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05月27日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六部

第七部

外一章

第八部



第1篇:“蘇丹”的歷史淵源(上)
updated:2001-11-07 18:11:57 MYT

吉打州如果從公元1世紀,當印度人到東南亞一帶進行商業活動時,開始受到印度文化的影響,經過中國佛教的傳播和阿拉伯商人的貿易活動,推算到公元15世紀末葉回教在吉打州的盛行,已一再說明佛教並不是東南亞社會宗教的主流,反而是回教取而代之,成為東南亞最大的宗教主流。

吉打州,馬來半島最古老的一個王朝,在宗教信仰的改宗,這一變化可說是回教在吉打州興起“轉型期”的開始。

讓我們從吉打興都王朝最後一位統治者改宗信仰回教開始,來追蹤吉打進入回教昌盛時期的發展過程,世代相傳,經過兩次世界大戰的衝擊,演變迄今,可謂牢固地成為吉打州的最大宗教主流。

1993年修憲課題,引發的另一個巨大衝擊,就是吉蘭丹統治者地位合法性的爭議、責疑,甚至有關“主角”決定要通過採取法律途徑去尋求解決王位的合法性? (按:本篇截稿日期為10/04/1993)

這是國家歷史2000年來所產生的一個非常突發性、尖銳性、爆炸性課題,也是馬來民族文化思想意識形態的“震撼性”衝擊。總之,它是國家歷史道路上的一個重大主題:馬來西亞馬來民族運動的形成及其發展的延續。(不在本書的研討範圍)

但是,為了使讀者更有系統地認識與瞭解吉打州在國家歷史道路上所扮演的角色,在追蹤“吉打進入回教統治者時期”的歷史篇章之前,“蘇丹”作為最高統治者象徵的歷史淵源,有必要作出系統性的探討與研究。

中古時代的馬來蘇丹

像世界其他國家一樣,馬來亞也有著一段悠長的中古時代歷史。一般說來,15世紀初馬六甲王朝(Malacca Sultanate)的建立可算是中古時代的開端,一直到1874年1月20日,著名的“邦咯條約”(Treaty Of Pangkor)訂立以後,中古時代的歷史才宣告結束。

從15世紀到19世紀這400多年來,馬來亞人民在中古時代的犁軛下挨過,專制的馬來蘇丹、跋扈的貴族土侯、苛嚴的法律,以及在悲慘的生活泥沼中掙扎的債奴(Debt-Bonds Man,馬來語稱為“Orang Berhutang”),編織成中古時代多姿多彩的畫面。

現在,讓我們先來談談中古時代歷史舞台上的主角─蘇丹。

1.蘇丹名稱的來歷

蘇丹,原是馬來語(Sultan)的譯音,這字源自阿拉伯文,意思是最高的統治者。在中古時代的馬來土邦中,吉打、霹靂、雪蘭莪、柔佛、彭亨、丁加奴和吉蘭丹的統治者都稱為蘇丹,而森美蘭和玻璃市兩邦的統治者則例外,前者稱為嚴端(Yamtuan), 後者稱為拉惹(Raja)。

嚴端一字是馬來尊號,源出於“Yang Dipertuan”兩字,它的意思是“被選立的統治者”。森美蘭的統治者被稱為嚴端,這並不是沒有理由的。原來森美蘭的統治者,是由境內(即現在的芙蓉境區)的雙溪芙蓉(Sungai Ujong)、柔和(Johol)、日叻務(Jelebu)和林茂(Rembau)的立法者(Undang)所選立的,故而得名。

至於拉惹一字,源自印度古梵文(Sanskrit)的尊稱,意思可解作“王”或最高統治者。總括一句,中古時代的馬來最高統治者,名稱上雖然不一致,但本質上都是一樣的。

2.蘇丹的神聖

翻閱世界各時代的社會中,最高統治者往往自稱為太陽神代表。中古時代的馬來蘇丹也是一樣,認為本身是最高神─阿拉(Allah)的代表。一部中古時代的馬來法典曾經明文規定說:

