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9年08月23日
   



序--林珊珊

地方散記

人物訪問

社會短評

醫院片斷

談教授語言心得
updated:2001-09-24 11:00:00 MYT

教授接著談到對中文的看法。他帶著一種驚讚的口氣說:“中國文字太優美與完整了。不論在政治、經濟、教育、科學、哲學與社會用語上,中文都可提供足夠的詞彙與文句的構造。

他指出,中文已越來越普遍受到世人的重視。學習中文的人比以前激增許多。單以英國而言,早期只有倫敦大學及劍橋大學設有中文系,現在牛津大學,愛丁堡大學,黎斯大學,杜漢大學與約克大學等都設有中文系。

中文已成為一種重要語文。他強調說,中文的前途燦爛,將來勢必成為世界語,與英語並排。

他認為學習中文與通曉中文者,無形中可從中文書籍中探求人生道理,哲學觀點,獲益匪淺。

他表示,無疑的,語文的創造乃古往今來中國人的一項最偉大成就。從簡單而工整,而後古文再經過白話文,其中發展過程真令人感到中國文學用語變化的多端與複雜,研究之下有無窮的趣味。

教授指出,另外一點重要的,就是中文書自古以來出現不少哲學理論與人生目的探討,同時還指示社會的組織結構與發展,發揚人類間的合作與友愛及容忍的美德。

單就中文表現的“真善美”文章,夠叫人向往閱讀。懂得中文,可以多懂遠東整個社會發展歷史,多涉及人生哲理的研究,充實我們的生活內容。這是教授達致的一種可貴結論。

“教授,以一個外國人而言,在你開始學習中文時,有何特別的感覺嗎?”記者問。

教授說:“老實說,漢文很不容易學,需下一番功夫與時間才能掌握與應用。”

在發音上,語音分有“陰陽上去”四聲,這對一個外國人是最難掌握的。

不過,教授的華語說得很清晰,音調也明朗,完全沒有參雜英語音調在內。

教授語言要活潑

記者問:“在我們的社會裡,一般華校生在小學至中學被傳授英文,都是從書本上死讀,雖然寫讀不成問題,但講起英語來則感到困難。你認為這種教學應否改變?有甚麼辦法補救?”

教授同意這種現象非英語學校普遍存在。他這樣說:“單教小學生一個一個生字學英文,然後死背書本,除了讀死書外,這些學生都沒有機會接觸英語會話。一與人交談起來,每說一句話都要經過大腦組織句子,因此造成難以馬上或流利地啟齒。”

我們必須改變這種死硬教學法。教授建議道,要打好一個小學生的英文基礎,首先要使他對英語產生興趣。做教師的,不能整天說書似的。他必須與學生打成一片,用淺白的英語與學生談話、講課,讓學生先從會話上學英語。懂得詞彙少,不要緊,一邊教生字,一邊又特別強調與學生的交談,使學生講英文不感吃力,這就是說,學外國語,應該先學聽與講,接著兼學讀與寫,讓語文活潑使用,不令人生畏枯燥。

他指出,如果我們對著書本教學生,單注重學生們識字與用詞,而忽略了對話與發言,好像教數學那樣死板,就不容易使學生的大腦對語文的會話靈活。

不過教授稱,他來到此地,發覺這裡的人講英語的程度都相當不錯。

他感到遺憾的是沒時間到華文中學講學。他說,他很喜歡與華人用華語攀談來鍛鍊自己,以便不致於生疏而忘了。

如果我們身為華人,連自己的母語都不通曉,聽了韓教授一番話,恐怕要慚愧萬分。世界上不少國家的人民正在努力學習華語,倫敦大學內中文系學生就有百多名。我們有甚麼理由卑視自己的母語,我們有何理由擔心華文不會發揚光大?每一種語文都在不斷發展,馬來文(國語)需如此,華文何曾不如此呢?

與韓教授的一席談,令人有上述的感覺。

(1969年3月24日) (星洲互動‧供稿:謝詩堅《採訪外集》‧2001/09/24)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人物訪問

    訪問檳大副校長
    2001-09-21 11:00:00 MYT

    談檳島未來發展
    2001-09-22 11:00:00 MYT

    訪問韓禮德教授
    2001-09-23 11:00:00 MYT

    談教授語言心得
    2001-09-24 11:00:00 MYT

    訪問日大學教授
    2001-09-25 11:00:00 MYT

    談到檳考究心得
    2001-09-26 11:00:00 MYT

    訪問洪國平博士
    2001-09-27 11:00:00 MYT

    倡議區域性共市
    2001-09-28 11:00:00 MYT

    訪問莊俊彬博士
    2001-09-29 11:00:00 MYT

    美元、英鎊、東南亞
    2001-09-30 11:00:00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