫拉達說,「好像有些光,是不是快到頭了?」

「走,過去看看。」

我一邊走著一邊小心地看著腳下的石頭和兩邊牆壁的石頭。忽然,我發現牆壁一邊的石頭在移動,我正想喊庫拉達時,牆壁已經打開了一個暗道,暗道裡的暗道!我心裡一驚。暗道裡站著那個黑袍的佝僂老頭,他衝我咧嘴一笑,那扇石壁又關上了。

我有種不太好的感覺,就在我發呆的時候,我的身後忽然落下了一塊石板,「砰」的一聲巨響,把我們四人隔了開來,我和庫拉達在通道靠裡面的地方,水穎和世空被關在了石板的外面。

幸好我們戴著對講機,我忙拿出來,和世空對話。

「我們沒事,你們要小心,你們被關在裡面,一定是有什麼陰謀,那個佝僂的老頭,我感覺到,他,好像不是一般的人。」世空對我叮囑著。

「好,我們繼續向前,你們想辦法看能不能打開那塊石頭,保持聯繫。」

我和庫拉達更加小心地向著那個光亮的地方走。

走到頭時發現,那裡並不是通道的出口,而是一間極大的石室,石室的壁上點著數盞燈。

我和庫拉達對望了一眼,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

我們剛走進石室,我忽然覺得身後有冷風,轉過身去看的時候,發現石室與通道相連接的地方,正有一道石門,慢慢地滑出來,將通道堵上了。

「完了!」我叫著奔過去,那塊牆壁完全看不出來有門的痕跡。

庫拉達看我轉過身,他也跟著轉過身跑到通道邊。

我和庫拉達在那塊牆壁周圍找了很久,完全找不到打開門的機關之類的東西。

「也許開門的機關不是在這裡,我們往其他地方找找。」庫拉達看著我一副沮喪的模樣,忙安慰我說。

我們轉過身再仔細地看石室裡,只見石室的中間有一具骷髏,骷髏的右手邊有一本牛皮製的書。除了這具骷髏和那本書,還有石壁上的燈,這個石室根本就是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完了。」我順著牆邊滑了下去,一下子坐倒在地上,「我們會和那具骷髏一樣了,以後要是再有人進來,看見的就不是一具骷髏了,而是三具。」

庫拉達沒有出聲,他還在尋找著機關,看能不能打開門。

最後他走到那具骷髏邊,伸手拿起了那本牛皮書。

「紫約,快來看!」庫拉達的聲音有些顫抖,他看到了什麼?

我從地上爬起來,跑到庫拉達的身邊,他把翻看的牛皮書遞給我,我拿過來翻了一頁就楞住了,那書的第一頁上畫著一個紅裙的女子,和我們在宮殿的王的手上看到的牛皮上的畫是一樣的,也就說是,那書上的第一頁畫的女子和我一模一樣。

「難道,這本書裡就是記述了我那世的事情?」我懷疑地問著庫拉達。

「可能。」

「紫約,紫約。」對講機響了,我忙拿起來。「我們已經打開了那塊石板,現在正在向你們去的方向走。」是世空的聲音。

「我們被關在了一間石室裡,沒找到打開門的機關,你們一直往前走,通道的盡頭,你們看看能不能在外面找到打開門的機關。」

「好,保持聯繫。」

我和庫拉達好奇地翻著那本書,慢慢地,我被書中的內容吸引了,那像是一個故事,一個遠古的神話故事。

我和庫拉達就坐在那具骷髏的身邊,湊在一起翻看那本牛皮書。

書上的紅裙女子就叫做阿里朵朵娜,她是這城中一個平民的女兒。書上主要畫的都是圖,還有一些附著的一知半解的文字,那是屬於遠古的文字,我並不能完全明白。

故事說有一天,宮殿裡的王要娶阿里朵朵娜為王后,可是阿里朵朵娜卻不肯,這中間互相有什麼原因,我看的不是太明白,好像阿里朵朵娜有一個喜歡的男人。但是王的旨意是不容反抗的,在定下來的日子裡,阿里朵機娜被迫穿上紅裙,戴上出嫁的紅冠,從家裡被接到宮殿,要和王舉行婚禮。

我的眼前又出現了幻象,在那條石板的街道上,我穿著紅裙,頭戴紅冠,坐在一個被高高抬起的石椅上。其實那只是一塊石板,石板的前後有四根石棍,四個健壯的男人抬著石板,我就那樣坐在上面。石板上舖著紅色的花,還有紅色的飄帶從石板上吊下去,在風中輕輕地飄。

這是一個很長的隊伍,隊伍的最前面是穿著綵衣的女子,邊跳邊走,她們用優美的聲音唱著:「紅裙紅冠紅色鞋襪,美麗的女孩今天出嫁,因為她有幸被王子看上,她將嫁入宮裡,像所有女孩夢想的那樣……」

