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首頁刊物靈異奇譚

咒城 逃出生天 16
updated:2006-04-21 10:04:58 MYT

「阿彌陀佛!」就在老頭舉起刀向庫拉達刺下去的時候,世空出現了,他手中的禪杖發出金光,老頭的手冒出更濃的煙,我看見他的手指正一點一點的變黑,好像被什麼燒掉了一樣,刺庫拉達的刀掉在了地上。

「世空!」我叫起來,聲音裡還有著哽咽,「你放了他吧,他不過是個可憐的老頭。」

老頭的身上也開始冒出了煙來。

「我沒有對他做什麼啊,真是奇怪,怎麼會這樣呢?」世空不解地說。

「是的是的,這不關這個大和尚的事。」老頭慢慢地倒在地上,幾乎快縮成了一團,那兩個一直站在他身後的黑袍人,這時走到他身邊蹲了下來,慢慢地掀起臉上的面具來,其中一個正是我那天放走的那個人。

「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們不相信傳說,可是我要告訴你們,這一切都是真的,因為,我就是宮殿裡那個最厲害的巫師,關於風神用沙漠淹沒城市的卦就是我起的。」

「什麼?」我們三個人一起叫了起來,這三個人當然是水穎,我和庫拉達,世空沒出聲,他對什麼也不會驚奇。

「你們還是不相信是吧?一會你們就知道了。我一直活著,正是依賴於那個咒語,現在咒語被解掉了,我也會消失了。」老頭說著的時候,他的手已經沒有了,身體從中間斷為兩半,可是他還是沒有死,臉上依舊掛著那個笑容。

他的身體像是被燒了一樣,一點一點地變黑,最後化為灰,在這樣的時候,他一直睜著眼笑著,不管身體怎麼樣,他臉上的表情一直是那樣,他的頭還在活著。

「可咒語是怎麼解掉的呢?」水穎不解地看著地上已經只剩下半截身體的老頭,雖然不知道她還能不能回答,可是還是忍不住要問。

「淚水,阿里朵朵娜為這個城而流下的懺悔的淚水,就是這個咒語的解。」老頭居然還能說話,我真被嚇壞了。

我和庫拉達已經被鬆開了綁。

我走到老頭的身邊蹲下來,看著他:「如果你跟阿里朵朵娜說了關於風神的事,我相信她一定會嫁給索克王的。」

「對,現在我也相信,這件事是我錯了。」老頭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的頭也開始發黑消失了。

「你們快走吧,這個咒語解開了,這個城很快就要永遠埋在沙下了,你們還是趕快離開比較好。」那個被放走過的黑袍人對我說。

「那你們呢?你們不走嗎?」

「我們是這個城的遺民,城以後都不會再出現了,我們也應該和城在一起。」另一個黑袍人說。

「城的遺民?」我看著他們。

「是的,你還記得剛才巫師說的那些追阿里朵朵娜的人嗎?他們在第八天捉住了阿里朵朵娜,並把她燒死了。我們,就是那些人的後代,我們世代要守護這個城,並且……」黑袍人猶豫了一下,「並且要在阿里朵朵娜的後世躲過咒語的詛咒之後,把她殺死!就像她前世被燒死一樣。」這幾句話黑袍人說的很快,「但現在城要永遠被淹沒了,我們也要留在這裡,不再回到地面上了。」黑袍人看著我,很鎮定地說,「你們,還是快走吧!」

「……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呢。」我呆呆地看著黑袍人,原來,人們的仇恨是可以這樣深刻的,我的心裡一陣陣的淒涼。

「我們走吧,紫約。」世空走了過來,合十對我說,我沒有動。這時有人拉了我一下,是庫拉達,他用力地拉著我向外走去,走了幾步,我再次回過頭去,那些黑袍人依舊那樣站著,一動也不動。

世空合十轉過身,向黑袍人微微躬了躬身,「我們尊重你們自己的選擇。」

然後世空趕上來,我們四人向來時的路走去。順著暗道向回走,出去時比進來時要容易多了。

暗道的門是開著的,我想可能已經沒有關上的必要了吧。滿院子裡的乾屍,那都是我生世的身體,鼻子又有些酸。

終於回到了宮殿,我感覺到腳下在隱隱地發抖。

「拉木都,由達瓦,你們在這裡幹什麼?」庫拉達忽然大聲叫起來,我被他嚇了一跳。順著庫拉達的目光看去,只見拉木都和由達瓦正站在宮殿中的石台上,他們想取下索克王身上鑲著寶石的盔甲。

