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9年12月13日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六部

第七部

外一章

第八部



第5篇:古炮堡的興建
updated:2001-12-19 15:32:35 MYT

過去吉打港口也曾建有一座城堡。據說是16世紀由葡萄牙人建立,但是在18世紀中,那以黏土及竹竿建築的城堡卻需要用更加堅固的物質來修築,以抵擋炮彈的攻擊。

由於吉打港口的商業背景,因此當年葡萄牙建築這座“古炮堡”,以保護他們商業權益的推論是可以成立的。

這些證明,是當年裝置在古堡的大炮所可以辯認,但葡萄牙於何年何月建築這城堡,倘未能獲得證實,只能推斷在1516年至1550年之間,即16世紀葡萄牙在馬來半島建立基地的時期內。

歐洲人在吉打的記載

歐洲人在吉打港口的出現,有下列幾項零碎的記載:

1.1606年荷蘭海軍大將麥德裡夫訪問吉打;

2.1611年葡萄牙人法迪都毀滅了吉打州的舊首府;

3.1619年“古炮堡”易主,亞齊王子伊斯干巫達率兵攻佔吉打,奪去這城堡,把當時的蘇丹與居民帶走;

4.1641年,“荷蘭吉打友誼協定”簽立。荷蘭派一名代表帶著蘇丹的證件到吉打,該證件注明蘇丹承諾將吉打每年輸出之錫米及象群等的一半賣給荷蘭,而荷派遣一代表留駐吉打,由該代表保護,接管被放棄的堡壘(即在1654年至1657年之間,荷人在吉打港口有一工廠,由一名比得米仁者管理)。

5.1658年至1676年,荷人開始封鎖吉打港口,始停始繼;

6.1662年,英國人祿克首次在吉打港口建立貨倉,從外國輸入棉織品及輸出大象;當時荷人暫時放棄古堡;

7.1710年,荷人再次佔領古堡並建立工廠,不到10年又再放棄,這時候武吉士人進入吉打與吉打蘇丹交戰,2年後佔領吉打;

8.1722年,武吉士將軍拉惹哈治到吉打向蘇丹要求賠賞不果,向古堡發動攻擊,沿吉打河上流進攻,佔領亞羅士打。

以上資料反映,吉打港口前後100多年歷盡滄桑,接二連三地為歐洲人所蹂躪,成為歐洲侵略的主要目標。

1760年,蘇丹阿都拉姆卡藍繼其父蘇丹莫哈未芝哇賽阿比丁之後,登位為吉打蘇丹。登位後,殿下繼續面對日漸俱增的外來侵略與威脅,且大有被其北部鄰國吞併之慮。所謂鄰國即當時查格利王朝統治下的邏羅人,那時候他們打敗了緬甸,正擁有空前強大的勢力。

阿都拉割讓檳島予英國

蘇丹阿都拉是一位非常勤勉及活躍的君主,他試圖以兩個辦法捍衛吉打王朝,免受侵奪,即一方面把檳榔嶼割交予英國東印度公司,希望英政府當局出面保護吉打,作為報酬;另一方面,則在吉打北岸靠近河口處建築一座城堡,以防衛吉打首府哥打士打(Kota Star),免遭來自海上的突擊。

吉打的司法官拿督馬哈拉惹加西奉蘇丹之命,開始搜羅印度的石工。他寫信給他的侄兒毛拉那依不拉欣沙哈,言明他的意旨。不久,毛拉那依不拉欣就率領了數十名石工由東印度前來,建城的工程,也就在1771年開始。

第一步的工程便是製造數以千計的磚石。司法官親自繪畫城堡的圖樣,他計劃在城堡外圍起4道磚牆,相距6尺,其間填以泥土。磚牆內的面積為6英畝。在此範圍內建築了數座堂皇美觀的保壘,可由一個宏偉的城門通入,牆外則掘了一道壕溝,防範敵人的侵襲。

建築工事順利進行,但城中的大會堂及另外一座漂亮的建築物則遲至1780年尚未竣工。在這期間,拿督馬哈拄惹加西已經去世。其侄兒拉那依不拉欣沙哈,由蘇丹推舉以代其職位。

吉蘇丹購買英式大炮

蘇丹購買了一些大炮安裝在城堡中,其中最具特色的為英國制造的“犀牛炮”(Badak Beremdam)及“蝦蟆炮”(Katak Puru)。

蘇丹阿都拉曾應用城市的大會堂來接待到訪的外國貴賓。當時有關把檳榔嶼及威省割讓給英政府的最後會商,也可能就在那時候舉行。

駐守城堡的是東姑彭裡馬將官,他在堡內擁有一間屋子。另一間屋子的朝見廳就是歡迎外來大人物的所在。

1797年,蘇丹阿都拉駕崩後,其兒子蘇丹阿末達朱丁就遷入城中,在那裡居住了好幾年。在建築城堡時,亦促使附近開闢的一個小市鎮,後來逐漸地擴充而成為一個熱鬧的市場。

1781年,當邏羅的六坤王(Ligor)暗中準備由海陸兩路攻打吉打時,他預先通函吉打蘇丹,假稱將要進襲緬甸,請求吉打蘇丹準備好糧食,放置於吉打河口,以便邏羅將士開往緬甸途中能前來領取。

吉蘇丹誤中六坤王詭計

蘇丹不知其詭計,信以為真,乃諭令將米糧準備妥當,想大事歡迎邏羅將官的光臨。其時蘇丹阿末達朱丁並不在吉打河口或哥打士打,因為早在數年之前已遷居瑪莫河畔的浮羅地加。

邏羅海軍部隊大隊開到吉打河口,其中大部分登陸進入城堡,自由自在地在城內四處巡走,城中的馬來將官正在熱烈地歡迎他們將領的當兒,邏羅士兵卻在偵察各處的炮位及建築物的形勢。

