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首頁刊物靈異奇譚

夜葬 6
updated:2006-04-28 10:09:27 MYT

13

天已經黑下來了,王勞模一邊周,一邊埋怨道:「已經快到夜葬的時辰了,可我們還得忙其他的事。真是的,早知道這樣,我就不叫王明生當抬棺手了。麻煩,真不知道怎麼給呂桂花的弟弟交代。」

一邊走,餘光一邊問仨兒:「以前失蹤的八個人都是什麼樣的人?」

仨兒搔了搔腦門,答道:「都是和我們年齡差不多的人,都是前一天晚上還和我們嘻嘻哈哈地喝酒,第二天人就不見了。什麼話都沒留下來,就算像警察說的那樣,是出去打工了,也沒有理由不和我們這些鐵哥們說一聲啊。」

「都是年輕人?有什麼人會綁架他們呢?都是農村的勞力,總不會是綁架去叫他們免費種地吧……」餘光忖道,他百思不得其解,腦子裡充滿了一個又一個巨大的問號。進了村長的家,王勞模先點上了油燈。

餘光有些不解:「村長,既然你這裡有電話,就說明有電啊,那你怎麼不用電燈,還用這樣的油燈呢?」

「唉……村子裡窮啊,這電話都是鎮裡給我裝的,用來聯繫工作。我這裡以前也有電燈的,可電力不足,老是一閃一閃,還不如我用油燈來得安逸。」

言語間,王勞模引餘光進了裡屋,屋中的炕上,擺著一部黑色的老式撥號電話。

餘光拾起聽筒,正準備撥110時,突然愣住了。

電話裡靜悄悄的,一點聲音也沒有,就連盲音都沒有。出了屋,王勞模叫仨兒點燃了火把。

仰頭看去,一根白色的電話線像是斷了頭的屍體一般,軟綿綿地搭落在房頂上。

「有人割了我的電話線!我X他奶奶的,誰這麼膽大,居然敢割我的電話線!讓我知道了,我讓他不得好死!!!」王勞模大聲叫了起來。

「少演戲了……」沈天在一旁冷笑。

「你什麼意思?」王勞模轉過臉來怒視著沈天。

「這裡還有誰敢剪你的電話啊?你可是動不動就要把人關進水牢裡餵魚的主哦。」

「你是不是想說這是我自己剪的啊?你什麼意思?我怎麼會這麼做呢?我又沒有神經病!」

沈天嘿嘿一笑:「不是你是誰?剛才你一直想說服我們王明生不是失蹤,而是出村打工了。叫你回來打電話報警,你還一路上嘮嘮叨叨推三阻四。你說,不是你自己剪的,還會是誰?」

吳勇打斷了沈天的話,說道:「小沈,你也不要隨便懷疑村長。他也不知道我們現在會發現王明生會被綁架,他沒有理由剪掉自己的電話線。再說今天一下午村長都和我們在一起的,他又沒有分身術,怎麼會來剪自己的電話線呢?」

王勞模感覺地看了一眼吳勇,心裡熱乎乎的。沈天悶悶不樂地閉住了嘴,餘光趕緊打著圓場:「我們都不要隨便懷疑別人,現在最緊要的事就是想辦法通知鎮上的派出所。既然現在王明生失蹤了,我們可以肯定是被人抬出他的屋子,還不知道是被打暈了,還是被害了,但是兇手一定也逃不遠的。村長的電話打不通,還可以去趙先生的大宅裡打。我們現在就去趙家大宅!」

「沒用的。」王勞模黯然道:「村裡就兩部電話,是一根長的電話線連通起來的。我這裡被人割了,趙先生那裡的電話一樣會被中斷的。」「……那怎麼辦呢?」沈天焦急了。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馬上找身強力壯的勞力,趕快用最快的速度穿過山路,到鎮上去叫派出所的民警。不過,到了鎮上也是深夜,民警也得明天白天出警,到我們這裡最快也已經是明天的下午了。」王勞模說道。

