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07月22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翦翦風迎來 
 
授權:嘉陽出版公司[email protected]
主編:郭麗雲
郵購處:Gemilang Publishing Sdn. Bhd. (519762-H)
             P.O.Box 6096,Pudu,
             55710 Kuala Lumpur
7月流魂
updated:2002-01-22 19:49:23 MYT

7月。

立秋節,處暑氣。

立秋前一日為四絕。

天色漆黑得快要轟蹋下來的樣子,焰紅的火舌張開血盆大口像一頭饑食的猛獸,火速吞噬眼前這座黃金打造的樓房。整個畫面強烈的色彩如手中圖文並茂的史冊,一目了然。7月的風準是迷失了方向,不知情胡亂地吹著。方才產生喧嘩的火場不消幾分鐘就黯然離散,剩留餘溫的灰燼飄往無盡伸延的長空。

那個年代的7月應該不是這樣記載的。據說那年7月中旬,那條原淌在土地上靜靜流著的尼羅河水不斷地升起,然後無來由地往兩岸晃蕩而去,一直流向荒草長長的河床最後泛濫不堪方才稍歇。須臾,一隻紅頭禿鷹振開豐碩有力的羽翼淩空急轉疾下,瞄準了匿藏在荒草間不作任何防備的眼鏡蛇,奮力廝殺片甲不存,酐然入眠的眼鏡蛇顯然來不及反抗,只須片刻即縮捲草堆一角。這時的禿鷹翕動嘴喙,作出了惟我獨尊的勝利模樣。

從《失落的文明》中探看昔日埃及帝國王朝更為頻繁,那些你死我活爭鬥之中也應該是這樣收場的吧。4000餘年的古埃及文明顯然老得有點可怕,像一隻千年不死的老烏龜,奇貴異常,卻沈重累贅。於是,每每翻開有如千斤重的書頁時,我都感到吃力之痛。痛,尤其是後來者難以負荷的結局,像眼前的我。

我還是無法忘記初始之時,諱莫如深的統治者在發號施令時的鏗鏘有力,甚至午夜夢回之際也不忘對自己多年來的建國功業粲然一笑。遲暮之年,帝王們絞盡腦汁為自己安排死後的去處。他們相信自己作為天神的子民必須回到太陽神那裡去,又或者另一趟的輪回再世,於是依附靈魂的屍體必須好好保存。於是我們在史書中看到與歷史遙遙相連的金字塔、王陵穀。我在歷史書上回到這樣一個早已不復存在的年代。

順手把書一闔,四周儘是一股浮冰似的涼意微微。心緒早已被眼前凝聚且揮之不去的香火弄得恍惚不安。我掠去額角的發絲,眼前浮現一棟光澤異常強烈的樓房屋宇。乍看之下,還蠻有中國古樓斑駁殆盡的味道。只是它如此被安放在舅父的洋房裡確實有點格格不入。樓房外觀的彩紙看來格外醒目分明,比起一切以白色為主的現代化設計顯然是無法掂量歷史的年輪。3層樓房依然巍巍壯觀,偌大的庭房僅以兩條2人環抱即可的圓柱來支撐著,圓柱的上端還存在著細緻模糊的花雕,不知是來自那一年代的藝術產物。單憑我對於歷史年代的浮淺認識,應該無以為辨。唯一清晰可見的是樓房底層彷彿千斤重的桔紅大門,可能必要勞煩兩個彪形大漢才可啟開,讓人對這棟外表冷漠的屋宇莫不存有一探究竟的衝動。我無法不對這棟樓宇存有不著邊際的想像。姨舅們說這棟以五光十色彩色紙打造的樓宇價值20萬元,準備在功德儀式完事當晚焚燒給陰間祖靈。

於是,我想這些年代久遠的先靈先祖也同樣需要一處庇身之所,只是他們無法如同至高無尊的帝王們,權力在握為自己安排死後的去處。於是這樣的責任只好由晚輩去做了。我停止不了貪欲的想像,從糊上了看似淡薄泛黃的亞麻紙的十字木窗透視過去,彷彿又是一個我意想不及的年代。這棟房宇有個比較起眼的地方既是庭房外兩個站成一棵樹似的丫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紙折的關係,確實有點搖搖欲墜。這是房子唯一留住一丁點生氣的痕跡。這兩個綰起髮髻的丫鬟確實有點像歌樓妓館逃出來的姑娘,我幾乎可以從她們小心翼翼的神態中瞧見近乎卑微的奴輩身份。這種神情有一種無法言喻的熟悉。也許一切只是錯覺,畢竟這些都是純屬我一廂情願的揣想。後來我終於記起母親說過,所有女人大都如此。這種熟悉是後來我從母親身上探覺出來的。

我清楚瞧見母親手拈清香時的那種神態,確與她們存有相似之處。母親在很年輕時跟了父親後就很少回去,甚至是每年清明時節嫁出去的女兒也是不被允許回娘家祭拜先祖的,說甚麼會把娘家的好風水讓外人統統沾去。於是母親從來沒有回去,更不會還擊抗辯些甚麼,她不會,也不懂。甚至是稍微執意表達自己意願的語句,也很自然地滑回喉根去。這種無能反抗的怯弱慢慢在母親身上被訓練出來。後來,我想她大概也忘了回去的路吧。

整個7月是無常無盡的霪雨霏霏,甚至傍晚時就開始起風直至深夜。舅伯這所平日看起來極為沈靜的洋房在法師誦經敲擊之下,平添了更深更濃的悲愁。壯偉的洋房是我第一次到訪,我無法停止乜斜雙眼掃視房屋的每一個角落,像舅伯這戶富有人家才可以把祭祖的功德儀式辦得聲色俱備。參加功德會的親戚也是素未謀面,只有在母親舅伯寒暄之下才略為知道一些聽畢之後稍縱即逝的簡介。堂前來自某些廟宇自動請纓的阿婆阿嫂沒完沒了地竄進竄出,聽說她們到處在這樣的功德會上幫忙,主要為了報答神靈替她們熬過了生命中最艱辛的時刻。至少,那一刻的命運是神祗渡引的。

