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首頁刊物靈異奇譚

黑店 (下)
updated:2006-05-26 10:16:25 MYT

夢裡的中年人,夢裡的李茂,夢裡的章奇,都是什麼人?在他第一眼看到這個客棧的牌匾時,他就感到一絲熟悉,似乎似曾相識。

這種感覺在折磨他,就如同那個夢。夢裡感到熟悉的場景,還有中年人質問他的話,還有那句「抓人了」。

林弘站起身,藉著遠處一道道閃電帶給他的光亮,勉強站起身走到桌前,看著那盞油燈。

又一道閃電迸發出,隨之而來的雷聲震得林弘耳朵轟轟直響,同時他也看到了令他心驚的情景。

油燈內的油是滿的。

瞬時間,林弘感到週身變得冰冷。在他睡著之前,那盞燈內的油已將要燃盡。也就是說那個中年人真得來到過這個房間裡,那麼他問他的那些話也都存在了。剛才的一切都不是場夢。

林弘的頭忽然痛了起來。讓他感到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頭痛,痛得欲裂,讓他絲毫不能懷疑這一切的真實性。

門響了。

林弘的心劇烈地跳起來,他的神經繃緊了。

「是誰?」

「我。」

中年人的聲音,聽起來和夢裡的一樣。

林弘深吸一口氣,然後走上前,將門打開。他看到中年人站在門外的黑暗陰影中,只有一雙眼睛完全的暴露在面前。

「……你有事?」

「我忘了給你送火。」中年人似乎笑了一下:「剛才我給你房裡的燈加了些油……但忘了給你留火了。」

林弘皺起了眉頭,難以置信的看著中年人,中年人被看得有些不舒服,他奇怪地問道:「有什麼不對嗎?」

「……沒有。」林弘終於吐出兩個字,接過中年人遞過來的火柴,然後聽到中年人說:「那我不打擾了。」

似夢非夢的場景,似夢非夢的對話,到底是真是假?林弘不再多想,他感到輕鬆了不少,是自己多心了。剛才不過是一場夢,只不過與中年人所做的事有些巧合罷了。

他將火柴劃著,點燃了油燈。屋內的黑暗被一掃而空。

在光燃起前的那一剎那,林弘看到天上烏雲翻湧,似乎即將爆發。那場即將洗滌大地的暴風雨,馬上就要來臨。

「抓人了……」

聲音依舊不絕於耳,李茂站在牆上,最後回頭看了眼那家被人圍的水洩不通的客棧,低低地說了句:「祝你好運吧。」然後翻下了牆,身影遠去了。

客棧內,章奇的臉看不出有一絲異樣,讓站在前面的帶刀的人很惱火,不禁呵斥道:「有人曾看到他進了你的客棧,你有什麼話說?」

「劉大人,有人看到他進我的客棧,這種話不能無憑無據的亂說啊!您已經在小人的客棧內搜過了。」

「放屁!難道我的手下也有作假的?他親眼所見還能有什麼問題?你說不說實話,是不是你把他放走了?」

章奇的臉色一下陰沉了下來:「大人,我知道你是秉公辦案,但我只是一小老百姓,開這麼一家客棧,一朝一夕操勞不少,大人不分青紅皂白憑著手下的一句話便進來亂搜一氣,所有的客人都跑了不說,大人您沒有找到,怎麼還說我窩藏了罪犯?」

聽到這話,對面的人臉色變得鐵青,手緊緊地握在刀把上,咬牙切齒地說:「如果讓我找出證據,我可以立刻砍了你的頭!」

章奇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這時旁邊忽然傳來一陣跑動聲,一個身著官兵服的人跑了過來,跪倒說道:「大人。」

「什麼事?」

那人站起身,附到劉大人的耳邊,輕語了幾句。劉大人的面色一下轉到正常,帶著一絲惡毒地看著章奇。

章奇的臉色一下變了。

林弘又被頭痛攪醒了。這一陣陣的頭痛總跟在這個怪夢後,如附骨之蛆般。林弘喘息了幾口氣,看了看夜光表,12:00。

這一夜竟是如此的漫長,而窗外的雨竟還沒有下起來,雷聲與閃電卻不斷。

這一切來得太怪異了,林弘不敢再閉上眼睛,他怕再做那個夢,他非常恐懼,他非常害怕那個夢,那個夢裡的人他都不認識,但是他卻隱隱感到,這一切都與他有關係,似乎,這個夢就在追討著他的什麼罪過,就在今夜。

林弘躺不下去了,他怕自己再睡著。乾脆站起身,走到門前。

林弘看著那道門,猶豫了許久,終於伸手將門打了開來。門外的黑暗立刻被光芒佔據。林弘邁出門,看著右邊漆黑的走廊。他決定下去,找那個中年人,找那個老頭,只要不在這個房間裡呆,只要不再做那個怪異的夢。