「你們不可以拿這裡的東西!」我和水穎一起大叫著。

「為什麼不可以?」拉木都一邊在想法除下盔甲,一邊頭也不回地大聲說,聲音中滿是諷刺。

「就是,這又不是你家的,你管得著嗎?」由達瓦也跟著說。

「你們不可以把這兒的東西偷走,我們雖然是沙漠裡的強盜,但我們不是小偷。」庫拉達生氣地對他們說。

「這有什麼區別嗎?我們只要有錢就成。」那兩個傢伙毫不在意地頂撞庫拉達。

看來,有時候人在金錢的面前會露出全部的本性。

「你們聽我說,這個城叫咒城……」我轉頭著腦筋,想著主意要騙一下這兩個貪財的傢伙,「是因為,這個城裡有個咒語,凡是入城來,想偷東西的,都會受到咒語的懲罰。所以你們還是快把東西放下來吧。」

「你胡說!」這招果然有點效果,那兩個傢伙身上明顯地抖了一下。

「是真的,你們知道你們面前的人是誰嗎?那是索克王,咒語就是他起的。」水穎明白了我的意思,也跟著瞎編。

「真的?」拉木都不由地停下了手,回頭看著我和水穎。

腳下的震動更厲害了,水穎和我都有些害怕起來:「真的,快走吧,再不走就走不掉了,這個城要永遠埋在地下了。」

「別聽他們胡說!這城不是好好的嗎,快動手把東西拿走,我們就了達了。」由達瓦大聲訓叱著拉木都。

「我們走吧。」庫拉達不再理那兩個人。

「好。」

「阿彌陀佛!」我們正要走時,世空忽然宣了一聲佛號,就在那時,我看見台上站在索克王右邊的那個護衛的乾屍忽然倒了下去,他手中的長矛無巧不巧地刺在了由達瓦的胸前。本來按說乾屍的休重是很輕的,那柄長矛沒有理由能刺穿由達瓦的身體,可是,我眼睜睜地看著長矛刺穿了由達瓦的身體,矛尖從背後穿了出來。

「啊!」由達瓦慘叫了一聲跌下了石台,成了仰面的姿勢倒在石台前。

我和水穎被嚇呆了,剛才那些話都是我和水穎胡編的,可是,看上去真的像有這麼一個咒語一樣,它保護著這個古城不被偷盜。

「他死了也沒有資格和索克王同在石台上。」庫拉達感歎了一聲,轉身向外走去。

我們跟在庫拉達的身後向外走。

「等等我!」拉木都的叫聲像鬼一樣淒厲。

走到宮殿門口的時候,我回頭又看了一眼已經成為乾屍的索克王,我在一瞬間看見宮殿裡燈火輝煌,索克王和他的各位臣民正大擺宴席,石台前的綵衣女子們邊唱邊舞,年輕的索克王舉起他手中的石杯,我聽見他對我說:「再見了,阿里朵朵娜。」

「城要下陷了,快跑!」我聽見庫拉達的叫聲,然後被他扯住了手臂向外拖著跑。

我再次從幻覺中醒來,發現城震動得更厲害,並且慢慢地向下陷去。

快到城門口的時候,我已經累得不行了,差點癱在地上。世空和水穎倒是跑得比較快,那個拉木都可能是身上帶了太多的東西,跑起來很蠢的樣子,落在了後面。

「唉!」庫拉達唉了一口氣,伸手把我拎起,扛在肩上像扛米袋一樣,快步跑起來。

城外的沙已經慢慢地向下洩了下來,如果我們速度慢一些可能就被埋在這城裡了。我被庫拉達扛著,雖然五臟六腑都快被顛了出來,可是這個時候也不敢多說什麼,畢竟我對他來說成了一個累贅。

跑到城門口的時候,沙已經湧到了城門口,正在向城裡洩,城門「吱嘎」響著,真怕隨時會關上。

出了城門,我讓庫拉達把我放下來,要不然他背著我沒法向沙上爬,會陷下去的。

在沙上爬著,我還是忍不住再次回頭去望這座古城——西蘭。

就在我回過頭的時候,我看見了另一副慘狀,拉木都跑到城門口的時候,那兩扇巨大的石城門忽然合了起來,那種關門的速度令我都想像不到,「啪」兩扇門合在一起時把拉木都夾在了中間。

