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9年06月25日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六部

第七部

外一章

第八部



第6篇:日軍侵佔吉打州華文史料錄(三)
updated:2001-12-04 17:42:43 MYT

■戰火下的馬來半島─鄭文輝

戰火在半島上熾烈地燃燒著!

山下奉文所屬的“馬來派遣軍”,派他的主力隊─“宋卡”登陸,倫美支隊在哥打峇魯登陸,另外的一部分隊在北大年登陸;這3方面同時展開登陸作戰,登陸成功以後,就盡力向南推進!

這支派遣軍的任務,它的最終目的,就是攻陷英軍在遠東的基地─“新加坡”。

從這些日軍登陸港口到新加坡之間,是有一條長達1100多公裡的狹窄公路,縱貫著整個馬來半島。

當日軍順利地在上述3個地方登陸以後,就馬上向南推進!

12月10日的大清早,天色蒙蒙,人心也蒙蒙!

日軍已經在馬來半島上,和英軍的邊防部隊接觸。

百思華已經下令給11師師長纓勒李思,第15旅旅長加勒特準將,要他們在日得拉陣地的北方,阻擋日軍的前進,並下令第2線上的28旅,派一個大隊去增援。那15旅旅長就叫增援大隊到前方的亞森(Asun)陣地去接防,把本來配置在前方的旁遮浦大隊,調派到章侖陣地去防守。

日得拉陣地防守機場

日得拉是在吉打的北部,正是吉打首府亞羅士打以北的地方,有公路南下亞羅士打,北上亞森、章侖及泰馬邊界的武吉加由依淡,可直達曼谷。

日得拉陣地是為了要防守在亞羅士打機場,以及這機場南方的其他機場,才構築起來的。配合這個陣地的正前方,有2個旅─右為15旅,左為第6旅,另外還控制著一個第28旅,作為預備兵力。

支援這陣地的炮兵,是第155野炮兵聯隊,與22炮兵聯隊的主力,以及第80抗坦克聯隊主力。至於配備方面,有戰車90輛,各種大炮60門,重輕機關槍百餘挺嚴陣以待。

因此,這個日得拉防線,當時英軍曾誇稱它是“東方的馬奇諾防線”。馬奇諾線是設在德法國境,是法國有名的防禦線。他們認為這陣地至少也可以阻止日軍3個月之久。

日得拉線的前面左方是池沼密林地帶,被看做不可能作為軍事行動的,在右方平坦地帶遍設地雷,並建有3段式的鐵絲綱,後才築造反戰車的壕溝。背後再布置鐵絲綱與碉堡,處處布滿著炮兵陣地。只有一條通路,進來的敵兵部將變成街頭的屍體,除非敵人有幾百頓炮爆彈降下,否則他們實在是無法通過。

然而,這個稱為“東方的馬奇諾防線”的日得拉陣地,戰爭爆發以後,卻在一天的時間內就被日軍攻陷!

登陸宋卡的日軍先鋒第5師團,是由佐伯靜夫中將引率的“佐伯搜索聯隊”,它原為騎兵聯隊,後來改成了卡車部隊的特別小兵團,在登陸後不久,選拔了步工150名,急襲鐵路的主要站,利用了開往新加坡的列車2輛、卡車50輛及其他輸送物,戰氣衝天地向著馬來半島國境續進。12月10日,凌晨1時,夜襲時擊退了英軍先鋒,4時半即突破馬來半島的國境!

國境突破本來就被認為最難的作戰過程。因此,日軍第5師團曾經在上海郊外反復演習,費了半年的時間,所以佐伯以及兵力只費一天的功夫即突破了馬來半島的國境。

“其時全軍當時尚抱著懷疑的心情呢!”