跟在這些女子後面的是樂師,他們為女子們配樂。再後面是一些士兵,他們穿著整齊的盔甲。我坐的石板是在中間的,旁邊是一個身穿盔甲,頭戴王冠的年輕男子,他的手始終握在劍柄上。

街道的兩邊是站滿了人,他們和著樂聲歡呼著。

我的心裡很難受,我說不上來為什麼。遠遠我看見人群中有個年輕的男子在看著我,他的眼中有著無法形容的悲傷,那張面孔,很熟很熟。

我的意識開始模糊了起來。臉上有冰涼的感覺,我醒了過來。

還是那間石室,不過我和庫拉達卻被綁了起來,石室的對面站著三個黑袍人,中間的那個就是那個臉像乾屍一樣的佝僂老頭。

「你,睡的還好吧?」那個佝僂老頭咭咭笑著,聲音有些像打磨砂輪發出的那種聲音。

「是你把我們迷昏了?」我瞪著那個可惡的老頭。

「哈哈哈,怎麼樣,剛才那本書好看嗎?」老頭沒有理我的提問,反而笑瞇瞇地反問我。

「庫拉達怎麼還沒醒過來?你對他下了什麼藥?」我也不理老頭,只是衝他大叫著。

「怎麼?你想他醒來嗎?」老頭怪笑著,「也好,該到的都到齊了。」老頭說著向後面的一個黑袍人做了個手勢,那個黑袍人過去在庫拉達的臉上擦了些什麼,一會功夫,庫拉達就醒了過來。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這個被稱為咒城的古城,你卻能來去自由?上次和我們一起來的人,是你殺死的嗎?」我一邊串地問著老頭。

「你不要這麼性急好不好?這本書你沒有看完吧?看了也不太明白是不是?讓我從來頭來說好嗎?」老頭陰陰地笑著。

「首先,我想,以你的聰明,應該是知道這本書中的那個紅衣女子就是你的某一世了吧?阿里朵朵娜。可是,你知道王為什麼一定要娶阿里朵朵娜嗎?」

「為什麼?這正是我不明白的地方,一個城的王,想娶什麼樣的女子沒有呢?」

「你知道嗎,原來這裡並不是沙漠,而是個到處是綠色的地方。有一天,宮殿裡最厲害的巫師發現不遠處的一小塊沙漠正在向這邊移動,於是他就為此起了一卦,發現那個沙漠是受了風神的控制,風神正要把這個沙漠移到這裡來,淹沒這個城市。巫師明白風神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向城裡的索拉第王報復,風神曾經化為年輕人來到這個城,與一個女子私通,被索拉第王重責後趕出了城去,從此風神懷恨在心,一心想報復,最終他找到了一小塊沙漠,他就開始利用自己的法術,把沙漠移到城市來,讓城市掩埋在沙漠中。」

「可是,這與王要娶阿里朵朵娜有什麼關係?」

「這就是關鍵所在。阿里朵朵娜正是風神與城裡的女子私通後生下的孩子。巫師在發現這一點之後,就建議索克王,也就是趕走風神的索拉第王的兒子,娶阿里朵朵娜為妻,以平息風神的憤怒,同時也是希望風神因此可以投鼠忌器。索克王於是用了最尊敬的禮儀,最豐厚的禮物去向阿里朵朵娜求婚。阿里朵朵娜的母親看到索克王來求婚,立即就同意了,她不知道阿里朵朵娜那時心裡已經有了一個小伙子。」

「那後來呢?阿里朵朵娜沒有嫁給索克王嗎?」我簡直是被這個美麗的傳說吸引了,根本沒有想這個故事與現實有什麼關係,只是一味地追問下去。

「在這時候,巫師又起了一卦,他發現那個沙漠真的停止移動了,風神似乎也在猶豫。這是個好現象,於是他立即告訴了索克王。在定下來新婚的日子,索克王用了最尊貴的禮儀去迎娶阿里朵朵娜。阿里朵朵娜不願意嫁給索克王,可是她沒有別的選擇。最後她被索克王接到了宮殿,在宮殿裡舉行盛大的婚禮。為了那個婚禮,宮殿對所有的平民開放,所有的人都可以來宮殿觀禮。就在要行禮時,門外忽然闖進一個騎著一匹白馬的小伙子,小伙子對阿里朵朵娜說:『你嫁給這個王開心嗎?我不想你不開心,你要是不開心,就跟我走吧。』原來那個小伙子就是和阿里朵朵娜相戀的年輕人。阿里朵朵娜聽了這話,立即跑向小伙子,騎上了他的白馬,他們逃出了宮殿,逃出了城。」

