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9年09月17日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六部

第七部

外一章

第八部



第6篇:日軍侵佔吉打州華文史料錄(四)
updated:2001-12-06 12:13:33 MYT

■日治時期─北馬邊疆的吉打保衛戰

1941年12月8日,日軍在吉蘭丹登陸之後,另一支兵力則開始進攻吉打,以部署略取馬來西亞海岸,完成東西兩線攻佔馬來半島的軍戰略。

當時駐防在泰國吉打邊境的軍隊是:英、印軍部11師,左右兩翼則是印軍第15旅的部隊。這一條戰線的範圍頗廣,包括鐵路、稻田、膠園在內。

12月10日,日軍的先鋒部隊開始蠢動,11日雙方軍隊才開始接觸,進攻這一帶防線的日軍是第5師團。11日上午8時,日軍開始襲擊駐在“章侖”(Changlun)的印度兵。

這一支印軍的任務,只圖阻擋日軍的前進,因為英軍司令正部署在“章崙”以南的地方與日軍作戰。是日下午4時半,印軍既向南撤退,集結在公路兩邊嚴陣以待。

此時大雨滂沱,日軍突以強大兵力進攻,領先的是12輛中型坦克車,殿後則為步兵。駐守這一帶的防線的印軍,大部分未見過坦克車,驚惶失措,竟讓坦克隊通過,一直進抵“亞森”前哨站的一個橋上時,為首的坦克車才被“抗坦克砲”所擊中,日軍坦克隊才受阻。

這一役的戰爭,印軍雖然在短時間內阻止了日軍的突進,但犧牲慘重,大部分士兵陣亡或失蹤,重武器損失不少。2小時後,日軍坦克隊又捲土重來,印軍被打得落花流水。

由於電訊失去聯絡,數小時後,駐在“日得拉”(Jitra) 的印軍部11師司令部才接到這個慘敗的消息。

日軍分2路攻吉打

日軍第5團分為兩路進攻吉打,一路是沿著鐵路及公路沿海的地方,這一路兵士是準備殲滅大量集結在“日得拉”的英、印軍;另一路兵力是進攻霹靂邊境內的“高烏。”(Kroh)。

當時,日軍的目的,在於切斷吉打南北兩段,以威脅檳城及霹靂北部。這兩路的日軍實力相當雄厚,不但有坦克隊、裝甲隊及炮隊,且有空軍協助,英、印軍只好迫得節節敗退。

“日得拉”位處吉打首府亞羅士打的東北部,是一個重要的軍事據點。由於吉打西北部玻璃市的軍隊向南撤退,結果影響到“日得拉”守軍的士氣及戰鬥力量。

11日晚,日軍即進攻“日得拉”防線,炮火相當猛烈。指揮“日得拉”戰線的英軍司令麥烈裡昂少將,接到“高烏”戰線印軍撤退的消息,他恐威脅到該軍的退路,因而向總司令部請求準予南撤30哩至“牛侖”(Gurun),但此項請求被拒絕。

總司令部下令必須在“日得拉”戰線與日軍作戰,12日下午1時,日軍突破印軍部15旅的防線。是晚7時半,“日得拉”之戰局惡劣,麥烈里昂少將再向上司請求准予後撤。這一次總司令部准他酌情行事。當晚10時,他下令第11師的印軍南撤至亞羅士打“吉打河”以南地區。

12日午夜過後,日軍擬衝過峇達河的唯一橋梁,但被守軍擊退。2小時後,此橋印軍加以破壞,不久日軍又來攻,這一役印軍損失重大。

13日早上,日軍一部分喬裝馬來人越過吉打河以南,滲入附近森林及公路兩旁。此際,在吉打河以南防守的軍隊只有3連印軍,另一印軍是駐在亞羅士打以東4哩的“籠牙”(Langgar)。

英印軍節節敗退

自12日敵軍大力進攻“日得拉”區之後,英、印軍雖予抵抗,但畢竟無濟於事,後來終於撤退集結於“牛侖”附近,印軍第12旅調駐“華玲”,以加強“高烏”戰線的兵力。

“高烏”至“華玲”一帶戰線,英印軍雖準備與日軍作戰,但由於西線“雙溪大年”(Sungai Petani)方面的戰事失利,後來只得撤至“麻不來”(Merbau Pulas),以協助防守“姆拉河”。