在邏羅軍官首領的一聲暗號之下,邏羅士兵們竟出其不意地把城堡主管及馬來官員拘押起來,加以綁縛。他們同時向城內的馬來守軍發動突擊,守軍根本沒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完全沒有戒備,因此在保衛城堡時,不少馬來軍士被犧牲。

蘇丹阿默達朱丁在浮羅知加接到這個不幸的消息,但他身邊並無軍隊,只好攜帶家族由陸路逃亡到檳榔嶼去,邏羅人則攻入內陸,在吉打國境進行破壞及恐怖的活動。

1786年,萊特上校和吉打蘇丹談商後獲得保管檳城的權力;

1821年,暹羅與緬甸交戰停止,立高拉惹率一艦隊,官兵7000進入吉打河,攻下城堡;

1829年,蘇丹侄兒東姑古丁率軍反抗暹羅失敗;

1831年,東姑古丁奪回古堡;

馬來炮兵建炮壘

1839年,有一位英國船長奧士本(Captain Sherard Osborn)曾在吉打州目擊馬來炮兵建築“旋轉炮”炮壘的情形:

“為了方便建造一處木棚炮壘,當馬來技工清除森林時,他們只留下4、5株相連生長的高樹,作為制炮台的支柱,這種以竹子作成的炮架,升得很高,用巨繩繫住。

遠在地平線以上,所有多餘的高樹枝幹都被斬除,然後用套索給拴在一齊,緊緊縛住,因此即使有一棵樹被砍斷了,還不致影響到整個的炮架。

在炮床上另建築了一塊‘橫木’,意即軍用術上的‘胸牆’(Breast Work)能在其上俯瞰地面上的一切,於是在上面裝置一尊修長而醜陋的‘旋轉炮’,恰如英國16世紀伊麗沙白女王時代的‘小炮彈’一樣,全部炮壘上只略為遮蓋,以作為炮手的掩護。

關於更強大的障礙物,諸如有利於偵察哨的活動乃至應付外來突擊或遭遇戰等等的設備,在這樣到處是森林的國度裡,當然只有遇到必要時才去動工。

之後,不幸暹羅突擊隊幸運的一炮,就給這個‘鴿子籠’打垮了,連帶把蛇形小彈炮也摧毀,因為我們曾看到馬來人把破炮拖下,任由它倒置在炮壘下方。”

溫土特爵士指出:“比較這種空中炮壘為多見的,乃是一種建築堆而成的土台上的炮壘,四周築有深約5英尺的壕溝作為掩護物,因為在炮壘附近缺少河流、沼澤地或峭壁的掩蔽物。

通常,大炮是裝置在旋轉的軸承上,可以朝兩個方面發炮。海盜也在盜船上安置這一類的‘旋轉炮’、‘蛇炮’和‘灣炮’(Felconets),但恰如奧士本船長所說,船上的炮口僅能向前或向後發炮,不能四面應戰,這是最大的缺點。”

吉打河口的城堡後來一直被邏羅人佔領著,直到吉打歸還馬來人為止。蘇丹阿末達朱丁於1842年返回吉打,惟城堡一直被荒廢不用了。

“古炮堡”時期歷任蘇丹統治者史實

但作為守護國土的馬來炮,迄今在吉打港口還可找到這種空中炮壘的遺跡,這具有傳奇性的炮台,曾在16世紀至19世紀300餘年間,為吉打歷史帶來可歌可泣的“歷史節章”,而和它接觸過的民族,至少也有葡萄牙、荷蘭、蘇門答臘的亞齊、英國、武吉士、暹羅和緬甸。

據說這座炮台原是馬來人用土法建造的,以木頭為骨幹,以亞答葉為上蓋,但它居然屹立於地形險要的吉打河口,經歷了百餘年的坐鎮,直到英國冒險家萊特的船踏足檳榔嶼,作為北馬的主要港口,吉打河口的炮台才失去了它的重要性。

這是我國史料對有關吉打港口古炮堡的傳說和傳奇性的引據,雖然這座“古炮堡”並不如哥打瓜拉姆拉的武吉馬裡奄,成為國內外史學家重視進行考古工程的據點,地下出土文物的考證也沒有吉打港口節章的描繪,但是,它畢竟是我國的近代史。

另外,英國和葡萄牙學者的記載資料,成為我們研究吉打港口“古炮堡”歷史地位的主要史料根據。

但我們應配合國家歷史演變過程,來探討吉打港口古炮堡的史實,會比較正確。吉打港口的古炮堡在國家歷史地位里,是在她的“穿針引線”之下,把吉打州分別在亞齊、葡萄牙、武吉士、荷蘭、暹羅、緬甸、荷蘭、英國入侵吉打之外國勢力的斗爭過程,具體和深刻地引導我們了解17世紀以後,吉打回教蘇丹統治者抵抗外來侵略的歷史路程。
█ 保衛國土的歷史性火炮迄今仍雄風猶在,傲視海港。
█ 國家博物院提供的兩幅吉打港口古城堡珍貴歷史圖片。
█ 歷史的河流沖毀了吉打港口古炮堡的舊日雄風。
(星洲互動‧供稿:鍾錫金.2001/12/19)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吉打二千年(第八部)

    第1篇:關於“古炮台”之傳說
    2001-12-07 11:47:55 MYT

    第2篇:歷史上第一場馬來人火炮戰
    2001-12-07 15:16:19 MYT

    第3篇:滿刺加王朝最後一次海上防守戰
    2001-12-11 12:23:28 MYT

    第4篇:馬來人炮戰技術
    2001-12-13 12:42:10 MYT

    第5篇:古炮堡的興建
    2001-12-19 15:32:35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