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首頁刊物靈異奇譚

黑店 (上)
updated:2006-05-26 10:15:44 MYT



雷聲轟隆,空氣漸漸潮濕起來。

遠處一道閃電撕開了蒼穹,讓林弘感到眼前一亮,似乎要失明一般的眩暈。

「這鬼天氣!」林弘狠狠地罵道。天陰得可怕,一片片的黑雲擠在一起,眼看一場暴雨即將來臨。

林弘趕路的計劃就要被這場即將到來的雨攪了,看來現下必須找個地方躲起來避雨。

好在老天還是很照顧林弘的,所以林弘看到前方幾百米處,有一棟房子,上方好像還豎掛著一塊牌匾,上面寫著幾個大字,林弘努力地瞪大眼睛,想看清那幾個字,但卻是徒勞的,太遠了,根本無法看出那是什麼字。

林弘決定過去看看,這種地方能找到旅館可不容易。希望明天是個晴天,林弘望著天想著,腳步匆匆地向那棟房子奔去。

一滴雨滴到了林弘脖子上,冰冷中還帶著刺疼的感覺,像是針。

在邁進門之前,林弘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塊牌匾。

弘光客棧。

看著這四個字,林弘忽然感到心中有什麼東西動了一下,動地很輕,但他還是感覺到了。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哪裡曾見過這塊牌匾,但那卻不是回憶的感覺。林弘看著那四個字,紅色的字,心中莫名其妙的感覺到一絲愧疚。

奇怪的感覺。林弘亂亂地想,他一腳邁進門,感到自己有些恐慌。

一個中年人,低著頭懶懶散散的坐在一個櫃台後,看著什麼東西。林弘走過去,輕輕敲了敲櫃台。

「你住宿?」中年人抬起頭,目光掃了林弘一眼,問道。

林弘把目光轉到別處,他感到那目光很凌厲,像在尋找什麼,又有些熟悉,這目光讓他不敢對視。奇怪,自己又沒做什麼虧心事,怕什麼?林弘不禁想,嘴上卻問道:「這裡可以住宿?」

中年人淡淡的笑了下,笑得怪異:「你進來之前沒有看牌子嗎?」

林弘點頭。

中年人拿出一張紙,遞了過來:「把這張表填了。」

林弘接過中年人遞過來的一支毛筆,和一張草紙。

林弘眼望著中年人,他似笑非笑的臉上卻並沒有玩笑的意思。

林弘小的時候就反感毛筆,正確地說,是他對所有復古的東西都反感,一看到它們,他就會恐懼,就會哭,直到後來年齡慢慢增長,他開始漸漸適應了,不再感到恐懼,但一直不去接近這些。所以林弘的毛筆字幾乎不會寫,他很勉強的把表填完,便感到身上像出了汗一般,濕濕的。

林弘將表還給中年人,中年人張嘴笑了笑,無聲無息的,旁邊忽然冒出了一個老頭,對林弘說:「我帶你去二樓吧。」

林弘看著老頭滿是褶子的老臉:「我自己找得到。」

老頭咧開嘴,露出一口焦黑的牙齒:「我知道你找得到,但2樓沒有燈。」他抬了抬手,林弘這才看到他手裡提著一個燈籠。他一時不知說什麼好,他歪頭看了看二樓黑漆漆的樓梯:「好吧。」

在上樓梯之前,林弘想到了一件事:這可能是一家黑店。

天依舊陰沉。烏雲翻捲著,不時有雷聲發出,林弘把手伸出窗台,卻只有小小的雨點打在手心上。

林弘深深地吐出一口氣,一陣陣強烈的壓抑感,讓他很不舒服。心裡企盼著暴雨趕緊來臨,陰得越沉,代表一會將來的暴雨越大。

隱隱約約的,林弘感到,這場暴風雨,似乎會姍姍來遲。但當它來的時候,會天地震動。

林弘想起進來之前看到那道閃電迸發出的光芒,到現在還讓他無法忘記。那道光芒似乎刺穿了他的身體,將他捲入另一道時空中去,讓他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懼。

