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05.26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斑苔谷文集 


移交散文作品

郭麗雲
生活點滴……
大樹枝椏懸掛的Infinity
人間地獄終究一場戲
灰色調色盤
地獄主人秦始皇
我是甚麼?算甚麼!
我知道了,甚麼是眼淚
天涼好個秋
夜深深睡昏昏
好了歌
南飛與北歸
不如歸去
一朝春盡紅顏老
昨夜星辰昨夜風
書同文
九月九有甜甜圈
今霄別憶
得過且過
朋友
喜‧怒‧哀‧樂

郭佩娟
單身,寂寞。
一切如常
第一次心動
生日禮物
我和我的杯子隊伍
走火入“魔”
放感情
邂逅
給永遠不會忘記我的你
淺嘗吉隆坡
回憶

書簽
為戲灑的淚
寫在廿二歲生日前夕
名字開了我們一個玩笑
天長地久
遺忘的城市
給執著的你
戀愛中的她
馬大開戰
緊急招聘
單身萬歲
動心的是……
愛哭的我
黑天使
聽歌罵人
無言
隨筆寫感想
邂逅
愛我們的人啊
是結束也是開始
千萬難
“贏”格蘭 VS“輸”格蘭

林茹瑩
你沒看潘老師的專欄嗎?
煙蒂
流金歲月
與麵包果醬相戀的日子
巴士
給你
鬧鐘
貓,喵喵
賴你
回家
扒手
坐在外面等甚麼
快樂
喜歡孩子
一個人住
山一般的友情
我想
看看笑笑
望海
落雨的時候
收藏昨日
我和時間擦肩而過
與生活對話
垃圾
長大
去買一對襪子
城市紀事
投影
傾聽
還鄉
木訥
小詩四首
也是記憶
白色狂想曲
說不定
那一段日子
小小世界
哨子
托兒所
長廊的過客
松鼠松鼠跳跳
清晨細雨
嘩啦嘩啦再見啦
回憶,再見

溫麗琴
那一季
關於
飛行記憶
相遇
遺留在空中的歲月
沒有聲音的嘆息
怪獸
悸動
簡單
不哭
生命樹
星期四的下午
音符的追逐
拾荒者的夢
想你,老爸。
愛情萬歲!
魚的想像
朋友 戀人
小舢舨心情
巧克力‧牛奶
甦醒
空心人
華文行動委員會
不是讀書天
再見春天
中秋,
向我走了過來


黃慧儀
我和星星
幸福
愛情主題曲
成長‧淚
日劇
四輪的瘋狂日
“早”早餐的日子
在大學的節日
我的決定
對面男生的房間
LKK
中文系的“美德”
文字感動
星星遊樂場
信和信箱之間的我
生活篇章
地圖
要喚醒她嗎?
黑暗
歸來
相遇
秋季的那班列車
海、浪、貝殼

張慧敏
是時候回家
看著想著
生機
在迷失與醒覺中生活
生活的窗景
局外者
美麗與醜陋
一個人的城市生活
自言自魚
人文觸踫數碼
抓住新鮮
借點記憶
海的隨想
踩著的堅持
生活側影下的童真
流過的只是我們
金黃色的線索
真假
時間迷失在大道上
不跳躍的音符
遨游在光暗的縫隙間
裂痕的鏡子
測驗變習題
好假的景色
講師辭職風波
冷眼觀馬戲團
請給予平靜的雙親節
儲存乾糧
扭曲與直線
夜裡的聲音
裹住的幸福
方程式與變數
雨濕了
一無所獲
紅色之旅
重復且變化
缺氧
未來的街頭
悠閑兼慵懶
重復且變化
不閃爍的星星
名狗與流浪狗
速食天堂
牽動冷漠
鑰匙失效
單純的孩子
單人房的秘密
制造驚喜
黑白的屏幕
仙人掌
抹不乾的水跡
我?(完結篇)


九月九有甜甜圈
updated:2001-07-08 13:00:00 MYT

獨在異鄉為異客,似一葉浮萍,無紮根,孤孑,每逢佳節倍思親。檳城來的朋友,多少稍來點點解不開鄉愁的安眠藥,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

未曾灑脫得在失眠的凌晨,索性泡一杯提神的咖啡來等待黎明。只知道帷幔外的雨幕裡往往有“羔羊迷失在城市中央”這樣一個故事的起點畫面。我游魂般立在十字的交結處,演著傷春悲秋的獨角戲。特寫鏡頭下的眼淚是一顆顆晶瑩的水晶,沒有甚麼不可能,就像我自由地靈魂出竅到都市裡,去演戲。然後想起,夙諾,都隨風,就NG哭了起來。好多讓我熨帖的話,都成了一顆提在手裡,發燙的隕星。慎密地分析情節,導演干擾式地盡情讓別人的快活左右著我生活化的演繹方式。憑想象,拍攝手法生怯如此,是因為自導自演,左右為難。疲累了才省起,多久,沒上電影院看一場別人演的戲了?

我不是好演員,不過是天地間的一個小配角。實際上的簡單規劃裡,我,只是好多人和事的奴隸。艷紅殘退而成的妃色,會在棺木裡凋零,遂而埋葬一堆枯黃,地底下,盡是夢。我常常這樣讓悲觀的因子在思緒裡發酵再漂白,然後過期的時候,變成一片片發霉的面包。多餘的殷憂換來朋友為我貼切地套上“悲觀”的形容詞,我努力卸去這種累贅的代號,我其實應該自在得很,只不過偶爾會鬧一場和自己慪氣、賭氣的無謂拉鋸戰。

我只是想家,只是放一把火焚燒“廉價的感懷”。文字,是煙霧彌漫縮小範圍後的渲染;文字,在粗糙的紙質裡出賣我也欺騙別人。我真的真的,只是想家。

六月裡某個子時的一通電話後,我就換好衣裳,坐上候在門外的車子,去到嘛嘛檔。三個老師,兩個學生,盡量把正方型的桌子圍成一個圓圈,像老師手指著的,天空的滿月。這樣一個望日的夜晚,師生們喝著奶茶,說著笑話,大家都暫時成了脫離家庭的獨立個體,騰出一個共話回憶的空間來。這個時候,我忘卻了鄉愁。何處合成愁?離人心上秋,其實我早應該長大,這裡四季如夏,永遠思念不出一個蕭瑟的季節來。而且,一葉浮萍,終歸大海。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不好嗎?

流星飛逝,好多甜蜜的話都是許願中自己加糖的效應,聽起來舒服,卻傷身。為自己著想,不期然釋懷。徹夜跳動的情感,化成待蒸發的露珠。看,朝暉,毫不保留地,刷新我一夜的空白,髹上一道虹彩。不演戲也不願再沉迷于“戲”,雖然夢依舊、繼續,但那是可口的甜甜圈,像那夜的“嬋娟”,千里與共。

重陽節時,相隔幾州之遙,我仍會遙望著“兄弟登高處”的方向而感慨,因為沾衣欲濕的杏花雨,吹面不寒的楊柳風,會提醒我,你們,遍插朱萸少一人。家,是不能忘的,不過換另種記憶體來儲存思念檔案。


(星洲互動‧作者:郭麗雲(馬大學生)‧2001/07/08)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