16日,英軍司令部決定放棄檳城,印軍11師殘鐐部隊遂被命令後撤至威省南部與霹靂交界的“吉輦河”(River Krian)以南。

18日早上,英、印軍全部集結霹靂之“太平”地區,以防止“吉輦河”戰線。吉打的戰事,經過“章侖”、“日得拉”、亞羅士打及“牛侖”數戰以後,英、印軍節節後退,很少與日軍正面接觸,就這樣北馬邊疆很快地落入日軍手中。

■邊境和檳城的撤退─雙思

1941年12月8日午前2時左右,新加坡的軍事當局接到哥打峇魯的長途電話,報告日本的運輸艦隊已經開到哥打峇魯海上,在電話聽筒還聽出隆隆的炮聲。

哥打峇魯(Kota Bahru)是吉蘭丹州的首府,吉蘭丹是馬來亞東海岸最北的一州。全州人口,據1936年推定,約有38萬人,是個地曠人稀的地方。其中華人只有1萬8000餘人。

有鐵路向南通到新加坡,向西伸入暹羅。據說在12世紀末葉曾臣服於巨港王國。明史載永樂10年(1412年),鄭和曾帶敕賜與爪哇、蘇門答臘、滿刺加和吉蘭丹。滿刺加當即是馬六甲。

在18世紀吉蘭丹為丁加奴所征服,19世紀則屬於暹羅,至1909年,才由暹羅割讓給英國。這回,吉蘭丹又有新的侵略者來到了。

英荷潛水艇擊沉多艘日艦

進攻這一方面的日軍是第18師團。據英方報告,戰事發生之後,英荷的潛水艇在暹羅灣擊沉了日本運輸船4艘,其中載有日軍4000人,當日軍在哥打峇魯登陸時,英澳空軍也曾在月光下擊沉日艦2艘,此外還擊沉了許多滿載日軍的登陸舟艇。

但是在12月8日那天,日軍終於在哥打峇魯海岸獲得一個堅強的橋頭堡,而且在當日晚上進展到飛機場,加以佔領。有一個消息說在戰事發生之前幾天,有一車的日軍從暹羅開到古蘭丹邊境的森林中。如果這一個消息確實,這一車日軍這時自然是大有用處的。

防守哥打峇魯的英軍是印度第3軍部9師的第8旅。當退出飛機場的時候,留了一個23羅的英人少尉和12個印度兵殿後,結果這一個小隊伍的命運至今不明。守軍在撤退之前,雖然把飛機場破壞,但是日本陸軍航軍隊於9日抵達,稍加修理,於10日即應用為航空基地。

守軍不但退出飛機場,後來又退出哥打峇魯市。在9日那天,一度報告旅長凱氏(Key)被俘,幸而這是謠言。守軍沿著公路經馬章(Machang)撤退至瓜拉古來(Kuala Krai)。這是在鐵路線上的小市鎮,離開哥打峇魯約30哩。

這一方面的撤退,初時只有英國高級官員知道,幾日後才公開發表。據百思華將軍在事後解釋,吉蘭丹防軍的主要任務是保衛飛機場,飛機場保衛不住,只好撤退。

事後也有英人報告,12月8日晚上在哥打峇魯上岸的日軍只有700人,守軍卻有4營之眾。如果知道彼此虛實,不即撤退,也許可在馬來亞之戰的第一回合獲得勝利,而振作全馬的軍心。據日人方面的報告,日本陸軍航空隊推進至哥打峇魯機場以後兩天,便獲得北馬的控制權了。

日軍第五團主力12月8日午前3時至4時在宋卡登陸。這裡也有飛機場,又有良好的港灣。同日午前5時,又有一部日軍在北大年登陸。由宋卡登陸的日軍經合艾(Haadyai)等地進攻吉打,北大年登陸的日軍則向霹靂北境推進。

英國空軍有一隊於8日往炸宋卡日軍登陸部隊,聽說只有一架飛返,而且飛返的機師也因重傷喪生。

暗號一發即展開突擊

在前一日,防守北馬的印度軍部11師,已經預定一個暗號叫“Matador”(意即在鬥牛中把牛屠殺的“屠牛士”)。這個暗號一發出,一部分的軍隊就要開始衝入暹羅,向宋卡北大年進發。