「啊!」我幾乎是和拉木都同時發出了慘叫聲。

只見石門上鮮血濺了出來,拉木都被石擠扁了,他的一隻手已經伸到石門外,彷彿還在用力地伸著,想要擠出石門。

他手中有樣東西掉了下來,落在離我不遠的沙上。

那是一枚戒指。

那是一枚鑲著紅寶石的金戒指,戒指上雕著美麗的花紋。這不正是我在幻覺中看見索克王遞給我的那枚戒指嗎?我走過去把戒指撿起來,緊緊地握在手中,這是索克王最後送給我的禮物嗎?我再次向古城看了一眼,奮力向上爬去。

沙子下洩的速度越來越快,我幾乎很難向上爬,每爬兩步,又要陷回去一步。

有幾次腳陷在了沙裡幾乎拔不出來,我的鞋子已經掉沙裡了,我光著腳踩在滾燙的沙上,腳疼的要命,可是我不敢停下來。

這時正是下午,太陽曬得我都快暈了。

「快抓住繩子!」我聽到庫拉達的聲音,面前掉下了一根繩子來。

他們三個早就爬上去了,太好了。

我把戒指套在手中,緊緊地抓住繩子,繩子開始向上拉,我被拉著在滾燙的沙上拖過。沙向下洩,我被向上拉動。

被拖上沙面的時候,我還沒有來得及喘一口氣,就被庫拉達背了起來。

我們拚命地向前跑著,身後的沙一層一層地向下洩,好像就跟在身後攆著我們似的,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和沙一起陷了下去,成為古城外的乾屍了。

終於看見前面的人,庫拉達的幾個手下還帶著馬和駱駝在等我們。看見我們在跑,他們策馬奔了過來,在我們前面不遠處打住,讓馬調頭,我們一跑到就騎上馬向前飛奔,很快地,向下洩的流沙被扔在了身後。

我的腳上和身上都有被沙燙起的泡,這時候不再緊張生死問題,那些泡都鑽心地痛起來。天黑的時候,我們停下來休息,庫拉達用隨身帶的藥給我塗在水泡上。

「拉木都和由達瓦呢?」庫拉達其他的手下問我們,「你們在城裡沒有看見他們嗎?」

「他們……他們……」庫拉達猶豫了半天,「他們被咒語留在了城裡。」

「啊。」其中一個叫斯亞布的強盜叫了起來,「我早就勸他們不要進去,他們不聽,非要去城裡尋找寶物。」

「唉,人是不能貪心的。」其他幾個人神色也黯然了。

「對了,世空,有件事我到現在也沒能明白。」我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忙轉過臉去問世空,「你一直說和我是舊相識之人,可是這件事到現在都明瞭了,我還是不知道我們如何舊相識啊?」

「對啊對啊。」水穎在邊上也跟著嚷嚷,「我們在外面從對講機裡聽見老頭在說故事,我開始還以為世空會是救走阿里朵朵娜的那個小伙子呢,可是沒想到,到最後那老頭居然說那小伙子是庫拉達!」

「哈哈哈……」世空大笑起來,「我早就知道了,我曾為自己起過一卦,卦像顯示我曾入過畜道,今天看來,卦是沒錯的了。」

「那是什麼意思?」水穎仍然呆呆地看著世空。

「我明白了。」我對世空笑起來。

「我也明白了。」庫拉達也笑起來。

「你們明白了什麼啊?」水穎左右看著我們幾個人,一會看看我,一會看看庫拉達,一會又看了看世空,過了半天,她忽然一拍大腿站了起來,「我也明白了!」

「哈哈哈……」我們都大笑起來。

「可是,你們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嗎?我是說關於那個美麗的故事。」水穎仍然有些迷糊的感覺,其實這事中最清醒的應該是她才對,人說當局者迷,我們都是當局者,唯她是旁觀者。

「信則有,不信則無。」我笑著說。

「那一世我是不知道啦,不過這一世呢,是我把紫約給背出城來的,這個我清楚。」庫拉達取笑地看著我。

「阿彌陀佛!」世空什麼也沒說。

「得啦,把我像扛麻袋一樣扛著,你也好意思說!」我不滿地哼哼著,「還弄到我被燙起了這麼多水泡,真不知道是要感謝你還是要罵你好。」

「什麼啊,怕皮膚壞了你嫁不出去了是吧?反正按說那一世我是你的情人,那我就勉為其難地娶了你好了!」庫拉達不甘示弱地反擊我。

「你去死好了!」

「不錯啊,我覺得這個主意真不錯!紫約可真是一直沒人要,不對,是沒男朋友呢!」水穎終於還是揭了我的老底,我知道她不揭我的老底總是很難過的。

「唉,交友不慎,遇人不淑。」我長歎一聲,然後居然趴在地上開始做美夢了。 (星洲互動.2006/04/21)(轉載自新浪網)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