《日本進攻星馬戰略》記載

對於當時突破國境的情形,據日軍馬來方面作戰主任參謀迂政信著的《日本進攻星馬戰略》(曹昶譯)有一段詳細的記載說:

“...於9日晚上窺探了泰國和馬來亞的國界。然而,寂靜得令人害怕,連一粒子彈的聲音都沒有,國境連一個敵人也沒有,這是很討厭的。以為有敵人,卻沒有動靜,令人有些害怕,好像被敵人所乘。

既然沒有敵人,進去吧!這樣決心,遂於9日半夜裡順利地侵入國境。一進去馬上就發生很大爆炸聲音,國境500公尺的地點,有了很厲害的爆炸。

剛一到那裡,就初次受到敵軍炮彈的洗禮。於是放了心,感覺到敵軍出來了,哎呀!這可放心了。這是很有趣的,在戰場的感覺,如果能證實有多少敵人,就反而高興。”

“迅速地繼續前進。完全沒有兵,大炮的洗禮再也沒有了。越過了這個突角,來到第2突角,與以前我曾經教過的大島上尉2人並排,站在尖兵的前頭。於是就碰到第2次橋梁被破壞的地點。

大島上尉拉了我的衣袖,說:‘參謀長,有敵人,可是不怎麼了不起的。’差不
多用這麼大的聲音回答時,距離30公尺的密林中,有了莫名其妙的聲音。‘有人,有人’,於是一直往前走。

突然地向馬路這邊,砰!砰!受了一齊射擊。尖兵一小隊追及,向槍聲那邊突擊。可以看到鑽了敵軍的彈幕,跳進去漆黑的橡膠樹林中發生搏斗。一轉眼的工夫在我們眼前,機關槍拍拍地噴火,放起白色信號彈來。

附近一帶明亮起來了,也聽到了在發動汽車引擎的聲音,戰車的聲音。槍炮的聲
音,非常猛烈地集中於其附近。於是,我懷了敵軍將要擊來的感覺。如果還擊來,在密林中戰爭也是沒法子通行,總算可以放心。

所以一聲不響地坐下在那裡。引擎聲音漸漸的走選了。唉呀!糟糕了!在退卻了。向中隊大聲叫喊,說‘敵軍逃跑了,追擊!’跟兵士一起開始夜間追擊。

開始潰退的敵軍擁有戰車,而我方是徒手的,但是終於追到了敵軍,擄獲了數門敵軍大砲。這就是在國境內開戰第一回合的戰鬥。”

凌晨4時半突破國境

在凌晨4時半突破國境以後,日軍繼續推進,到了上午9時半,日軍就開始對著章侖陣地,發動攻擊,並下令說:

“如果突破了章侖的陣地後,不要按兵不動,再突破日得拉後,跟著敵軍一起,當作為米粉團,去攻取霹靂的國界。”章侖陣地是在正午以前被攻擊,於下午4時被突破成功的。但是,因橋梁被破壞了,這個先鋒隊稍晚了兩小時,到了傍晚6時,佐伯部長才渡過這橋梁。”

熱帶的天氣,時有驟雨!

當夜之潮淹沒了整個大地時,下了一陣很大的驟雨!

那時候,守軍的旅長就要配置在章侖的“旁遮補大隊”經過亞森而向後方撤退。但是守軍的師長卻要他們在亞森北方2英哩處的中間地帶,在這一天晚上,阻抗日軍的攻擊。

老天好象正為這一場戰爭而吼怒,驟雨下得很大,雨水流在汽車前的玻璃,幾乎完全沒有了視野!

像這樣大的驟雨,日軍認為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於是,在驟雨中迅速地在柏油路上突進,突進了差不多20公哩。

冒著大雨的守軍,在模糊不清的視界中,向前推進。可是在半路裡,就和以中型坦克為前導,同時也帶著一部分乘車步兵的日軍相遇,挨到了一場的襲擊。

日軍參謀迂政信在《日本進攻星馬戰略》中說:

驟雨中的“戰車三文治”

“在大驟雨中飛快地開始潰走。在其正當中我方的戰車吼了聲飛走去。在敵軍後面的戰車同時走,所以形成了三文治:就是日本戰車,其次敵軍敵車,在其次日本軍戰車,然後又是敵軍戰車,形成了‘戰車的三文治’。

