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9年10月22日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六部

第七部

外一章

第八部



第5篇:吉打印度化考古研究(上)
updated:2001-10-29 16:02:06 MYT

1511年是歐洲人統治馬來半島的先聲。

1511年以前的歷史是被披上一層神秘的外衣。從一些文件看來,馬六甲王朝可以追溯至15世紀的發端時期。

在這時期以前的史實,馬來亞本身的記載是付之闕如,故史家不得不依賴考古方面的證據,以便與中國、印度和中東國家在文學和碑文上有關馬來亞的記
載相印證。

最有價值的考古學證據是那些東南亞早期的巨大石碑,如柬埔寨的“安哥石窯”和爪哇的“婆羅浮塔”(Borobudur),它有助於了解這些外國的參考文獻,並能真正看到當初馬來亞發生些什麼事情。

印度的文化和宗教是在耶穌紀元初期沿著商路傳入東南亞,以小規模貿易殖民地的形式在那里生根,在宗教上則以佛教或印度教的姿態出現,對於講梵語的婆羅門教在政治上所表現的智慧,表示極大的欽仰。

到了第8世紀,從這些早期的殖民地發展成色彩分明的政治和文化實體,好像柬埔寨的吉蔑帝國(Khmer Empire)、中爪哇的夏連特拉王國(Sailendras)以及立國於現今越南的佔婆。

政治和文化也同樣在泰國南部的克拉地峽和沿著馬六甲海峽兩岸演進,它和東南亞其他地區的政治和文化有著密切的關係,但也具有本身顯著的特色。

同地區的其他國家中,有室利佛逝王國活躍其間,其首都是在蘇門答臘的巨港和泰國南部六坤(Nakorn Sri Thammarai Or Ligor)間的某處。1918年才發現有過室利佛逝王國的存在,其歷史經過多年的琢磨研究,對於它和馬六甲王朝以前的馬來亞半島關係卻始終無法弄清楚。

室利佛逝國對於史學家來說並不是一個易於研究的對象。蘇門答臘很顯然是它的重要地盤,但在考古學上所知道的卻很少。

馬來亞和室利佛逝國有聯係是無可質疑的,馬來亞古代的石碑曾遭受嚴重的破壞,一則是由於當15和16世紀受到回教控制時,殿堂受到故意的破壞;二則是由於馬來亞經濟的進步,大量開採錫礦和開發土地(以種植樹膠及砍伐林木為主),尤其是後個因素,導致河流大量淤積,促使海岸線發生改變。

在泰國南部,有一聞名的第8世紀末葉的六坤石碑,它證明了有室利佛逝國政權的存在,但從未對它作認真的研究。

第1次地下考古研究

早期印度化殖民地在馬來亞是有遺跡可追查,這其中以和檳島遙遙相對,位於吉打州瑪莫河的古代建築物最為燦爛可觀。

19世紀初以後,一般學者知道該地曾一度是印度教和佛教王國的所在;在1927年和1930年,當時霹靂博物館主持人依萬斯(I.M.N. Evans)和代表大印度研究會(Greate Research Society)來馬來亞的韋爾斯博士,第1次對這時期的地下考古學作認真的工作。

依凡斯和韋爾斯的工作,尤以後者為最傑出,許多的證據因而得以重見天日,一些雕刻、塑像、陵廟的地基、中東茶杯的碎片、中國的瓷器以及一些用金、銀、象牙做的小物體,這些主要是從佛教祠廟的地基下面與一些銅器雕刻一齊出土的文物。

這當中,有二三塊銅器,是從霹靂近打河谷礦場挖掘出來的,離吉打州南部有百里之遙,但仍保存得比吉打州出土的樣本還要好。

在吉打州也同樣發現到一些有雕刻的遺物,都具有宗教的味道,而無政治色彩,這些殖民的年代可能要追溯到第6世紀或更早的時代。

這項工作並不足以解決發掘中所產生的難題。當時的說法是認為多數東南亞早期的殖民地是直接由印度人所建立的,這次發掘的結果也有點被這種理論所混淆。
譬如:維爾士博士把他在吉打州所挖掘的祠廟址當作是南印度殖民者的作品,他們離鄉背井,離開被巴拉哇王朝(Pallawa Dynasty)所統治的馬德拉斯地區,渡過孟加拉灣,在海外建立新的城邦,充分反映出他們祖先建立的城市類型。

在韋爾斯博土以後,“殖民源自印度”的理論已不大受到支持,所以重新研究吉打州出土物是極必要的,特別是因為吉打州在馬來亞當中,擁有最多的古代遺物,故更有重新研究的必要。

自1955年後,馬來亞大學和馬來亞聯合邦博物館就在吉打州進行一項新的研究工作,迄今已取得一定的成績,對於重新估定馬來亞早期的歷史提供了條件。

一些祠廟的建築,除了其廟基和較低層的建築外,幾乎盪然無存。如今則作相當仔細的修築,以期回復原有的面貌。

重建峇株巴轄山陵廟

在那些曾重建柬埔寨安哥石窟的法國專家協助下,展開了重建峇株巴轄山陵廟的規劃工作。重建後的峇株巴轄山陵廟,是不會像印度“黃支國”(Kanchipuram)或“七寶塔”(Maha Balipuram)那種“巴拉哇時代”的純印度風格,但其建築形式卻和蘇門答臘“巴東拉哇”(Padang Lewas)的一些祠廟相似,這對於解釋早期馬來亞的歷史是極為重要的。