「誰去報警?」王勞模對著屋外的一幫抬棺手高聲問道。「我去!」一個五大三粗的抬棺手站了出來,正在仨兒。「我和王明生是好哥們,從小玩到大的。我不去,還有誰能去?」

「好,那你快去快回,我把村裡的手電給你,你一路上當心!」王勞模遞給了仨兒一個手電筒,一打開開關,一道箭一般的光亮把周圍照得通亮。「那現在我們該幹什麼呢?」一個抬棺手唯唯諾諾地問道。

「活人的事解決好了,該解決死人的問題了。」王勞模慢慢地說道:「夜葬的時辰也快到了,我們也答應過呂桂花的弟弟,今天要幫呂桂花出夜葬。」

「可是,可是,可是……」那個抬棺手又問:「王明生失蹤了,仨兒也出村去報案了。按規矩得有八個人抬棺材啊,現在只剩六個了,還差兩個呀……」

王勞模沉吟片刻,隨即指著沈天和吳勇問道:「你們兩個是童男吧?」

翁蓓蓓在一旁吃吃笑著。沈天和吳勇很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好,就你們倆了。今天晚上委屈一下你們二位,幫忙當一當抬棺手。」王勞模吩咐道。

沈天剛想分辨,就被餘光的眼神制止住了。餘光沒有忘記他們最初來惡詛村的目的,就是來考察夜葬的習俗。雖然突然有詭異的罪案發生,但作為一個學者,骨子裡對於科研上的東西還是充滿了興趣與好奇。「好!就這麼定了!現在我們就去呂桂花家!她弟弟一定等急了!」王村長高聲說道。

屋外的一群漢子站起身來,呼喊著走上了長街。

14

長街上,一陣風寒寒地掠過,餘光不禁感到身上的雞皮疙瘩莫名其妙地湧了出來。

天空中忽然閃過一道光亮,接著是一陣轟隆隆的雷聲從遠處的天邊傳了過來。要下雨了,這西南地區的氣候就是這樣,白天熱得死人,晚上卻是說下雨就會下,沒有有一點徵兆。

沈天疑惑地看了看王勞模,問:「快下雨了,還要去夜葬嗎?」

王勞模點了點頭,神情堅毅地答道:「必須去!過了這個時辰,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適宜出喪了。我們必須抓緊時間,大家快一點。」

吳勇聽了,轉頭向村外的山腰望了一眼。正好遠方的一道閃電劃過天際,山腰上的趙家大宅白色外牆像一個碉堡一般突兀於墨綠色的樹木之間,顯得格外妖冶。在去呂桂花家的路上,沈天不解地問餘光:「余教授,其實電話線又不是很複雜的東西,我們剛才為什麼不在那裡爬上屋頂把電線接好呢?這樣多省事,接好了就可以撥電話,哪裡需得著讓仨兒走上五個小時的山路。」

沒等餘光回答,吳勇就接道:「你呀,真是沒注意看,那條電話線是軟綿綿地搭在屋頂上,前後都不知道是什麼地方斷掉的。但是我仔細看了看,最近的電信竿上,都沒有掛著的電話線。那個剪掉電話線的人,一定還裁減掉了很長一截線。在這鄉村,哪裡會有誰會留著一段不用的電話線來做應急呢?所以我們根本沒有辦法接上電線。之所以我沒懷疑王村長,就是因為我覺得他沒這種犯罪的智商。」抬棺手們點燃了火把,卻都靜默不語,移動著自己的身形,鬼魅般向長街走去,空氣似乎凝固了,處處充滿了詭異的氛圍。

長街上很是冰涼,腳地觸碰到硬硬的青石板,發出了嘈雜的砰砰聲。呂桂花的家在長街另一端的末尾,門前冷冷清清,沒有人,門關著,只在屋簷掛著兩隻碩大的白色燈籠。屋外扣著半隻白蘿蔔,蘿蔔上插著幾支香。香才燒上兩三公分,看來是才點上的。蘿蔔旁是一個火盆,盆裡乘著燒得變成一堆灰燼的錢紙,嗅上去澀澀的味道,這是一種死亡的味道。

翁蓓蓓突然鼻子一酸,莫名其妙感覺到一股悲涼,畢竟她還年輕,沒有見識過真正的死亡,竟然離自己是這麼的近。「土根兄弟!土根兄弟!」王勞模叩著門,大聲叫著呂桂花弟弟的名字。良久,卻沒有人作答。