敵軍想炮擊,但卻不能打,怕會打中自己的戰車,所以把半身伸出來,用手榴彈或者用手槍射擊,體積龐大的日本軍戰車從後面向小不足取的敵軍戰車尾部撲上,敵軍就控制不住舵輪,撞上道路的兩邊去,實在很有趣。

就是用這樣的方式,搗毀了差不多20輛左右的敵軍戰車。撞上道路兩邊堤防的,就變了很奇怪的樣子。不久,我方的兵和戰車又向前走。...”

日軍的坦克,就這樣不停的向前方及2側,猛烈射擊,一路衝過去,也把英軍第2抗坦克部隊摧毀。日軍的車輛部隊,在突破了亞森前哨陣地前方的一座橋梁後,繼續推進,一直到了先頭的坦克中彈再也不能動彈時,才停止突擊,可是這時日軍已經衝進了亞森陣地的中心,公路也就被截斷!

對於這一役,英國公布的戰史說:“經過日軍的這一下攻擊,旁遮補大隊已經陷入一片混亂的狀態中,被趕出了公路去。結果,只剩下200餘殘部,次日回到師部去。日軍利用了他們的混亂,繼續攻擊,終於突破了亞森陣地。”

到了11日,英軍第6旅團的前方部隊和前哨陣地,全部從日得拉主陣地,向後方撤退。

誤認己隊為敵隊提早炸橋

當時,英軍把正在退卻中自己的部隊,誤認為日軍部隊,就提早了陣地前方橋梁的爆炸破壞。所以,所有英印軍縱隊的交通工具和若干搬運車輛,以及抗坦克炮7門,山炮4門,只好全部放棄,英軍第11師的士氣,就此低落下來。

同時,第15旅旅長加勒特準將,在前方地區的作戰中失蹤了。因此,師長在沒有辦法中,只好下令配在第2道防線上的第28旅旅長卡本達準將,指揮第15旅作戰。

從11日的傍晚起,日軍開始接觸到日得拉防線。

到了夜更深時,在泉暗中微微地看著筆直的柏油路,日軍對於守軍防禦線到底在那裡?如何構築?他們茫然無知,只是漸漸地迫近日得拉陣地。

果然猛烈的炮火落到日軍先鋒的戰車中隊,接著也瞄準了步兵中隊,抵抗力忽然增強,“佐伯即自東側面,決行夜襲戰領敵陣一角,佔領後下命死守,受命之第1中隊於12日早晨4點,向本道東火線及凹地側面有碉堡之火線衝入,經猛烈之後終於攻克,中隊長以下發生了很多死傷,但不久獲得第2中隊支援,漸漸地摒大了佔領陣地到達黎明。”(見日本軍血戰史)

及至破曉時分,英軍炮火愈趨愈熾烈!

佐伯部隊雖然新添了第4中隊,總覺得白天進擊唯有增加死傷,由於昨夜至今晨的夜襲,已對日得拉防線打進了大楔子,確是事實。

12日上午9時,日軍聯隊炮兵趕到參加戰斗,但是卻抵不過守軍炮兵的優勢,到了下午1時左右,日軍步兵大隊也來參戰,在激烈的彈雨之下進退兩難。

“砰!”

“砰!砰!”

“砰!砰!砰!”

激烈的戰鬥達到了頂點,就和銀幕上精彩戰爭的鏡頭一樣,令人驚心動魄!

