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9年06月25日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六部

第七部

外一章

第八部



第6篇:唐代史書的記載
updated:2001-10-16 12:42:18 MYT

“煬帝即位募能通絕城者,大業三年,屯田主事常駿,虞部主事王君政等諸使赤土。帝大悅,賜駿等帛各百匹,時服一襲,而遣齋物五十段,以賜赤土王。其年十月,駿等自南海郡求舟,晝夜二旬每值便風,至焦石山而逃,東南泊陵伽缽拔多洲,西與林邑相對,上有神詞焉。”

這是《隋書捲八二赤土傳》所記中的一段,大業3年即公元607年,那時因為狼牙修已建國好幾個世紀,華人到馬來半島已經有很久的歷史了,所以常駿和王君政一行人等南來,目的是訪“赤土”,但是對“狼牙面國”之山,卻具有仰望之心。

《赤土傳》記載當時方位與風俗

《赤土傳》前段記雲:“赤土國,扶南之別種,在南海中,水行百餘日而達,所都王色多赤,因以為號。”

“東波羅刺國(Brunei),西婆羅洲國(Baros),南訶羅量國‘訶陵’,北拒大海,地方婁十里。其國王姓翟雲(Guatama)氏,名利富多寒塞,不知有國近遠,稱其父釋王位出家為道,傳位於利富多塞,在位16年矣(592至607年)有3妻,並鄰國之女也。居僧抵城,有門豐重,牙去各百許步。每名圖畫飛仙、仙人、菩薩(Budhisattava)之像,懸金花鈴耄。

婦女數十人,或奏樂,或捧金花。又飾四婦人,容飾如佛塔邊金鋼力士之狀,交門而立。門外者持兵枚,門內者執白拂,交遂冠垂素綱綴花。

王宮諸屋,悉是重閣北戶。北面而坐,坐三重之榻,衣朝霞布,冠金花冠,垂雜寶纓珞。四女子立侍左右,兵衛百餘人。

王榻後作一木龕,以金銀五香木雜鈿之。龕後懸一金光焰,夾榻又樹二金鏡。鏡前應陳金壅,壅前各有金香爐。當前置一金伏牛,牛前樹一寶蓋,蓋左右皆有寶扇。

婆羅門等數百人,東西重行,相向而坐。其宦有“薩陀迦羅”1人,“陀孥達義”2人,“迦利室迦”3人,共掌政事,“俱羅末帝”1人掌刑法,每城置“那邪逝”(Nayaka)1人,“缽帝”(Pati)10人。

其俗等皆穿耳剪發,無跪拜之禮,以香油塗身。其尤重婆羅門。婦人作髻於項後。男女通以朝霞雲雜色布為衣。俗敬佛,豪富之室,恣意華靡,唯金巢非王賜不得服用,每婚嫁擇吉日,女家先期五日作樂飲酒,父執女作以授婿,七日乃配焉。既娶則分財別居,惟幼子與父同居。

父母兄弟死,則剔發素服,就水上構竹木為柵,柵內積薪,以屍置上,燒香建幡,吹蠡擊鼓以送之,縱火焚薪,遂落於水。貴賤皆同,惟國王燒訖收灰,貯以金瓶,藏於廟屋。

冬夏常溫,雨多雪少,種植無時,特宜稻襟、白豆、黑麻、自餘物產,多同於交址。以甘蔗作酒,雜以紫瓜根,酒色黃赤,味亦香美,亦以椰漿為酒...。”

以上所述的是赤土國當時的方位與風俗,是華人眼中所見的實況記錄。

專家考證“赤土國”位置

雖然有些專家考證赤土國的首都,是在泰國南部東岸的宋卡;但在馬來西亞西海岸,緊接吉打的威斯利省,經發現4世紀時陀手佛陀芨多主立的梵文石碑,碑文中的“Rakatmattika”即為赤土的義譯,在隋書的《赤土傳》文中,一開頭就說到“所都土色多赤”。

而馬來亞北部,毗連泰國南部土地都是酸性土琳餘土的紅土。紅壤,是雨林的土壤的特徵。當時的赤土國,包括馬來半島、威省、吉打、玻璃市、吉蘭丹,以及泰國北大年、宋卡等地,跟著國家局勢的盛衰,領土也跟著朝代的變遷而產生變化。

