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09月20日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六部

第七部

外一章

第八部



第5篇:馬來亞最早的神廟與佛像
updated:2001-09-10 12:30:08 MYT

在馬來亞聯合邦各州之中,只有吉打足以稱為最古老一州的權利。該州考古上尚存的顯證,在經專家闡釋後,便是供備過去古代馬來亞事物的唯一明證。

在許多州之中,只有吉打可以指出這麼多數量的出土文物,證明某處曾有連續不斷的殖民地(從公元第4世紀一直到第15世紀時吉打馬來人改宗回教)。這地區發現的遺跡,北自武吉佐拉斯(Bukit Choras),連續南下而至大山(Bukit Mertajam),很明確地證明其主要的殖民地區,是散布在沿著吉打大山南界的主要山谷,且在布秧河的兩岸構成一個城市,大部分的市區是在西邊。

柯立芝韋爾斯博士及其夫人於1930年後期從事的研究,發現更大範圍的考古證跡,而且韋爾斯夫人更於1941年有一些重要的增進。這全部的情況,曾由韋爾斯博士加以記錄和論述,韋爾斯博士也是考古學界及東南亞文化與史前的最高權威。

不過,在100多年以前,吉打的古跡已由詹姆士羅威上校(Col. James Low)啟示於世界,他當時是擔任英國駐擯城的官員。後人對他的記述,是在他所發現的梵文碑刻上。不幸的是,他留下的零散日記,只限於屢次遠征吉打的發現。明顯的,他是遠較韋爾斯博士夫婦看得多。

豐富的考古證物

豐富的考古證物,足以令人嘆為觀止,然後追想它們過去的存在。一如其他馬來亞各處那樣,吉打河也曾改變其河道。瑪莫河是具一深度的入口,不過其能通行船只的深河,是聯結南邊的姆拉河。這聯結的河道是貫穿一廣大的沼澤,且可能是姆拉河的主要出口,現在已改變其河道。

正如韋爾斯博士表示,布秧河的上游河道是常有變動,結果遂使古代的建築物被衝去全部或一部分,現在的吉打仍遺留許多古跡,特別是瑪莫布秧地區,且較之發現的還要多。

眾所周知,宗教的改宗曾破壞了大批佛教或興都教的各種物品,這些可從地上看到而昭示其古代的信仰;那都是幾世紀以來的劫掠而留於地下的,而這國家在本世紀中的發展,也同樣發覺有許多古物流入私人的手里,以致不知去向,全然沒有任何記錄。

吉打早已印度化

確實證據之序幕,啟於公元第4及第5世紀,其時整個吉打早已印度化,雖然在這兩世紀的證實品不多,但意義卻重大,而且是必須注意的一些細則記錄。

這一方面,我們可以開始於最早的吉打梵文碑刻,這些碑刻以及其他所有在吉打發現的,都沒有年代的標志。因此,只好從其書體與年代學而加以鑑定。不過,須經過繁多的研究,且具相符的年代,才算達到目的。

3塊可指為公元第4世紀的碑刻,已從下列諸址被發現:

1.立在大山腳附近直落督君(Cherok Tokun)地方的一塊石頭上;

2.在武吉馬里奄(Bukit Meriam)附近一座古磚建築中央的地方,約在瑪莫河與布秧河的半途之間;

3.在武吉佳拉斯(Bukit Choras)的小山頂上,靠近沙拉河流(Sungai Sala)的南岸,吉打峰之北。

首兩碑是羅威上校所發現的,第3碑則是韋爾斯所發現。第1碑及第3碑雖然不遲於公元第4世紀,可是第2碑竟遭到不幸的經歷,它被送往加爾各答,就在那兒失蹤了,因此,只能從眼看的抄本加以評定,認為屬於5世紀或可能更早的遺物。

紀念佛陀笈多

武吉佳拉斯碑刻的發現,是一個顯著的品證。那小山高188尺,羅威上校在其筆記之一提述說,他發現這山的山頂上擁有過去遺留的神廟,這就是導致韋爾斯博土到那兒,從事發掘這兩座以鐵礬土築成的建築物和1道階級。

遺留的神廟中,較高者是一方位整齊的台基,築在小山的石基上,面積22寸半乘23寸半,高3尺。階級從台基南邊的中央通達台下。

他表示,其築構是厚重的,當然是鐵礬土所建造,不像我們所熟知的其他馬來亞建築物。階級南向之處,發現一約15尺長方型的低平台,台邊長有一樹,就是在這樹根之下發現那塊石碑。這品件聯結著的中平台,正暗示著是一座木造小佛寺或僧舍的台基。