林弘搖搖頭,一陣風將窗戶吹的來回搖動,林弘將窗戶關好,然後轉過身,看著這個房間。

這是個普普通通的屋子,但很明顯的一點是,這個屋子很陳舊,有一種破敗的感覺,卻一點也不像住宿的房間。

林弘坐到靠牆角的單人床上,單人床發出一陣嘎嘎聲,聽得他心驚膽顫。現在,整個二樓,就只有他一個人了。林弘這樣想著,他看著斜對角靠著牆的衣櫃,又看了看放在屋子中間的桌子,和桌上的東西。

林弘看著那東西,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站起身來,近前看了看,終於確定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一盞油已將要枯竭的燈。

林弘彎下腰,看著那盞油燈,覺得自己像來到了一個無法預知的地方,這裡的一切都是怪異的。他看著油燈,忽然有種將它點著的慾望。似乎這盞油燈點燃後發出的光亮,能照亮這裡的一切,讓林弘看個清楚。

林弘掏遍了渾身的兜兒,卻沒有掏到火柴或打火機。

好在這種感覺慢慢地淡去了,林弘平息了一下胸口的沉悶,然後坐回到床上。

床發出了一聲呻吟,聽起來像一隻在這裡棲息了上千年的古老怪獸一般衰老。

「我覺得你很怪。」林弘說。

「我哪裡怪?」回答的是中年人。

「我看著你的時候,感到以前從哪裡見過你。」

「真巧,我也有這種感覺,是不是我們真的見過?」

「哈哈。可能我們見過吧,不然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可能。」

「……」

「你看外面那雨,」林弘繼續說,「多麼的壓抑,多麼的沉悶,但它卻不爆發出來,為什麼?」

「我想,可能就是因為它爆發出來的時候,就是世界末日。」

「哈哈。」

「哈哈。」

「哈哈哈!」

林弘狂笑著,從中年人的瞳孔裡,他看到了自己,一個狂笑的,卻依舊掩蓋不住心中惶恐的人。

林弘打了個寒戰。

他一下醒了。

「呼」桌上的油燈忽然閃了閃,屋裡立刻暗了下來。林弘看著那盞油燈,那種莫名的恐懼又湧上心頭。

他知道自己做了個夢,夢裡卻全都是對話,甚至沒有場景,沒有前因後果。

這個夢好怪。林弘想,他站起身,忽地發現窗戶不知何時開了。

油燈也在亮著,這是誰做的?

林弘曾想點著過這盞油燈,但他沒找到打火機,那這是誰點的?林弘一下想到了那個中年人。

看來只有他可能這麼做了。他在進房間時看到林弘睡著了,於是沒有驚擾他。

林弘這次真的感到一陣恐懼,這種感覺越發強烈,他覺得夢中與自己對話的中年人,似乎剛才就在這個屋子裡面。

一邊點著油燈,一邊看著他,觀察他。

窗戶被林弘再次關上,但縫隙處卻不停的有風鑽進來。雨依舊沒有下起來。

油燈的火苗被吹的不停地閃,屋裡忽明忽暗,林弘僵直的坐在床上,盯著門口,那裡卻沒有絲毫動靜。

屋外很寂靜,靜的讓林弘感到這個世界只有他一個人,而那中年人與那個老頭似乎從未存在過。



「抓人了……」遠處不知是誰喊了一嗓子,人們立刻慌亂起來。

林虹的臉色陰沉,他看著旁邊的章奇,沉聲道:「官兵又來了,我恐怕跑不掉了。」

章奇淡淡地道:「看來沒有別的辦法了。」他將衣服褪下,遞給林虹道:「你穿上我的衣服,從後門出去,他們不會注意到你的。」

「那你?」

「我?」章奇笑了下:「我沒關係,抓到我我死不承認,他們也奈何不了我什麼。至多把我的客棧封了。」

林虹看著章奇看似若無其事的臉:「章奇,你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如果能保下這條命,他日見,我……」

章奇忽然哈哈大笑:「你趕快走吧,再說下去,客棧會被官兵包圍的。對了,如果你能找到小柯,希望你代去一句話,就說我想她回來。」

林虹看了看章奇,然後點點頭,一閃身下了樓,那身影卻忽然定住,然後破碎,消失。

「抓人了……」

林弘的頭開始痛了起來。

他被痛醒了。那個夢也就到此結束。林弘咬著牙,強忍著劇烈的頭痛,低頭看了看夜光表,才10:30。

林弘揉著太陽穴,想著這個短短的夢。林虹是誰,章奇又是誰。

這兩個人的對話又是什麼意思?

