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05.27  
   



前輯:
馬哈迪與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輯:
馬中建交歷史回顧


後輯:
馬中二千年友誼放光芒


 
出版人:鍾錫金
作者   :鍾錫金

(三)從中國與東南亞使節交往歷史回顧,透視中國外交政策
updated:2001-08-10 12:00:00 MYT

《吉打二千年》迥響(三)

“正如我國首相對中國二千年歷史的領悟,歷史上中國和東南亞國家的商業或使節來往史料的反映,充份體現在處理與東南亞鄰國的關係中,中國都是站在‘排難解紛,不干涉內政,反對侵略’的外交立場!”

——鍾錫金


馬來西亞首相拿督斯里馬哈迪醫生11-5-1994三度訪問北京時發表專題演講時對中國的“評語”,是具有重要歷史因素,體現了首相作為一名傑出的國際知名政治家作出劃時代性的“中國外交政策的總結”!

拙著《吉打二千年》對中國歷代王朝(漢、隋、唐、宋、元、明)與東南亞各國歷史上“使節交往”與 “朝貢貿易”及歷代瓷器在布秧河谷的出土,雖有作出“相當史科”的反映,但是在首相評論的主題上,還未能更具體地突出其歷史背景。本文是這一“時代衝擊”的回迥。

排難解紛‧反對侵略

正如我國首相對中國二千年歷文的領悟,歷史上中國和東南亞國家的商業或使節來往史料的反映,充份體現在處理與東南亞鄰國的關係中,中國都是站在“排難解紛,不汗涉內政,反對侵略”的外交立場!

歷史上的史實是否真的是如此?且讓我們回到二千年前開始,中國與東南亞各國“外交歷史的歷程中”尋求正確的答案!

使節往來始於漢代

中國和印度是世界上兩個偉大文明古國,在文字檔案記載的史料中,證實了在公元前東南亞國家已是中印之間陸海交通聯繫的橋樑。也反映中國和東南亞國家之間的使節往來始於漢代。

從此,中國與東南亞國家在文化、藝術、宗教、經濟與政治的交流,在歷史的長河上掀開了新的一頁!以下是中國與東南亞各國“使節往來”的歷史歷程:

‧公元94年,北緬的“敦忍乙王”遣使訪問中國,贈送犀牛和大象。

‧公元97年至132年,緬甸境內的“撣國”曾三次遣使訪問中國。撣國使者來訪時,還帶來了樂隊,在漢朝宮廷演奏撣國樂。

‧公元132年,爪哇島上的“葉調國”遣使訪問中國,受到漢朝的友好接待。漢朝給撣國和葉調國的國王都贈送了“金印紫綬”。

從三世紀開始,中國的使者也到東南亞國家進行了友好訪問。三國時代,孫權曾派朱應、康泰出使扶南(今柬埔寨)。隨後,扶南王屆在公元243年遺使到中國進行了回訪,贈送“樂人”和方物。

公元285年,扶南王還給中國送來了“一丈三節”的 “諸蔗”,引起人們的興趣。

諸葛亮南征時曾到達雲南

公元225年,諸葛亮南征時曾到達雲南,把漢族先進的農耕技術傳到西南邊境少數民族地區。瓦族稱諸葛亮為“阿公”,古代緬甸境內還建有“諸葛式侯廟”。

印度是古代的佛教中心。從魏晉南北朝到唐朝,中國有不少僧人前往印度,其中有許多是路經東南亞國家的。

公元399年,法顯從長安出發,循陸路西行,費時六年到達印度。隨後唐代高僧義淨法師、會寧、孟環亞都是為了研究佛經,從中國南來東南亞。

與此同時,東南亞地區也有不少高僧前往中國。印度高僧求那跋摩在爪哇傳播佛教,宋文帝通過爪哇國王發出邀請他前往中國訪問,宋文帝還要交州刺使派船專程迎接,求那跋摩終於於公元431年到達南京。還有扶南國高僧僧伽婆羅,精通數國文字,對佛經頗有研究,應梁朝的邀請而到楊州翻譯佛經。

真諦法師也在公元548年到達中國翻譯佛經,居住長達21年之久,於公元569年在中國圓寂。

東南亞中國僧人的互相來往,除了佛教的傳播之外,也促進了文化上梵文與中國文字的交流,中國古藉上也有記載三佛齊國“亦有中國文字”。1082年,三佛齊公主還用“唐字書”寄龍腦及布匹給廣州提舉市舶孫迥。(《宋史》卷四八九)

‧五世紀以後來往頻繁
‧明代使節往來統計
‧朝貢貿易規模大 (星洲互動‧供稿:鍾錫金《馬中建交歷史回顧》‧2001/08/10)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一)中國二千年前歷史的天空
    2001-08-07 12:00:00 MYT

    (二)廣州與吉打“海上絲綢之路”
    2001-08-08 12:00:00 MYT

    (三)從中國與東南亞使節交往歷史回顧,透視中國外交政策
    2001-08-10 12:00:00 MYT

    (四)中國重視東南亞史研究
    2001-08-11 12:00:00 MYT

    (五)建立“國家二千年史觀”
    2001-08-12 12:00:00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