不過赤土國在隋書中出現的現後,比隋早的《梁書》,及比隋後的唐代古史書藉中,再也找不到這個國名。那麼龐大的一個國家決不會消失得無影無蹤,所以專家們終把狼牙修、赤土及赤羯視為同一個國家。

《隋書赤土傳》後段所記載關於常駿與王君政等,連同侍員衛士,一定人數不少,在公元607年的10月,在南海郡出發,晝夜航行了20多天才到赤土之界:

“其王遣婆羅門鳩摩羅(Kumara)以帕三十艘來迎,吹蠡鼓以樂隋使。迸金巢以纜駿公,月餘至其都。”

王遣子那邪迦(Nayaka)與駿等禮見。先遣人送金盤、貯香花並鏡鑷金合二枝、貯香油、金瓶8枝貯香水、白疊布4條,以擬供使者盥洗。其日末時,那邪迦又將象二頭,持孔雀蓋迎使人,並致金花盤以藉詔函。

男女百人奏蠡豉婆羅門二人導路至王宮。駿等奉詔書上閣,王以下皆坐。宣詔訖,引駿等坐,奏天竺樂。事畢,駿等還館,又遣婆羅奏蠡鼓婆羅門二人引導至王宮。駿等奉紹書上閣,王以下皆坐,奏天竺樂。

事畢,駿等還館,又遺婆羅門就館送食,以草葉為盤,方一丈五尺,上有黃白紫赤4色之餅,牛羊魚鱉豬玳之肉百餘品,延駿升床,從坐者地席,各以金鐘置酒。

女東送奏,禮遣甚厚,尋遣那邪迦隨駿貢方物,並獻金芙蓉冠,龍腦香。以鑄金為多羅(Tola)葉,隱起成文為表函蠡之,令婆羅門以香花奏蠡鼓而送。即入海見緣魚群飛上,浮海十餘日,至林邑東南,並山而行,其海水闊千餘步,色黃氣腥,再行一日不絕,雲是大魚糞也。循海北岸,達於交址。

駿以6年(公元610年)春,與那邪迦於弘農謁帝。帝大悅,賜駿等二百段,俱授秉物義尉,那邪迦等官賞名有差。”

“赤土國”文化水準高

常駿一班人到了赤土國,從都城的建設到內宮的招待,可見赤土國的氣派不小;另外,從用具上看來,不僅富裕,當時的文化水準也很高(那時正值7世紀初),若以狼牙修來互證,似乎兩者同在盛時,方位又相合,可能1個是國家的本名,1個則是國家的通稱。

赤土國在7世紀初葉時,該國王子已到訪過隋朝,常駿和王君政等一班人,受了赤土國優握的招待,邦交上已有基礎。所以,當時樂意到南來的華人一定更多,而且願意遠到印度國的,可能也是受了赤土國交誼上良好的影響。

赤土國在6至7世紀時,對東西方經濟文化的交流,可說是有很大的功勞。

在唐代社佑所撰的《通典》捲188,也有一篇《赤土傳》,提到“僧抵城”,又叫“師子城”,全文較隋書簡略。但所寫的內容卻有“異曲同工之處”。

常駿是公元610年間從馬來東海岸北返的,12年後,即公元622年,回教就在阿拉伯半島掘起。當時的赤土國,不僅是東西方貿易的橋梁,亦是東西方文化的交流站。可見華人在赤土國的時代,不僅帶來了寶貴的絲與瓷器等物,也帶來了各項種植與工藝的技術。 (星洲互動‧供稿:鍾錫金.2001/10/16)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吉打二千年(第三部)

    第1篇:追蹤華人南來足跡
    2001-10-05 15:18:13 MYT

    第2篇:中國文獻對“狼牙修國”命名的記載
    2001-10-05 16:48:27 MYT

    第3篇:《梁書》─馬來西亞最古老文字史料檔案
    2001-10-15 14:30:00 MYT

    第4篇:義淨法師公元671年來到吉打
    2001-10-15 16:29:58 MYT

    第5篇:宋代古籍的記載
    2001-10-15 18:00:20 MYT

    第6篇:唐代史書的記載
    2001-10-16 12:42:18 MYT

    第7篇:華社文史研究的貢獻應受到基本的肯定
    2001-10-16 14:42:30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