以前某些東南亞考古學專家相信,馬來亞在傳播印度文化至東南亞地區中曾扮演重要的角色。他們的論點是:馬來亞北部的大多數遺址,不僅只是印度殖民者所建立,而且也表現出印度的文明未受當地東南亞人民的影響。

較後的研究,證明這種結論是錯誤的,實際上,馬來亞早期印度化的遺址是和東南亞其他地區印度化的遺址具有更多的共同點,但和印度本國則較為疏遠。

譬如,在第2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礦工在吉打州所發掘出來的一塊神像石基,現在已證明和南越佔婆遺址出土的相似遺物有密切的關係。一塊有些坍損的高凸浮雕,雕刻著一個舞蹈姿態的人像,是在1957年吉打州的一個小膠園挖掘出來的。

1930年初,在霹靂的一個錫礦場挖掘到一具大乘佛教的銅像,如今可以看出是受印尼強烈的影響,和蘇門答臘、爪哇、泰國南部所發現的雕刻是相關的。

另外,有一種埋在祠廟基石下的石箱遺物,有9個孔凹入基面的深處,在1958至1959年間,發現到6個還完好的同類品,印度顯然是沒有這種東西;再說,中爪哇在9世紀也曾用過這種類似的東西。

遺物的類別和風格當然是和年代分不開的。新的解釋判定許多馬來亞古代遺跡和東南亞其他地區是有宗屬關連的,因此,重新鑑定馬來亞早期的年代是必要的。

有充分的證據足以證明,許多遺址的年代,是比舊理論所假定的還要遲些。一些在吉打州發現的祠廟遺址,似乎不會是在第8世紀或更早,而是屬於第11世紀或第13世紀的遺物。

布秧河發現古代垃圾場

例如在吉打州的布秧河河坡上,發現一座規模宏大的古代垃圾場,在河岸也發現到許多印度化遺址,從這里能知道許多事情,從而有助於對年代的瞭解。

在垃圾場除了發現大批中國宋朝瓷器碎片外,也發現到眾多的陶器、石器和其他非源於中國的陶器(年代難於鑑定),還有許多念珠、雕石、裝飾用的杯子和各種裝飾品,發現這些東西的遺址,想必是曾為盛極一時的商業殖民所盤踞。

所有的這些物品豐富了馬來亞早期的經濟史,使我們得以知道馬來亞的貿易在某一時期是有那些商品,從中國的瓷器可以鑑定這一時期的年代。

換句話說,這些遺物,大大地揭開了早期馬來亞經濟史的面貌。以後,這類商品就經常出現,和馬來亞其它遺址有著關連,這些已鑑定年代的垃圾場遺物,作為年代印證的標準,是有無窮的價值。

例如:念珠就有數百種不同的形狀,大小和色澤,它們被當著是1種禮節而放於祠廟的基石,無疑是和中國的陶器有關係,對於年代的鑑別是有其意義的。

因此,重新審定以往挖掘的獲物和新發現的材料,對馬六甲王朝以前的馬來亞史重新進行評價,將能為選寫歷史教本提供材料。

當然,單從上述考古學上的證據是不夠作為重新估定馬來亞古代史。我們必須多多利用中國、阿拉伯與波斯的古籍,以及印度與東南亞的古碑以作補充。中國的載籍常提及東南亞抵達中國的使節和商人的事跡,從那里能得到許多資料。

中古時代波斯和阿拉伯地理學家的著作中所包含的資料是東方的商人所供給的;還有,從印度和東南亞的古碑中也能得到材料,但其中大部分尚未被翻譯和發表出來。

在馬來亞以外,還有屬於考古學範圍的浩翰材料尚有待利用。例如:現在泰馬邊界和馬來半島古代國家的疆界並無多大關係,所以在泰國南部所發現的遺址是不能夠和那些在馬來亞北部所發現的遺址分開來研究的。

懷著這樣一種信念,馬來亞大學曾著手一項計劃,對泰國邊界作考古學上的勘查。現在所要做的,只是觀察和記錄那里有些什麼東西,尚無意進行發掘工作,但即使是進行這種有限度的計劃,也可得到許多有價值的資料。
█ 吉打遺址8─“9洞石基”。
█ 吉打遺址8─Siva神像的銅底碎片和三叉戟。
(星洲互動‧供稿:鍾錫金.2001/10/29)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吉打二千年(第五部)

    第1篇:印度文化對早期東南亞的影響(上)
    2001-10-18 15:46:36 MYT

    第1篇:印度文化對早期東南亞的影響(下)
    2001-10-18 17:02:11 MYT

    第2篇:早期東南亞一般的文化面貌
    2001-10-23 13:30:09 MYT

    第3篇:印度文化對馬來半島和吉打的影響
    2001-10-23 17:30:23 MYT

    第4篇:印度人東來分3個時期
    2001-10-24 17:59:55 MYT

    第5篇:吉打印度化考古研究(上)
    2001-10-29 16:02:06 MYT

    第5篇:吉打印度化考古研究(下)
    2001-10-29 16:09:38 MYT

    第6篇:吉打第1位國王的誕生及興都王朝的建立
    2001-10-30 15:45:14 MYT

    第7篇:聖樂、州歌、國歌與州旗(上)
    2001-11-01 15:59:58 MYT

    第7篇:聖樂、州歌、國歌與州旗(下)
    2001-11-01 17:22:20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