儘管午夜的涼風微微吹來,眼前的法師還是汗流浹背地念誦敲擊繞走不疊,兩個形貌無比陌生的舅父不歇地在一旁焚燒冥紙。眾人家無休止地落力超渡這個家族的亡魂,每個人都祈求可以引領亡者往更安祥無憂的境界走去。於是誦經、伏拜、誦經,伏拜類似的動作整整3天3夜不眠不休地重復。我無法扭動接近僵硬發麻的骨盆與雙腳,身子不由自主地晃動起來,如是心不在焉得時而起跪時而盤坐的姿態加入他們的行列行禮。煙香嫋嫋攀繞之際,我實在無法揣測來自靈堂上有多少世代的先靈先祖可以聆聽來自世間的聲音。靈堂前數日來的跪拜僅僅加深我對這些儀式的懷疑和煩躁,思緒更如煙火飄渺地漫無邊際。彷彿我只是偶然不小心之中錯置了時空,莫名其妙誤闖一個譜系如此複雜的大家族。

整整3天3夜,我毫無反抗地依循整個儀式的繁文縟節,甚至是眼前這個在我生活圈子中極為陌生的家族,也依然挑起我對他們的好奇與興趣。也許我和母親的到來只是濫竽充數壯大功德會的陣容,然而母親恍惚不安的神色裡盡顯了感激與欣慰,宛若這些年所有的委屈頓時獲得最大的釋放。

__________陳金財先祖之靈牌。

所有的點香跪拜雖然對我來說意義不大,可是畢竟眼前還有一個名字是我和母親共同熟悉的。這是為甚麼母親堅持要我恭恭敬敬為先祖上香。關於外公零散破碎的故事,只是偶爾從母親口中傳來。我從不作多餘的探尋,畢竟外公模糊的面目也只可以從那張常年懸掛在母親家牆上的影相勾勒出來而已。記憶中母親真的很少談及外公,每每說及,母親也只是木臉一般無奈,嫁出去的女兒呵潑出去的水,回不去了唉回不去了。

在母親這一代回不去的女人還有小姨。也許功德會上每一個人對她的印象早已模糊不堪,如同靈堂前豎起的好幾個名字對我實在不具任何意義,畢竟是相隔數10個年代之遙。小姨5年前離去是死於乳癌。我清楚看見拗格的小姨生平之時,如何在丈夫及母親面前據理力爭堅持留住癌細胞早已貫穿的乳房。我知道她不願意放棄女人身體唯一的尊嚴。之後,小姨再堅持與死神拼鬥生下孩子。這一去,果然如母親所說,她是回不去了。

我問母親為甚麼堂前連小姨一撇筆的名字都沒有。我們都是來自同一個家族的呵。母親二話不說,她知道我在想甚麼。也許她更明白的是作為一個女人的命運只可以走到那裡,就算再花多少精力時間去引渡她們逾越了某一端的生死大限,也無可回避自身的曆史命運。也許溯源而去那一天,她們方才恍悟整個家族的歷史本來就不是由女人來建構的,宛若古埃及文明最後無可避免的失落一樣。於是,所有歷史上的名字譜系還由男人去承擔一切。

七月,立秋節,處暑氣。

這個7月午夜2時。萬物一切,靜若處子。冰涼的冷風更是肆無忌憚撲面猛吹。隔著幢幢人影的昏黃街燈之下,一棟樓房發狂似地焚燃起來。靄靄煙塵之中,大火先從屋瓦漶散開來。沸沸騰騰的火焰從千般沈重的大門滾燙而出,隨著獨撐整座樓房的兩大圓柱驟然倒塌,整座樓宇猶如當日先帝之爭時碰觸了唯一的撐天大柱,3層樓房陷蹋得體無完膚。這時現場混沌一片。我頓時看見一個女子囚困火場,無所遁逃,縮捲一角歇斯底里大哭起來。 (星洲互動.作者: 伍燕翎.2002/01/22)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2002-01-22 19:40:39 MYT

    7月流魂
    2002-01-22 19:49:23 MYT

    虛構間的紀實
    2002-01-23 12:00:00 MYT

    迷思左岸
    2002-01-24 12:00:00 MYT

    鼻子
    2002-01-25 14:24:11 MYT

    如此閱讀生活
    2002-01-26 12:00:18 MYT

    我們一家都是蟲
    2002-01-27 18:38:47 MYT

    等候,在陌地
    2002-01-28 12:00:00 MYT

    愛要怎麼說
    2002-01-29 12:44:56 MYT

    評審報告散文組
    2002-01-29 13:00:00 MYT



    過程
    2002-01-30 12:51:52 MYT

    被張揚的時光
    2002-01-31 12:00:00 MYT

    暗中行動
    2002-02-01 12:03:25 MYT

    Breathe
    2002-02-02 13:17:54 MYT

    詩人與歷史的辯證
    2002-02-03 12:00:00 MYT

    搖擺,在都市與墜落之間
    2002-02-04 12:00:00 MYT

    評審報告詩歌組
    2002-02-04 12:10:00 MYT



    鐵樹開花
    2002-02-05 12:00:00 MYT

    墻的解脫
    2002-02-06 12:00:00 MYT

    故事
    2002-02-07 12:00:00 MYT


    2002-02-08 12:00:00 MYT

    答案
    2002-02-09 12:00:00 MYT

    評審報告小說組
    2002-02-09 12:05:00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