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05.27  
   



前輯:
馬哈迪與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輯:
馬中建交歷史回顧


後輯:
馬中二千年友誼放光芒


 
出版人:鍾錫金
作者   :鍾錫金

(五)建立“國家二千年史觀”
updated:2001-08-12 12:00:00 MYT

《吉打二千年》迥響(五)

“在馬來西亞國家歷史中,吉打是一個歷史最悠久的州府。歷史上,除了狠牙修國有史籍可查釋之外,東南亞歷史上最偉大的帝國室利佛逝建都方位立於巨港、占卑、吉打或六坤等地的論爭不但相繼了百多年,更重要的是它已經趨向‘國際化’的階段,掀起了世界各國學者研究、考證與爭論的熱潮。

而這熱潮的主要推動者是來自馬、泰學者們的新探索論點,引發開來。”

——鍾錫金


建立《國家二千年史觀》的重要性

拙著《吉打二千年》是通過“布秧河谷”史料探索,反映“狠牙修”國在吉打的建立及吉打名稱和方位的考證,作出國家歷史年齡的推論:吉打有“二千年的歷史”。這一“二千年史觀”開始在國內外產生了“歷史意識上的共鳴”,在華社黨團及文教界與文藝圈內引發了一個問號:馬六甲才有五百多年的歷史,吉打的歷史有二千年?

結合首相拿督斯里馬哈迪醫生於94年5月11日在北京的演說所強調他對中國二千歷史研究的心得,我作手進行“吉打二千年”的回迥系列研討,總共分五個主題,來構劃對首相北京言論的評述(內心的感觸與震盪):

(一)中國二千年前歷史的天空
(二)廣州與吉打“海上絲綢之路”
(三)從中國與東南亞使節未往歷史回顧,透視中國外交政策
(四)中國重視東南亞歷史研究
(五)建立“國家二千年史觀”,探索“室利佛逝是否建都吉打”歷史之謎

上述五個主題是強調與突出首相重視中國二千年歷史研究與馬中歷史淵源史料的反映,為華裔同胞在馬中建交史上提供“二千年歷史資訊”。因為我國人民樹立“國家二千年史觀”是很重要的,同時也是符合東南亞客觀歷史規律。

為甚麼要作出強調樹立這項“史觀”的重要性?搞清楚這個國家年齡觀念是實際的,也應是迫切的!“2020宏願”與“二千年史觀”是有著“血肉關係”。

中國歷史學者余定邦指出:

“中國和東南亞各國有著兩千年友好往來的歷史,人民交往密切,使者未往頻繁,史書上留下許多珍貴的記載。”

中國學者何啟拔也指出:

“馬來亞雖然在歷史上是東西交通的孔道,人類遷移的橋梁,早在公元前8000─1000年已經有原始人群居住。公元一至二世紀已經建立了國家,是一個具有悠久文化的歷史的國家。”

在《吉打二千年》的寫作過程,許雲樵教授對研究馬來西亞歷史所提供的觀點,令我取得“思想上的啟示”,他說:

“馬來亞有文獻足微的歷史,不過500年,惟馬來亞的為人所知道,遠在二千年前。馬來亞的為人所知,並非由於它本身有何顯著的史實,而是因為中國和印度兩大文明古國,想互相交通,陸上不易通過,到公元前一、二世紀改由海路交通,於是就發現了馬來亞。自然,當時並不叫馬來亞,也不知道它是一個半島。”

在馬來西亞國家的歷史中,吉打州是一個歷史最悠久的州府。在吉打的歷史上,除了“狼牙修”國有史籍可查釋之外,東南亞歷史上最偉大的帝國“室利佛逝”建都方位是否立位於巨港/占卑或吉打/六坤等地的論爭不但相繼了百多年,更重要的是它已經趨向“國際化”的階段,掀起了世界各國學者研究、考證與爭論的熱潮。

而這熱潮的主要推動國是來自馬、泰的學者們的論點引發開來。

有鑑及此,馬來西亞國家歷史的研究,不能停留在“馬六甲王朝五百年歷史觀”的階段,而應樹立“馬來西亞國家二千年歷史觀”來從事國家歷史的研究(包括各個民族史的研究),而這項研究的基礎是建立在吉打這塊古老的州府上。

