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07.16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斑苔谷文集 


移交散文作品

郭麗雲
生活點滴……
大樹枝椏懸掛的Infinity
人間地獄終究一場戲
灰色調色盤
地獄主人秦始皇
我是甚麼?算甚麼!
我知道了,甚麼是眼淚
天涼好個秋
夜深深睡昏昏
好了歌
南飛與北歸
不如歸去
一朝春盡紅顏老
昨夜星辰昨夜風
書同文
九月九有甜甜圈
今霄別憶
得過且過
朋友
喜‧怒‧哀‧樂

郭佩娟
單身,寂寞。
一切如常
第一次心動
生日禮物
我和我的杯子隊伍
走火入“魔”
放感情
邂逅
給永遠不會忘記我的你
淺嘗吉隆坡
回憶

書簽
為戲灑的淚
寫在廿二歲生日前夕
名字開了我們一個玩笑
天長地久
遺忘的城市
給執著的你
戀愛中的她
馬大開戰
緊急招聘
單身萬歲
動心的是……
愛哭的我
黑天使
聽歌罵人
無言
隨筆寫感想
邂逅
愛我們的人啊
是結束也是開始
千萬難
“贏”格蘭 VS“輸”格蘭

林茹瑩
你沒看潘老師的專欄嗎?
煙蒂
流金歲月
與麵包果醬相戀的日子
巴士
給你
鬧鐘
貓,喵喵
賴你
回家
扒手
坐在外面等甚麼
快樂
喜歡孩子
一個人住
山一般的友情
我想
看看笑笑
望海
落雨的時候
收藏昨日
我和時間擦肩而過
與生活對話
垃圾
長大
去買一對襪子
城市紀事
投影
傾聽
還鄉
木訥
小詩四首
也是記憶
白色狂想曲
說不定
那一段日子
小小世界
哨子
托兒所
長廊的過客
松鼠松鼠跳跳
清晨細雨
嘩啦嘩啦再見啦
回憶,再見

溫麗琴
那一季
關於
飛行記憶
相遇
遺留在空中的歲月
沒有聲音的嘆息
怪獸
悸動
簡單
不哭
生命樹
星期四的下午
音符的追逐
拾荒者的夢
想你,老爸。
愛情萬歲!
魚的想像
朋友 戀人
小舢舨心情
巧克力‧牛奶
甦醒
空心人
華文行動委員會
不是讀書天
再見春天
中秋,
向我走了過來


黃慧儀
我和星星
幸福
愛情主題曲
成長‧淚
日劇
四輪的瘋狂日
“早”早餐的日子
在大學的節日
我的決定
對面男生的房間
LKK
中文系的“美德”
文字感動
星星遊樂場
信和信箱之間的我
生活篇章
地圖
要喚醒她嗎?
黑暗
歸來
相遇
秋季的那班列車
海、浪、貝殼

張慧敏
是時候回家
看著想著
生機
在迷失與醒覺中生活
生活的窗景
局外者
美麗與醜陋
一個人的城市生活
自言自魚
人文觸踫數碼
抓住新鮮
借點記憶
海的隨想
踩著的堅持
生活側影下的童真
流過的只是我們
金黃色的線索
真假
時間迷失在大道上
不跳躍的音符
遨游在光暗的縫隙間
裂痕的鏡子
測驗變習題
好假的景色
講師辭職風波
冷眼觀馬戲團
請給予平靜的雙親節
儲存乾糧
扭曲與直線
夜裡的聲音
裹住的幸福
方程式與變數
雨濕了
一無所獲
紅色之旅
重復且變化
缺氧
未來的街頭
悠閑兼慵懶
重復且變化
不閃爍的星星
名狗與流浪狗
速食天堂
牽動冷漠
鑰匙失效
單純的孩子
單人房的秘密
制造驚喜
黑白的屏幕
仙人掌
抹不乾的水跡
我?(完結篇)


昨夜星辰昨夜風
updated:2001-06-30 19:30:00 MYT

回家鄉渡假時,偶然通過電視節目就引發遐想。“還珠格格”裡的紫薇格格對爾康許諾“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這是《詩經》的〈上邪〉;而“雪山飛狐”裡的桑青遙對著思念香香公主的陳家洛,吟誦著甦軾〈江城子〉詞裡的上半闕︰“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海枯石爛的山盟海誓,淒美迂回曲折的戀情,在無數的小說及電影裡賺了不少人的熱淚。可是故事的大團圓結局不過暫時戛然停止,音弦再續,王子與公主同過著的幸福生活,或許仍有變化。童話故事為了保留孩子完美的夢想,遂包裝得華麗,卻無法在滿腹疑惑的人們的腦海裡抹煞掉寫在結局的問號。生,還罷;死別,即著實往事已矣,誠知此恨人人有。

很早就情竇初開的朋友對我說,談戀愛不要太隨便,它不是物質需要,不要存有人有我也要有的心裡。這,我都知道,否則有一天,花紅易衰似郎意,流水無限似濃愁。可是我突然想起來,曾一個同學告訴我,愛一個人就要捉緊機會,她的朋友一直不敢對心儀的女孩子開口表白愛意,後來女孩子車禍死了,他揮不去女孩夾在車底下的陰影,更忘不了自己的懦弱。或許是待得天晴花已老,不如攜手雨中看。

星洲日報第五屆《花蹤》文學獎頒獎典禮時,蔣勛在台上朗誦〈願〉,我聽著聽著,就感動了。過後我到大眾書局翻找,立刻就買下了他的《多情應笑我》。一本書的購買動機,可以是只為某篇、某段,甚至某句,僅此而已。

“如果啊,如果如果你對此生還有眷戀,我就再許一個願與你結來世的因緣。”好長的願,我只引用末一小段,雖然循序的感情才可以有淚,因為感動是不能凌空跳躍存在的。

可是後來,我再也不認為這樣的願有多偉大,人生苦短匆匆幾十年,世間也仿若地獄,亂烘烘,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

我願是從天堂來,回天堂去,不再有來世的因緣。再怎麼說,天長地久有時盡,愛情這回事,此恨綿綿無絕期。宋朝女詞人李清照與夫婿趙明誠,恩愛非常,是比翼鳥是連理枝,足讓人只羨鴛鴦不羨仙。丈夫死後,她寫了很多膾炙人口的思念之詞,抒發對丈夫的情感,可是傳說她後來也改嫁了;台灣寫禪意散文而名成利就的林清玄,把自己的形象塑造成一朵清純的蓮花,卻因為婚變的消息突然被揭發,就不再有出淤泥而不染的潔淨了。風雲多變呵,這世界!

人生自是有情痴,多少陽光底下的幸福人,莫不冀望一切如昨,縱使此恨不關風與月,然而到底是年光似鳥翩翩過,世事如棋局局新。往者已矣,不可諫,來者尚猶可追。一切可以從頭也將難再回頭,本來就不該的是,簡單有如“後悔”一詞。

(星洲互動‧作者:郭麗雲(馬大學生)‧2001/06/30)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