“一滴水、一塊地、一粒石頭、一只草蜢或螞蟻,從外在來說,都屬於蘇丹的,但是,從內在來說,卻是屬於世界的創造者─阿拉,因為蘇丹是阿拉在人間的代表。”

從這段文字看來,馬來蘇丹的神聖甚至於在法律中也規定了下來。除了法律條文規定之外,從蘇丹的登基儀式中也可看出統治者是嚴端登基,另外,境內的回教大主教也要親自為他加冕,代表阿拉委任他在塵世間的統治者。

同時,大主教要向他念誦一段經文,祈求阿拉對他加以保護,從此以後,他必須真誠地執行阿拉的意旨。

中古時代的馬來蘇丹,固然有大部分認為本身是回教真主─阿拉的代表,但是,也有一些認為是印度教天神的化身。這點說明了中古時代馬來土邦文化的底層,還殘存著印度文化的餘渣。

譬如中古時代的霹靂,每當蘇丹要舉行登基儀式時,必須打扮得像印度教的天神一樣,佩帶金的頸環和臂。在他所戴的頭巾上,且插著一顆雷印(Chap Halilintar),它的柄是雷木(Thunder Wood)所制成,據說它是從天宮(Palace Of Indra's Vajar)得來的,能夠使東西飛行。

既然蘇丹認為本身是天神的代表,當然需要一種方式由天神賦給他神力來統治,那就是一種祈求天神賦與神力的儀式。據說這種儀式是深受印度文化影響的。

在森美蘭的境況,當嚴端登基時,照例要舉行一個祈求天神賜給威力的儀式。儀式開始時,是由宮庭的右傳令官(Right Herald)向嚴端誦一段由梵文(Sanskrit)、馬來文和阿拉伯文混合而成的的經文。

在念誦時,必須焚香祈禱,右傳令官凝神屏息,以右腳架在左腳上,而左腳立地。他的雙腳向外伸,向升起的太陽守護神、落日的守護神,以及左右天空的守護神祈求,請他們賜予嚴端超凡的神力。

中古時代的馬來土邦人民對於蘇丹或嚴端的神聖,並未曾表懷疑,他們都深信蘇丹血管中所流的血並不是鮮紅色的,而是白的顏色。

中古時代的馬來人不只相信蘇丹的神聖,即使對蘇丹擁有的權力象徵和所用的器具,如御印、寶劍、王傘、老葉箱以及王樂中的鼓笛、喇叭等等都懷著敬畏的念頭,認為它們也是帶有神聖,不可隨意摸觸,否則會給人們帶來了災禍。

3.蘇丹的權力

有些人或許會以為既然蘇丹是中古時代馬來封建土邦的最高統治者,那麼一定擁有很大的權力,其實並不然,蘇丹的權力並不像一般人所想像的那麼大。

我們應該知道,中古時代的政治通常都是實行封建制度,馬來亞也不例外。當時每一個馬來土邦中,有許多封建土侯(Feudal Chief),他們大部分是蘇丹的兄弟子侄或親戚,他們會從蘇丹的手中獲得一塊封地。

普通而言,每塊封地都是以河流為主,包括所經過的流域地帶。這些封建土侯在自己的封區內,操著行動。經濟和司法大權,儼然是該地的全權統治者。由於這個緣故,蘇丹的權力無形中就削弱了。蘇丹除了把土地分封給兄弟子侄之外,經常保留一塊肥沃富饒的地區當作王畿,由他直接管轄。

從上面的事實看來,名譽上蘇丹是全土邦最高的統治者,但權力所能行使的只是王畿那小塊土地而已。

譬如拿霹靂來說吧,蘇丹的王畿是在霹靂中游的瓜拉江沙(Kuala Kangsar),除此之外,他又把霹靂西岸的一塊肥沃地帶,從吉輦(Krian)起,到巴錫大無(Pasir Gedabu)之間保留自己的私有領地,派人在該地徵抽稅收。所以說,霹靂蘇丹的實權只能在王畿瓜拉江沙和上述的私有領地行使而已。

