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09.20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斑苔谷文集 


移交散文作品

郭麗雲
生活點滴……
大樹枝椏懸掛的Infinity
人間地獄終究一場戲
灰色調色盤
地獄主人秦始皇
我是甚麼?算甚麼!
我知道了,甚麼是眼淚
天涼好個秋
夜深深睡昏昏
好了歌
南飛與北歸
不如歸去
一朝春盡紅顏老
昨夜星辰昨夜風
書同文
九月九有甜甜圈
今霄別憶
得過且過
朋友
喜‧怒‧哀‧樂

郭佩娟
單身,寂寞。
一切如常
第一次心動
生日禮物
我和我的杯子隊伍
走火入“魔”
放感情
邂逅
給永遠不會忘記我的你
淺嘗吉隆坡
回憶

書簽
為戲灑的淚
寫在廿二歲生日前夕
名字開了我們一個玩笑
天長地久
遺忘的城市
給執著的你
戀愛中的她
馬大開戰
緊急招聘
單身萬歲
動心的是……
愛哭的我
黑天使
聽歌罵人
無言
隨筆寫感想
邂逅
愛我們的人啊
是結束也是開始
千萬難
“贏”格蘭 VS“輸”格蘭

林茹瑩
你沒看潘老師的專欄嗎?
煙蒂
流金歲月
與麵包果醬相戀的日子
巴士
給你
鬧鐘
貓,喵喵
賴你
回家
扒手
坐在外面等甚麼
快樂
喜歡孩子
一個人住
山一般的友情
我想
看看笑笑
望海
落雨的時候
收藏昨日
我和時間擦肩而過
與生活對話
垃圾
長大
去買一對襪子
城市紀事
投影
傾聽
還鄉
木訥
小詩四首
也是記憶
白色狂想曲
說不定
那一段日子
小小世界
哨子
托兒所
長廊的過客
松鼠松鼠跳跳
清晨細雨
嘩啦嘩啦再見啦
回憶,再見

溫麗琴
那一季
關於
飛行記憶
相遇
遺留在空中的歲月
沒有聲音的嘆息
怪獸
悸動
簡單
不哭
生命樹
星期四的下午
音符的追逐
拾荒者的夢
想你,老爸。
愛情萬歲!
魚的想像
朋友 戀人
小舢舨心情
巧克力‧牛奶
甦醒
空心人
華文行動委員會
不是讀書天
再見春天
中秋,
向我走了過來


黃慧儀
我和星星
幸福
愛情主題曲
成長‧淚
日劇
四輪的瘋狂日
“早”早餐的日子
在大學的節日
我的決定
對面男生的房間
LKK
中文系的“美德”
文字感動
星星遊樂場
信和信箱之間的我
生活篇章
地圖
要喚醒她嗎?
黑暗
歸來
相遇
秋季的那班列車
海、浪、貝殼

張慧敏
是時候回家
看著想著
生機
在迷失與醒覺中生活
生活的窗景
局外者
美麗與醜陋
一個人的城市生活
自言自魚
人文觸踫數碼
抓住新鮮
借點記憶
海的隨想
踩著的堅持
生活側影下的童真
流過的只是我們
金黃色的線索
真假
時間迷失在大道上
不跳躍的音符
遨游在光暗的縫隙間
裂痕的鏡子
測驗變習題
好假的景色
講師辭職風波
冷眼觀馬戲團
請給予平靜的雙親節
儲存乾糧
扭曲與直線
夜裡的聲音
裹住的幸福
方程式與變數
雨濕了
一無所獲
紅色之旅
重復且變化
缺氧
未來的街頭
悠閑兼慵懶
重復且變化
不閃爍的星星
名狗與流浪狗
速食天堂
牽動冷漠
鑰匙失效
單純的孩子
單人房的秘密
制造驚喜
黑白的屏幕
仙人掌
抹不乾的水跡
我?(完結篇)


冷眼觀馬戲團
updated:2001-06-08 16:34:39 MYT

雜技表演者做了高難度的騰空旋轉,然後順利握住同伴的雙手。全場掌聲如雷。身邊的朋友捏了一把冷汗,隨著對方成功的演出拍掌歡呼,大叫過癮。我有些冷漠,心情沒有太大的起伏,覺得一切高難度動作是必然在馬戲團內演出。況且曾在電視看見更有挑戰性的動作。

接著來的節目是魔術表演,一位表演者躺在特制的箱子,然後由另一位拍擋把刀往裝著表演者的箱子割下,把箱子裡的身體切分兩個部份。當分割兩個部份的箱子被合上,表演者從容地從箱子站起來。大家都給予熱烈的掌聲。我卻與其中一位朋友討論對方大概是在箱子裡暗藏另一個人,被分開的箱子裡所露出的應該是表演者的上半身和另一個人的下半身。我們就是在大家都投入表演時研究對方所用的伎倆。

環顧四周,大人們帶小孩整家人來觀看,挺溫馨的場面。我們的年齡介于大人與小孩之間,自覺有些自負,總不想被所謂的魔術所騙,很自然地想識破對方的掩人耳目伎倆。我一直沒辦法好好投入在所有的表演中,反而比較留意燈光控制和樂隊所演奏的音樂,所帶出的現場氣氛。

雜技、老虎大象等動物的表演、走繩索、小丑表演一個接一個節目進行著,加上長時間坐在臨時搭的凳子,很不舒服,我越看越沒法集中精神。前面的小孩卻看得津津有味,我想應該與凳子無關,也許自己的心境已經無法像小孩一樣可以很單純地欣賞每個演出。每個驚險的動作和魔術表演都無法引起我絲絲地感動。我對於自己麻木不仁感到不知所措。

可是,我的心情竟然在接近尾聲的一個節目裡被牽動著。那是由三位小孩演出的雜技。他們身手敏捷,可以用雙手支撐三人的重疊。我所感動的是對方的年齡與雜技的能力似乎不相稱。相信那小孩們應該在很小的年齡已開始演技的訓練,而在那樣的年齡我們還在陶醉于家的溫暖中。是同情他們的處境抑驚嘆于他們的演技,我真的理不清糾纏的心情。

大部份前來觀看馬戲團表演的人們會因為它的娛樂性高,加上難得幾年才會有馬戲團巡回表演。我坐在繽紛色彩的大搭棚裡不是純粹為了它的娛樂性,我只想找回過去觀看馬戲團表演的記憶。那是被封塵已久的記憶,當時是爸爸帶家人一起去觀看。種種的細節和畫面已經模糊,不過卻是我記憶藏庫裡一個比較完整的快樂時光。

我沒法在回到當時觀賞馬戲團表演的心境,只是讓過去的生活樂趣再次顯現在目前的平淡日子。觀賞馬戲團表演真的適合尋找記憶的大人們和企圖在記憶裡增添色彩的小孩們。這流動性的歡樂,一直在空氣中醞釀著,不會褪色。

(星洲互動‧作者:張慧敏(馬大學生)‧2001/06/08)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