林弘感到自己似乎跳進了一個玩偶世界,自己的一切都由一個幕後主使人控制,想到這,他狠狠地搖搖頭,感覺自己多心了。

這無非是兩個怪夢而已。

林弘眼中又浮現出夢中那個林虹的相貌來,雖然很模糊,但感覺很像自己。

門響了。

林弘起身走到門前,猶豫著問了一句:「是誰?」

「我。」中年人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熟悉。

門被林弘拉開了。他看到中年人站在黑暗中,臉看不太清晰,林弘退後了一步:「你進來吧。有事嗎?」

黑暗中,林弘似乎看到中年人笑了一下。

「你的燈油沒了,我來給你加點油。」

林弘回過頭,果然,油燈已將熄滅,火苗越來越小,像在垂死掙扎。

燈油填滿了,看起來像一個垂死的人又出現了勃勃生機。

中年人「嚓」地將火柴點燃,然後慢慢地把火柴移向燈芯,重新點燃了它。屋內的陰暗被掃出了很多,讓林弘感到胸口一輕。

他隨手將火柴棍扔到地上,轉頭看著林弘,飄忽不定的燈火映得他的臉一陣黑一陣白。

林弘看了看他,想說點什麼,卻又說不出。

「你剛才可聽到什麼了嗎。」中年人淡淡地問林弘。

「什麼?」

「好像有人在喊。」

「喊什麼?」林弘忽然有些緊張。

「好像是——抓人了……」中年人的聲音忽地一變,「不知你聽到沒有,我卻聽到了,那聲音鑽入我的耳朵,刺疼了我,你可聽到了沒有?」

林弘呆住了。他耳朵中似乎又響起了那句「抓人了」中年人的聲音徘徊在腦中,讓他一陣陣的心驚,剛才他痛醒之前聽到那句難道是真的嗎?

中年人的臉色變了,他好像很害怕,臉上現出恐懼之色,蒼白的臉看起來那麼的憔悴,像是久久沒能吸到血的吸血鬼。他忽然走上前一步,灰暗的眼睛看著林弘:「你聽到了嗎?」

林弘的手在背後慢慢攥緊,「聽到了。」

「那你害怕嗎?」中年人的話語越來越慢,他的臉一點血色都沒有,好像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

「你害怕嗎?」

林弘的臉變得蒼白,頭又開始痛了,痛得厲害,他看著中年人愈發猙獰的臉龐,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中年人忽然笑了,滿含嘲笑地說:「你不知道吧,我很害怕的……你聽那聲音,你聽,啊,你頭很痛麼?我不痛,但我害怕……這聲音讓我害怕……讓我恐懼,讓我心驚膽顫,讓我……」

窗外忽然一聲脆響,一道閃電照亮了這個屋子,照在躺在床上捂著頭痛苦的人,也照亮了中年人的身影。油燈的火苗忽然晃了幾晃,又滅了。隱隱約約的,外面似乎有人喊道:「抓人了!」

那聲音飄緲無比,像是從另一個聲音傳來的,「你聽……」中年人不動了,他抬起頭,聲音緩緩的、顫抖的說:「你聽……抓——人——了……你聽到了嗎?聽到了嗎?」

林弘刷得一下站起身,痛苦地說:「你是誰?!」

中年人盯著林弘,哈哈大笑起來:「我是誰?!」他的人忽然像氣泡一樣,四散開來,融入了空氣中。

林弘怔住了。一滴冷汗流進了嘴角。

中年人消失了。



林弘被一個巨雷震醒了。

屋內很黑暗,這證明了剛才林弘做了一個怪夢,夢裡套著夢。

林弘知道自己心跳地很快,他出了一身汗。剛才那個怪夢依舊盤旋在腦中,驅之不去。 (星洲互動.2006/05/26)(轉載自新浪網)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