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09月21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翦翦風迎來 
 
授權:嘉陽出版公司[email protected]
主編:郭麗雲
郵購處:Gemilang Publishing Sdn. Bhd. (519762-H)
             P.O.Box 6096,Pudu,
             55710 Kuala Lumpur
如此閱讀生活
updated:2002-01-26 12:00:18 MYT

清晨醒來,疏疏落落的輕快鐵奔馳於軌道上的聲響掠過耳際。我翻一翻身,更換另一種姿態。雙層床的床架發出絲絲聲響。

我拉攏著被單。黑暗中有對惺松的眼睛,那是我的眼睛。雙眼掃描室內一遍。站立的風扇徐徐依著250度左右圓規的弧度運轉著臉龐,呼出風。牆上布告板臉上的紙張紛紛因風擺動。桌上的紙張亦是。一切不曾靜止,即使是睡著了。

有時早晨醒來我會感冒,因為在室內流動的風搔弄我的鼻子。哈啾!那時我就會將被單與自己擁得更緊。

迷迷糊糊地睡去。再次醒來時室內已綻開了一把陽光。

睡在下鋪的室友已不知所蹤了。似一隻貓,躡手躡腳走了。室友整理了床鋪才出門,被單枕頭擺得方方正正的。就如smiling cat。消失在空中,只遺下一朵微笑。

以往,房門碰碰聲響起,急促的叩門聲。隨即我旋開了房門。雙層床的床架也因我匆忙爬起床而作響。花了數秒鐘才可將近視眼睛與牆上的時鐘對焦。啊,8時多了。得起床洗刷更衣,而且動作一定要快。

媽媽的洗衣機已在一旁伺候準備將髒衣服吞噬旋轉。媽媽有著自己一套時間觀念,她總要在她所掌握的時間內完成家務。就如家裡的洗衣機注定每天上午一定得奔波勞碌的。

醒了,依舊眯著眼睛,不願醒來。離家以後只能讓鬧鐘喚醒。較多時候是依著家裡的老習慣,早晨8時多左右就自然醒了;或被室友的鬧鐘驚醒。

早晨,室內一切依舊且和諧。除了室外的噪音不斷侵入。輕快鐵駛過停留、路上擁擠的車潮、公寓前的巴士站總是有巴士駛來停留駛去……

得起身了。繼續賴床下去只怕會再睡去,然後又會傷神了,發呆似地過了一天。我相當抗拒這類的昏睡,總是迫自己起身,畢竟睡到自然醒足已是件幸福的事了。

右手握著牙刷的把柄,左手擠著牙膏。牙刷是Morning Kiss的牌子。早晨的吻。我的牙刷正吻著我那口稍黃的牙齒。早晨的吻配上友弟唱的《我愛你早安》會來得更恰當吧。

我愛你 早安
我愛你 早安
讓我來陪你刷牙洗臉吃早餐……

刷著牙瞄著牆上架子懷裡750ml的洗髮精。這瓶洗髮精放置了好一段時間,感覺上怎麼也用不完,置放在手上仍覺沈甸甸的。這裡不比家裡啊,我總是忘了這一點。家裡的日常用品的消耗量很大,買的儘是家庭裝的用品。價錢上是較劃得來,經濟又實惠。

或許我就是貪價錢上的便宜。是遺傳自媽媽的購物習慣吧。真確來說,可否說成是女人的通病呢?在家裡日常用品用完了便可大聲嚷說沒了呀,或者便到貯藏室打開櫃子,裡頭零零散散堆積著洗髮精、肥皂、牙膏……

每天的早餐是一杯暖暖的牛奶。執著的老習慣?呵,相信是貪方便吧。掀開牛奶粉罐的蓋子,掏了5茶匙的牛奶粉傾入杯中,然後攪拌。一杯熱呼呼的牛奶就可飲入胃裡。

我不喝美祿。雖然泡美祿的步驟與泡牛奶皆不相上下。熟悉我的朋友知道我泡的美祿味道奇差。我總不能將美祿與全脂牛奶溶合一體成為美味的飲料。其實我最拿手的是將3合1飲料傾入杯中,加以沸水。

發展的快速步伐與成果寵壞了我們,將瑣碎的生活步伐簡化了,然後我們就得賴之生存。

哎呀,我的牛奶粉差不多要探底了。要買牛奶粉了。時不時就要檢閱生活,然後寫出生活的清單。比如甚麼日常用品要買了,或要整理收拾房間了。

很多時候是要量力而為的,就如自己的保溫瓶,喝了2杯牛奶就乾涸了。但對於一個人來說,這是絕對足夠的。有時早晨睡遲了,我就不喝牛奶匆忙地去上課。所以保溫瓶的熱水就原封不動過了一天,然後就涼了。