不幸的是,這個暗號還未發出,日本便著了先鞭,在宋卡等地登陸了。到了8日下午2時,印軍營總算依照計劃,由霹靂邊境的“高烏”(Kroh)越境踏入暹羅。夜間在路上遇著大雨,又曾受到暹羅軍警阻撓了24小時,但終於在10日推進到勿洞之北21哩地方。就在這一天和日軍發生戰鬥,被日軍擊退。在日軍急迫之下,退的速度超過了進的速度。

日軍在追逐中實行側翼包抄的策略,迫使印軍於12日一部分退至高烏,然後從雙溪大年調來運輸兵,以司機充當臨時戰鬥員。在13日,另一部分印軍也由暹境退人。

他們由高烏向西撤退至吉打,以與吉打主力保持密切的聯絡。當他們撤退的時候,高烏正發生大火,經過幾個月用血汗築成的軍用倉庫被焚燒。

經合艾向吉打推進的日軍於12月10日達到邊境。在這方面的英軍第11師主力,包括一部分英人部隊,還有新來增援的廓爾喀兵一旅。廓爾喀(Gurkha)是印度雅利安族和蒙古人的混血種,素以勇敢善戰著稱。

防線的布置,以日得拉為中心,左翼伸展至海岸,右翼依靠著森林的丘陵地帶,全線長約25哩,包括若干稻田。

在最前線有3營擔任前哨,在陣後亞羅士打留著一營防備敵人的降落傘隊。11日, 日軍的先鋒部隊,據日人報告,為數只有400人,運用滲透的戰術,乘虛越過英軍前哨,潛入日得拉主要陣地。

坦克帶路沿途丟手榴彈

他們以小型坦克為先導,沿途丟擲手榴彈。英軍的前哨部隊有的還未曾發放一彈,卻就陷人日軍的包圍,旅長牙勒脫(Garrett)甚至受傷。12日,日軍以同樣戰術繼續進攻,英軍則縮短陣線撤退左翼。

日軍一部分企圖阻塞英軍退路,另一部分繼續推進,這使英軍不得不再退卻。13日,日軍佔有亞羅士打,當地飛機場亦落入日軍手中,英軍則撤退至牛侖,一共退了30、40哩。

日軍前鋒於12月15日攻擊牛侖,印軍部6旅的旅部僚屬幾乎全部瓦解,旅長幸逃。全軍至此,運輸工具以及其他配備,損失了大部分。

不過,日軍主力沿公路南下,另一部分企圖迂迴至暮大河(“Muda”在雙溪大年之南,北海之北),企圖斷絕英軍退路,於是英軍被迫於16日放棄雙溪大年。這是吉打的一個重鎮,也有個良好的飛機場。

突破霹靂北境的日軍到達高烏以後,並不窮追向吉打撤退的英軍,而沿著一條偏僻的道路於12月17日經宜力(Grik)向玲嚨(Lenggong)推進,企圖疾趨至江沙(Kuala Kangsar)與太平間的大路。

如果讓他們打到這一條大路上,太平以北的英軍,包括整個吉打,檳榔嶼,與霹靂北部的北馬防軍為力,全部便變成瓮中之鱉了。幸而英軍當局得到當地警察的報告,趕快派遣一支軍隊到宜力路去阻延日軍的前進。

由吉打退卻的英軍主力,決定握守司南馬(Selama),沿著吉連河(River Krian)布防,這是在檳榔嶼與太空之間。有人說吉連河的防線是北馬最好的一條。當時,馬來亞擁有46萬的人口,其中有華人8萬除的吉打全州,以及檳榔嶼,都被拋棄了。(本文所言的馬來亞各地人口多是根據1936年的推定。)

檳榔嶼110方哩的小島口建立炮台,同時住有若干軍隊。有刺的鐵絲綱,則環繞著沿海(約等於新加坡的一半)擁有人口20萬5000以上,其中華人佔13萬1000餘人。

良港天成,檳榔嶼是馬來亞排名第2位的出入港口,同時是馬來亞第2位的都市,地位次於新加坡。1786年由吉打蘇丹割讓與東印度公司,1790年東印度公司用6000元正式加以購買。

