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09月20日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六部

第七部

外一章

第八部



第1篇:被遺忘的歷史遺跡
updated:2001-10-16 16:04:41 MYT

前言

1993年修憲課題,終於在1993年2月11日在統治者理事會與政府發表的聯合聲明中達致“基本解決”;1993年3月8日至11日,國會上下議院再度通過修訂之修憲議案。但,修憲的過程卻與吉打州統治者前後產生了3項“突發事件”:

吉打州州務大臣丹斯里奧斯曼阿洛,針對報章報導吉打州蘇丹擁有9座皇宮一事,於1993年1月26日向報界作出澄清,再三強調吉打州蘇丹真正只擁有1座皇宮,那就是現今的安南武吉皇宮。

另一方面,大馬皇家警察總部也因一項慶祝吉打蘇丹誕辰之藝術活動末奏州歌而致歉;以及在1993年3月4日,吉打蘇丹發表最後聲明澄清受吉蘭丹蘇丹授權支持修憲立場。

此3項事件的發生,恰好是我正在研討及編寫吉打州歷史節章的時候,那時,剛好寫到從布秧河谷史料探討步入“吉打王朝時代”的階段,即 “吉打印度化與興都統治者時期”以及“吉打進入回教昌盛與回教蘇丹統治者時期”的階段。配合以上課題的出現,我作出了下列幾項歷史課題的回顧:

l.究竟吉打州歷屆蘇丹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已設立多少個皇宮?州歌的沿革過程又如何?

2.吉打步入“印度化與興都統治者時期”的演變過程及其歷史面貌到底是如何?

3.吉打步入“回教興盛與蘇丹統治者時期”的演變過程及其歷史面貌又是如何?

吉打皇室統治者發展至1983年,現任蘇丹曾因“修憲課題”產生矛盾,也曾因此而暫停一年封賜勳銜;不料事過10年,發生的另一回合的“修憲課題”,卻無可避免地成為國家性爭論的“角色”之一。

不管這項矛盾的發展是朝向那一個局面與方向,吉打蘇丹王朝的歷史是國家歷史發展過程中一個重要組成部份。

這純粹是從歷史研究的角度,來探討這幾項與93年修憲課題有關的吉打州皇室歷史回顧,也是配合“布秧河谷歷史探討”的延續,方便讀者對吉打州歷史發展,取得更深一層的認識與了解。

研討這個課題,必需先從布秧河流域的歷史發展過程取得較為鮮明的輪廓:布秧河是國家歷史的先河,國家的古代史從吉打寫起、國家的近代史亦是從吉打寫起,國父和馬哈迪亦是這片赤土孕育成長的孩兒!

83年發生修憲課題時,當時我在報界服務,因此直接參與了“新聞追蹤”與“歷史回顧”的寫作,於84年出版《83年修憲課題幾項歷史回顧》;事過10年,我又有這份“機緣”延續新的修憲發展,再作“歷史衝擊”,那可要託“布秧河”之福。

被遺忘的歷史遺跡

歷史上,布秧河谷流域的逐漸改道,其貿易港口中心也隨之從瑪莫河逐漸南移至姆拉河岸上的武吉馬里奄(Bukit Meriam),掀開了吉打州歷史的新章。

歷史資料的收集是根據布秧河谷出土的文物,並取得了正確的考證:

“造業由於無知,
 有業便須輪迥;
 有知即可無業,
  無業便免輪迥。”


以上是吉打武吉馬里奄印度陵廟廢墟中一石塊上刻的4句偈語,原文是採用印度南方的巴拉瓦文字(Pallava Script);在日萊峰下又被考古學家佔姆士羅威上校發掘出一尊“難近母”(Surga)遺跡。

另外,在威省的直落得津(Cherok Tekun)地方,又發現了一塊凳文石刻,已經模糊不清,但史學家推斷這塊石刻,應該是4世紀的遺物。

威省北部也曾發現了另一塊梵文石刻,上面除了刻有相同的偈語外,還有一段祝禱文,內容主要是為一個名叫“佛陀復多”(Buddagupta)的赤土國船主,祈求他在海上平安。