一個人的生活不需要太多。有一首歌,《不要太多》。

朋友不要太多 一二個知心就夠好
快樂不要太多 太多的快樂會心慌
笑聲不要太多 那是亂飛的興奮

右手握緊杯子的臂柄,置在客廳的桌上。露台的落地窗打開了,陽光灑了進來。站在露台向右方另1座公寓望去。啊,雜貨店開了,可以去拿報紙了。

轉身走進房間提了鑰匙,準備外出。將房間屋子的口鎖起後步下階梯。右邊的口袋護著鑰匙以防躍出,三兩步的步伐總讓鑰匙躍躍想跳。

自小我不是提鑰匙的小孩,甚至沒一次將鑰匙置放在口袋裡隨著自己到處走動。唸中學時,常發現身旁的朋友同學掏口袋時總是先掏出一把鑰匙。屋子的、房間的、電單車的、抽屜的……

我離家到異地唸書後才開始提鑰匙的生涯,鑰匙丟了麻煩就大了。不似家裡。因此我也永遠分不清家裡的鎖是屬於哪一支的鑰匙的。聽起來真覺得自己很沒用。但,細細想起來,覺得自己是最幸福不過的。家裡不需要給每個家庭成員配給一把鑰匙,是意味著家裡的門是永遠開著的,任何時候都可以回家。

看完了報紙便走進房間在書桌前。書桌是二手貨。當書桌搬入房間時,室友說不曾看過可以因有了一張書桌而如此高興的人。就像一個小孩。我渴望屬於自己的一張書桌已好久好久了。一張供於塗鴉發呆讀書的書桌。當天這願望被填滿了當然是高興得不得了啊。生活其實可以如此簡單地被滿足。

午餐時間。我旋開屋子的口,去吃午餐。住在家裡及宿舍就有這一種方便,時間到了就有飯吃。在家裡更可以撒撒嬌說餓扁了飯煮好了沒啊。實在不敢讓自己餓,所以一定要吃飯。每每致電回家,媽媽及婆婆的第一句話總是:吃飽了沒有?一個人住在外地是要小心照顧自己,不要讓人擔心。

昏昏欲睡的午後,房間的窗外有2只烏鴉立在樹枝上啞啞聲叫。兩公婆,室友曾如此說過。一次室友正忙著趕功課,耳際又響起了烏鴉的叫聲。不吉利的徵兆啊,室友望向窗口嚷叫起來。在旁的我則嘻笑不語。在這種情況下,朋友只需提供一對耳朵就足夠了。

打開冰箱拉出其抽屜,裡頭有青蘋果。Green apple,阿茹姐姐的。家裡的小克�蒮興o麼說。當時我不在家,是大姑轉述的。嗯,不如做沙拉吃。拿出1顆青蘋果、1罐Tuna及沙拉醬。

將青蘋果削皮切成小小的塊狀。Tuna從罐頭掏出倒在碗裡,再傾入塊狀的青蘋果及沙拉醬,然後攪拌。這就是簡單的沙拉了,是大姑教的。

當室友回來時,我閒閒地坐在客廳裡吃著沙拉。

“嘿,幫你買了條法國麵包啊。”

“冰箱裡有沙拉。”我回應著。

晚上11時多,我倆就熄燈睡了。在黑暗裡說話。室友說起她的今天好笑的遭遇。睡在上鋪的我以笑聲回應她的笑話。談著談著,室友的反應不怎麼靈敏了,周公子找上門了呀。小時與弟弟同睡一間房,我睡上鋪而弟弟睡下鋪。我們也是如此地談天至有一方差不多頻頻以嗯嗯作答方告結束。憑著房間的一盞昏黃色的小燈,我亦常探出頭俯看弟弟是否已睡了。

明天晚上就致電回家吧,找弟弟說幾句話。問他考試準備得怎樣了?

還有要跟媽媽說我的頭髮最近掉得自己都覺得很可怕,怎麼辦?

哎呀,下午和阿合通了電話,有個笑話忘了跟室友說。

哎呀,我真是婆媽之極呀。

(星洲互動‧作者:林茹瑩‧2002/01/26)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2002-01-22 19:40:39 MYT

    7月流魂
    2002-01-22 19:49:23 MYT

    虛構間的紀實
    2002-01-23 12:00:00 MYT

    迷思左岸
    2002-01-24 12:00:00 MYT

    鼻子
    2002-01-25 14:24:11 MYT

    如此閱讀生活
    2002-01-26 12:00:18 MYT

    我們一家都是蟲
    2002-01-27 18:38:47 MYT

    等候,在陌地
    2002-01-28 12:00:00 MYT

    愛要怎麼說
    2002-01-29 12:44:56 MYT

    評審報告散文組
    2002-01-29 13:00:00 MYT



    過程
    2002-01-30 12:51:52 MYT

    被張揚的時光
    2002-01-31 12:00:00 MYT

    暗中行動
    2002-02-01 12:03:25 MYT

    Breathe
    2002-02-02 13:17:54 MYT

    詩人與歷史的辯證
    2002-02-03 12:00:00 MYT

    搖擺,在都市與墜落之間
    2002-02-04 12:00:00 MYT

    評審報告詩歌組
    2002-02-04 12:10:00 MYT



    鐵樹開花
    2002-02-05 12:00:00 MYT

    墻的解脫
    2002-02-06 12:00:00 MYT

    故事
    2002-02-07 12:00:00 MYT


    2002-02-08 12:00:00 MYT

    答案
    2002-02-09 12:00:00 MYT

    評審報告小說組
    2002-02-09 12:05:00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