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9.06.25  
   



前輯:
馬哈迪與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輯:
馬中建交歷史回顧


後輯:
馬中二千年友誼放光芒


 
出版人:鍾錫金
作者   :鍾錫金

曾永森評述:馬中建交路程
updated:2001-08-14 12:00:00 MYT

當時的特別任務部長曾永森律師在一個演講的集會上發表有關馬中建交歷史歷程,全文如下:

馬中建交,正如周恩來總理在會見首相敦拉薩時所說:

“這次馬來西亞能夠在東協國家裡,第一個跟中國建交。在你們現有的這個環境及內部所存在的問題之下達成,這是很難得的。”

從這幾句話,我們更能瞭解到,不但在我們的國家裡,這個問題的處理是非常困難的,中國方面也很清楚瞭解大馬在東協國家裡,其內部各族的分配情況與其他成員國存在很大的差別。我國卻能夠在這個時候與這種情形之下成為東協國家中第一個國家與中國建交,是十分難得的。

當然,對於這件事情,我們要歸功於首相敦拉薩的良好與開明的外交政策,特別是他的勇氣,更是周恩來總理所欣賞的。

當敦拉薩任首相職位的時候,他曾經很小心和慎重的檢討我國的外交政策。他知道大馬是亞洲的一個小國家,不能忽視擁有八億人口的中國。我們也絕對不能忽視存在了22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事實。因此,他在上任以前的兩個星期,曾經在福隆港渡假時檢討我國的外交政策。

他當時認為有需要改變過去馬來西亞對中國的態度與對中國的立場。因此他在上任以後,曾經幾次率領我國代表團出席聯合國會議(當時有許多大國曾勸告大馬對中國問題的立場應暫時作慎重的考慮,但是當時敦拉薩的意志是很堅毅的,因此我國決定在聯合國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地位。)

由於我們的這種態度,使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及人民深表感激。因此於1971年,大馬乒乓代表團受邀請訪問北京時,受到中國政府與人民的熱烈接待。當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副外姬鵬飛先生曾經會見我國乒乓代表團的代表,並且非常親切及誠懇地開門見山說:“我們兩國應該建立更密切的關係,我們應該在這個時候討論建交問題。”

老實說,當時雖然敦拉薩在上任以前曾經有檢討過馬來西亞對中國建交的態度,但是我們的代表團前往北京,並沒有得到首相敦拉薩的指示與中國討論建交的程序。當時我大膽地與姬鵬飛交換有關這方面的意見,他說,我們兩個國家應該在適當的時候討論建交問題,我表示同意這個意見。

後來姬鵬飛提議,如果我們兩個國家同意的話,我們可以選擇一個適當的地點來討論建交的問題。當時中國還沒有派代表到聯合國去,姬鵬飛建議選擇巴基斯坦作為我們討論的地點,因為中國與巴基斯坦是相當友好的國家。因此他說巴基斯坦是最適當的地方。

馬中建交問題

到了1972年,當雙方正式開始談判的時候,中國的代表已經到了聯合國,所以雙方認為在聯合國談判最為適合。因此,馬中官方正式談判是在1972年4月,由中國駐聯合國代表黃華與我國駐聯合國的首席代表查加利亞在紐約會談。

諸位知道,剛才我曾經講過,周恩來總理對馬來西亞在東協國家裡面是第一國與中國建交的很是欣賞,其原因有二:

第一,大馬在東協國家成員裡是一個小弟弟。雖然它比新加坡大一點點,但是比起印尼、泰國、菲律賓都小,東協國家的領導層大多數是在領導方面非常敏感的,對於這個機構的領導權方面時常發生一些小誤會。因此,這次大馬在東協國家裡面成為第一個與中國建交,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第二,就是我國內部種族的分配問題。因為在東協國家裡,受種族影響最大與最困難的就是大馬。在新加坡有80到85巴仙的種族是華族,處理事情比較容易。在菲律賓、泰國雖然亦有兩三百萬的華人在當地居住,但是比起當地的人民則相當微小。

以印尼來說,它擁有1億1千萬人民及約300萬華人,比較起來,當然這個數目是非常微小的。而擁有五十多巴仙的馬來人與四十餘巴仙華人的馬來西亞,要與中國建交,必須考慮到國內的種族情緒問題。

當討論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更多複雜問題就跟著發生了,尤其是在馬來西亞的華裔公民權問題。根據我國的憲法,馬來西亞除了公民以外,還有永久居民及非公民的存在。這是與其他三個國家不同,因為他們只有公民與非公民而已。

在這三種分別裡面,華人佔了相當的數目,在全部馬中建交討論過程中,有關華人地位方面的問題是重要的課題。

由於天時、地利及人和的關係,我可以說是第一個與姬鵬飛談起馬中建交問題。我當然對這方面的問題會比較瞭解,因為1973那年為了這問題,雙方沒獲得進一步的諒解而告中斷,而總理當時也深感難於處理。看著這條路已經走不通了,結果談判停頓了一個時期。