中年人就坐在那個櫃台後。如同林弘剛進來時的模樣,沒有絲毫的改變。

看到林弘,中年人臉上浮起笑意,「為何不睡覺?」

林弘不做聲,只是看著中年人,許久許久,他問出一句話:「你姓什麼?」

「章。」

「你叫什麼?」

「章起。」

林弘聽到心中喀的響了一下。似乎是什麼東西裂開了,一種東西鑽了出來,讓他感到一陣撕心般的恐懼。

「章奇是誰?」

問出了這句話後,林弘看到章起的眼神變了。

章起緩緩地把手中的書放下,然後對林弘說:「我是章起。」

「章奇是誰?!」

章起忽然笑了起來。「你來之前不是算過命嗎?忘了章奇是誰了?」

林弘腦中轟轟作響,驀地一下想起了自己臨來之前曾找過一個瞎子算過命。那個瞎子對他說:「你的前世與一個叫章奇的人牽扯不清,可能會在今世做一個了結。如果你碰到他,會有血光之災,所以如果你碰到姓章的人,一定要遠遠避開,晚則晚矣。」

「你就是章奇?」林弘喃喃地問道。

「不是。」章起笑意漸濃,一股冷森之意隨著他的笑聲蔓延開來。

「那你是誰?」

「我是章起。」

林弘摀住頭,疼痛欲裂,他痛苦的叫道:「我不管你是誰!你到底要幹什麼?」

「你在問我嗎?」章起厲聲說道,「好,我就來告訴你答案。我來告訴你這個答案!」

「章奇已經死了!」

「那你是誰!」

「我是章起!」章起呼的一下站起身,兩道凌厲的目光直射林弘:「我等了你太久了,但還是把你等到了。」

林弘痛苦地抱著頭,兩眼變得通紅:「你告訴我答案,你告訴我答案,我到底是誰,你與我有什麼關係?」

「你想知道的答案恐怕不止這些吧。」章起冷笑,「你不記得吧?因為你幹的好事,葬送了我,還讓我心甘情願地替你去死!你真高明。」

林弘聽到一聲巨響,天地震動。他甚至透過門看到外面的天空,烏雲翻捲著,如同世界末日。這場景又在哪裡曾經看過?

烏雲翻捲著,如同世界末日般。

章奇如若無骨般,佝僂著腰身,頹廢地站在一棵樹下,樹前是一座墳。

一道道閃電映得章奇的臉,無比的猙獰可怕。暴雨傾盆而下,打濕了他的衣衫,血跡化作血水,順衣而下。

章奇的嘴動了幾下,隨後撲通跪倒,滿臉的淚水與雨水一起流了下來,他狠狠的道:「林虹,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一陣腳步聲出現在背後,林虹出現在章奇的身後,「我現在就來了。」

章奇猛得站起身,怒視著林虹:「你還敢出現!」

「那——」林虹指了指地上的墳,「是小柯的?」

章奇咧開嘴角,獰笑起來,「沒錯,是小柯的,我最喜歡的人,你姦污了她,然後殺了她,最後讓我替你去死。」

「你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嗎?」林虹臉上浮現出一絲微笑。「那幫官兵並沒有殺了你,這是出乎我意料的。我走的時候故意讓一個官兵看到了我。」

「哈哈哈!」章奇笑了起來,「多麼可悲啊,我一直當作好朋友的人,竟然這麼陰險狠毒,竟然要置我於死地!」

「你忘了——」林虹淡淡地說,「當年的一個故事,你說這是天的安排,不可逆的,對嗎?我所作的一切,也都是天的安排,也是不可逆的。」

「當年?」章奇咬牙說,「我自問沒做過什麼虧心事,但你卻這麼對我!」

林虹哈哈地笑了起來:「可能你從前作過什麼壞事,所以老天派我來折磨你,你覺得你還會活過今天嗎?就讓我來了結這一切,那官兵沒做完的事,讓我來做吧!」他抽出一把刀,一刀劈像章奇。

在那一瞬間,林虹看到章奇驚惶的眼睛,那一刻的眼神,刺穿了他。

「怎麼樣?」

「可想起來了?」

章起看著頭痛的林弘說:「你怎麼不聰明了?比起前一個你,你差遠了……你變的笨了,不會再設下各種陰險的圈套,不會再利用最好的朋友,不會再把你那顆惡毒的心藏在一個完好無缺表面看起來無比美麗的軀殼之下了!」

「不!」林弘發瘋般的吼道,一抬手抓起一個東西,砸向了章起。

在那一瞬間,林弘感到天空的震動,伴隨著那天的怒吼,一道閃電劈開了門。

無比瘋狂的暴風雨來了。



「A。」

「3個K,要不要?」

林鴻看著中年人,忽然覺得他的眼神很熟悉,「不要。」

「那我可就走了。」中年人刷得把手裡的撲克甩了出去,「怎麼樣?又輸了。」

「都怪你說的那個故事。」林鴻抱怨道,「搞得我分心。」

中年人淡淡地笑,「其實那個人很傻。他以為殺了章起,他就躲過了這一劫,其實,正如他所說的,天安排的事,又怎可逆行呢?」說著他站起身,把門打了開,看了看外面,「下雨了。」

林鴻聽到這句話,忽然感到渾身一寒:「你叫什麼?」

「張祁。」

一道閃電劈下,映亮了他蒼白的臉:「別忘了,這一切都是不可逆的。」

暴雨來了。

或許有一天,你躲雨時躲到一家店去,會不會碰到一個人,看著很熟悉?

說不定,那個人就是你前世的冤家,今晚,他要的就是你的命。

這是一家黑店。

我想。 (星洲互動.2006/05/26)(轉載自新浪網)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