這些出土文物,除了證明當時吉打州是一個奉行佛教的邦國之外,整個吉打州早已印度化,這3項最早的考古憑證,掀開了布秧河谷─這地下豐富歷史文物倉庫的“序幕”。歷史上的狼牙修與赤土國,都是以吉打為中心的朝代,疆土包括馬來亞北部與泰國南部一帶。

重要歷史城鎮

武吉馬里奄村總共由12個大小鄉鎮所組成,距離雙溪大年約23公里。其重要的城鎮,是距離武吉馬里奄6公里的哥打瓜拉姆拉(Kota Kuala Muda),位於姆拉河和瑪莫河之間;她的開發比雙溪大年和亞羅士打還要早,是吉打州最早的一個重要歷史城鎮,也是出口稻米和錫的商港。

從第4、5世紀印度化及義淨法師傳播佛教開始,充分證明吉打州是馬來亞擁有最古老王朝的一州。追源溯流,吉打州皇室擁有8位興都教統治者(Hindu Rulers) 和28位回教蘇丹統治者(Muslim Sultan)的輝煌記錄。

步入行政管理新紀元

武吉馬里奄是吉打州從原是信奉佛教的王朝,到改為信奉回教的“分水嶺”,也是吉打州步入“行政管理制度”紀元的開始。

12世紀時,當回教發展到吉打州,印度人的興都教和中國佛教文化便受到影響,隨之逐漸消退。從1136年迄今,800多年的歷史當中,前後總共更動了8個不同的行政中心來處理國家大事。

吉打王朝的早期歷史證明,吉打具有廣闊之領域和屬地。除了玻璃市,其領域擴
展至西北的沙頓府(Setul),沿海地區及杏拉港(Sungai Bara);在南部,其領土也包括擯城和威省,甚至有一段時期,還包括了吉擎(Kerian),然後至霹靂州的瓜拉古樓(Kuala Kurau)。

吉打州管理中心的不斷遷動,意味著吉打州首府的所在地也跟著流動,這間接地帶動吉打州內,中南北3區地方社會的平衡發展。從武吉馬里奄到哥打士打(Kota Setar),至今我們還可以看到這些事件的遺跡。從古城、古墓、手筆古書之文學與歷史、公函及古物的遺跡中,顯示吉打州在過去8個多世紀里的蓬勃進展,以及政治社會和經濟的穩定。

管理中心的不斷更換,造成各種各樣的重要事件發生。其中包括了與外國及當地的政治和貿易關係、戰爭事件、還有在19世紀出現許多對抗外國侵犯的馬來英雄等等。

我在哥打瓜拉姆拉城鎮內巡走1趟,所看所聞,皆產生了一股強烈的感受,發覺當局似乎有意冷落這座“歷史城鎮”。當局非常重視布秧河谷流域,基本上應該凡是存有歷史形態及保有古跡性質的遺址,都會受到“重視”。

但是,這座城鎮卻是唯一受到當局漠視而不加修茸的“歷史殘跡”。這座曾經是皇室風雲叱吒一時的場合,如今卻只剩一片殘缺牆門,留下雜草堆和一幢古舊亞答屋,屋後左邊又立有一小幢的拿督公廟,形成一個奇形怪狀的“景觀”。
█ 吉打蘇丹安南武吉皇宮入口處(上圖)及其宮殿外景。
(星洲互動‧供稿:鍾錫金.2001/10/16)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吉打二千年(第四部)

    第1篇:被遺忘的歷史遺跡
    2001-10-16 16:04:41 MYT

    第2篇:吉打行政首府8次搬遷(上)
    2001-10-17 15:03:15 MYT

    第2篇:吉打行政首府8次搬遷(下)
    2001-10-17 16:35:28 MYT

    第3篇:遷都過程的重要紀事
    2001-10-17 17:07:26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