為了我應當的責任,因此我在去年八月較後時,曾經跟中國方面解釋馬來西亞存在的一些困難問題,很幸運的,經過了討論之後,結果中國方面,寫了一封信給我,在信中表示對這個問題已經深為解。

馬中聯合公報

不久,中國在紐約的代表表示,大家可以繼續再談,老實說,這是我的幸運,如果當時中國方面不可以,我就不敢再作進一步的嘗試了。當然問題有了轉變之後,雙方繼續在紐約進行談判。

到了今年3月,雙方起草聯合公報的時候。我早已經考慮到一個可能發生的問題,就是十多萬非公民的華裔,也就是紅色身份證永久居民的華裔地位問題。在這個時候,馬來西亞政府當然亦希望有明文規定,否則將來兩個國家會發生誤會。

因此在聯合公報中,有提起這十多萬華人在馬來西亞的地位。根據國際法,這十多萬華人是無國籍的。這些當然需要加以解決,結果會談又停頓下來了。因此我再一次被派到香港去跟中國代表討論這個問題,最後終於達致今天在馬中建交以後雙方所簽署的馬中聯合公報。

在這份公報裡,所提起的條文是非常重要的,正如不久前曾到馬來西亞訪問的楊振寧博士所說的,這份公報是一份非常重要的公文,希望大家把公報背起來。尤其是公報中的第五項,因為裡面的字裡行間很清楚地指出,中國對馬來西亞的華人公民,永久公民及非永久公民的地位,所採取的態度及立場。

如果你詳細地研究的話,你一定會得到一個答案。不過很可惜,很多人沒有把公報加以詳細地去研究。有人說,為甚麼馬中建交,不給這十多萬華人公民權呢?

如果你看清楚公報裡的第五項,你就會瞭解到兩國對這個問題所採取的慎重態度,而且對這個問題將來的解決方法都己經在暗示中。

在第五項條文中是這樣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注意到馬來西亞是馬來血統、中國血統、和其他血統的人構成的多元化民族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馬來西亞政府聲明,它們都不承認雙重國籍。

根據這一個原則,中國政府認為凡已自願加入或獲得馬來西亞國籍的中國血統的人將自動失去了中國國籍。至於那些自願保留中國國籍的僑民,中國政府根據其一貫的政策,要求他們遵守大馬政府的法律,尊重當地人民的風俗習慣與當地人民友好相處。他們的正當權利將得到中國政府的保護,並將得到馬來西亞政府的尊重。

換一句話說,在前一段,凡是目前擁有紅色身份證華人,如果還沒有得到或者希望將來申請成為大馬公民權,都將自動失去中國國籍。只有志願保留中國國籍的人,他們才是中國國籍的僑民,中國希望他們遵守大馬的法律和風俗習慣,與當地的人民和平相處。

最後一段指出:他們的地位,將受到大馬政府的尊重。因此,如果萬一還有一些華人自願保留中國國籍,他們還可以繼續居留在大馬。只要他們不犯法及和當地的人民和平共處,他們的利益將受到中國政府的保護和大馬政府的尊重。

華人國籍問題

如果中國今天不是在國際上有這麼好和令人尊重的地位,我想第五項的後一條文是絕對不能夠達到的。當然,我們這邊還有一些人以為他們能做得比毛主席與周恩來總理更多,所以就曾經在報章上說,為甚麼我們的華人還不能得到公民權。

照我所知道,在敦拉薩會見毛主席與周恩來總理的時候,他們的第一句話就是:“請問閣下用甚麼辦法團結大馬各族人民?”他們兩位問敦拉薩首相的第一個問題都是同樣的,可見中國對華人地位問題是非常的注意。

不但如此,當然我們瞭解到,楊振寧博士在經過這裡的時候,他的感受是怎樣的。因為這一項條文不但是中國對大馬的華人所採取的立場,同時也是中國對海外華人的立場。因此,將來東協國家如果與中國建交,對華人之間問題,我相信亦是會與大馬一樣。即使世界其他還未與中國建交的國家,將來要與中國建交,好像美國相信在那邊的華僑,他們的地位,亦會跟大馬華人一樣。

當然馬來西亞政府瞭解到我們絕對不能夠在中國大使抵達大馬的時候,這些問題還沒有明朗化,而成為不能夠使這十多萬華人,站在大馬和中國大使的中間提出質問:“究竟你們之間誰要我們?”

大馬根據公報說我們是沒有國籍的,而中國政府也認為我們是沒有國籍的。如果我們自願申請大馬公民權,我們將失去中國的國籍。但是如果我們現在申請的話,現在沒有報生紙又拿不到,沒有甚麼又拿不到,這樣等來等去究竟要等到甚麼時候?

我想兩國政府經過這麼長時間去考慮這個問題,雙方政府一定已經達到一項諒解,應該怎麼樣去解決這項問題,所以我希望有紅色身份證的華人應該靜靜的稍為等待,我相信這個問題會得到解決。

現在諸位或許會問,當敦拉薩在北京會見毛主席與周恩來總理的時候,他們究竟談了些甚麼?他們倆人對敦拉薩的印象怎樣,敦拉薩給他們的印象又怎樣?