餘光嗅了嗅鼻子,一絲陰雲襲上了他的眉頭。他又聞到了那股怪怪的、淡淡的、若有若無的腥味。就像一個揮之不去的夢魘,這味道每次出現都和怪異的事件有著某種暫時餘光還不能知曉的聯繫。想到這裡,餘光的心頭驟然一緊,像是有一根針狠狠地紮在了他的心臟正中。圍聚著的抬棺手們竊竊私語起來,隱隱中,有人低聲說道:「怎麼沒人開門?呂土根呢?難道他也失蹤了?」

在火把的映照下,王勞模的臉色陰沉下來,變得很是難看,豬肝般的醬紫色。他用力地捶著門,薄薄的木門幾乎快被他砸穿了,可還是沒有人作答。

氣急敗壞之下,王勞模抬起腳來使勁踹在了木門上。轟的一聲,門被他踹開了。他接過了一根火把走進了屋。屋中沒有人,只有一具黑漆漆的桐木棺材擺在堂屋的正中,兩邊各放了一根慘白色的蠟燭,正放著慘白的燭光。

棺材後一副黑白的遺照高高掛在牆壁上,正是呂桂花。她在牆上正似笑非笑地看著堂屋中的人群,嘴角微微上翹,眉目分明,倒也看得出,生前她確實是個一等一的美人坯子。

可惜了,現在她卻成了一捧骨灰,躺在骨灰匣子中。而這個骨灰匣子,此刻正放在這具黑漆漆的棺材中。但是,卻沒有看到呂土根的蹤跡。難道,他真的也和王明生一樣,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王勞模突然覺得腦袋暈暈沉沉。他真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現在他只覺得腦袋都快炸裂了。

呆立了片刻,他才喃喃地說:「我給土根兄弟說過的,叫他八點的時候在這裡等我們的,怎麼他竟然不在了?」

吳勇沉吟道:「他一定沒走多久,屋外的香才燒兩三公分,棺材旁的蠟燭也沒燒多少。我記得他是和呂桂花的兒子在一起的現在他和他侄兒都不見了,又這麼突然,難道他們也是被神秘人物綁架了?」

王勞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沮喪地說道:「這究竟是為什麼啊?他們都招惹什麼人了?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呢?」

他的話音落下,屋裡都陷入了一陣令人窒息的沉默。每個人都靜默不語,空氣似乎停止了流動,只有劣質蠟燭嘶嘶地滴著蠟油,發出類似動物內臟腐爛時的氣息。陪伴著蠟燭燃燒聲音的,只剩下了所有人混雜不一的心跳聲,砰砰——砰砰——砰砰——「那我們現在該幹什麼呢?村長……」一個抬棺手小心翼翼地問道。

「出殯!夜葬!」王勞模從地上站了起來,叉著腰桿,臉上突然變回了一片凜然之色:「祖宗定下的規矩,夜葬之夜,見著了棺材就得開始出喪,否則大凶!大家鎮定,不會有什麼事,只要大家依照祖宗們的遺訓,夜路時不要出聲,厲鬼也找不了麻煩的。」

一談到夜葬,他就像是變成了另一個人,已經不是當村長的王勞模了,而是當地理先生的王勞模!

他做了個手勢,一個抬棺手遞了一個包袱給他。打開包袱,裡面竟是一件灰藍色的道袍和一個拂塵。簡單地換了裝後,王勞模搖身一變,竟儼然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陰陽先生。

他整理了一下衣冠,咳了一聲嗽,高聲地喊道:「八大抬棺手就位!夜葬出殯開始!」

沈天和吳勇跟著另外六個人一起站到了棺材邊上。這棺材做得和其他地方都不一樣,在邊緣上伸出了四根長長的扛木,正好讓八個抬棺手扛在肩膀上。

棺材裡只是一壇骨灰,所以扛上肩膀並不覺得吃力。棺材上了肩,吳勇抬頭望想了門外。門外黑駿駿的,掠過的陰風發出呼呼的呼嘯聲,門洞上的燈籠一搖一曳,碰撞在牆壁上,發出輕微的砰砰聲。

看著深邃的黑夜,吳勇覺得自己的心在,慢慢下降…… (星洲互動.2006/04/28)(轉載自新浪網)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