在森美蘭境內,嚴端的王畿在明南地(Sri Menanti),或稱為“神安池”,它周圍的四個小邦:烏魯麻坡(Ulu Muar)、特拉欺(Terachi)、任保(Jempol)和沙山(Gunung Pasir)等區,可以說差不多是嚴端的私有領地,一切直接由他管轄。

至於森美蘭境內的其他大土邦,如雙溪芙蓉(Sungai Ujong)、柔河(Johol或譯作柔和)、日叻務(Jelabu)和林茂(Rembau)等地,名義上雖受嚴端統治,實際上卻無法行使他的權力。

蘇丹在內部雖然沒有多大的實權,但遇到對外戰爭時,一些富有民族意識的馬來土侯往往能夠捐棄成見,團結在同一的旗幟下,由蘇丹領導作戰。

譬如在1857年,森美蘭的土侯們為了要抵抗外人的侵略,大部分團結一致,在嚴端安大(Yamtuan Antah)的領導下和英人作戰。

這項歷史事件說明了一個事實,那就是蘇丹或嚴端的實權在平時較小,而在對外戰爭的狀態中,往往可以操縱大權,這一點我們也是應該注意的。

4.蘇丹和土侯的封建關係

在未談到中古時代馬來蘇丹和土侯的封建關係之前,讓我們先看看歐洲中古時代的封建關係,使我們對此有更深的一層的認識。

中古時代的歐洲,封建制度發展得最健全,成為世界典型的封建制度代表。當時歐洲封建制度中最高的統治者叫著領主(Lord),封區的諸侯稱為附庸(Vasaal)。

他們之間的關係非常密切。領主答應保護附庸,而附庸發誓要永遠效忠和支持領主。當他們之間的關係要正式建立起來時,必須舉行“覲見”(Homage)和“封賜”(lnvestiture)的兩種儀式。

舉行“覲見”儀式時,領主在朝廷中舉行盛會,附庸必須全副新裝,到朝廷中跪在領主的面前,雙手置放在領主掌中,宣誓說:“我願意效忠殿下,像任何人對他的領主所作的一樣。”

接著,領主就舉行“封賜”的儀式,正式把土地封賜給他,通常以1根樹皮及1塊泥土象徵所封賜的土地。此外,還賜他1面旗幟,1根棍子和1張封建契約,這些東西就是封建關係的證件。從此以後,領主要時常保護屬下的封建附庸,而他們亦須時常入貢的履行效忠,以加強雙方的關係。

中古時代的馬來封建制度,雖然不是典型的代表,但是,封建關係應有的儀式確實是存在的。當蘇丹要把一塊區域封賜給侄臣屬時,通常也要舉行一個“封賜儀式”。

受封者來到了蘇丹的王廷,下跪在蘇丹面前,於是,蘇丹正式以寶劍1把、衣服頭巾1套以及封賜書1封給他。衣冠的寶劍象徵著他的職位和威權。當封建土侯死後,必須把這兩樣東西派人送還,表示他的職位和威權已經告終。

封賜書內容

至於那份封賜書,則詳細說明封賜的動機、封區的所在地以及年限等等。舉個例子來說,19世紀中葉,一位在霹靂境內武吉幹東(Bukit Gantang)的小官龍查化(Long Jaafar),曾經在拿律(Larut)地區發現大量的錫苗,後來霹靂的副王阿里(Raja Muda Ali)代表蘇丹和首相(Raja Bendahara)把拿律賜給他作封地。封賜書的內容如下:

“龍查化先生已經在霹靂境內的拿律地區開闢了一塊土地,境內所有的河流域都變成了錫礦場。所有這些成果都是他個人的金錢和血汗換來的,因此,我們(指蘇丹、副王和首相3人而言)非常高興地把拿律封賜給他,子子孫孫傳之久。...在本封賜書中所寫的一切,任何人不得加以更改。”

