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05.22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斑苔谷文集 


移交散文作品

郭麗雲
生活點滴……
大樹枝椏懸掛的Infinity
人間地獄終究一場戲
灰色調色盤
地獄主人秦始皇
我是甚麼?算甚麼!
我知道了,甚麼是眼淚
天涼好個秋
夜深深睡昏昏
好了歌
南飛與北歸
不如歸去
一朝春盡紅顏老
昨夜星辰昨夜風
書同文
九月九有甜甜圈
今霄別憶
得過且過
朋友
喜‧怒‧哀‧樂

郭佩娟
單身,寂寞。
一切如常
第一次心動
生日禮物
我和我的杯子隊伍
走火入“魔”
放感情
邂逅
給永遠不會忘記我的你
淺嘗吉隆坡
回憶

書簽
為戲灑的淚
寫在廿二歲生日前夕
名字開了我們一個玩笑
天長地久
遺忘的城市
給執著的你
戀愛中的她
馬大開戰
緊急招聘
單身萬歲
動心的是……
愛哭的我
黑天使
聽歌罵人
無言
隨筆寫感想
邂逅
愛我們的人啊
是結束也是開始
千萬難
“贏”格蘭 VS“輸”格蘭

林茹瑩
你沒看潘老師的專欄嗎?
煙蒂
流金歲月
與麵包果醬相戀的日子
巴士
給你
鬧鐘
貓,喵喵
賴你
回家
扒手
坐在外面等甚麼
快樂
喜歡孩子
一個人住
山一般的友情
我想
看看笑笑
望海
落雨的時候
收藏昨日
我和時間擦肩而過
與生活對話
垃圾
長大
去買一對襪子
城市紀事
投影
傾聽
還鄉
木訥
小詩四首
也是記憶
白色狂想曲
說不定
那一段日子
小小世界
哨子
托兒所
長廊的過客
松鼠松鼠跳跳
清晨細雨
嘩啦嘩啦再見啦
回憶,再見

溫麗琴
那一季
關於
飛行記憶
相遇
遺留在空中的歲月
沒有聲音的嘆息
怪獸
悸動
簡單
不哭
生命樹
星期四的下午
音符的追逐
拾荒者的夢
想你,老爸。
愛情萬歲!
魚的想像
朋友 戀人
小舢舨心情
巧克力‧牛奶
甦醒
空心人
華文行動委員會
不是讀書天
再見春天
中秋,
向我走了過來


黃慧儀
我和星星
幸福
愛情主題曲
成長‧淚
日劇
四輪的瘋狂日
“早”早餐的日子
在大學的節日
我的決定
對面男生的房間
LKK
中文系的“美德”
文字感動
星星遊樂場
信和信箱之間的我
生活篇章
地圖
要喚醒她嗎?
黑暗
歸來
相遇
秋季的那班列車
海、浪、貝殼

張慧敏
是時候回家
看著想著
生機
在迷失與醒覺中生活
生活的窗景
局外者
美麗與醜陋
一個人的城市生活
自言自魚
人文觸踫數碼
抓住新鮮
借點記憶
海的隨想
踩著的堅持
生活側影下的童真
流過的只是我們
金黃色的線索
真假
時間迷失在大道上
不跳躍的音符
遨游在光暗的縫隙間
裂痕的鏡子
測驗變習題
好假的景色
講師辭職風波
冷眼觀馬戲團
請給予平靜的雙親節
儲存乾糧
扭曲與直線
夜裡的聲音
裹住的幸福
方程式與變數
雨濕了
一無所獲
紅色之旅
重復且變化
缺氧
未來的街頭
悠閑兼慵懶
重復且變化
不閃爍的星星
名狗與流浪狗
速食天堂
牽動冷漠
鑰匙失效
單純的孩子
單人房的秘密
制造驚喜
黑白的屏幕
仙人掌
抹不乾的水跡
我?(完結篇)


煙蒂
updated:2001-01-11 17:23:02 MYT

一名皮膚黝黑的印度工友旋開了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坐在前座的大姑隨即皺起眉頭。一定是那工友未進來前在室外猛抽完一支煙後才進來的吧,我想。

大姑沉著臉寫了帳單。那工友一踏出門大姑就馬上站起身旋開那門。外頭炎熱的空氣溜了進來。室外的地上有著一截短短的煙蒂,還有縷縷的輕煙。

家的成員都沒有抽煙的習慣。這是件好事啊。但,除了二伯。居住在吉蘭丹首都的二伯。為甚麼獨有二伯抽煙呢?有人告訴我因為二伯喝過洋墨水啊,有時還得應酬啊。

新年期間及某些假日,我總是可以在屋外的空地上發現零零星星的煙蒂。二伯是不在屋裡抽煙的。很多時候是口裡含著煙走出屋子才點煙的。

這並沒有給大姑帶來甚麼困擾。除了新年間二伯總愛與年長的長輩坐在辦公室裡圍著一張辦公桌聚賭。

他們一直是一手握著扑克牌一手夾著煙。煙縷縷上升佈滿了不大的空間。二伯回吉蘭丹後小聚賭是散了,除了困在那室內的煙味不能散去。

二伯是抽甚麼牌子煙呢?我實在想不起了。或許是已好久沒給二伯到鄰近的雜貨店買煙了。也好久未見二伯要弟弟替他買煙了。

近年來每每與二伯通電話時,婆婆是不忘叮嚀煙要少抽些。年紀大了,要照顧自己的健康。而且還有一個很小的女兒啊。

二伯在年紀蠻大了才得了一個女兒。他是有些許的失望,畢竟每個人都希望會是個兒子啊。在同一年內,姑姑生下了一名兒子。雙喜臨門啊,親朋戚友一直這麼說。

我依著房間內化妝台的形狀將積著的灰塵拭去。二伯的吉蘭丹住家實在殘不忍睹。整間屋子各個角落都積滿了灰塵。盛水的桶總是不停地被提入提出洗手間換取清水。

第一天到達吉蘭丹首都就當起了清潔工人。我和三位朋友努力地打掃屋子。這屋子究竟多久沒有真正打掃過了!

這是代價。為了節省旅遊經費又要痛痛快快在吉蘭丹走一趟,便寄宿在我二伯家。好忙啊。我想要是二伯母見到如此的場面不知會怎麼想。二伯根本不精於做家事。缺了一個女主人的家竟是如此不堪。

“二伯母沒有申請調回來這裡工作嗎?”

“當然有啊,那也得看有沒有空缺啊。”二伯答道。

二伯母在未產下堂妹時就申請調回怡保。畢竟那裡是娘家,待產與產後期間有個照應啊。現在堂妹三歲左右了還未遷回自己的家。

在收拾屋子之際,我在桌子下發現了一個正方形的餅干盒。裡頭堆滿了數十支的煙蒂。或許真的有整百支煙蒂也不一定。

待在二伯家數日一直碰到口含著煙的二伯。晚上與二伯同去吃飯時,菜還未上桌,二伯就拿起打火機將煙點上。吃飽後再點上另一支煙。晚上收看電視節目時也愛抽著煙。

數日後,我和朋友決定結束這旅行啟程回去檳城。那天二伯開車將我們送去車站上車。我看著二伯,我真的好想說二伯,不要抽那麼多煙。但這句話我始終沒說出口。

上了巴士倚著窗口向二伯道別。

巴士行駛著,我想那一盒藏在桌子底下數不清的煙蒂,或許是一個中年男人孤寂的告白吧。 (星洲互動‧林茹瑩(馬大學生)‧2001/01/11)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