我要告訴各位,我本身並沒有見到毛主席。當時因為是一項臨時的安排,只有敦拉薩本身一個人去。大家要知道,到中國去作友好訪問,所有的節目都是臨時決定,不像其他一些國家預先作好安排,而是到了中國才臨時決定的。

敦拉薩訪中國

這一天敦拉薩去訪問中國,有兩件事使他感覺到非常自豪的。

第一,到北京去以前,我們也不知道周恩來總理究竟會不會親自來參加我們的宴會。根據報導,周恩來總理已經好多次沒有參加迎賓的宴會,因此在我們去中國以前,有些人在想他大概不會出席,有些人還希望他會來,也有一兩人像我這樣說他一定會來。

在馬中建交中,我幾次作了大膽預言,我在飛機上告訴敦拉薩說:“他一定會來的。”敦拉薩說:“你怎麼知道?”我說,雖然我有情報,不過根據過去我跟中國人民的來往,中國人還是保持著東方人的人情。總理說,最近很多外國的總理、總統去中國訪問,周恩來總理都沒有到場,好像最近巴基斯坦布都總統去訪問中國的時候,周恩來總理也沒有參加宴會。

我暗地在希望周恩來總理會來。下午3時許,我們抵達北京,我們就得到通知周恩來總理當晚要親自出席歡迎宴會,接持我們,敦拉薩聽了很是高興。

參加宴會的時候,周恩來總理給敦拉薩的印象是這樣的:在對話的時候,周恩來說:“閣下才50歲左右,現在都是你們年輕人所領導的世界。”他說,法國總統、西德總理都是50歲左右的人。

我說:“周總理,當你們領導進行解放中國的時候,是1949年,你也不過是50歲左右。現在你已領導中國25年,歲月不留人,當然現在閣下已經是70多歲。但是,我們總希望你老人家,身體健康,繼續領導中國。閣下不單單是中國八億人口的領導人,你也是一位我們亞洲人以及世界有正義感的人所公認的偉人。”

對大馬很熟稔

周恩來對馬來西亞的情形很熟稔。當敦拉薩告訴他,是否知道緬甸總統最近有來馬來西亞訪問,當首相還沒有繼續談下去的時候,周總理就說:“我知道你閣下與尼溫總統曾經去你們的勝地‘東方花園’檳城玩高爾夫球,去游船河,曾經談及世界各地問題。當然,包括馬中建交的問題。”

由此可見,他老人家對大馬的情形非常瞭解。不過照我在1971年見到周恩來總理及1973年會見周總理,雖然他已增了3歲,他的健康並沒有很大的差別。

據說周總理有輕微血壓高。醫生勸告他多作休息,因為他現在每天還工作16個小時,醫生勸告也不可以再工作18小時,以及到機場作解迎接貴賓的工作,不應去參加宴會。聽說中國共產黨有議決,不再允許周恩來總理出席宴會及去機場迎貴賓。

不過,他告訴敦拉薩:“這一次閣下從老遠的地方來,我得到特別的允許接待閣下。”這幾句話,令敦拉薩非常高興,敦拉薩說他當時感動到幾乎流眼淚。

當敦拉薩會見毛主席的時候,毛主席給敦拉薩的印象是這樣的:毛主席是親切及坦白的。他是在中南海的寓所的書房裡接待敦拉薩,他的書房裡連地壇都沒有。因此,敦拉薩說,他感覺到,難怪中國八億人民都聽毛主席的話,因為他的生活與所有中國人民一樣。在全部的談話中,也有談到大馬許多問題。

對大馬過去在緊急狀態時期,毛主席很坦白地說:“過去中國對馬來西亞的一些活動,確曾有過一些關係。不過現在己經沒有接觸了。”在談論到國際問題的時候,敦拉薩覺得毛主席對國際時勢都很清晰,而且有許多獨到的見解。

雙方經過約一個鐘頭的談話以後,敦拉薩說:“我應該走了,您老人家大概感到疲倦。”毛主席說:“不!不!我們還有許多問題沒有談完!”結果一談就談個沒了。 (星洲互動‧供稿:鍾錫金《馬中建交歷史回顧》‧2001/08/10)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中輯:
    馬中建交歷史回顧


    馬中建交從倡議到落實
    2001-08-13 16:00:00 MYT

    曾永森評述:馬中建交路程
    2001-08-14 12:00:00 MYT

    馬中聯合公報
    2001-08-15 12:00:00 MYT

    郭拉薩於答謝宴會上致詞
    2001-08-16 13:00:00 MYT

    馬中建交五週年敦胡先翁訪華
    2001-08-17 13:00:00 MYT

    馬新社評述敦胡先翁訪華
    2001-08-18 12:00:00 MYT

    李三春隨敦胡先翁訪華感想
    2001-08-19 12:00:00 MYT

    國父率回教代表團訪華
    2001-08-20 12:00:00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