這是馬六甲海峽的北方鎖鑰,也是歐亞主要航線的一個停留站。在戰爭發生之前,英國有人恐怕日本海軍在攻擊新加坡之前,會通過爪哇與蘇門答臘間的其他海峽,繞道印度洋去進攻檳榔嶼。

日軍空襲檳城死傷慘重

在戰事發生的第3日(即12月10日),日機空襲雙溪大年和檳榔嶼的機場。據日方的報告,共擊墜和擊毀英機19架。11日,日機大炸檳榔嶼市區,死傷平民約千名。

據說,檳榔嶼沒有高射炮,也沒有戰鬥機。以後日機連日來炸,到後來,聽說才有4架水牛式英機來應戰。大轟炸後的行政組織,幾乎完全解體。許多火焰沒有撲滅,許多死屍沒有人收埋,許多傷者沒有人救獲。

因此,當地一家英文報(印度人主筆),說這是大英帝國歷史上的一大污點。救世軍英人哈威(Harvey)和一個青年的華人助手,曾出來救護受傷的市民,雖然杯水車薪,精神卻是可佩的。

大轟炸後恢復出版的一家華文報(現代日報),於14日呼吁檳榔嶼應為多布魯克(多布魯克在北菲,英軍曾在此地堅守以牽制德軍進攻埃及),可是在12日,英國當局已經秘密命令英人婦孺準備撤退。當戰爭正在牛侖進行的15日,又下令英人於36小時之內撤退。據英國當局後來在貴族院的解釋,撤退之所以在初期時保守秘密,是為著恐怕撤退的人受著日軍的截擊。

在匆忙撤退中,與市民生活比較無關,而為宣傳利益的廣播電台卻沒有破壞,日軍一到便立即加以利用。12月15日晚上,居民已經聽到吉打方面的炮擊。16日,英人撤退的工作已經完畢。

救世軍那一位哈威先生不願撤退,後來被日軍俘虜,在俘虜營吃得相當胖,和其他俘虜大不異,這或者就是所謂心廣體胖。這就是我們所知道的北馬戰爭中的一個英雄。

在12月17日和18日兩天,雖然檳榔嶼守軍如何英勇抗戰,但人們並不知道英軍英人己經撤退。到了19日,打到北海的日軍才兵不血刃的在檳榔嶼上陸。

從檳榔嶼撤退的英人婦孺到新加坡的時候,湯姆士總督親到車站慰問,並幫提行禮。這件事,有人引以為榮,也有人加以批評,質問撤退時為什麼只限於英人。

因此,湯姆士總督在12月16日的立法會議中,保證任何一次的撤退將不區分種族。同時說,今後將沒有命令歐人撤退的事。他又說:“新加坡不可失陷!不致失陷!”。
█ 40年代亞羅士打街景(一):米都唐人街狀況(博物院相片)。
█ 40年代亞羅士打街景(二):旺默哈目沙曼大橋被炸後的鐵橋情景。
(星洲互動‧供稿:鍾錫金.2001/12/06)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吉打二千年(外一章)

    第1篇:吉打首任英國顧問回憶錄
    2001-11-27 14:08:09 MYT

    第2篇:泰國治理吉打的歷史回顧
    2001-11-27 17:17:34 MYT

    第3篇:英泰協議的產物─興建吉打火車路的歷史回顧
    2001-11-28 13:38:24 MYT

    第4篇:日軍攻陷亞羅士打一頁悲歌
    2001-11-28 17:29:58 MYT

    第5篇:東姑救了亞羅士打
    2001-11-29 14:14:53 MYT

    第6篇:日軍侵佔吉打州華文史料錄(一)
    2001-11-30 13:40:09 MYT

    第6篇:日軍侵佔吉打州華文史料錄(二)
    2001-12-04 14:48:56 MYT

    第6篇:日軍侵佔吉打州華文史料錄(三)
    2001-12-04 17:42:43 MYT

    第6篇:日軍侵佔吉打州華文史料錄(四)
    2001-12-06 12:13:33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