「他們逃掉了嗎?」我緊張地問。

「逃掉?誰也逃不掉,風神的報復是誰也逃不掉的。索克王於是派出了城裡所有的士兵去追這兩個人,他一定要娶阿里朵朵娜,為了這個城。巫師又起了一卦,從阿里朵朵娜逃走開始,那塊沙漠又開始移動了,而且速度比原來更快。如果七天內,士兵們沒法帶回阿里朵朵娜,並且讓她和索克王成婚的話,這個城就會被沙漠淹沒了。在第六天的時候,一部分的士兵帶回了受了傷的小伙子,他為了保護阿里朵朵娜被箭射傷掉下了馬被士兵捉住了。」

聽著這個老頭的敘述,我的心都緊張起來。

「索克王聽從了巫師的意見,把小伙子關在了地下室,他們希望阿里朵朵娜會為了小伙子而回來。士兵們仍然在追阿里朵朵娜,可是那匹白馬載著阿里朵朵娜逃過了一次又一次的追擊。」

「阿里朵朵娜沒有回來嗎?」

老頭怪怪地看了我一眼,「她回來了,不過,已經太遲了。在第七天,終於沒有追到阿里朵朵娜的消息。就在那天的傍晚,風神挾帶著報復的沙漠,淹沒了這個曾經輝煌一時的城市。在第八天的時候,阿里朵朵娜在離城不遠的地方被士兵們捉住了,她是回來尋找那個小伙子的,可是,城已經被埋在了沙下。那些知道城被沙淹沒了的士兵,在憤怒之下,把阿里朵朵娜和那匹載著她逃跑的白馬用火燒死了。可是這一切並沒有因此而結束,在城市被沙漠淹沒的時候,全城所有的人,和巫師一起下了一個咒語,你知道這個咒語是什麼嗎?這個咒語就是,不管阿里朵朵娜以後轉世多少次,轉世到什麼地方,她都要回到這個城來,嘗試這個城裡所有的人曾受過的痛苦,被埋在沙下活活窒息而死的痛苦!」

「真殘忍。」庫拉達半天說了一句話。

「殘忍?有什麼比一個城的人被活活埋在沙下窒息而死更殘忍?還有那個愛著阿里朵朵娜的小伙子,他被關在地下室裡,最終因為城裡的人死光了,沒人給他送食物和水,他也活活餓死在了地下室。到底是誰造成這一切的呢?」老頭陰笑著,臉上有些悲淒。

「是的,要是阿里朵朵娜嫁給了索克王,就不會出現這樣悲慘的結局了。」我的鼻子酸酸的。

「沒錯,這一切都是阿里朵朵娜造成的!所以,她要接受這個咒語的詛咒!你是她的後世,你就要受這樣的痛苦!雖然你逃過了這次的詛咒,可是,你還是會死在這裡的,你逃不過你的命!」黑袍人的眼裡有種怨毒的光。

「也許你說的對。」我的眼淚就快流了出來,想到那麼多人因為一個女孩的任性而這樣活活被埋在沙下窒息而死,我的心裡難受異常。

「不對!這只不過是一個傳說!紫約你不要聽那個怪老頭的胡扯,這一切都是他殺人的藉口。」庫拉達大聲地說著。

「傳說?」老頭慢慢地走到庫拉達的身邊,「你看看那具骷髏,知道他是誰嗎?他就是那個帶走阿里朵朵娜的小伙子!傳說?你看看這本牛皮書裡,這種古老的書裡的紅裙女子,和你的這位紫約小姐一模一樣,你居然說這只是傳說?」

「什麼?這裡就是關了那個帶阿里朵朵娜逃走的小伙子的地下室?」我看著那具骷髏,心裡說不上來的悲傷。

「沒錯。」

我的眼淚流了下來。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當然,我已經相信這是真的了,阿里朵朵娜要承受這樣的痛苦也並不是一件不可理解的事情了。畢竟,她因為她一個人的好惡,導致了一個城市的毀滅。

我開始放開聲哭起來:「所有的一切都是這樣的悲傷,就算是一定要生生世世來承受這個咒語,也不算為過的事情。」

「等等,這事並不能怪阿里朵朵娜,她並不知道風神要淹沒這個城,也不知道她只要嫁給索克王就可以避免這個城被沙漠淹沒,所以,她並沒有罪!有罪的是那個巫師,他為什麼不把這一切都告訴阿里朵朵娜?」

老頭的手上忽然冒出淡淡的煙來,他衝到庫拉過身邊,惡狠狠地說:「到現在你還要幫著她!你忘了你在地下室裡被餓死的感覺了吧?」

「你說什麼?」庫拉達呆住了。

「我說,你就是那個被關在地下室裡餓死的傢伙,你聽不懂嗎?」老頭叫著摸出一把刀來,向著庫拉達狠狠地刺下去,「我要殺了你們!雖然這咒語被你們徹底地解了,但這次你們跑不掉!」 (星洲互動.2006/04/21)(轉載自新浪網)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