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11月22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翦翦風迎來 
 
授權:嘉陽出版公司[email protected]
主編:郭麗雲
郵購處:Gemilang Publishing Sdn. Bhd. (519762-H)
             P.O.Box 6096,Pudu,
             55710 Kuala Lumpur
鼻子
updated:2002-01-25 14:24:11 MYT

天空染上了流行性感冒,痛苦不堪,鼻水混著淚水稀里嘩啦地灑向大地。若是平時遇到這情形,我一定倚在窗前,任思緒天馬行空,寫幾首詩,唱幾首歌,或在白紙上畫些像霧又像花或甚麼都不像的畫兒。懶意成形時,乾脆躲進暖暖的被窩裡,孵夢。

然而,這一刻,在通往火葬場的路上,閒情不復,懶意難再。突然感到天空正在代替我流淚。死亡的意象繁複而鮮明--煙霏嫋嫋,朦朦朧朧,不似在人間;或枯黃或嫩綠的落葉,起起落落,重重疊疊,不斷地在視線裏鋪陳開來……我閉上眼睛,以為觸目皆是的憂傷將立刻消失,不料你的一顰一笑反而旋即起伏於我的腦海,清晰而具體,觸動我猶未止血的傷口……

“這個不倒翁真的是你親手做的?”你的雙目異常明亮,似乎恨不得把我的心看個透徹。

“當然,不然會是誰做的?”我避開你的眼神,假意注視著牆角下那群勞勞碌碌的螞蟻。

“哼,你一定是說謊--你看,你的鼻子變長了!”你煞有其事地說道。

下意識地,我摸了摸鼻子。

“噗哧”一聲,你笑了。就在一剎那間,我恍然大悟--前些日子才跟你講了《木偶奇遇記》中的幾個情節,你就來個“活學活用”了!

從那天起,“鼻子”成了我們測量彼此誠實程度的“工具”,屢試屢靈,樂此不疲。就算後來我們都投入了人人所謂的“大染缸”中各就其位,“你看,你的鼻子變長了!”依舊不時從你我口中冒出,然後睜大眼睛注視著對方的鼻子--只差沒在眼前加個放大鏡,加強誇張效果。旁人看了我倆的舉動,總不禁皺皺眉頭,聳聳肩,似笑非笑。也許,他們都在心中暗自嘲笑:“唉,兩個長不大的孩子!”

其實,如果“長不大”意味著永遠懷著一顆赤子之心,“長不大”何嘗不是一種幸福?事與願違,現實那股來勢洶洶的怒濤,終於捲走了你的赤誠,吞噬了你的純真,讓你的鼻子變形而不自知。

是一個懨懨的午後,你一來我家,話匣子一打開,便如扭開來的自來水,源源不絕,暢流不休。我那無時無刻張著的耳朵好可憐哪!貫入其中的儘是一些挑不起興致,徒然引來條條瞌睡蟲的話語。甚麼“股票”啊、“牛市”啊、“熊市”啊、“進場”啊、“買空”啊、“賣空”啊……對我而言,都是一些陌生而遙遠的名詞。像越扭越大的自來水,你越說越起勁,根本沒發現自己正在向一隻牛彈琴--倘若有所選擇,那一刻我不想做一隻牛,而是一隻大象,一隻擁有一雙大耳郭的大象,隨時可以將不感興趣的聲音攔住,拒於耳根之外。看你談“股票”談得七情上面的模樣,我感覺到陌生的不只是一個個從你口中拋出來的名詞,還有你的內心世界;遙
遠的不只是你開口閉口吐出的“以錢生錢”,還有你我之間的距離。

“快進場吧!我上個月就賺了10多千,等於你1年的薪水了!你這樣墨守成規,甚麼時候才能供車供屋呀?”彷彿當頭一棒,你那擲地有聲的“金玉良言”把所有悄悄潛入我體內的瞌睡蟲一驅而散。也許你無心傷害,但我的心口已隱隱作痛--為甚麼你要以你的“長袖善舞”來貶低我的“循規蹈矩”呢?

我定睛望著你,望著你的鼻子,霍然驚覺,你的鼻子並沒有變長,但卻已長得好高好高了。

一股失落感在我的心海浮沈。輾轉紅塵後,誰也沒資格再說甚麼“不食人間煙火”的清高話語了。然而,叫我如何接受一個原本純真可愛的朋友,竟來個180度轉變,變得如此俗不可耐了?

發現你沾染了一身俗氣之後,我無法再如昔日般與你談笑風生。或者可以這麼說,上意識裡,我已決定與你漸行漸遠漸陌生。一隻胸無大志的麻雀與一隻雄心萬丈的雄鷹一起飛行怕只能構成一幅滑稽的漫畫。你本來就是一個很聰明的人。我想,從我的愛理不理的言談舉止中,你已察覺到我的冷漠。我甚至倦於再當一個忠實的聽眾,一次又一次地以“我沒空”來回拒你的會晤。漸漸地,你很少再來找我,連電話聯絡的次數也由3、2天一次減成3、2個月一次。有一回打電話給你,竟被一把機械化的聲音告知“此流動電話已終止服務”。

如我所願,你我漸行漸遠漸陌生了。就像雄鷹騰空扶搖直上,麻雀樂在低空中繼續飛翔,並行而飛是再也不可能的了。然而,我沒有一絲喜悅的感覺。從無所不談到無話可談,從如影隨形到視同陌路,一度深厚的友誼淡化得如斯快速,如斯無情,想來不無遺憾。想起你的時候,總會忍不住摸一摸自己的鼻子--怪了,好涼啊!是因為太久沒人對它指指點點了,還是因為其表層鋪上一層叫做“冷漠”的保護膜?