同樣的,在19世紀中葉,雪蘭莪第3任蘇丹穆汗默德(Sultan Mohammad),曾經把境內的盧骨(Lukut)一區賜給羅惹朱馬(Raja Jumaat)為封地,封賜書的內容如下:

“回歷1262年8月10日(即公元1846年8月4日),雪蘭莪蘇丹殿下正式把盧骨到瓜拉寧宜(Kuala Linggi)的地區賜給羅惹朱馬為封地,一直到他的孫子為止。這塊地區是蘇丹殿下所分封的,所以往後的蘇丹不可以隨便收回,必須到期為止。”

土侯從蘇丹手中取得一塊封地後,在境內可以自由行使他的權力,譬如建立一支武裝扈從(Follower),向農民徵抽土地稅,以及執行法律裁判等等。

每當蘇丹登基或國家大節日時,土侯們必須親自到蘇丹的王廷朝貢或履行效忠儀式(Menghadap)。通常,蘇丹在王宮中舉行盛大的宴會,履行效忠儀式後才進餐。

效忠儀式開始時,蘇丹正襟危坐在寶座上,旁邊有侍從們執著王室的權威象微物,如寶劍、長矛等等分立著。土侯們按照身份的高低,排列在大殿的兩旁。然後照次序到庭中跪拜,拜時要把雙掌合攏,放在額上,向前俯伏。

之後,他又慢步登上御殿,到了蘇丹面前,他把雙手置放在蘇丹的掌中,表示願意受蘇丹掌握和控制,這就是所謂向蘇丹表示忠誠了,當他從御殿要退回原位時,不能把身子轉過來背對著蘇丹,而是雙手照樣合攏放在前面,眼睛注視著蘇丹,很恭敬地徐徐後退。 (星洲互動‧供稿:鍾錫金.2001/11/07)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吉打二千年(第七部)

    第1篇:“蘇丹”的歷史淵源(上)
    2001-11-07 18:11:57 MYT

    第1篇:“蘇丹”的歷史淵源(中)
    2001-11-08 12:02:38 MYT

    第1篇:“蘇丹”的歷史淵源(下)
    2001-11-08 12:56:48 MYT

    第2篇:興邦建國時期
    2001-11-08 16:56:56 MYT

    第3篇:亞齊王與白血公主的神話(第7至第12任蘇丹史略)(上)
    2001-11-09 17:50:27 MYT

    第3篇:亞齊王與白血公主的神話(第7至第12任蘇丹史略)(下)
    2001-11-09 17:55:12 MYT

    第4篇:荷蘭入侵時期(第13至15任蘇丹史略)
    2001-11-14 12:41:34 MYT

    第5篇:和平時期(1688─1710:第16至18任蘇丹史略)
    2001-11-14 14:32:06 MYT

    第6篇:浮羅交怡與瑪蘇麗神話(上)
    2001-11-15 14:27:21 MYT

    第6篇:浮羅交怡與瑪蘇麗神話(下)
    2001-11-15 15:37:58 MYT

    第7篇:抗戰時期與英國租約(第20至21任蘇丹史略)(上)
    2001-11-16 17:33:50 MYT

    第7篇:抗戰時期與英國租約(第20至21任蘇丹史略)(下)
    2001-11-16 17:43:25 MYT

    第8篇:內戰與“金花”(第22至23任蘇丹史略)(上)
    2001-11-19 16:47:40 MYT

    第8篇:內戰與“金花”(第22至23任蘇丹史略)(下)
    2001-11-19 16:58:30 MYT

    第9篇:委任華人甲必丹(第24─25任蘇丹史略)(上)
    2001-11-21 16:55:43 MYT

    第9篇:委任華人甲必丹(第24─25任蘇丹史略)(下)
    2001-11-21 17:02:46 MYT

    第10篇:建設與發展時期─開闢沙曼運河及其發展(第26任至28任蘇丹史略)(上)
    2001-11-26 15:40:46 MYT

    第10篇:建設與發展時期─開闢沙曼運河及其發展(第26任至28任蘇丹史略)(下)
    2001-11-26 15:48:36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