同時,日軍第9步兵旅團長河村少將也來到戰線,他們決定了等到日暮的時候,才從幹道的兩邊地區夜襲,他們正在準備中。

英兵疲勞萬分士氣沮喪

第1線上的英軍官兵,這時候都已經疲勞萬分,士氣也很沮喪,對於日軍的攻擊,都已沒有支持得住的自信。據後來英國公布的戰史說:

“師長認為,他這一師人馬,是一股能夠防衛馬來半島北部唯一的戰力,決不能在這裡冒險,把這戰力,作孤注的一擲,所以就把這支部隊,從日得拉撤退到南方30哩處的牛侖一個現成的炮地去。”

於是,他這個建議,由駐札在新加坡的第3軍軍長希斯,送到了自思華中將手裡去。可是,百思華中將認為,這樣長距離的退卻,會影響到部隊及居民的戰鬥情緒,所以叫他在未奉到新的命令以前,繼續留在原地防守,保住日得拉陣地。

這一天夜幕低垂時,日軍從幹線公路的東側,以大約一個大隊的兵力,開始攻擊。經過一場劇烈戰斗之後,英軍第15旅左翼第1道防線陣地的中央部分就被日軍攻下,守軍敗退下去!

英軍的師長從全盤戰局著眼,認為在當天的夜裡,就有離開日得拉的必要,於是漏夜向上頭要求,讓他們撤退到牛侖─亞羅士打與雙溪大年中間的陣地。

日得拉防線1天內淪陷

就這樣,日得拉防線經過一天的攻擊終於潰陷了!

英軍司令部的恐懼自不待言,佐伯自然也吃驚。與其說是佐伯挺進隊只以581名的兵力來進攻這處堅強防禦線,不如說是日軍根本不曉得日得拉防線在何處!他們是為了要打通第5師團主力的攻擊路線,而盲目的突進殺到了這個防禦線內。

而以581名的佐伯索聯隊能在1天之內,把6000名精兵家守據的日得拉之役,事後發表說:

“最初不知道情勢,像初生之犢不怕虎,踢開吧!氣勢洶洶地闖進去,卻遭遇到堅固的陣地,接連地出了死傷。既然這樣想退也不能退,於是不顧一切硬幹下去。後來仔細地觀察,戰死傷一共只有100名。

如果堂堂排陣攻擊,怎樣能巧妙地作戰,可能也須要10天,而需付出數千名的死傷。這次陣地的突破,訊問撲虜的結果:既然攻擊這麼堅固的日得拉線,日本軍不會只露面在前面的一小部隊。攻擊這個陣地,不能只1個或者2個聯戰就可辦到的。

這恐怕是不知不覺之中,日本軍的大部隊採取了包圍體勢,而一定是像海嘯一樣湧上來了。慢吞吞的不行,被截斷退路的不安,多多少少發生於全英國軍中。這樣已經沒有抵抗的可能了。於是,終於潰退了。”

後來據另一位英國軍官說:“本來想至少可以保住3個月。可是完全沒有日軍方面的報告,而像牛一樣的戰車突然地進來,又漆黑面孔的日本兵,衝破碉堡闖進來,所以都大吃一驚,而這個恐怖傳到全軍中。這就是崩潰的原因。”

日軍攻陷了日得拉防線以後,繼續向南推進。

接力賽似的戰火,不停地向半島的心臟燃燒去! (星洲互動‧供稿:鍾錫金.2001/12/04)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吉打二千年(外一章)

    第1篇:吉打首任英國顧問回憶錄
    2001-11-27 14:08:09 MYT

    第2篇:泰國治理吉打的歷史回顧
    2001-11-27 17:17:34 MYT

    第3篇:英泰協議的產物─興建吉打火車路的歷史回顧
    2001-11-28 13:38:24 MYT

    第4篇:日軍攻陷亞羅士打一頁悲歌
    2001-11-28 17:29:58 MYT

    第5篇:東姑救了亞羅士打
    2001-11-29 14:14:53 MYT

    第6篇:日軍侵佔吉打州華文史料錄(一)
    2001-11-30 13:40:09 MYT

    第6篇:日軍侵佔吉打州華文史料錄(二)
    2001-12-04 14:48:56 MYT

    第6篇:日軍侵佔吉打州華文史料錄(三)
    2001-12-04 17:42:43 MYT

    第6篇:日軍侵佔吉打州華文史料錄(四)
    2001-12-06 12:13:33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