“阿龍換了一輛新車!”

“阿龍買了一棟半獨立洋房了!”

“阿龍最近又在股市撈了一筆!”

“阿龍……”

很多關於你的事,都是從第三者口中獲知--說得貼切一點,我是在“探聽”。多可笑哇,漸行漸遠漸陌生了,我才在你背後偷偷地“關心”你。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連你的死訊,也是別人告訴我的--在這之前,你從未向我透露一絲“尋死”的念頭。回頭一想,當你自殺身亡的消息傳來,我們已有半年的時間沒有聯絡了。要找你最新的電話號碼並不難,但我卻未曾有所行動。

瞻仰著你的遺容,不知怎的,我的視線不期然地凝聚於你的鼻子--啊,灰暗灰暗的,那是你的鼻子嗎?當你在股市中“袋袋平安”而露出盈盈笑意時,我以為你將一直春風滿面地穿梭其中;從你字字交錯如雜草的遺書中,我才知曉你早已在股市中碰了一鼻子灰,墜入火熱油滾的地獄深淵。腦海中一直回蕩著你無力的呼聲:“我是多麼的痛苦哇!如果這一刻有人來傾聽我的心聲,我應該還有活下去的勇氣吧!”望著再也無法張口傾吐的你,剎那間,自責、懊悔、悲痛的感覺,旋轉成一股辛酸無比的熱流,衝擊著我的淚腺。我自以為是的那種背後的“關心”根本是種變相的虛偽。對你而言,我的心門儼然是扇關得緊緊的心門,無以推敲。如果我早點卸下層層令你卻步的冷漠,你可能就會把那一鼻子灰指給我看,你可能就會把累積於心房的片片枯葉掏出來給我看,免了這一場灰暗與腐朽發酵而成的悲劇。翻滾於心中的熱流不斷升溫。

火葬場已到了。我再也挽不回甚麼,你再也回不了頭。翻覆於心中的熱流沸騰了。

雨,不知何時停了。

點點雨滴,似乎已從江湖中蒸發到我的眼眶裡。你的遺體將隨著棺木推入烈火狂舞的火爐中。“誰想看死者最後一面,快來吧!”是主持火葬的老伯的聲音。舉起鉛般沈重的腳步,我靠向了棺木--不,這一回,這一回我是靠向了你。靠向了你的那一刻,我屏著呼吸,眼睛眨也不敢眨,深怕一眨,模糊了視線,看不清你的最後一面。在最後一眼的凝望中,發現化妝師的百般粉飾依舊掩蓋不了你的鼻子所呈現的灰暗……鼻子一酸,眼睛一眨,所有在我眼眶裡久候的雨滴滾滾滑落……

你的遺體終被推入火爐中。在“畢畢剝剝”的火光中,你的肉體、你的精神,都化為縷縷黑煙,冉冉升空。漫漫銀河,茫茫宇宙,可找得到你靈魂的歸宿?為了尋求一個答案,我望向天空。

天空,原本就生了病的天空,恍惚間吸收了散發自人間超額的悲哀,一片灰沈沈。
(星洲互動‧作者:周錦聰‧2002/01/25)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2002-01-22 19:40:39 MYT

    7月流魂
    2002-01-22 19:49:23 MYT

    虛構間的紀實
    2002-01-23 12:00:00 MYT

    迷思左岸
    2002-01-24 12:00:00 MYT

    鼻子
    2002-01-25 14:24:11 MYT

    如此閱讀生活
    2002-01-26 12:00:18 MYT

    我們一家都是蟲
    2002-01-27 18:38:47 MYT

    等候,在陌地
    2002-01-28 12:00:00 MYT

    愛要怎麼說
    2002-01-29 12:44:56 MYT

    評審報告散文組
    2002-01-29 13:00:00 MYT



    過程
    2002-01-30 12:51:52 MYT

    被張揚的時光
    2002-01-31 12:00:00 MYT

    暗中行動
    2002-02-01 12:03:25 MYT

    Breathe
    2002-02-02 13:17:54 MYT

    詩人與歷史的辯證
    2002-02-03 12:00:00 MYT

    搖擺,在都市與墜落之間
    2002-02-04 12:00:00 MYT

    評審報告詩歌組
    2002-02-04 12:10:00 MYT



    鐵樹開花
    2002-02-05 12:00:00 MYT

    墻的解脫
    2002-02-06 12:00:00 MYT

    故事
    2002-02-07 12:00:00 MYT


    2002-02-08 12:00:00 MYT

    答案
    2002-02-09 12:00:00 MYT

    評審報告小說組
    2002-02-09 12:05:00 MYT