他寫道,鑑於台基的樣式及簡單造型,令人感到它至少和那塊碑刻無疑同樣的古老,即是公元第4世紀所建立。因此,這築構是現在馬來亞所知道的最早期建築,且很難在東南亞其他地方指出有更古老者。

隨著這第4世紀的品證之後,另外有最著名且精致的吉打碑刻被發現。它是由羅威上校在威省北區一處沙岬上所發現的,且由他送往加爾各答,現在仍在那裡。

它是陰文刻的柱形板石,中央刻17層傘頂的佛塔形,包括一佛教的經文,指稱為紀念“偉大的船長佛陀笈多”航行成功而建立。這是第一次在馬來亞發現出土文物的名字記錄,該碑刻被指認為第5世紀初期品證。

東姑親臨布秧河谷

1930年,國父東姑阿都拉曼曾經駕臨瑪莫布秧河谷參觀1座歷史古廟,專家當時正在挖掘遺物,作為研究的需要,並動工修茸該廟,使它成為古跡的游覽名勝。

國父當時是在雙溪大年出任縣長職,他曾經收集過兩件中國瓷盤,歷史學家也曾專訪國父及親自觀賞他收集的瓷器。

韋爾斯夫人於1941年在谷亞岌巴(GUA KEPAH)地方靠近姆拉河古床之處,發現一方位平正的強固台基,面積約13方尺半,築在一約4寸深的小圓石舖面上。

她在這里發現一些斧頭、深藍色的玻璃珠子、一塊8分之7方寸的金葉、一些中國唐代的(公元618至906年)粗陶器碎片、一數量的彎石和鐵礬土石塊,顯然證明其台基上過去有座佛塔。

以上的物品被韋爾斯博士鑑定為“可能在第5世紀”的“出土文物”,而那唐代的粗陶器,顯然是公元7世紀長期應用來虔神的物品,他相信也就是羅威上校所稱的“沙神”。

這些5世紀的實證,隨著韋樂斯夫人於1941年在布秧河右岸一處地方,另外發掘一些特出品件後而告結束。她在這裡掘出一磚筑的基座,在這基座的西南角處,她發現“一大土陶瓶的淡紅碎片”,與同河岸另一地址發現的屬同一樣式,其系是原自南印的度尼爾基里山(Nilgiri Hills)山區的產品。

她在這些碎片之間,發現一美好站立的青銅佛像,高約8寸半,現藏新加坡國家博物院。韋爾斯博土說:

“它顯然是笈多(Gupta)時代的出品,可歸為公元第5世紀。這就是我們所知道的馬來亞最早的佛像,且享有吉打改宗回教的偶像破壞狂所留下的唯一圓體雕像之盛譽;至於那磚造的基座,則無法說明其品性或年代。”

公元第4世紀及第5世紀的這些最古老實證,不只表示當時的吉打已全然印度化,且也必是有秩序和繁榮,以及擁有安定的政府。

1971年,藍姆博士(Dr. Lamb)挖出宋代的銅器碎片,許多方、圓、半圓形之金銀片,其中刻有蓮花標志。他非常確定它們與佛教有很大的關係。

縱觀一世紀接著一世紀,從第6世紀初期至第11世紀,一連串的考古證跡陸續被發現,如今已增至23項建築體構,更從其中發現到一大宗的品件,地點就是位於吉打山峰下的支脈,鄰近小瑪莫河(Sungai Muda Kechil)發源之處的武吉峇都巴轄 ( Bukit Batu Pahat)。

█ 在Pengkalan Bujang位置“C”發現到的土器碎片。
█ 霹靂和豐出土的Avalikitbovana站立銅像(右)及坐著銅像(韋爾斯博士相片)。
█ 在吉打遺址2發現刻有佛教信條的碑扁(韋爾斯博士相片)。█ 圖案雕飾的陶片。
(星洲互動‧供稿:鍾錫金.2001/09/10)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吉打二千年(第一部)

    第1篇:展出中心的內容
    2001-09-09 14:33:04 MYT

    第2篇:成立的歷史背景
    2001-09-09 15:00:02 MYT

    第3篇:國家歷史公園與出土文物
    2001-09-09 15:07:22 MYT

    第4篇:考古資料發掘過程歷時逾一世紀
    2001-09-09 17:55:58 MYT

    第5篇:馬來亞最早的神廟與佛像
    2001-09-10 12:30:08 MYT

    第6篇:布秧碼頭歷史地位的考證
    2001-09-10 15:17:59 MYT

    第7篇:梁紹興關於布秧河谷研究報導
    2001-09-10 17:02:48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