“吉打名稱與方位的考證”以及“室利佛逝帝國是否建都於吉打”的探索,是幫助我國政經文教各領域社會工作者走進學習國家歷史之門的“最佳途逄”。

拙著《吉打二千年》第二部《吉打王朝史前歷史面貌》第七篇“‘狼牙修國’方位考證的13種推論”一文的結論指出:在上述諸多學者們的考證與猜臆,比較重要的說法可歸納為二大類:

(一)其都城是在馬來半島海岸的吉打;
(二)在馬來半島東海岸的北大年;
(三)這是一個經驗過諸多變遷的國家,最初在六坤(Ligor)一帶,為蒙吉蔑(Man Khmer)所建,繼續侵略赤土,南至吉打,馬來民族遷入後,再擴展至北大年,所以歷代載籍所記載名稱不同,這名稱的變遷,正是民族的興替和國土的變遷的一種象徵。

但是上述的三種說法,實際上是可以合一的,學者根據載籍所記與考古學家的發掘,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這個國家是一世紀以後,印度人在吉打一帶進行殖民活動時期建立的;它的發展,是以吉打為中心,而向北、向南、再向東擴張,並非以地峽為根據地,而從陸路向中南擴展國土。它的勢力,在六、七世紀間達到了最高峰,七世紀以後就被建立在同一地點的‘羯荼’(Kedah)所取代。

總結來說,在粱隋時代,狼牙修的疆域,地跨馬來半島北部,椒於今日里董、玻璃市、吉打、宋卡、北大年及吉蘭丹一帶的地方,而源於日萊峰;其政治中心,則知名的固羅、赤土、羯荼、羯陀、基拉、吉陀等,都是以都城聞名於世。

八世紀以來狼牙修城,先後在室利佛逝及注輦控制下,狼牙修實亡。但一進入宋元時代,由於中國航運的發達,有過於隋唐,影響於東海岸的人,於是市港口相繼而興。狼牙修的名稱晦焉不彰。

至明代似局限於北大年一隅,即鄭和航海圖中的郎西加,或則是北大年的前身,究其實,狼牙修真正的歷史,僅是梁書及隋唐赤土傳中所載的一段,即固羅而至羯荼(赤土)時代。

羯荼以後、吉打之前、狼牙修不但已失去其獨立性,連名字也寂寂無聞,而且馬來亞先後在室利佛逝、注輦、暹羅及滿者伯夷控制下。加以國際航線及海岸貿易航線改道,橫跨地峽失其重要性,失去經濟的活動力,相對地失去了立國的條件,根本不能目為國家,就是連一轉口市鎮的地位也無法維持。其寂寂無聞或寡聞是理所當然的,但如果我們要把狼牙修立一個歷史地位,就其消長說,應目為室利佛逝帝國的一部份。”

其中“如果我們要把狼牙修立一個歷史地位,就其消長說,應目為室利佛逝帝國的一部份。”這一可能成立的歷史推論,也就建立了馬來西亞在這項“室利佛逝歷史課題趨向國際化”的階段成為其中一個主要角色。

中國歷史學者黃元煥在其一篇“室利佛逝古國研究述評”專論中作出精闢的評述:

“‘室利佛逝古國’探索的歷史,從1861年法國漢學家玉連開始考證義淨著作及《新唐書》提到的室利佛逝以來,到現在已有一百卅多年的歷史,在這一個多世紀的漫長的時間裡,各國專家學者,為了弄清這個國家的方向、起源、發展及其政治、經濟、文化狀況,付出了辛勤的勞動。

這些探索的成果雖然可使人構劃出這個古國的歷史輪廓,但還有許多問題還未解決。還必須作進一步的努力,來揭開歷史之迷。

東南亞各國相繼按說殖民統治並走上區域性合作的道路的今天,這種探索活動,已由個別專家的小規模活動發展志為有關國家政府部門(文教部門)的協調行動,規模更大,計劃更嚴密。”

‧窒利佛逝古國的探索有何意義?
‧探索活動發展到數國聯合進行
‧結語 (星洲互動‧供稿:鍾錫金《馬中建交歷史回顧》‧2001/08/10)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一)中國二千年前歷史的天空
    2001-08-07 12:00:00 MYT

    (二)廣州與吉打“海上絲綢之路”
    2001-08-08 12:00:00 MYT

    (三)從中國與東南亞使節交往歷史回顧,透視中國外交政策
    2001-08-10 12:00:00 MYT

    (四)中國重視東南亞史研究
    2001-08-11 12:00:00 MYT

    (五)建立“國家二千年史觀”
    2001-08-12 12:00:00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